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为死者代言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怎么在这儿?

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怎么在这儿?

  果然,这个案子在审理的过程中,彭春阳和彭春雷不断互相推诿,证词变来变去。

  王满恼了,将彭春玲指甲中二人的DNA报告拍了出来。

  看到这个,二人才招认了过程,彭春阳前面到喝可乐的描述,都没有说谎。

  只不过,二人诱骗彭春玲在阳台上脱衣服,毕竟彭春玲从小就是在阳台上光着长大的,所以她也没有扭捏,直接脱掉了。

  这二人开始对着彭春玲的上下其手,不过没有真正去性.侵彭春玲,毕竟这身肥膘还是很倒胃口的。

  没有几分钟,彭春雷就直接发泄了,随手捡起可乐瓶子接着,没成想还是弄得一手,看着手上的黏腻,直接将其抹在彭春玲胸前。

  而彭春阳却还在继续着,他抓着彭春玲的手,包裹着自己下体做着快速运动,如此动作和表情真的吓到彭春玲了。

  感觉到手中的怪异,她用力拽了一下,彭春阳瞬间痛的捂着下体蹲在地上哀嚎。

  彭春雷以为彭春阳受伤了,上来就朝着彭春玲的头上就是一巴掌,咒骂了两句。

  缓过来一点儿的彭春阳,也冲上来抽打彭春玲,她瞬间吓坏了,用力推开二人的束缚,陌生的环境,门口被堵着,无路可逃之下,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摔倒在阳台上的两个人,一时间吓坏了,赶紧趴在阳台上,只露出来眼睛朝下看,彭春雷身侧的可乐瓶,随着他的动作掉了下去。

  刚刚是太过紧张还是怎样,就听扑通一声巨响,并没有哀嚎和尖叫声传来。

  二人仔细听听,确认没有声音这才探头朝下看,搜索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彭春玲的身影。

  如此诡异的事情,二人慌了。

  这是二十八楼啊!

  掉下去死路一条,不过人呢?

  彭春雷爬上窗台边缘,拽着上面的金属管探出去身子搜索,这时他才看到小平台上面趴着的彭春玲。

  白花花的一坨非常显眼,没看到血泊,就安静地趴在那里。

  他们两个商量了一下,既然他们刚刚眼睁睁看着她掉下去都找不到人,如若不知情的,是不是就更不知道了?

  想到此,他们动了起来,你将房间尽可能的复原,还破天荒地将家里打扫干净,彭春玲的衣服鞋子直接烧掉,连着盛灰的铁盆都装到一个大袋子里丢了出去。

  之后但凡有人问起,彭春雷都说不知道彭春玲哪儿去了,毕竟从小就不亲的二人,并没有引起关注。

  直到东窗事发,彭春雷第一次被审问过后,他才找到彭春阳,说这事儿不能他自己承担,真真假假交代一下,让警方去调查吧!

  或许拖得久了,事情就过去了。

  彭国栋在房间内听得真切,这个小儿子是他的心头肉,赶紧出来跟着二人商议。

  彭国安还是不能告诉的,三人决定沉默,春阳妈被送到老家,彭春阳也被送到隔壁七号楼的叔叔家,没成想这个人口普查竟然出了问题。

  胖子看完周海递过来的卷宗,脸上少有的凝重。

  “这两个少年可惜了,都过了十六周岁,不到十八周岁,虽然会酌情减刑,可这和案子会伴随终生的,成为他们今后的人生污点。

  甚至之后的婚育都会受影响,这个相关的报道还是蛮多的。”

  周海‘啪’一声,将相片框扣在办公室桌子上,脸上难掩愤怒。

  “无论怎样惩罚,他们还活着,而彭春玲已经死了!

  她自幼被打破头引起的癫痫,没有及时治疗,这才导致阵发的精神精神病发作。

  所谓的迷糊智商低下,不过是常年圈进关在阳台所致。

  如若送出去上学,并且正常引导,应该和正常人无异。

  所以,我认为这两个人如何判处都不可惜,如若可怜他们,那要如何面对死了的彭春铃?”

  周海的话,让胖子陷入沉默。

  无知带来的恶果只能自己承受,两个家庭就这样毁了,现在不是唏嘘的时候,整理完所有的尸检报告完善卷宗,胖子拿着走了。

  现在要为彭春玲伸张正义,一个智力不全的母亲生养的女孩,这种不受重视和欺凌太可怕,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完结案件,移送检察机关进行公诉审理。

  胖子少有地板着面孔,快步直奔昌河刑警队。

  ****

  转眼到了9月5日,小萝莉开学的日子。

  卢正飞和卢妈妈被小萝莉禁止送行,在同一个城市,还有一堆人送她去报道,真的很丢人!

  不过周海没能逃脱,被委以重任送小萝莉去报道。

  二人匆匆吃过饭,拉着一车东西直奔学校,小萝莉一路唱着歌二人快速到了东南大学,熟悉的校园熟悉的气息,周海站在门前望了好一会儿。

  小萝莉背着一个小巧的双肩包,一下跳到周海面前,瞬间打断了周海的思绪。

  看着身高几乎没长多少的小萝莉,周海有些担忧,这个个头瞬间淹没在人群中,会不会被欺负啊?

  小萝莉眯起眼睛,从周海的眼神中就看明白了他的想法,脸上带着寒意,一跺脚恼了。

  “你竟然在心里杜撰我,我就矮怎么了?

  哼,卢爸爸说了二十三窜一窜,我还有空间,谁能保证我就这个身高不长了?

  再者脑子灵光不就好了,你不是也照样被我欺负!”

  周海想了一下小萝莉的说辞,别说还真有些歪理。

  “好吧,你的脑回路有些清奇,再者嘴巴这么毒,我应该担心你的同学才对,今天怎么了,担心你干嘛?”

  小萝莉噘着嘴吧,看向周海眨么眨么眼睛,看着似乎要哭的样子,周海告诫自己,这都是对敌策略,绝对不能上当,那个赌约还没有实现,如若小魔头想起来了就坏了。

  “咳咳,别这个表情,在学校门口呢!

  今后这都是你的同学,别人看到多羞羞啊,我们去报名吧!”

  小萝莉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转身朝着校门口走去。

  远远的就能够看到两个排长队的人群,二人深吸一口气,在高年级学生的指引下朝着西侧的那个队伍走去。

  人乌央乌央的多,八月底九月初的东南非常热,站了没有五分钟,小萝莉额头上就见汗了,周海拍拍她的肩膀。

  “你百宝箱里面没有伞吗?”

  小萝莉摇摇头。

  “不用打伞,我没那么娇气!”

  如此一句话,让前的两个姑娘瞬间转身,回头看了小萝莉一眼。

  周海这才发现她们两个都打着伞,虽然不懂那品牌好坏,反正看着伞边儿都是带着粉色的蕾丝,很宫廷风的样式,一瞧就不是便宜货。

  他抬手戳戳小萝莉,一脸警告的样子,小萝莉筋筋鼻子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超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并没有回头看过,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稍显熟悉的惊呼声。

  小萝莉仿佛被惊到了,瞬间扭头看向身后,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站在小萝莉身后,微微弯下腰幽怨地看向小萝莉。

  小萝莉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在这?”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