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骑马与砍杀大帝国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燕然之战(二十八)

第四百七十二章 燕然之战(二十八)

  在李铮心忧李智甫是否能与九原呼延氏谈成借道之事时,扮作普通客商的李智甫已经进入九原郡,向呼延氏传递了大都护李铮的亲笔书信后,李智甫等人也是被受邀,与呼延氏当代的家主呼延攸见面。

  这呼延家族,原本是匈奴贵族,在匈奴帝国时,还没有发迹,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贵族,后来匈奴帝国在汉军的打击下分崩离析,发生五单于争位之事,呼延家族就是在那时跟随在争位中失败的南单于,南下投降汉帝国的,朔州北部现在成突厥太鲁部西征后勤基地的受降城,就是因为那一次南单于的突然率部归降,而改名的,算算时间呼延氏已经归顺汉帝国整整五百六十年了。

  长久的时间,让呼延氏已经完全是汉化,不仅仅是血统上,还有意识思想上也是彻彻底底的汉化的,这呼延家可以说是朔方三大胡人家族中,自立之心和对大汉帝国的叛离之心最少的。

  现任的呼延家家主呼延攸年约五十岁,两鬓斑白,但依然是不见衰老之色,体型魁梧,双目炯炯,对安西特使李智甫表现的极为客气,对还没有被中央朝廷认证的李铮,也是口称为大都护。

  李智甫在与呼延攸寒暄完毕后,立即就对呼延攸说出正题,但李智甫并没有立即就提出想要在呼延氏控制的九原郡借道之事,而是大肆夸大了突厥太鲁部西征军的强大和对西方诸势力的威胁和危害后,希望呼延氏能与安西联盟,共同对抗突厥太鲁部,而后李智甫为了先声夺人,立即就命手下随从将带着的大箱子打开,向呼延攸以及会客厅上的其他呼延氏高层人物和子弟,还有家将等核心人物,展示了安西的横刀和明光甲,还有神臂弩。

  当厅上的呼延氏高层人物,看到李智甫随从演示横刀是如何轻易斩断环首刀,而重量只相当于普通锁子甲的明光甲又是如何在百米内正面挡住用强弓射出的箭矢,而神臂弩又是如何在两百米射穿玄铁甲后,纷纷大呼小叫起来,对这三件安西制式兵器连连赞叹,眼冒白光,连一直老谋深算,不动声色的呼延攸也是动容起来。

  “这一次我大都护派人前来与呼延家族合作,是带着极大诚意的,只要呼延家愿意与我安西共抗外敌,护卫帝国,那么我们安西将送给呼延家领导的九原军一万把横刀和五千副明光甲,还有三千把神臂弩,除此之外,还会有五千副玄铁甲和一万副锁子甲和鳞甲。”

  李智甫立即就是趁热打铁,在呼延氏众人火热贪婪的目光中,说出一大批将要相送给呼延氏的兵甲,让一众呼延氏核心人物的双眼更为发亮,连呼吸都是急促起来。

  李智甫看着呼延氏众人的表现,心中暗笑,笑呼延氏众人的贪婪和见识浅薄,虽然李智甫报出的这兵甲对于呼延氏来说很是庞大,但对于已经拥有三座武库,年产能装备十几万军队武器装备的安西军来说无疑是九牛一毛。

  而且李智甫虽然没有经商经验,但很是会讨价还价,他一开始也是没有将李铮所给的最大可送给呼延氏的军事物资数量给全部报出来,只是说了一半,要是全部报出来,现在已经有些不堪呼延氏的子弟很可能都要吓傻了。

  当然呼延氏中也并非全部都是贪婪和见识浅薄之人,还是有许多见过大世面智者的,比如现任的家主呼延攸,他在看到李智甫所展示出来的三件兵甲的威力后,虽然同样被深深的震撼,但他也是产生深深的怀疑,虽然他不知道这三件所谓横刀,明光甲和神臂弩的武器,造价几何,制造难度多少,但在他想来必定是不易并且昂贵的,他很是怀疑前几年一直默默无闻,知道在横空出世的安西,会能够制造得出如此多,如此威力强,堪称是神兵利器的武器。

  “你们安西真有那么多武器吗?”

  面对呼延攸的提问,李智甫露出自信微笑说道:“自然,我安西自然是有如此实力的,诸位难道以为安西六镇都是蛮夷之地吗?不是,它是真正的繁华富庶之地,有足够的财力和人力,这横刀、明光甲和神臂弩,都是当初帝国遗留在安西的匠人后代,结合十字军和波斯匠人的一些技术,发明出来的新式武器,使用产自安西的优质矿石,产自天竺的优质木材,所以威力和坚固程度胜过原本汉军的制式武器。”

  李智甫所说的有许多是子虚乌有的谎言,但他自己是不知道的,因为他说出的对于安西军拥有横刀、明光甲和神臂弩等强力武器和坚固兵甲的原因,正是当初在横刀和明光甲等兵器制造出来后,李铮对外宣布时,所编撰的来历,许多安西将士和官员对此深信不疑。

  李智甫转述的李铮编造的这一番说辞,倒很是具有欺骗性,听起来很有道理,虽然有破绽但也算是解释了为什么属于偏远之地的安西能够生产如此多的精良武器的原因,呼延氏的众人听了李智甫的解释后,算是认可的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就又是面露深沉之色的说。

  “那既然为什么是我们呼延氏?既然安西大都护拥有如此厚重的礼物,如果去找实力更强,在我们朔方武人的联盟中占据主导地位,是盟主的仆固氏,不是更好,拉拢到一个实力更强的盟友,也许仆固氏会将整个朔方武人都拉进来,与你们安西组成联盟,这样你们安西就更是能够与突厥太鲁部对抗了。”

  对于呼延攸的提问,李智甫猛摇头,说道:“呼延族长考虑的周到,但对于我安西来说却是万万不能找仆固氏的,理由二,其一当初安西六镇处于分裂时,我家大都护曾经击败并俘虏了控制双河的仆固怀恩父子,这对父子姓仆固,自然就是当初仆固氏在安西的分家,也就是说我安西相当于是将仆固氏在安西的分家给灭了,已经与仆固氏结仇,以仆固氏量小霸道,睚眦必报的性格,必定是不会同意与我安西联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