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立宋 > 第三百零七章 廷对

第三百零七章 廷对

  立宋第一卷鲜衣怒马少年时第三百零七章廷对“大理自太祖玉斧划江,与我大宋唇齿相交,已有三百年,历代大理君王,每逢旧主驾崩,新帝登基,都会送一份国书过来,由我大宋册封,赐予玉碟,方可立为正统。”理宗抚须道:“但是自高宗南渡之后,这种友好的形式就没有延续下去,以至于到了朕这一代,还发生了两国交兵的事端,这可不好,既然长孙大人即是大理王爵,又任我大宋官员,可以从中回旋,将两国关系,重新拉回原本的位置上去。”

  “朕说的意思,是期望大理日后,能跟大宋荣辱与共,修成一体,毕竟这么多年,相处融洽,如今又面临北虏南下的困局,都是一样的艰难,北虏如破了四川,大理自然难以自保,不如跟大宋连为一体,共保家国,岂不更好?”

  理宗说话的时候,怀着很高的期望,目光和善,态度友好,用鼓励的眼神看着长孙弘,看得出来,这话是出自他的肺腑。

  长孙弘倒是明白,理宗是要把大理拉近一点,希望大理能够在关系江山社稷的时候,帮宋朝出一把力气。

  大理是蛮族政权,跟中原王朝之间,若近若离,自成一派,大宋亡了它无所谓,大不了再抱下一个王朝的大腿就是了,但宋朝如今就不行了,大理的态度,已经上升到一个重要的位置。

  大理地处西南,紧挨着四川两广,从大理国内出兵,可以直接插入宋朝的软肋地带,因为为了抵御北面的威胁,宋朝能打的将领和强悍的军队,都摆在长江淮河一线,留在两广的,都是些弱卒。

  在正史中,忽必烈偷袭大理后,兀良哈台从此发兵,肆虐广南路,几乎以扫荡的姿态直逼江南,向士壁就是在潭州一战中成名的,他钉在潭州,挡住了蒙古人的兵锋,拯救了宋朝的财源地。

  听了理宗的话,领会了话里的意思,长孙弘稍微惊诧的抬起头,瞄了理宗一眼。

  皇帝能看到这一点,其实很有眼光了。

  而且能以上国的地位,说出恳切的话,也很难得了。

  这跟印象中昏庸无度的理宗,不大一样啊。

  而且一口一个长孙大人的尊称,即尊重了大理,又抬高了长孙弘的位置,不可谓不礼贤下士,姿态放得很低啊。

  亡国的帝王,怎么会像这个样子?

  长孙弘心中诧异了片刻,然后定定神,开始回答。

  心中有腹稿,说起来就顺畅自然。

  “陛下说的是,前次蒙古入寇,差点就攻入了大理,幸好得大宋四川制置使王夔智勇双全、拼死奋战,方保住了大理一方平安,大理举国上下,都心怀感激。”

  “在那次战争中,下官有幸,带大理健儿与大宋官军并肩奋战,见识了上国兵威,领受了大宋浩荡国运,心中对大宋的敬畏,有如江河泛滥,不可收拾。”

  “回去大理,下官跟国君谈起此事,国君也是叹为观止,觉得大宋国乍,一定会繁衍万年,这次差下官来,也有愿纳贡之心,这些都国书里都写得明白,请陛下留意。”

  “哦,果然?”理宗眉毛挑了挑,笑意涟涟,再次把国书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遍。

  等下放下,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把身子伏在御案上,扬眉对长孙弘道:“既如此,朕可要好好赏赐你,通好两国,长孙爱卿功不可抹啊!”

  心情大好,他把长孙弘的称谓都由大人,改成爱卿了,意思是你是我大宋自己人,不必见外。

  长孙弘当然不见外,他立刻打蛇随棍上,提出了伏笔。

  “赏赐不敢要,陛下,如今大理贫穷困苦,百姓生活艰辛,国家收入拮据,就连大理宫中用度,都跟大宋寻常一郡一州的主官都不如,长孙弘感同身受,如何敢要陛下的赏赐?”长孙弘作痛心疾首状。

  “嗯?有这样的事?”理宗惊奇。

  “陛下有所不知,大理国以山地居多,无平地肥田,种地都要在山间洼地里见缝插针,如何富裕的起来?而一些土特产,如茶叶之类的,又因为栈道艰险,路途遥远,不便运输,卖不出好价钱,外面的好东西又运不进去,这样一来,困苦更甚。”

  听长孙弘叫苦,理宗也是错愕,对大理这些难处,他是知道的,但长孙弘此时说这些,他就不是很明白了。

  什么意思,要大宋赏些钱给大理吗?

  提钱多没意思,朕现在在跟你谈感情啊。

  感情多好,大家联系紧密,而提钱就没意思了,阿堵物多市侩,多庸俗。君子所不耻也。

  所以理宗嗯嗯有声,就是不说话。

  长孙弘似乎预料到了这个结局,也没有提出钱的要求,而是要了另一个条件。

  “所以,陛下,微臣希望,能够在西川择一地,或一城,设立榷场,双方互通有无,榷场的税费,实行减免,这样做,可以让大理的特长,毫无阻碍的进入大宋,而大宋的好东西,也能舒畅输入大理,两边各取所需,互通有无,岂不美哉?”

  “榷场?”理宗怔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长孙弘的下文是这个。

  “这个……榷场倒是有过先例,只不过……”他有些迟疑。

  因为榷场,以前是摆在西夏跟金国的方向上的,游牧民族从中获取铜铁茶布,宋朝获取马匹牛羊,两边通商,却是马背上的民族占了便宜,获得了以前要靠刀子才能得到的东西。是宋朝为了息事宁人,方才开设的贸易场所。

  宋朝对这个,是抵制的,所以西夏和金国式微的时候,就关闭,这两国强大了,又开起来,反反复复,折折腾腾。

  大理要开,似乎有点……那个啊。

  “陛下放心,榷场设立,于大宋有利而无害。”长孙弘进言道:“榷场可以由大宋派员管理,一切法度,由大宋定夺,大理只能依规矩贸易,不可强来,物产价格,也可以由大宋衙门制定,不能过高或过低,大宋如在榷场外设立税卡,征收税金,那么西川的军费,完全可以从中得到有益的补充,对大宋国库,是个好事情。”

  “哦?这倒不错。”理宗一听,有些动心了,这东西可以筹钱啊。

  细细一思量,如果真像长孙弘说的这样运作,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坏处,什么都是大宋官员掌控,能吃亏吗?

  而且确实,四川那边,军费高啊,整个四川的税收完全填进去不说,每年还要朝廷拨出一大笔钱来填窟窿,户部天天在面前来哭穷,理宗心烦意乱。

  设这么个榷场,宋朝不投一文钱,还可以收税,可以啊。

  “这个可以有。”理宗拍板:“朕给户部和有司交待下去,过几天就那个方略出来。”

  “多谢陛下!”长孙弘心头如大石落地,商路一通,剩下的事,就更好办了。

  “这是小事,不必介怀。”理宗大度的挥挥衣袖,天朝上国,对待小国就该这么豪气:“今后大宋有事,大理出力酣畅些即可。”

  “当然、当然。”长孙弘起身拱手,殷勤的笑:“大宋有陛下这么圣明的君王,有孟珙这般勇猛的镇帅,四川一地和大理一国,一定稳如磐石,坚不可摧!”

  话音一落,理宗那挥在空中的手,慢慢的停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