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陈东王楠楠 > 第1020章 七尺男儿顶天立地,哪受那讥讽羞辱气?

第1020章 七尺男儿顶天立地,哪受那讥讽羞辱气?

  堡垒内,兽吼声,回荡震耳。

  众目睽睽下,陈东神情冷峻,迈步走进了斗兽笼。

  砰咙!

  巨大的金属门应声关闭。

  “叔叔……”

  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带着哭腔的嘶喊声。

  陈东缓缓回头,明亮灯光下,印入眼帘的却是阿蛮那张粉扑扑,强忍悲苦的小脸蛋。

  他扯了扯嘴角,温柔一笑。

  紧跟着。

  阿蛮缓缓地喊道:“叔叔……要走出来!”

  陈东点点头,随即便是缓缓地转过了身。

  聚光灯笼罩下,他的动作很慢,只是随着转身,他脸上的温柔和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凝重和冷峻。

  下意识地,他的右手放置在腰间腰带上,里边是惜星刚才悄悄塞给他的匕首。

  此时此刻……他唯一能够依仗的,也就只有这柄匕首了!

  “走出来?简直笑话!”

  听到阿蛮的话,匈奴王森冷的注视着陈东的背影:“如果仅凭一人之力就能战胜雪域雄狮,那本王当年也不会损失那么多爱将了!”

  声音呢喃,却是只有匈奴王和他身边的几名护卫能够听到。

  下一秒。

  匈奴王眼珠子一转,叱喝道:“贪狼,本王再许你一喏,如果你能走出来,本王不仅既往不咎,封你为一方大将军,更要为你在王城之中,丰碑立像,受我匈奴子名,世代参拜!”

  “父王,你够了!”

  惜星一声嘶喊,绝美的脸蛋上满是凛然冷意。

  匈奴王确实是在许诺。

  可谁都清楚,单枪匹马面对雪域雄狮的时候,那就是必死局!

  更何况,斗兽笼中的男人没有枪,没有马,唯一能作为武器的,只有她刚才悄悄给的匕首!

  她知晓当年父王捕获雪域雄狮时的详细经过,所以更清楚,那柄匕首所能承担的也仅仅是寥胜于无的安慰效果!

  在求活口,无法动用热武器炮弹的前提条件下,寻常热武器子弹,根本无法对雪域雄狮造成多大的伤害,最后是硬生生靠着堆人命,堆得雪域雄狮精疲力竭,才捕获成功的!

  对活人允诺,确实能够笼络人心,彰显魄力。

  可对死人允这样的诺言,那就是赤裸裸的羞辱和讥讽!

  那个男人,是她魂牵梦萦,日思夜想想要得到的男人!

  是她万万里挑一,挑选出的“南下利剑”。

  因为变故,因为匈奴王是她的父亲,她已经在为双方找回旋的余地了,只是她真的没料到陈东一手生死签居然直接抽到了雪域雄狮。

  当刚才护卫喊出“雪域雄狮”四个字的时候,惜星已经有种天旋地转、昏天黑地的彷徨感了。

  但她无力挽回,一切都只能看命。

  她甚至已经在心里不断做好接受陈东死亡的命运。

  但她绝不容许,父王在这一刻,对陈东还是毫不吝惜羞辱和讥讽。

  男人的尊严,哪怕是死,也应当维护!

  听到惜星的呵斥,匈奴王脸色当即阴沉到了极点。

  他是匈奴之王,万万人之上,被自己的女儿当众这么呵斥,面子确实有些挂不住。

  但……惜星是他的女儿。

  这让他束手无策!

  也就在这时。

  斗兽笼中,已经转身的陈东,却是忽然冷笑了一声。

  “匈奴王,这是你自己亲自允诺的,君无戏言,王令如山,如果我贪狼今日能真的走出斗兽笼,还望你不要……失言!”

  言辞铿锵,非但没有因为匈奴王的羞辱而愤怒,反倒是自信满满。

  这自信姿态,无形间直接将匈奴王都睥睨到了眼下。

  一语惊人。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饶是匈奴王,也是瞳孔紧缩,视线中,只剩下陈东那张满覆寒霜,自信睥睨的面庞。

  随着陈东这句话出口。

  正焦躁愤怒的惜星,戛然一怔。

  这一句话,仿佛一记拳头,砸在了她的心脏上,让她怦然心动。

  很特别的感觉,连她自己都形容不出来。

  “身处死局,都还能忍辱负重,睥睨一切,他的心脏……到底有多强大?”

  惜星心中揣测着,这样的局面,这样的羞辱,换做谁,早已经无法保持平静。

  可现在,笼中的那人,却是自信转身。

  “呵……”

  短暂的沉寂后,匈奴王嘴角勾勒起一抹凛然笑意:“本王诺言,重如千斤,你如果能走出来,之前所言,尽皆算数,前提是……你能走出来!”

  滚滚如雷的笑声,回荡着,与此同时,匈奴王也缓缓抬起右手。

  当话语结束的瞬间,他的右手猛然落下。

  “放兽!”

  轰隆隆……

  早已经准备好的兽奴们,立刻开始打开是关着雪域雄狮的大门。

  锁链划动的声音,厚重大铁门缓缓打开的声音。

  这一刻,回荡全场。

  更是让所有人神情都肃然起来,有的更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双手紧握成拳。

  “呼……”

  陈东收敛起脸上的冷笑,重重吐出一口气的同时,缓缓转身。

  神情冷峻,目光如炬。

  所有的注意力,这一刻全都收回,落向了声音传来的黑暗之中。

  周遭的一切噪音,都渐渐敛去,唯一能听到的便只有大铁门和锁链划动的声音。

  陈东右手悄然伸进了腰带中,握住了匕首,死死地握着,手心甚至隐隐有汗水渗出。

  就在这等待的过程中,他的脸上,也早已经被汗珠覆盖。

  他没有把握!

  但他知道匈奴王刚才的那番话,是在刻意羞辱他。

  也就是在被羞辱的那一瞬,莫名的,他忽然生出了一股诡异的自信,所以才转身回应了匈奴王的一番话。

  就好像脑海中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就算死,也要站着死!七尺男儿顶天立地,哪受那讥讽羞辱气?

  “嗷吼!”

  陈东注视的黑暗中,一声狮吼声突然炸响,震天动地。

  轰!

  黑暗中,带着腥臭的狂风,直接朝着陈东扑涌而来。

  吹动的陈东衣袍猎猎作响,也同时让陈东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穷尽目力,死死地注视着那处黑暗中。

  狮吼声震天动地,同时也震人心魄。

  当吼声与腥风出现的瞬间。

  斗兽笼外,哪怕是匈奴王,也不禁惊惶后退,被震得心跳加速,五脏翻腾。

  而原本躁动不堪,兽吼声回荡的这一方空间,也随着这声狮吼,戛然死寂。

  百兽之王,威严展露得淋漓尽致!

  砰咙~砰咙~

  几乎同时,大地开始震颤,声音回荡,如擂鼓炸雷。

  陈东心脏骤缩,浑身汗毛在这一刻,根根倒立。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轰然笼罩全身,让他瞬间如坠冰窟,浑身恶寒。

  视线中,那方黑暗的方向,正有一头庞然大物渐渐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