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星际之神棍治疗师 > 104 第 104 章

104 第 104 章

  陆铮看到陆风华熟练的手法,默默给自己未来的育儿生活点了根蜡。这小东西看上去软绵绵白嫩嫩的,虽然每个动作眼神都萌的不要不要的,可是如果要把他照顾好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陆铮看着那复杂的换尿布过程,默默的想录一个视频下来,或者网络上是不是应该教人怎样换尿布的视频?在陆铮想的入神的时候,陆风华在他面前默默打了个响指,道:“这个问题你就不用操心了,恐怕到时候没有你亲自动手的机会。”

  陆铮:“啊?”

  陆风华道:“你刚刚不是在担心怎么给孩子换尿布的问题吗?”

  陆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道:“你怎么知道……”

  陆风华在他的鼻子上勾了勾,道:“我是你的父亲,难道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了解吗?”

  陆铮干笑了两声,只听陆风华又道:“你身边跟了那么多侍从,他们不会让皇后殿下来亲自照顾孩子的。除非你自己想亲近亲近他,否则不论任何事都有人代劳。”

  陆铮:……

  难道这就是上位者最大的好处吗?不过……他还是希望可以自己照顾孩子的,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假手他人,毕竟不论对自己还是孩子都不是很好。不过对于穆涵朗来说却是求之不得,不论任何和他抢陆铮的人对他来说都是第三者,包括自己的儿子。这样,陆铮就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他了。

  其实这也就是陆铮现在的想法,如果等他连续生下三个孩子以后,他一定会嘲笑当初的自己有多么傻多么天真。呵呵,亲自照顾什么的,七个孩子真的会把他累死吧?而且,每个孩子都要照顾的尽善尽美,因为他们都是皇家后裔啊!于是他就毫无心理压力的当起了他管生不管养的皇后殿下,教育问题上有专门的老师,生活上有无数的侍从。不过这七个孩子无一例外的出奇的恋母,尤其是小七小的时候。看在小七是他生的所有孩子中唯一一名雌性的份上,他忍了。当然,这些全部都是后话了。

  同在的陆铮,还在为肚子里这第一个孩子而战战兢兢。看着父亲对照顾孩子那么熟练的手法,想必当初一定是亲自照顾自己照顾出经验来了吧!

  陆风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担心,生育对于灵草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我们有自然之力护体,不会很痛苦,也不会有危险。我生他俩算是难产了,不过也很顺利,并没有费多大力气。”

  陆铮听了陆风华的话以后,眉心皱了起来,他上前握住陆风华的手,道:“难产?怎么会难产?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我?”

  陆风华安抚似的轻轻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道:“我都说了没事了,是我不让他们说的。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是两个,总不能像单胎那么简单吧?我所说的难产也不过是相对于单胎来说,而且你的肚子看上去也并不突出,这种胎位很顺利就能生出来的。”

  陆铮还是有点不太放心,道:“父亲您……”

  陆风华叹了口气,转身在他身边转了一圈,道:“你看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生育是灵草的天性,根本不会出任何问题reads;。而且父亲是治疗师,当然会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自己。怎么?还不放心吗?”

  陆铮低下头,撅了撅嘴,咕哝一声:“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陆风华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拍着他的后脑勺道:“你啊你啊!多想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别操那些有的没有的心了。”

  陆铮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眼,抬头对陆风华笑了笑,道:“他已经会动了,对了父亲,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陆风华道:“什么事那么值得你开心?”

  陆铮道:“我肚子里这个小崽子他还没出生就有媳妇了。”

  陆风华:……

  “什么意思?什么叫没出生就有媳妇了?难道你还给他订了个娃娃亲?”

  陆铮摇了摇头,道:“不,不是娃娃亲,是童养媳。哎,也不能这么算,他不小了。是……是等郎妹?不是,等郎……哎也不是!就是那天我无意间偷看了小狐狸的命理,我发现他是我未来儿媳妇您未来孙媳妇。”

  陆风华:“……真的假的?你连这么久远的事都能看得出来?那你要不要帮你两个弟弟也算一下,我也好早点知道他们未来会和什么人在一起,也省得像操心你一样操心他俩。”

  陆铮道:“没问题,让我来算一下吧!”说着他便打开了玄学五术——命,结果金手指同志很高冷,竟然什么都没显示出来。陆铮皱了皱眉,道:“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都没有了?”之前不论任何人的占卜都会显示出来,现在怎么忽然不灵了?

  陆风华笑道:“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如果让我不操心,我可能还不习惯了。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不论他们以后什么命运,都是我这个做父亲对他们的影响。你对你的干涉就太多了,下意识的想改变你和皇室可能会有的关系。现在想想,其实那些都是徒劳无功。”

  陆铮收回了玄学五术——命,虽然不知道金手指为什么忽然罢工了,不过父亲的话他的确听到了心里。凡事顺其自然,可能比人为改变更能获得幸运。陆铮又想到了关乎幻月帝国国轨的那个问题,他想问,如果再给陆风华一次机会,他还会选择离开穆泫雅吗?不过陆铮没有问出来,过去的事情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与其让他去纠结会与不会的问题,还不如珍惜当下,珍惜眼前人的好。

  陆铮只是对陆风华说道:“父亲,你和穆叔,要好好的。”

  陆风华愣了愣,随即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原来一切都是我过余担心了吗?在见到你之前我担心你接受不了这个孩子,担心你接受不了父亲和穆叔的这种关系,接受不了父亲和朗儿的父亲搅和在一起。原来我一切的担心,都是我自己的心魔在作祟。可能,是我心里接受不了这些,所以才会用这些想法来揣度你吧!”

  陆铮听了陆风华的话以后,笑道:“您为什么要想那么多,顺其自然不好吗?刚刚您还教育我说凡事顺其自然,这会儿您自己怎么又左右为难起来了?”

  陆风华苦笑一声,道:“儿子啊,有一句话叫事不关己诸葛亮,还有一句话叫事后诸葛亮。事不关己的时候,谁都能坦然的劝说别人,事后,谁都能豁然开朗。但是当局者,当事人,却是那个让人恨不得踹两脚抽两个耳光都明白不过来的人。” 166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