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星际之神棍治疗师 > 第24章

第24章

  放眼整个星际,大大小小的巫医良医土医不计其数,就连最高等级的巫医都对黑暗兽的精神攻击无计可施。【】樂文小说|除非治疗师,否则只能硬生生受着。于是没有伴侣的灵兽战士,多数都被噩梦缠身。

  然而陆铮来了区区三天,轻浅的精神伤害竟然在他的妙手下回春。战士们都表示,午夜梦回间,已经没有恐怖的梦魇困扰。这不仅让所有军医惊讶,连荻翁都觉得目瞪口呆。于是这两天,陆铮一边施针一边接受围观三人组的目光洗礼。

  三人组包括获翁,穆泫雅,穆涵风,而且几人每每都会提出几个传业性问题,让陆铮不知该如何作答。本来这个东西就是他按照经络图,比着葫芦画瓢来扎的。而且现在扎了那么多,闭着眼睛都能找准穴位。可是如果让他说为什么要这么扎,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借口说施针的时候不能有人打扰,把围观三人组打发了。

  然而慕涵风却像一尊阎王,蹲在房间一边的椅子上,不论如何也请不走。陆铮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只好任由他在房间里视奸他的施针过程。

  最后陆铮忍不住对他道:“王爷,您难道不累吗?去休息一下好吗?”

  慕涵风想了想,采纳了他的建议,然后起身,转身往里走了几步,往陆铮的床上一躺,开始闭目养神。

  陆铮:……

  这个人一定是脑子有毛病!虽说都是男人,但毕竟雌雄有别,就这样睡在别人的床上合适吗?

  送走最后一名战士,陆铮走上次戳了戳慕涵风。对方掀了掀眼皮,金属半面罩的繁复花纹下,狼王铁灰色的眼睛有些慵懒的看着他。陆铮清了清嗓子道:“你很闲吗?很闲难道不会去巡视战场吗?在打仗呢,你呆在我这里干什么?”

  狼王将双手枕在脑后,声线闲淡的道:“小打小闹,让他们玩玩就好。”语气要多狂傲有多狂傲,好像这种非万人以上的战役,根本没资格请他狼王殿下出手。

  陆铮翻了个白眼,道:“那你就去后院的紫花莲蓬园里转转,看看风景,心情也会跟着舒畅一点。我这里都是伤员病号,你不觉得呆在我这里很压抑吗?”

  狼王闭上眼睛,不说话了。面对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陆铮很是苦恼。这世上竟然有如不可理喻的人,果然天狼王是个天生怪胎!可是耳边却传来天狼王幽幽的声音:“孤雌寡雄共处一室,还要脱了衣服摸摸捏捏,像什么样子?!”

  陆铮:……

  敢情这家伙留在这里是为了看着他的?的确,他的诊治方法是针灸,所以所有来接受诊疗的战士都必须脱了上衣。对于这件事,天狼王殿下很介意,然而陆铮是医生,对病患的身体总不至于避而不见。于是他只能守在一边,哪怕明知道战士的操守是很严格的,也不愿只留两人在房间里。

  这霸道的占有欲,陆铮莫名奇妙头痛。

  陆铮道:“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讳疾忌医?病患不论任何地方生了病,都要拿给大夫看的,否则藏着掖着,会越来越严重。心理病,也是病,殿下该看看心理医生。”

  天狼王想了想,起身开始脱衣服。

  陆铮立即捂住眼睛,道:“喂,你要干什么?”

  天狼王很生气,一把将他搂进怀里,低声在他耳边道:“你不是说不能讳疾忌医吗?我身体不舒服,你帮我看一下。怎么?别人的身体你可以随便看,到我这里,就像见了鬼似的?”

  陆铮一把推开他,道:“你你你早说,先放开我。”陆铮清了清嗓子,道:“哪里不舒服?先和我说说症状。”

  天狼王默默坐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这里,忽快忽慢,忽高忽低,有时候透不过气来,有时候失魂落魄。……”天狼王显然听下去了刚刚陆铮所说的讳疾忌医,既然身体不舒服,就该剖析出来让医生看看。天狼王接着道:“可能我的黑暗之力,又在抢夺主控权。可是从前在非战斗状态下,它从来没这样过。我以为我在清醒的状态下可以压制住它,现在看来……”

  陆铮一脸狐疑的看着天狼王那张戴着金属半面具的脸,忽然他的眼前显示出一行小字:此人所害为相思之症。

  陆铮的眼睛咻一声亮了,立即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单手搭住天狼王的肩膀,嬉皮笑脸道:“哎呀,听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不像是什么黑暗之力抢夺主控意识。倒像是……唉,春天来了,又到了交……那什么的季节。有这种症状,很正常,不是病不是病,不过虽然不能算病,可是犯起来也挺要命的,对不对?”

  天狼王想了想,道:“对,不舒服。”

  陆铮道:“想到的时候,抓心挠肝,心痒难忍。但是却又不知道痒在哪里,疼在哪里,不舒服在哪里,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该如何安放。看见他的时候想说话,然而如果他不理你,你又觉得特别落寞。如果他对你热情一点,你就心情大好,如果他对你爱搭不理,你就觉得失魂落魄。想让他知道,却又害怕他知道,怕别人看清,又怕别人看不清,是这个感觉吗?”

  天狼王的眼神低低的看着陆铮,点头,沉默。

  他果然是名神医吗?这都能看得出?

  陆铮得意一笑,其实这些都是他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无聊看了某些关于暗恋的心灵鸡汤看来的。没想到,还真让他瞎猫碰到死耗子。陆铮又在天狼王肩膀上一拍,道:“兄弟,你这不是病了,你这是害了相思。跟哥说说,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天狼王一脸的茫然:“什么是心上人?”

  陆铮:……

  看来这个天狼王有些不谙世事,竟然连什么是心上人都不知道。陆铮心情倒是不错,如果这家伙有心上人了,那么自己估计就可以逃离他的觊觎,这么一石二鸟的事,一定要牢牢抓紧,必须帮他追到心上人。

  陆铮道:“心上人当然就是喜欢的人了,相思就是对喜欢的人日思夜念。见不到会想,见到了又想亲近,可是又害怕对方拒绝。”

  天狼王赞同的点头:“对,是这样。”

  陆铮又道:“唉,狼哥,这样不行。像你这样,八百辈子也追不到心上人。”

  天狼王道:“那我该怎样对待心上人?”

  陆铮纸上谈兵道:“先了解一下心上人喜欢什么,偶尔给他点小惊喜,送些小礼物,有好吃的也先想着心上人,上到衣服饰品,下到玩石卡片,什么精致送什么。女孩子嘛,肯定喜欢这些小东西。久而久之,他一定会为你的痴心一片而感动的。”

  天狼王似乎听到心里去了,又问了一句:“那我下次见到心上人应该怎么办?”

  陆铮想了想,道:“霸道一点,先亲了再说。有些小女生就是喜欢霸道总裁的风格,你越是试试探探,她越是矜持退缩。如果你直接表达,有可能还能掳获芳心。”

  狼王似乎不懂什么是霸道总裁,不过后面和前面的话他都听明白了。于是试探的问道:“这样……他不会生气吗?”

  陆铮笃定道:“肯定不会!”

  话音见落,天狼王戴着金属半面罩的邪佞脸孔已经来到面前。陆铮被结实有力的胸膛压倒在床上,带着阴冷气息的唇压了过来,无师自通的启开唇舌,长驱直入。勾住他的舌尖,在口中攻城略地,双手探入他的上衣下摆,在他的腰间梭巡。陆铮只觉得心下一惊,下腹一紧,登时明白了天狼王心中那个心上人是谁。

  挖了个坑,埋了自己。

  自食恶果的陆铮很郁闷,不光被强吻了,还被摸了个遍。如果不是他抵死不从,估计贞操难保。天狼王满意的吃到了嫩豆腐,心情甚好的离开了他的房间。陆铮却气急败坏的想摔碗,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连穆涵朗都没有摸摸捏捏占过的便宜,被天狼王占了个一干二净。这下好了,这算不算婚内出轨?肉·体的出轨,应该……更算出轨吧?

  陆铮欲哭无泪,该死的穆涵朗,你什么时候去探敌情不好,偏偏是这个时候去。回来以后如果你打不过穆涵风,小爷……唉,如果你打不过他,我可能就真的要嫁他了。放眼这世间,外挂等级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好像美女长太高,找对象的范围就缩小了许多。他这辈子,满打满算就这俩人供他选择。不是穆涵朗,就是穆涵风。如果穆涵朗失败了,他必须嫁给穆涵内。

  想到这糟心的结局,陆铮的心情就莫名的堵的荒。然而回想起刚刚狼王那娴熟的仿佛老手的手法,陆铮又忍不住一阵心悸。

  结果一整果,陆铮都在春·梦中度过。第二天醒来,满手的湿滑。他满心郁闷的早起洗了床单和内·裤,凉在房间的角落里,开了窗户,只希望快点干,好早点毁尸灭据。但愿今天天狼王晚点过来,否则还真是尴尬。

  然而天不遂人愿,一大早,天狼王端了一碗清粥几样小菜,一小碟刚摘下来的紫花莲蓬。敲开门以后,只着了薄薄睡衣的陆铮吓了个耳聪目明。

  看到来人是谁看立即下意识要关门,然而天狼王铁拳一样的腕子往门上一撑,任他力拔山兮气盖世都不可能撼动分毫。更何况对方还是个*柔弱,身娇体软的雌性。

  陆铮被门推的后退两步,天狼王立即自身后扶住他,径自进门,把早餐放到了桌子上,简简单单一个字:“吃。”

  陆铮食不甘味,郁闷的想摔碗。然而对方却在对面稳如泰山,大有看着你吃比我自己吃还要幸福的意思。然而天狼王这个平常目不斜视的主儿,今天的眼神却乱飘。那来自地狱般的铁灰色瞳孔也显得没那么阴戾了,反而有些不自在。

try{ma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