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最强标记[星际] > 第27章 Chpater26风雨来前的平静

第27章 Chpater26风雨来前的平静

  蔡珏发现沈年虽然瘦,但是一点都不挑食,给什么就吃什么。【】完全是把吃饭当成维持生命必须去做的任务,一点都不懂的享受生活。

  蔡珏舀了一勺烩饭,举到沈年嘴边。

  即使蔡珏最在高高的儿童椅上,也才只到坐普通椅子的沈年的肩膀上。举着勺子这个动作做起来还是有点费力的。

  沈年停下手上的动作,扭头不解的看向蔡珏。

  “哥哥吃一口吧,可好吃了。”蔡珏又把勺子举高了一点。

  沈年把蔡珏舀给他的一勺子烩饭吃进嘴里。细细嚼了一下,确实比自己刚才吃的东西吃起来舒服。

  “好吃嘛?”蔡珏看着沈年不知道在想什么,拽着他问。

  “好吃。”沈年对蔡珏笑笑。

  蔡珏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把自己的海鲜烩饭拨了一半到沈年碗里。

  “好吃哥哥就多吃点!”蔡珏笑眯眯地挥了挥勺子。

  海鲜烩饭的量很足,两个小孩分吃了一份,都吃的饱饱的。等兵哥哥来收拾餐具的时候,蔡珏还不忘他说明天吃水煎包和豆腐脑,豆腐脑要甜的和咸的两种。

  那位兵哥哥其实想告诉蔡珏这里没有中式早餐供应,但是想起来上级吩咐的“要尽量满足这两个人质要求”的命令,还是点了点头。

  蔡珏看着这个兵哥哥的背影,他很不理解,自己和沈年被关在这这些天每次进来的耶路撒冷的人员都不一样。就算是换班制度这□□天也该一轮了。

  沈年见蔡珏皱着眉头抿着嘴不说话,还以为他又头疼了。沈年把蔡珏抱到怀里,“是不是又头疼了。”

  蔡珏思考着刚才想到的事情,他只觉得这件事不简单,而且自己应该知道答案的,但是因为记忆不够用,他就是想不到答案,被沈年这么一问,索性不想了。

  蔡珏抱住沈年的脖子,摇了摇头,“哥哥你给我讲故事吧!”

  沈年把蔡珏抱到床上,蔡珏从枕头下面扯出一本书。这本《宾西兔的故事》是蔡珏管林尧要的,他记得这本书里有一个故事,他得让沈年知道。

  蔡珏翻到页数,把书推倒沈年面前。

  “哥哥,这本书上的字我好多都不认识,”蔡珏皱着眉头,苦恼的跟沈年说,“你给我念念吧!”

  沈年点了点头,拿起书开始给蔡珏念起来。

  这个故事讲得是,有一天宾西兔被坏人绑架了,坏人告诉宾西兔的朋友,让他们用德卡西宝石来交换宾西兔。宾西兔的朋友从宇宙大帝的皇宫里偷来了德卡西宝石交给了坏人,但是坏人却没有释放宾西兔,而是把他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星球。

  坏人们打算对宾西兔进行生物改造,把聪明的宾西兔变成自己的伙伴。宾西兔识破了他们的诡计,靠着自己的智慧打倒了坏人,逃出了陌生星球并把德卡西宝石又拿了回来还给了宇宙大帝,还代替自己的朋友向宇宙大帝道歉。

  这是一个没有太大技术含量的童话,无非就是想告诉孩子们追求真善美,但是如今蔡珏听到这个故事,只觉得他告诉世人最重要的道理并不是这些,而是千万不要相信坏人。这也是蔡珏想告诉沈年的。

  虽然蔡珏记忆没回来多少,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从小就喜欢宾西兔,每篇故事都能倒背如流。所以对标点符号都记得分毫不差的蔡珏,听沈年读着读着,脑袋就开始一点一点的。沈年读书很认真,故事快读完了才发现蔡珏已经要睡着了。他看了看表,离吃完饭过去了47分钟,可以洗澡了。

  沈年抱着蔡珏走进浴室,干净的睡衣挂在浴室的衣架上。沈年这些日子,唯一满意的就是耶路撒冷的服务态度,如果他们进入服务行业的话,将会对行业产生一场海啸般的冲击,直接推动行业进步至少十年。

  蔡珏已经瞌睡得睁不开眼睛,这几天的澡都是沈年给他洗的。沈年把热水放好,开始给蔡珏脱衣服。

  蔡珏迷迷糊糊的抱着沈年的脖子不往浴缸里去,好不容易进去了又松手,沈年好声好语说了半天,蔡珏才松手趴在浴缸边上。

  沈年拿毛巾的功夫,蔡珏差点滑进水里。沈年连忙扶住了他的脑袋,蔡珏抬眼瞅见是沈年,嘿嘿嘿地笑了一声。

  “沈年。”蔡珏拖着音叫了一声沈年。

  “我在。”沈年挽起袖子给蔡珏用毛巾擦身子。

  “沈年。”蔡珏又叫了一声。

  沈年擦完了蔡珏的胳膊开始擦他的肚皮,小家伙一身小肉肉,又软又滑,手感特别好。

  “我在。”沈年没烦,耐心的回答蔡珏。

  “沈年、沈年、沈年……”

  蔡珏是迷迷糊糊地但是缺越叫越来劲儿,沈年由着他叫,一遍不差地回着“我在”。

  蔡珏重生一遭,也是有后遗症的,比如像现在这样,会控制不住自己去当一个小孩子,大概是大脑发育不完全,这是蔡珏思考这个问题得出来的结论。

  蔡珏傲娇是傲娇,任性是任性,但是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他一点都不马虎,就算是瞌睡得迷迷糊糊地时候他也不。就像现在,嘴上闹腾,手脚还是规规矩矩的。

  沈年把蔡珏从浴缸里抱出来,擦干身上的水穿上睡衣。

  蔡珏把脑袋埋进沈年的脖子里。

  “沈年。”蔡珏嘟囔了一句。

  “怎么了?”沈年听出来蔡珏的语气,好像要说点什么。

  蔡珏把头往沈年怀里拱了拱,闷闷的说了一句,“你搓到我痒痒肉了。”

  沈年听到这,没忍住笑了一声。

  蔡珏一口咬在他脖子上,“不许笑。”

  “好。”沈年揉了揉蔡珏的脑袋。

  “刚才故事还没讲完呢,”蔡珏小声哼哼着,“你得给我讲完,我睡了你再去洗澡。”

  “成。”

  沈年把蔡珏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把刚才放下的《宾西兔的故事》又拿起来。

  蔡珏这一觉睡得特别香。醒来的时候沈年已经穿戴好坐在书桌边看书了。蔡珏揉了揉眼睛坐起来跟沈年说了声“早”。

  沈年放下书走过来开始给蔡珏穿衣服。穿好了抱着他去卫生间,洗脸台上放着挤好牙膏的牙刷。蔡珏对沈年的服务非常满意。洗漱完,沈年也让兵哥哥把早餐端上来了。是蔡珏昨天点的豆腐脑和水煎包。

  蔡珏把甜的豆腐脑推给沈年,咸的给自己。蔡珏尝了一口,虽然没有格鲁大叔做的好吃但是味道还不错,配料也都齐齐地用小碟子盛着端来了,蔡珏给自己挖了一勺辣椒。

  蔡珏插了一个水煎包放到沈年的盘子里。

  水煎包这个东西,虽然做着很简单,但却很难吃到。这是比较传统低端的华夏面食,能做华夏菜的多是高档餐馆他们不会做这个,而普通的家庭,更偏向于简单营养的早餐并且会做的也不多,所以水煎包这个东西有时候比那些山珍海味还难吃到。蔡珏昨天是瞎点的,没想到耶路撒冷的这帮神经病还真给做出来了。

  蔡珏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

  “妈呀,”蔡珏在心里嗷呜了一声,这煎包竟然还是最好吃的牛肉馅。蔡珏狼吞虎咽地吃了四个,才停下来,而沈年似乎也觉得好吃,比平日里多吃了很多。

  蔡珏叼着勺子揉着肚皮,想起来正事儿,“哥哥,昨天你把故事给我读完了么?”

  沈年点点头。

  蔡珏把勺子放下,趴到桌子上瞅着沈年,“那,哥哥要是这些坏蛋也像故事里的坏蛋,最后不放我们走怎么办啊?”

  沈年其实一早心里都有这样的假设了,而且他明白无论是爷爷还是他爸爸,他们都知道,把星盗交还给耶路撒冷但是他们却不放人的可能性非常大。今天是最后一天谈判,如果没有保证万无一失的方案,沈年会阻止沈爷爷答应这场谈判,他会把星球的名字传达给沈爷爷,并且尽可能的拖延谈判时间,为他和蔡珏的获救创造条件。

  沈年放下筷子,对蔡珏认真的说,“没事的,哥哥会保护你的。”

  蔡珏摸了摸鼻子,虽然心里切了一声,但还是暖暖的,他点点头给了沈年一个大大的笑容,“我相信哥哥。”

  蔡珏觉得这样还不能表达自己对小孩的支持,于是又站起来踩着板凳站起来,低头亲了亲沈年的额头。

  “哥哥加油哦,我们都会没事的!”

  下午的谈判,蔡珏被禁止出席,无论他怎么闹艾伦就是不让。不过他们也没事十分虐待儿童,艾伦带沈年走的时候,叫来了林尧来哄蔡珏。林尧是除了艾伦之外,蔡珏在这里见超过两次面的第二个人。

  艾伦一走蔡珏就不哭了,哭着没用他还费劲儿干嘛。蔡珏管林尧要了跟绳子,两头系在一起,然后叫林尧玩“翻花绳”。

  林尧充分发挥了他科研精英的智商,看一遍就会了,还举一反三玩出好多蔡珏没见过的花样搞得蔡珏无从下手。

  蔡珏气急败坏地把绳子揉成一团做屁股底下,心里嘀咕着这个大人怎么就不知道让着小孩子呢,真是不要脸!

  林尧只当是蔡珏不想玩了,也没发现小家伙在闹脾气。蔡珏撅着嘴不说话,他也不搭话。

  蔡珏是给这个大小孩搞得没脾气了,叹了一声,特别悲伤的问林尧。

  “哥哥,我和我哥哥会不会死啊?”

  这个问题林尧是知道答案的,这个逻辑不难,最后的答案是无论联邦那边答不答应条件,蔡珏喝沈年都不会安全,不答应又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他们会死,答应,他们出事的概率也再五成以上。

  林尧知道这个答案他不能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么,心里就是有这么个声音告诉他不能说。但是该说什么他又不知道,只好保持沉默。

  蔡珏看林尧半天没反应,彻底放弃了跟耶路撒冷机器的交流,躺到床上蒙上被子。

  一大会儿,蔡珏终于跟林尧又说了一句话。

  “我中午要吃锅包肉,糖醋里脊,酸辣藕丁,还有青菜香菇。汤要黄瓜皮蛋。”

  蔡珏包了一溜菜名,林尧都很认真的记了下来。

  蔡珏忽然记起了什么,“再加个肉沫斩蛋吧。”

  沈年喜欢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