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636章 强敌(第二更,结束,睡觉!求票!)

第1636章 强敌(第二更,结束,睡觉!求票!)

  第五刀翎:“不太一样。”

  嗯?

  秦鱼看向对方,第五刀翎指了下那忘川之壁,也算是给众多师弟师妹普及知识。

  “那并非一般的山壁,山体乃华缺磐石体,所谓华缺磐石,乃重力实,自身有吸重之力,你看这里的山海潮水波流向,还有云与风。”

  众人一看,还真是,刚刚忙着玩牌收钱都没留意。

  秦鱼留意到了,所以刚刚故意那么一说,因她有不明白的地方。

  “除了这山体,上面是不是还有什么?”

  第五刀翎浅浅看了秦鱼一眼,“咒文,能吸附灵力的咒文,不管是这吸灵咒文还是这华缺磐石体,都是为了一种目的——让来着留其名。”

  秦鱼:“恐怕是非能者不能留名吧。”

  云出岫以前来过百里,倒是有经验,“华缺磐石的硬度,元婴级别战力是最低限度,攻击力不达标,根本不足以在上面留下刻度,更别说名字。”

  元婴级?!!解疏泠等人集体眼睛一亮。

  这要求也不高啊,他们都达标了好么!

  众人跃跃欲试的时候,云出岫微笑:“你们是不是喝醉了?吸灵咒文的意思你们可懂——也就是,它会吸收一大部分你们的灵力,具体吸走多少,看你们的抵抗能力,看能截留下多少。截留下一些灵力后,还得扛重力。”

  她生怕众人不理解,又比喻了下。

  “刚从青楼勾栏出来被抽干了气力又一脚踩进后院外的泥石流坑里,那种感觉,你们体验过吗?”

  众弟子:“....”

  不,我们没体验过。

  这比喻有毒吧!

  秦鱼在想,那自己还要不要上去体验一回呢?

  ——————

  不管秦鱼去不去,云出岫他们反正是要去的。

  因为其他船只等等也全都停靠了,前方岸边大礁石上有一个亭子。

  “这亭的名字也有趣啊,停一亭。”

  众人见之莞尔,却也不敢放肆吵闹,因为这里的高手实在太多了。

  前方有船,上面有飞舟,陆上还有聚集的不少人。

  好些个到了那亭上,应该是准备攀登忘川之壁留名。

  秦鱼眼尖,目光一扫,竟也有一些是在耀阳见到的。

  秋雨跟简少修一伙人,但此时他们一伙比之前在耀阳多了许多人,应该是跟三国混合域其他人汇合了。

  “别人家的王国,人家是海纳百川,汇聚成流,咱们家的,恐怕是各自为敌居多。”

  斐兮感慨之后,云出岫看向解疏泠,“你家那边来人了?”

  解疏泠翻了个白眼,“早出发了吧,估计已经在无双城内了。”

  众弟子此时才想起这位还是个小公主,家里是皇室,而作为大秦皇室,自然也是最强的修真家族,不管是政治外交还是其他,都会参与天藏之选。

  不过能放解疏泠加入无阙一伙人远征历险而来,这皇室心态也挺宽的。

  正回着话,解疏泠忽然脸色微微变了下,直勾勾盯着边上斜靠进来的大船。

  “是三国混合域大梁皇室。”

  两舟相靠,因为历史疆域问题,加上最近的时局争斗,如此接近,那气氛就....

  岸上,秋雨等人也见到了己方皇室大船跟大秦国无阙的人靠上了。

  秋雨略微皱眉,目光扫过附近不少势力所属的修士,这些人显然也在观望热闹。

  简少修面露玩味,“今天约莫要有热闹?”

  秋雨垂眸,没说什么。

  她觉得,这种热闹在天藏之选前不宜显露,因为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太早暴露,也只是让别人看笑话而已。

  可惜,三国混合域跟大秦已是死敌。

  不可能和平相处。

  所以此时对方船头就站了好些人。

  一个个都穿着皇室成员的蟒蛇袍,尊贵强势,又充满敌意。

  “大秦无阙?久闻无阙自诩强宗,不止贵宗门下弟子可有胆气与我大梁皇室之人一并上壁上留名。”

  这是邀约吗?

  这是邀战啊!

  因为对方还补了一句,“不过我看贵宗三位弟子...也就一般啊,或许还上不了壁。”

  此话刚说完,对面头顶紫龙玉冠的青年嘴角轻勾着,身后跃出三个人来,半空御剑,腾射如风,直追着刚刚才出去的云出岫三人。

  其中一名女子在其后御空出术。

  那术法缭绕如碧蛇,瞬息缠住云出岫三人,另外两人一左一右祭出飞剑。

  这是攻杀了!

  无阙5V里面,方有容性子淡,第五刀翎性子冷,两人都未必好这个名声,但对方皇室挑衅,竟出手了。

  那意义就不一般了。

  不过...两人还是没动。

  因为对方既要赢了无阙,就想要最大限度的名望,所以对方三人的修为跟云出岫三人一比也没差太多,都是出窍期,只是出窍期巅峰而已。

  灵力略碾压,若是招法...

  斐兮不紧不慢祭出火术,火狮咆哮,一爪子撕断碧蛇。

  束缚断。

  云出岫冷笑一声,拔出丛云剑,铿!!剑鸣!

  另一边,荆东门在半空低喝,身上金光覆体,形体健增一倍,仿若巨人,双手一合,金山扩甲术!

  嗡!防御,防住对方另外两人的强攻。

  术甲颤动,崩裂,但足够云出岫的丛云剑爆射出去,直指那个女修。

  女修大概没想到云出岫的剑术这么狠辣迅猛,险险一避开,抬手祭出灵鞭,鞭子抽击,高空弹射,铿锵如利刃。

  六人激战正酣畅,几乎难分上下。

  秦鱼问解疏泠:“这三人是大梁皇室的?”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皇室就有点厉害了,毕竟云出岫三人已是大秦最强宗门的翘楚前五,一个皇室能自己就产出这样的天才,焉能不厉害。

  “才不是,他们大梁以前就是个草窝,千年前出了一个奇才...那个人好像打入了副决赛,名声大噪,修为突飞猛进,带着大梁崛起,后吞并...三国混合域也才开始贪图我们大秦,这些年一直很强势嚣张,但说到底,他们那一脉也不过是草班子,鸡犬升天,哪里能一口气出这么多天才,又不是大白菜。那三人应该出自大梁第一宗落枫山的,名字我记不清了,但我知道三国末乌流中的那个何乌流出自落枫山,这三人与他同宗,不知道今日何乌流在不在这里。”

  解疏泠是皇室,不管是无阙出身,还是皇室出身,对大梁都是双重厌恶跟敌视,所以脸色不太好看。

  秦鱼知道她怕今日被对方所阻截,丢了宗门跟大秦的脸面。

  抬手,她轻拍了下后者的肩头,轻飘飘一句。

  “不会的。”

  解疏泠本以为她会说:有我在,莫慌。

  结果人家来了一句。

  “天塌了,有大师兄跟大师姐在前面撑着。”

  方有容跟第五刀翎都看了秦鱼一眼。

  确定了,这个师妹理应是那种“怪很强,你们先上”的专业户了。

  方有容大概是被磨砺出来了,竟问秦鱼,“那你留着做什么?给我们两个收尸么?”

  她也就这么一怼。

  青丘师妹竟腼腆温柔一笑,颇有些害羞。

  “呀,师姐,你这话让人好生害羞。”

  “我又不是你跟第五师兄的家里人,怎么收啊...”

  家里人..家里人什么的,不是亲人,就是...

  方有容呼吸微顿,哦,从容貌调侃到了亲密调戏么?

  还男女师兄师妹一口吞?

  青丘师妹攻击等级上升了啊。

  不等方有容回应,某师妹认真询问起来。

  “话说,你们喜欢什么样的裹尸袋?”

  LV蛇皮那种的喜欢么?

  众人:“....”

  前敌在前,青丘师姐你正经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