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635章 轻蔑(今天就两更,诶,状态不好。

第1635章 轻蔑(今天就两更,诶,状态不好。

  ——————————

  裤衩什么的,这个话题太不雅了,大家都是风雅修仙之人,无阙的门风也是雅正。

  所以方有容慢悠悠瞧着秦鱼。

  秦鱼:???

  麻痹哦,又不是我先开的。

  但秦鱼还是在方有容跟第五刀翎的灼灼目光下,摸摸把玉牌搜罗叠好,一脸乖巧。

  云出岫今天遭受了暴击,见状就故意说道:“师兄师姐两位来都来了,可要玩一把?”

  你个龟儿子,人家来扫赌的,你还要求人家坐下来陪你玩?

  秦鱼可不愿意陪这两个面瘫门神玩,于是道:“额,这就算了吧,我可不跟师兄师姐玩。”

  方有容睨她,“师妹嫌弃我们?”

  秦鱼:“不哦,我不跟长得好看的人玩,赢了不忍心,输了要丢钱,都不好。”

  方有容跟第五翎:“...”

  被丧心病狂疯狂赢了一大笔钱的云出岫三人:“???”

  所以,他们丑?

  ————————

  赢了一大笔钱的秦鱼,倒也没有独吞,把玉牌还给云出岫后,就起身,把囊袋递出。

  “你们师兄师姐今日慷慨解囊,这些灵石,今日都是你们的了。”

  众多师弟妹们惊愕,却一个个都不敢接。

  直到第五刀翎道:“枉顾宗门指令,该出出血,你们拿着吧。”

  师弟妹们倒是欢喜,但也怕云出岫他们生气...

  云出岫翻了个白眼。

  “才这么点灵石,还不放在眼里,我还能把你们吃了?”

  这话挺大气,解疏泠却小声嘀咕:“可你想把青丘给活吃了。”

  明明心里难受的要死吧,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不过...

  解疏泠还是把秦鱼递过来的囊袋递给了赢若若。

  赢若若:“???”

  解疏泠没说话,很明显,她不要。

  但其他人要不要不关她的事。

  赢若若看向其他人...其他人都一个态度。

  那就~~

  “这一次,我们也只是来长长见识的,这些灵石还是于青丘师姐您比较重要吧。”

  赢若若没提及云出岫,因为这钱已经是秦鱼赢回来的,就是她的,她要给自己等人,那是她的人情。

  秦鱼没想到这群小丫头小伙子都还挺纯的,给钱都不要。

  但她也知道对方为什么不要。

  “你们这想法,有两个错误哦。”

  “一,长见识是一种过程,但做人嘛,总要有点动机,也就是野心,我们都很优秀啊,因为我们是无阙弟子不是吗?”

  这句话,简简单单,朴实无华。

  弟子们听了,心里顿然熨帖舒服了很多,因为一开始,他们下意识就把自己跟秦鱼他们分裂开了。

  他们这些弟子来参加天藏之选就是来陪跑的,拿这笔灵石,他们总觉得于心有愧。

  但秦鱼这话听着舒服,也认可他们。

  就在众人感动,甚至连方有容看秦鱼的眼神都分外温和的时候。

  秦鱼慢悠悠补了三句。

  “二,这些钱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因为太少了,没什么作用。”

  “给了也就给了。”

  “你们能体会那种一个巨有钱的富婆在赌桌上赢钱后随手打赏旁边吃瓜群众的心态么?其实很爽的。”

  众人:“...”

  云出岫三人那个表情啊...

  方有容无奈扶额。

  青丘师妹果然气人得很。

  钱还是分出去了。

  解疏泠等人拿得一点心理压力也没有。

  没啥,富婆打赏吃瓜群众的嘛。

  快到百里无双城了,届时肯定有大笔消费的时候,他们不是方有容他们这些实力强大有来路赚灵石的,也不是秦鱼这种开挂的,自然没有那么多钱。

  发了一笔小财,买点不错的材料或者花钱进秘境还是可以的。

  众人正欢喜时。

  “看,好多船啊,前面好多人。”

  忘川之壁在前,海域船只在后,其实路线不同,但约莫都是海陆空三路。

  空路逼格最高,速度最快,但需要应付的天险最多,因天空之险大多莫测,一旦遇上就十有八九要糟——这里可不是地球,地球的天险也就天气跟小鸟,飞机失事,但在天藏世界,随便从云层中冒出一头休憩的恐怖灵兽也足够让修士群体阵亡的。

  陆地最稳妥,但慢。

  水路最稳扎稳打,但容易翻船...总结起来,就是实力高的人,走什么路都平川大道。

  “能飞天来的,基本都不好惹哦。”秦鱼说到。

  众人秒懂。

  因为有钱啊!

  飞舟可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

  “看那飞舟旗帜,似乎是碎羽山脉的。”

  无阙的人提及碎羽山脉,都有些厌恶,秦鱼也瞥了上头飞舟一眼。

  碎羽山脉的吗?

  那碎羽宗主不知道在不在,若是在...也认不出自己哈!

  秦鱼揉了下娇娇的脑袋,嘴角轻勾了下。

  彼时,却也不止碎羽山脉的人跟他们无阙一起赶到忘川之壁。

  “七王国么,诸多宗门呢,就好像我们大秦国除了我们无阙,还有伏龙大都跟月锦家族,乃至还有天华宗的人。”

  不过有趣的是....月锦家族的月锦怀墒在那艘船上。

  秦鱼听到众人提及,抬头看去,正好见到这个人低头俯视自己。

  那眼神...冰冷中,带着几分轻蔑。

  哦,身边一堆碎羽山脉的高手,的确能碾压无阙似的。

  明面上,碎羽山脉是比无阙强一些的样子。

  伏龙大都若是跟月锦家族联姻,再跟碎羽山脉联手,那就厉害了。

  也难怪他这般眼神。

  只是那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对方恢复成淡然稳重的模样。

  娇娇:“我不喜欢这个人的傻逼眼神,鱼鱼,干他吗?”

  秦鱼摸摸他脑袋:“斯文点,别干不干的,人家的未婚妻咱们认识的...”

  顿了下,她漫不经心说,“等人家婚约无效了,或者未婚妻不太在意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娇娇点了点大脑袋,嗯,很有道理。

  我们要斯文点。

  不过...

  “这个月锦怀墒也不似表面上那么简单,等下你就知道了。”

  等下?

  为什么说等下呢,因为不管是天上的还是水上的,亦或者陆上的,大多数人都会在忘川之壁上逗留一下。

  为什么?

  山海江川,百里无双,若问连城,风华上壁。

  就是斐兮吟诵的那句。

  “忘川之上始留名,风华在身踏青云。”

  秦鱼听了众人说,笑了,“那不跟凡人间考状元一样,还有个彩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