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327章 地脉?(第二更,感觉有点卡思绪了。)

第1327章 地脉?(第二更,感觉有点卡思绪了。)

  黄金壁被秦鱼告知后,沉默了一会,很快有了猜测。

  ——一般只有两个可能,一,你这个世界的地脉灵力外泄,导致波动不平稳,属于内部原因。二,外在原因,就是外在力量影响位面被动改变。

  秦鱼:“被动改变?...降临战?”

  ——嗯。

  ——但不可能啊,目前我们天选就算有降临战的打算,也不会针对你这个世界,毕竟只是科技位面,又比不上星际,更不是魔法或者修真,地脉存量少,价值低,对总体两秩序的力量没太大好处,没道理啊。

  是啊,是没道理。

  可就这么两种可能。

  不过怎么觉得这死壁壁是在一本正经埋汰她老家呢。

  “不管是哪一种,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秦鱼语气平淡,但黄金壁也没多说,因为到了这个层面,它说多了未必有效,何况按照规则,它们黄金壁也不能过多涉及位面之事,最多辅助效果。

  ——只是预感而已。

  ——故人相逢,美女俊男无数,秀色可餐。

  ——PS:我说的是这一桌子菜。

  ——放轻松。

  都说是预感呢,这刚一说,秦鱼等人就齐齐听到了一声轰然暴响!

  爆炸声。

  所有人都惊愕了,齐刷刷站起来,店里的其他顾客也都惊疑不定。

  “天啊,这哪的动静?”

  “爆炸了?”

  “什么情况。”

  秦鱼等人还比较稳,没有瞎叫嚷,也没有弃饭菜而逃。

  “距离这里有点远,没事,不用慌。”

  秦鱼放下饮料杯子,摸摸尹珂脑袋,转头看向北面。

  温兮:“让张宇查查?”

  秦鱼:“不用,我知道是哪炸了。”

  她已经捕捉到了那边滚动的气流。

  郊区外的研究所。

  浓烟滚滚,火焰覆盖,疯狂燃烧。

  这么大的动静,不说秦鱼等人在郊区的察觉到,就是市区里的洞察到了,官方迅速派出人。

  “你们吃着,我过去看看。”

  秦鱼把尹珂交给温兮,萧庭韵跟她一起开车离开。

  两人走后,周韵微微皱眉,问温兮:“你们这里经常这么危险吗?”

  之前要杀她们的两人,加上萧庭韵三人的气质...她也有政治背景,看得出对方并不是一般人,很有些那方面的气质。

  “也还好,最近频繁一些,多事之秋吧。”

  温兮态度比较中肯,也没糊弄人。

  奚景看向车子离开的方向,想到自己那个世界好多年来的平静。

  原来她活在这么危险的世界吗?

  ——————

  郊区研究所,附近并无多少人家,人迹罕至,倒不是因为安全考虑什么的,而是因为是国家管辖的研究所,隐秘性必须保证。

  “国家的研究项目?是研究意外吗?”

  开车的秦鱼听萧庭韵这么询问后,微微挑眉,“不是。”

  “你这么确定?”

  “我没察觉到里面有人活着出来。”

  萧庭韵表情微微一窒。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车道上,两人看向前方滚滚浓烟,从研究所到外面的监守岗哨都被火焰覆盖。

  “连外围警卫都没一个活下来,看来对方出手狠绝。”

  官方的人已经到了,封锁路线,本来外人不让进,但章鹊在,见到秦鱼就打了招呼。

  两人进去后,章鹊递给两套防护服。

  毕竟是生化研究所,还是要有防备的。

  “我不用,她也用不着。”秦鱼把防护服推回去,章鹊看了一眼萧庭韵,也没坚持。

  萧庭韵环顾周遭,秦鱼则是细细看过这片区域,以她的视力,可以看清地上的土壤颗粒以及诸多建筑上的痕迹...

  火焰燃烧的墙壁黑烟之下有一片血迹。

  “有高能量打斗痕迹。”

  “基本都是一招毙命。”

  秦鱼用手指摩挲了一层烟灰,“但这研究所挂牌在国家名下...也不是那么突出吧,毕竟国家名下的研究所也不知道有多少,却让你来得这么快。”

  秦鱼盯着章鹊。

  后者一脸尴尬,搓了下手,把秦鱼叫到边上去,小声隐晦说:“底下有东西,国家机密。”

  秦鱼:“生化危机T病毒啊?”

  章鹊:“...”

  我靠,你逗我呢!

  “什么啊!是能量体!”

  秦鱼一怔,能量体?心里微微异动了下。

  她没察觉到啊。

  “有隔离罩阻隔,你知道以前关白鉬的那个吧。”

  章鹊提及旧事,秦鱼都以为这老东西在试探自己了。

  “什么玩意?”

  “奥,就是关他的冰牢,那冰很特殊,到现在我们也没研究出来是什么属性的物质,但这不妨碍我们利用这种物质。”

  秦鱼目光一闪,“你们切冰了?”

  章鹊:“没,那冰我们怎么可能切得动,是找到了另外的特殊物质,用来包防了那段能量体。”

  秦鱼:“所以被偷走了?”

  章鹊的表情很复杂。

  “我以为被偷走了,结果到了这里,上头那位才告诉我——这里只是个障眼法。”

  奥~~两人对视一眼,齐齐暗道:手段厉害啊!

  秦鱼也没问那段能量体藏在哪,知道越多越麻烦,但她心理隐隐有一种预感——能量体可能是...

  “你等下有空吧?”

  “没空。”

  “别这样。”

  章鹊摆出一个老人家的虚弱状,扯着秦鱼的袖子,“年轻人,国家需要你。”

  我靠!上闻遐迩上身啊你!

  秦鱼翻了白眼,对章鹊知道:“相信我,盯着我的人比盯着它的人还多还麻烦,把我跟它捆绑一起,对整个格局没好处。”

  章鹊沉默一会,果断扯了袖子离秦鱼原点。

  秦鱼:“...”

  老东西好现实啊。

  ————————

  “我觉得那东西可能是地脉。”秦鱼是一个图谋过地脉并切实得到过的人,一听章鹊形容外加之前的两个猜测,秦鱼当即认为地脉出了问题。

  这就麻烦了。

  地脉对一个位面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基本是核心战略物资跟核心能源所在。

  它如果出问题...

  ——那你为什么拒绝帮忙?不是正好可以去看看嘛。

  ——有你看着,总比那些人靠谱一些。

  黄金壁询问秦鱼,秦鱼:“你说邪佛同体会不会对地脉感兴趣?”

  黄金壁闭嘴了。

  那是绝对不行的,得到地脉,邪佛同体基本可以上天了。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