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300章 怒怼!(秦若凡大额打赏加更,今天四更)

第1300章 怒怼!(秦若凡大额打赏加更,今天四更)

  吸收灵气速度增加,无论平常修炼,还是打架恢复,都全覆盖了。

  秦鱼仔仔细细看了辉煌大斗场的兑换页面,看了一会,看向虬髯。

  “大个子,你一个人拿到,孤独啊。”

  虬髯难掩高兴,但还是摆出很淳朴的姿态,“嗯,我等你们。”

  啊,等我们?

  众人目光对视....莫名有一种团队的归属感。

  但先知忽然说:“他也不是那么孤独。”

  啊?

  秦鱼看向先知,对了,她差点忘记这厮是一个老前辈,所以...

  先知:“我本来就差200,现在够了。”

  所以~~

  这特么是有两个人能佩戴辉煌之吻了吗?!!!

  狐思宇跟妃鸢都朝秦鱼打眼色,一个很明显,一个很隐晦,秦鱼看了他们一眼。

  “狐思宇,你眼皮抽了啊?”

  狐思宇:“...”

  秦鱼:“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想让我拉拢先知嘛,真是太虚伪浮夸了,就因为人家可以兑换辉煌之吻就想邀请人家吗?”

  她转过脸,对先知说:“像我就没这么肤浅,就算你没有辉煌之吻...”

  先知眨眨眼,笑得成熟又妩媚:“也会邀请我?”

  秦鱼:“你已经加进来了,难道还打算走吗?天底下还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这很土匪。

  但先知笑了笑,“在A-444耽误太久,我原来的团早已没了,正缺一个团队。”

  顿了下,她朝众人浅笑,“否则我刚刚为何要说自己能拿辉煌之吻呢。”

  都不是省油的灯啊,这是。

  狐思宇看了眼前四个女人一眼,风姿清冷,挪步跟虬髯站在了一起。

  虬髯侧开了一些。

  狐思宇:“?”

  虬髯:“你心眼也多。”

  狐思宇:“...”

  就你单纯是吧!

  ————————

  分“赃”完毕,秦鱼几人离开包厢,但门刚一开,门口好大一坨肉挡着。

  走最前面的秦鱼定定看了眼前这个胖子一会,内心飞快进行了两个思想活动。

  1,这死胖子真的好胖,可是皮肤挺好,白白嫩嫩的。

  2,这死胖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我已经无形之中招惹了一个顶级太子爷?

  本着多年来培养的求生欲,秦鱼迅速切换出从容平静的姿态,问:“有事?”

  轩罗白:“当然有事,没事我堵在这干嘛!”

  你还知道自己这提醒是“堵”呢?

  秦鱼:“所以?”

  轩罗白:“我要买东西?”

  纨绔子弟当街遛鸟,路遇清纯小白花卖身葬父,他觊觎小白花美貌意图强抢民女...

  黄金壁一察觉到秦鱼这种脑洞,立马上线。

  ——醒醒,你现在只是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大妈。

  哦,对哦。

  秦鱼反应过来了,但试图挽尊,“一看你就是个没有漂亮朋友的孤独壁壁,就不许我为庭韵妃鸢先知她们两肋插刀?”

  ——嗯,你腰侧两翼是长着两根鸡肋。

  滚你个锤子!

  秦鱼骂完黄金壁,转头对轩罗白说:“我们这里都是好姑娘,不兴逼良为娼那路数。”

  轩罗白一愣,后反应过来,对秦鱼瞪直双眼,“你以为我跟话本那里面的无良少爷一样要逼迫你呢,开什么玩笑!”

  我不是那种人?

  不,他没说这个,他说:“话本里面的少爷也没见过调戏阿姨的啊!就是买丫鬟也要买年轻的吧。”

  妈的,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第一次...

  ——不,你当黄妈妈的时候也没人调戏你。

  你怎么还没走?

  秦鱼对壁壁翻了个白眼,又对轩罗白摆正态度,“我也不喜欢小胖子调戏我。”

  轩罗白:“我不胖!”

  秦鱼:“我知道,是丰满,梦里你想瘦就瘦。”

  轩罗白:“你这是在挑衅我!”

  秦鱼:“挑不动,太胖了。”

  轩罗白:“你再说我会生气哦!你知道我爹爹是谁吗?!”

  秦鱼:“你爹爹是谁跟你胖不胖有逻辑关系吗?”

  轩罗白:“....”

  五个队员:说好的对太子党客气一点呢?

  黄金壁:再理智的女人也有不理智的时候,比如被攻击样貌跟年纪的时候。

  被“伤害”的秦鱼一改之前的策略,疯狂怼这小胖子。

  轩罗白第一次遇到嘴巴这么毒的阿姨,当即懵逼了,他不知道,秦鱼是一个有“胖娇”日常练嘴的人。

  最擅长的就是怼胖子。

  专业对口啊!

  萧庭韵等人倒无所谓秦鱼得不得罪太子爷,反正以后者的脑力,敢怼就能解决,问题是为什么这胖子的管家跟保镖也没跳出来阻止啊。

  话本电影都不是这么演的吧。

  管家跟保镖:太特么爽了!这阿姨好人啊!这死胖子总算被怼了!

  轩罗白哪里是秦鱼对手啊,两个回合就歇菜了,加上秦鱼言语里不带一个脏字,又没说动手,又刚好干完一个大团,武力够强,他考虑了下狐假虎威,发现没用。

  管家老头子不帮他。

  “我不跟你胡说八道!显得没素质,反正我要跟你买东西。”

  秦鱼:“说。“

  轩罗白掰着手指头算,麻溜念出:“你的毒粉他的盾还有她的小手枪!”

  最后他指着萧庭韵,后者美眸微妙,瞥过轩罗白,又看向管家三人。

  管家:从这个女人的眼里我看到了理解,理解什么,理解我们的委屈吗?

  萧庭韵几人一个个都长着七窍玲珑心,用虬髯自己理解的,只有他一个是心机水平低于平均值,其余五个都是狐狸精,仅凭轩罗白这傻乎乎的一句话就暴露了他们的职业状态——忍辱负重。

  秦鱼倒真没想到这胖子是真心实意想买东西的。

  太子爷啊,肯定很有钱咯。

  “哦,盾跟手枪明码标价还有购买标准价值增幅,别的不贪你,在原始基础上增幅50%就好,你出得起就卖。”

  反正手枪跟盾都可以再买,因为虬髯跟萧庭韵的特殊标准跟权限都达到了,别人买不到的,他们可以屡次消费,就好像盾跟手枪坏了还可以再买。

  白赚50%手续费也好。

  秦鱼一说,轩罗白就瞪眼了,“50%,你怎么不去抢!”

  秦鱼:“你来头太大,那边的管家实力太强,我惹不起。”

  轩罗白一喜,正要摆谱一下,跟对方赊账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