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655章 妥协(快咯快咯,收尾阶段,姨妈期不断更,求订阅)

第655章 妥协(快咯快咯,收尾阶段,姨妈期不断更,求订阅)

  ”不,我拒绝了,就算那坑洞里的物质又散发了一波更强大的雾气,又死了不少人。“

  沈周脸色深沉,”如果换了其他人是完美抗体,哪怕是我自己,我也会毫不动摇进行这个实验,可换了是她,我做不到,也根本无法思考。“

  “可后来我又很后悔,假如我当时同意了,参与了那个实验,是不是就不会让他们搞出那么残忍的方式。”

  方式的确残忍,但秦鱼觉得其中必有更深沉的原因让尹幽性格发生巨大的扭曲。

  “我不知道,我没想过这个事儿,看到尹幽的时候,知道是她的女儿,当时还觉得庆幸,幸好她长大后看起来很不错。”

  “直到今天镰剑来救我,问了我实验的事,甚至还问我当年她有没有提起自己女儿有做噩梦的习惯。”

  沈周说到这里的时候,秦鱼忽然反应过来,“噩梦?你说噩梦?”

  众人惊讶,怎么?

  “是啊,镰剑也很在意这个事情,一直问我,我哪里知道,因为自打她嫁入王室后,我就不太适宜打听她的生活了,但当时觉得她不曾提起自己女儿有什么问题。”

  秦鱼:“那是之前,自她被送到坑洞底下当了完美抗体后,尹幽就出问题了,有一天晚上我跟她睡觉的时候,她就做了一次噩梦,在此之前,她在白天跟我提及她妈妈的事情。“

  “以她的心性,竟然会做噩梦,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

  众人:“睡觉?你们一起?”

  妈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做了噩梦。

  荆末雪倒没他们那么八卦,”镰剑跟她后期很少接触,提及噩梦,应该是她住在他们家那段时间,她也经常性噩梦,这种噩梦从心理学上来说是正常的吧,假如知道自己妈妈.....”

  她还没说完,秦鱼陡然说:“不正常。”

  什么?

  “她母亲的事情应该是个隐秘,王室好面子,尤其是那个王,自私凉薄特虚伪,绝不会把真相告诉她,而且还有她母亲被活生生困在坑洞底部的事情,就是沈教授你恐怕当初也不知道吧。”

  沈周一愣,也反应过来了,“对啊,我是很久以后走了很多关系,才从一些老同事嘴里撬出了这个秘密,他们心里也不是不愧疚的,所以后期不少人都辞职了,等我从监禁中出来已经过了好几年,找到为数不多还活着的老朋友嘴里问到了这件事。”

  秦鱼十分冷酷点名更多的真相:”你的那些同事恐怕都经过秘密清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很多都死了,活下来的极少,而尹幽当年只是一个小女孩,梦由心生,没有经历,没有知情,她哪里能梦见这些事情,而且幼年时应该频繁噩梦——我在想她的灵魂异能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

  到底最后还是秦鱼脑洞最大,也或许是因为那晚上近身观察过她的噩梦状态,所以有了猜测。

  ”她可能可以跟自己母亲灵魂相通。“

  ”因此她母亲所遭遇的日日夜夜,她感同身受,从幼年就开始经历的噩梦,让她对王室跟那些亲人有了极端的怨恨,不过我想王室当年利用她母亲解决隐患的背后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吧。“

  秦鱼盯着沈周。

  沈周也看着秦鱼,“其实,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他这一问,秦鱼终于确定了。

  “丧尸病原体的根源在意坑洞,坑洞底下有矿石,那矿石蕴含了能促使基因变异的能量,王室麾下的资源部发现了这块巨大的矿藏资源,因为出于对生物新能源的考虑,或者王室本身想培养一个强大的异能军队,所以开始开采这些矿石,但这些矿石蕴含的能量远非他们想象,也具备双面性,黑暗性质的雾气是一方面,研究失控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当年局面根本没到那么坚决的地步——我的意思是,根源在于开采这些资源引爆了坑洞的反噬,解决方法也是唯一的,就是结束开采资源。可王室不愿意,宁愿用一个女人来解决。”

  沈周皱眉,冷笑:“不止是王室,当时的政治部,军部跟社会高层系统都不愿意。他们认为这个矿藏资源是这个星球的最宝贵资源,是上天给他们的巨大能量,可以让社会体系进入更高等的层次,我想,这是尹幽对他们极端厌恶怨恨的原因。”

  这倒是可以理解。

  “可还有许多无辜的人。”有人不太能接受。

  荆末雪皱着眉:”我觉得一个强者的心态本就与众不同,如果她天生具备这样超凡的天赋,那么从心态上就不会跟一般人对等——社会规则,道德束缚都比较次要,因为仇恨太强烈,能力太强大,会重新塑造一个人的社会格局,就好像自古那些帝王者,征伐天下的时候,哪一个不是铁石心肠?“

  对比那位王。

  虚伪歹毒自私是一回事,但强者的思想层面的确跟普通人不一样。

  这点,秦鱼虞子期等做惯了统领的人都能理解。

  而且某种层面上,王室等人用来裹挟尹幽母亲,逼她就范的理由就是公众,而那些公众又有多少是保持自身品格的?恐怕大多数都认为用她一个人换天下人性命是正常的。

  这是人性。

  尹幽厌恶怨恨这种人性,所以选择自我剥离,变得无情无爱。

  ”所以从强者心态来说,除了复仇,她还想做什么?“

  找到原因了,接下来就是找尹幽的目的了。

  ”她已经可以控制那个坑洞了。“秦鱼面无表情。

  它可以移动,移动到王都之下。

  说明它是可以被控制的,要么就是尹幽跟它达成了什么协议。

  “要么是为了救她的母亲,要么就是~假如救不了,那她就会毁了这一切,所有人,所有物,让这人间所有化为尘埃。”

  秦鱼是从尹幽的性格判断。

  “为她母亲,为她那永不能摆脱的梦魇陪葬。”

  这种方式该是绝对极端的——既然当年她母亲用性命救了这个星球所有人,那她母亲死了,这星球上的所有生物也不能活。

  而在秦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都,那座宫殿,也是尹幽幼年生活的宫殿。

  往昔多欢声笑语,今朝就有多空旷寂寥。

  她孤身坐靠在落地窗台子上,指尖勾着一条朴素又老旧的麦穗玉佩。

  她看着它,在指尖随风轻轻摇荡,像是水上浮萍。

  萧瑟如烟雨,寂寞似空庭。

  而在不远处,镰剑的尸体已经冰封了。

  他并未被那些丧尸吃掉。

  ”母亲,现在的我,你一定会觉得很不好。”

  “可我不会妥协。”

  “哪怕是跟我自己。”

  她握住这块玉佩,指尖苍白冰凉,眉眼之间也甚为平静。

  人都死了,还能如何?

  果然死了才能清净,才能让她不再有任何妥协。

  想必秦鱼死了也差不多。

  她会得到最完美的清净。

  所以呢,玉佩在掌心,黑色雾气也在掌心。

  尹幽起身了。

  时间差不多,可以动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