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262章 指纹

第262章 指纹

  ——————

  怎么引起天界高高在上的天神父亲注意呢?

  哪怕黄金屋在手,但娇娇老给她一种中二期跟乡土气息结合的不真实感,秦鱼其实压根不信有什么天神。

  更不信这厮是天神之子,于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只有你做出业绩1了,你那位老猫...天神夫君才能知道你有才.....听我的,我是为你好,超级逆袭杀回天界走上人生巅峰就在眼前。”

  总觉得你是在搞传销卖保险。

  娇娇嘟着嘴,翻白眼。

  “首先,娇娇你去一下赖家那块田拿几个夹子....他们家都喜欢在自家田里放夹子,就防着有人偷挖菜。”

  “这都行?不怕伤到人?”

  “他是村长怕什么。”

  秦鱼冷笑,一般遇到这种事儿,村里人也只能自认倒霉,因为人家会说——本来是抓野猪的,你没事跑1我们家地干什么,还不是想干坏事,夹死活该!

  三年前还真有人偶然路过,不小心踩到了夹子伤了韧带瘸了大半年的,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赖家野蛮霸道是出了名的。——————

  夜深人静,一个黑影从秦家溜出去。

  秦鱼今天是看准了自己爹妈白天劳累,晚上肯定睡得沉,但小心还是要的。

  出了家门后,一人一猫借着夜色很快到了自家田地,然后把赖家那边拿过来的夹子分布在田埂边上,然后两人藏好。

  “他说了晚上一点来的?”

  “对哦,还自言自语说你爸会很惨什么的,然后你妈妈会....反正就是一些很不好听的话,我都想弄死他。”

  一人一猫都想弄死他,但得徐徐图之。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就看到手电筒的光,那赖春果然偷偷摸摸来了,探头探脑得,到了田边后就用了背在身上的打农药机,正要打出药水....

  飒飒!草丛里好像动了下。

  赖春吓了一跳,所谓做贼心虚,当下就不敢动了,只是惊疑不定得看着周边草丛。

  没人,什么也没有。

  是风?还是什么小动物吧。

  他暗笑自己多虑了,正要继续....

  嘎嘎嘎~~~

  类似恐怖电影里面贞子或者伽椰子出来的那种声音....

  赖春瞬间面如土色,腿根发软,下意识就要往后退...

  “啊!!!”惨叫声起,赖春踉跄就要往回跑,但直接踩中了其中一个夹子,夹子狠狠夹中脚踝,疼得他顿时倒地,还以为自己被什么女鬼咬住了,更是疼痛更惊恐兼备,而此时,那女鬼的声音更甚,而且好像越来越近,忽有什么东西跳到了他身上,在他耳边挠了一下。

  眼白一翻,赖春吓晕了过去一动不动。

  娇娇在他胸口踩了两下,确定他昏过去后摇摆下尾巴,秦鱼从草丛里出来,取下他身上的打农药机,也取走那些夹子。

  “走!去赖家田地。”

  秦鱼本来想把那些农药直接打在了赖正义家的田里。

  但到了田里看到那些欣欣向荣才出嫩芽的作物,忽然迟疑了。

  娇娇:“咋了?你心软拉?”

  秦鱼皱着眉,“我们村里有几个老人家连一个番薯都省吃俭用,我这一农药打下去,这几块田都得废....”

  她把农药机扔在了田埂边上。

  “这样就可以了,效果也一样。”

  她深深看了那一片田地,好像也不后悔。

  她走了,娇娇在原地也看了看那些田地,忽转身快跑上去,然后跳起。

  “抱住我!”

  那一幕应当像动画片或者电影里面的美好。

  秦鱼下意识转身,但没反应过来,也就没接住,噗通,某只胖猫一头掉进了水坑里。

  “.....”

  默契有待培养。

  次日凌晨,秦鱼早早走路去道边等车上学,此时赖春在田地里醒来,惊惶得跑回家,而赖正义早上起床按照往常习惯去看自家田地,发现了掉在田埂边上的打农药机,那味道很是刺鼻,他闻了一下就变了脸色,再一看农药机的样子......

  十分之眼熟。

  赖正义的脸顿时铁青,眼露凶光,转身就往赖春家中走。

  没多久,两人在屋里打了起来,打斗动静相当厉害。

  赖正义:“你个狗杂种,你那农药机里打了什么!老子打死你!”

  赖春:“什么?是你!是你吓我!老东西!”

  乒乒乓乓,一片混乱,后来还有惨叫声,连附近村民都听到了动静。

  ——————

  学校里。

  “秦鱼,三天后就是运动会了,你要报什么?”

  一百米,四百米,八百米还是.....

  “后勤吧。”秦鱼漫不经心得说,她只喜欢羽毛球乒乓球网球等球类运动,对于跑步这些反而不喜欢。

  可运动会也不比这些,如果一定要参加,那就当后勤买买水果什么的呗。

  中午放学,秦鱼去了镇上最大的照相馆。

  “我要洗照片,大概一百张,但有点机密性,需要自己操作,价钱我会多给二十块。”

  也不乏这样的顾客,照相馆不以为怪,只是看秦鱼年轻,倒是怕她不会弄,把机器弄坏了。

  结果秦鱼看了看那打印机,随口说了步骤。

  店员看她这么干练沉稳,只暗道是家里有电脑的有钱孩子出来办事的。

  初三了,有些家庭孩子是比较早熟的。

  给她单配了一个隔间,里面有洗印机器跟电脑,然后门一关就行了。

  秦鱼把手机里的照片各自洗了十张,然后拔出手机,消除电脑上原件痕迹,也没把洗出来的照片给店员看,而是放进了背包里,反正打印机器上是可以看到打印次数的。

  一口气付账好,秦鱼就走了。

  “现在的小女孩好厉害,我看她一点都不面生,才进去多久啊,而且一口气洗一百张....”

  “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还见过紫林别墅区的那些孩子自己拿一个万把块的摄像机玩摄影呢,别人家的孩子能干的事儿,我们是想不到的。”

  照片到手,秦鱼上了下午的课,放学的时候却被班主任叫住,说是让她跟着去一下隔壁锦一拿一些试卷。

  大概又是从锦一那边拿过来的模拟卷,拿来练手的,往年都这样,就是没想到会叫上秦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