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无间道之世家本恶!(为汉斯的万赏加更(2/2)!)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无间道之世家本恶!(为汉斯的万赏加更(2/2)!)

  “铿铿铿~!”

  山道上,程咬金、秦琼联手迎战崔、郑两家的三名宗师,兵器相交的铿鸣声,响彻了整个山谷!

  虽说就总体实力上来看,程咬金与秦琼二人是若于王铁手、楚啸峰、花下剑三人的,可是之前这三人与段志玄的一场大战,各自都损耗了不少真气,而且还受了些伤,虽不致死,但却无法让他们保持自己的巅峰状态!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程咬金、秦琼才能力战三位宗师而不落下风!

  再看另一边,有了程咬金带来的五千精锐加入,崔、郑两家的暗卫渐渐显露出败相,胜利的天平,开始逐渐向着朝廷这边倾斜!

  日暮西斜,天色渐渐变得昏暗起来。

  崔、郑两家的三名宗师供奉,此时已经一死两伤,楚啸峰死了,就剩王铁手跟花下剑在苦苦支撑了,看这情形,他们二人也撑不了多久了!

  反观崔家的五万暗卫,此刻仅仅只剩下不到一万了,而且各个身上都还挂着伤,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

  崔慎、郑怀节二人,在旁边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是却无可奈何!

  “怀节,我..我们的暗卫好像要顶不住了,要不要不我们逃吧~!”

  崔慎一脸苍白道。

  他怕死,他还没有活够!

  “咕咚~!”

  郑怀节咽了口唾沫,犹豫片刻道:“好好!我们现在就逃,钻进山道两边的树林,他们最后即便发现我们逃了,也不容易找到我们!”

  说罢,这两个世家公子哥儿,带着几个亲卫,开始偷偷摸摸地朝着旁边的山坡悄悄移动。

  “咚咚咚~!”

  就在这时,山道外又传来了一阵整齐的马蹄声,片刻之后,宗人就见一队队黑甲骑士,朝着这边奔驰而来!

  “叔宝、知节!进达前来相助~!”

  牛进达催动着胯下战马,朝着这边急速狂奔而来!

  “玄甲军!又是玄甲军~!崔家、郑家休矣~!”

  王铁手看清了来军,顿时一阵绝望,他一脸痛苦道。

  这个时候,他是真的绝望了,甚至想直接放弃抵抗!

  “快!快跑!又来了一队玄甲军~!”

  崔慎听到山道口的动静,定睛一看,顿时亡魂皆冒,吓得他连忙催促着郑怀节与身边的亲卫加快脚步!

  “进达!先别管我们,那两个应该是崔家、郑家的两个公子,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秦琼已经注意到被一群人拱卫在中间、想要逃走的崔慎、郑怀节二人,他连忙对飞奔而来的牛进达道。

  “好!我这便去将那两个娃娃抓住!”

  牛进达顺者秦琼所指的方向一看,然后呼喝一声,催使着胯下战马,朝着崔慎和郑怀节二人所在的方向奔去!

  “公子!快走!对面有人追过来了!属下帮您抵挡一阵!”

  崔慎旁边的一个护卫见飞奔而来的牛进达,说了一句,然后一脸悲壮地转过身,拿着武器前去迎战!

  “快去!快去!你们都去挡住那人~!崔家会帮忙照顾好你们家人的~!

  崔慎心里一慌,连忙对身边的呃其余护卫嘶吼道。

  “是!公子~!”

  几名护卫对视一眼,眼中均是闪过一丝绝望,他们拱了拱手,也转身冲了出去!

  “嘿!就凭你们也想阻拦本将~?”

  牛进达冷哼一声,丝毫没有减速,就朝着这几个士兵飞奔而来,这几个士兵只都没见着牛进达如何动作,他们兵刃就已经被牛进达手中的马槊给震飞了出去!而他们,也被这一股巨力震退!

  牛进达没有杀他们,而是径直奔向正在往山坡上跑的崔慎和郑怀节,眨眼之间,他便已经追上!

  只见他一个纵身,从马上跳了下来,几乎没有费吹灰之力就将二人打晕,崔慎的那些护卫们想要上前营救,却被赶来的府兵给包围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程咬金、秦琼分别寻到了王铁手、花下剑的一个破绽,直接来了个一击毙命,两个宗师级别的世家供奉,就这么不甘心的倒下了!

  还未倒下的崔、郑两家援军,见自家的公子被抓,顶尖战力也皆已命陨,顿时再也没有了继续打下去的动力,纷纷放下武器,跪地投降!

  秦琼见状,果断下令,迅速打扫战场,然后班师回去与主力大军汇合!

  此役,崔、郑两家的供奉堂、死士营全军覆没,五万暗卫仅剩三千,最终投降;而朝廷方面,玄甲军损失惨重,折损战马五百多匹,阵亡军士五百一十二人,主将段志玄身受重伤,四万府兵,阵亡三千五百六十八人,重伤五千零三十二人,总的来说可谓是损失惨重!

  若不是秦琼、陈咬金及时赶到,损失将会更加惨重,甚至是全军覆没!

  ……………………………

  “志玄你好生养伤,军情紧急,你当时的选择没有错,玄甲军之所以损失惨重,主要还是因为我们低估了这些世家所暗藏的力量!”

  回到管城县南面的中军大帐,秦琼将战况汇报给李靖后,段志玄躬身向李靖请罪,李靖摇了摇头,温声安慰道。

  三名宗师,上百化气境的武道高手,外加数千悍不畏死的死士,如此阵容,恐怕也就只有段志玄所率领的玄甲军能有与之一战的能力了,虽然最终玄甲军还是损失惨重,但李靖明白,以当时的兵力情况,能打成这样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说到底,还是他们小觑了这些千年世家的底蕴与实力!

  “多谢大总管不罪之恩!”

  段志玄拱了拱手,然后一脸悲伤地转身离去。

  这一战,他赢了,但他也输了!

  “大总管,这俩小子已经查明身份,分别是博陵崔氏嫡长孙崔慎,荥阳郑氏嫡长孙郑怀节,我们该如何处置?”

  牛进达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崔慎和郑怀节,向李靖抱拳问道。

  李靖想了想,回道:“先押下去好生看守,到时候带回长安,交由陛下处置!”

  “嗯!好!”

  牛进达闻言,点头应是。

  秦琼开口问道:“大总管,咱们何时攻城?”

  李靖一听,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沉声道:“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咱们是胜局已定,崔家想必也知道这点,但是他们还想负隅顽抗,甚至想要拉着全城百姓给他们陪葬,心思不可谓不歹毒啊!

  咱们若是贸然攻城,他们估计会让新招募的青壮、甚至一些老弱妇孺上城楼上守城,如此一来,我们若是强攻,估计会误伤无数无辜百姓,战事一结束,郑州定会民生调令,十年都恢复不过来!

  所以攻城之事还需从长计议,我也得向陛下禀告此事才行!让将士们先休整一夜,反正城内的叛军,一时半会儿也跑不了!”

  秦琼皱眉沉思片刻,点头道:“大总管所言有理,那便先休整一夜吧!”

  …………………………

  李靖的预测没错,崔君绰正是有拉着整座城给他陪葬的打算!

  “文寂、叔武,你们不必再抱有希望了!既然李靖都来了,崔慎、怀节带来的援军肯定全部被杀了,他们不可能敌得过李靖的算计的!”

  刺史府正厅。

  所有人都阴沉着一张脸,厅内的气氛很压抑,压抑的让人呼吸都困难。

  崔君绰颤巍巍地站起了身,长叹一声道。

  “不!老夫不相信我家怀节就这么死了!”

  郑叔武一脸痛苦地摇头道。

  崔君绰叹了一口气,不再理会。

  谁知,郑叔武这时突然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崔君绰的身边,并抓住其衣领,状若疯狂道:“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崔君绰当初巧言魅惑老夫,郑家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崔君绰身子骨不敢,被郑叔武这么一拽,他顿时就有些呼吸困难,他连忙冲旁边的潘震岳吼道:“快!郑叔武疯了!快将他抓起来!快啊!你还愣着做什么?”

  潘震岳本来还有些犹豫,但眼见崔君绰快要喘不上气了,他连忙一招手,吩咐道:“来人!把郑老太公抓起来!”

  “喏!”

  “崔君绰,你敢……你敢让人抓我?”

  郑叔武很快就被侍卫拿下,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崔君绰,问道。

  “哼!有什么不敢?快,将他带下去!”

  崔君绰一脸恼怒道。

  如今崔、郑两家的援军已被李靖派人剿灭,他再也没有需要仰仗郑家的地方了,所以他自是没必要再惯着郑叔武!

  因为整个管城县的军队,都是他清河崔氏的人!!

  “崔君绰,你忘恩负义,你不得好死!”

  崔君绰很快就被带走,只留下了一阵恶毒的谩骂声。崔文寂就那么看着,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看得清局势!

  “震岳,后面李靖若是攻城,就让新兵上去守城,新兵死完了,就将城内的百姓赶上城墙守城!崔家即便打不赢,老夫也要让李靖在管城县磕掉几颗牙齿!老夫要让整个管城县,全部为崔家陪葬!!”

  沉默片刻后,崔君绰看着潘震岳,一字一句、恶狠狠地说道。

  殿内众人,听罢之后,心底不由直冒寒气!

  …………………………

  ()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