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朝断!(上)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朝断!(上)

  因为赶建足球场的缘故,灞河上水坝的修建会暂时搁置十几天,毕竟足球场上这边是属于两处同时开工,这个时候若是再建水坝的话,人手会严重不够用!

  所幸即便晚上十来天,于大局也无碍!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李泽轩便乘着马车,前往长安城,马车里面带着的,还有一摞李泽轩这几天书写的炎黄钱庄未来发展规划。

  虽然李二口头上已经答应了钱庄发行唐元、并取代铜钱,但更改大唐的货币形式,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无论如何都得要征得大多数朝臣的同意!

  所以他今天是来上早朝的,炎黄钱庄要在今日的早朝上接受文武百官的考验,能不能终成大器就在此一举了!

  话说前世他只是一个“工科狗”,虽然偶尔也关注关注国家的经济政策,或者炒炒股票、买买理财什么的,但说到对于经济的理解,他最多只能算是入门级别的。

  不过好在这一世他拥有强大的精神力、超人一般的记忆力,通过这几日的苦苦回忆,再结合着大唐目前特殊的国情,他终于完成了这么一部“古代银行”发展规划巨著!

  在经济学家眼里,他这个规划可能是弱爆了,但放在这个时代,绝对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些规划若是能执行,相信要不了几年,大唐将会成为雄霸一方的经济强国,对于某些小国家,有时候根本不需要武力去征服,只需要发动经济制裁就行了!

  在太极殿外等了一会儿,一内侍走了出来宣布早朝开始,文武百官按照顺序依次进殿,长孙无忌“忙中偷闲”,不动声色地冲李泽轩点头,示意其放心。

  “嘿!这老家伙,果然一旦关乎到他自己的利益,他就比谁都上心啊!”

  李泽轩在心中暗自腹诽道。

  对于长孙无忌,他一直都是抱着既不主动亲近,也尽量不去得罪的态度,前世看过无数隋唐时期的电视剧以及穿越的他,对长孙无忌只有敬而远之,因为老狐狸工于心计的特点,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了!

  进入太极殿,君臣一番见礼后,早朝正式开始。

  大臣们开始上奏一些在李泽轩看来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有时候他也挺替李二心累的,管理着这么大一个国家,什么事儿都要他管,都要他去做决断,他就跟一个奶妈或者奶爸一样,随时都要照顾着这个国家的吃喝拉撒!

  若是易地而处,李泽轩是不愿意去当这样的一个皇帝的,太累了,还不如当一个逍遥侯爷舒服!

  不过后面房玄龄上报的一件事情,倒是吸引了李泽轩的注意力,“陛下,最近各州县的春耕已经开始!但是今年的旱情尤胜去年,百姓们耕地会很困难,尤其是偏远地区的州县,那里的百姓更加需要曲辕犁、耕牛,还望陛下能命工部再多造一些曲辕犁,并连同耕牛,一起拨付到地方,以免影响百姓们的春耕!”

  去年不仅长安城少雨少雪,其他地方也同样少雨少雪,南方因为气候原因,土地还较为湿润,但整个北方,已经干旱了好几个月了!房玄龄说是旱情尤胜去年,那是一点也不为过!

  李二脸色一沉,道:“玄龄所言极是!阎爱卿,工部那边抓紧时间,为偏远州县尽快赶制曲辕犁!若是产力不足,就借助永安侯的工坊!”

  时至今日,李泽轩新工坊的生产力已经完爆工部了,有时候连李二都不得不倚重这个工坊!

  阎立德上前一步,躬身道:“老臣遵旨!”

  李二又看向李泽轩问道:“永安侯你可有意见~?”

  李泽轩也站了出来,躬身道:“臣自然没有意见!百姓春耕,关乎千万家庭的生计,臣的工坊就算再忙,也定会协同工部,造足曲辕犁!”

  李二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李泽轩那鼓鼓的袖袍,大声道:“听说永安侯你今日还有要事欲禀告于朕?快快说来!”

  李泽轩嘴角一抽,什么叫做我有要事要禀告你,明明是你催我来的好吧?关键时候竟然装作事不关己,您亏不亏心啊!

  腹诽归腹诽,但李泽轩还是接着这个机会,躬身道:

  “臣的确有要事欲禀告陛下!”

  “嗯!说吧!”

  李二嗯了一声,道。

  李泽轩拱了拱手,借着从袖中拿出了一份厚厚的文稿,并高举于头顶,道:“臣欲将炎黄钱庄交给朝廷经营,希望日后陛下能赋予炎黄钱庄发行唐元的权利!用唐元来逐步取代铜钱,以彻底解决我大唐的用钱荒!这是臣最近几日起草的炎黄钱庄最初的发展步骤和规划,还请陛下过目!”

  话音一出,满堂俱寂!

  如今炎黄钱庄具体有多少钱,百官们虽然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炎黄钱庄肯定有非常非常多的钱,所以听到李泽轩要把炎黄钱庄送给朝廷的时候,百官们先是一惊,接着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李泽轩,哦,准确的说,应该是看向李泽轩前方的李二。

  他们很想知道李二会作何决断!

  “嗯!朕先看看!诸卿也可以提提意见,正好今日永安侯在,可以当面回复!”

  赵松上前将李泽轩手中的书册取了过来,送到了李二的手上,李二低着头,轻声道。

  李泽轩愕然,暗骂老李不仗义,这难道是要让自己一个人去“舌战群儒”吗?

  臣妾做不到啊!

  再说剧本也不是这么写的啊?

  房玄龄可不管李泽轩心里咋想的,他只是就事论事,只见他上前一步,拱手道:“陛下,老臣先前说过,钱币的铸造之权必须掌握在朝廷手中!如今既然永安侯将钱庄交给了朝廷,那朝廷再用之来发行唐元、取代铜钱,也未尝不可!但永安侯献出钱庄,朝廷也必须对其进行相应补偿!”

  房玄龄对唐元本身就没有偏见,他以前只是觉得发行的地方不该是由钱庄,而是由朝廷决定,如今这些地方全部成了朝廷的“资产”了,那他自然就不会有任何意见了!

  ………………………

  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