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俺家里有事…(感谢魏煜卓的五万豪赏!)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俺家里有事…(感谢魏煜卓的五万豪赏!)

  “嘭!”

  奔向虬髯客的弹丸,里面的火药轰然爆发,顿时热浪翻涌、火星四射,纵然虬髯客凝聚了全身的内力,也难以防得住这突然爆发的火力!

  “噗~!哈哈...”

  烟火散尽,被火药轰炸过后的虬髯客,终于露出了“真容”,只见他一张老脸被炸的黑如锅底,本来还算整齐的头发此刻大部分都竖了起来,他身上的衣衫出现了不少破洞,明明非常体面的一个书院先生形象,瞬间成了一个流浪街头的老乞丐,不!他这杀马特造型是比乞丐还要惨啊!

  只见这时,虬髯客张了张嘴,神奇的是从他的嘴里,居然还冒出了几缕青烟!

  见此情景,李泽轩是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咯咯咯!张三先生的样子好丑呀!”

  兰儿掩着小嘴,“咯咯咯”地直笑。

  在场的其他人本来就忍得很辛苦了,见这兄妹二人率先笑场,他们哪里还忍得住,顿时一起哄然大笑起来。

  不少人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但有两个人是例外,一个是虬髯客,这老家伙本就不是什么善茬,普天之下敢这么欺辱他的几乎没有,要不是他在书院里呆了这么久,收敛了三分野性,此刻现场估计要见红了;另一个人则是程处默,这货感受到虬髯客那要吃人的目光后,差点都被吓尿了,哪里还笑得出来?

  “咳咳…那啥?俺家里有事儿,先走一步,先走一步了!”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程处默干咳一声,脚底抹油,边说边溜!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

  他可不想承受虬髯客的怒火,他觉得以他这“小身板儿”,根本扛不住呀!

  众人为之愕然,虬髯客则是怒吼一声,追了上去:

  “混账小子!哪里跑?今天就算你爹来了,老子也非得把你揍得连你娘都不认识了!”

  程处默闻声,心中大骇,连忙运起了十二分的内力,一骑绝尘,全力狂奔,他感觉他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跑得这么快!

  可是他不过是一个刚突破化气境没多久的“战五渣”,速度上哪里敌得过虬髯客这个宗师巅峰的绝世高手?

  程处默也就跑出了二三十丈远,虬髯客一个闪身,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虬髯客就已经闪到了虬髯客的身后,接着就是一副老鹰提小鸡的画面,虬髯客黑着脸,将程处默又给提了回来!

  “嘭!让你不要拿爆竹对着人!”

  “哎呦!俺不是故意的啊!”

  “嘭!让你不要玩爆竹!”

  “嗷呜~!俺下次不敢了!”

  “嘭!老子让你跑!你小子再跑啊?”

  “不跑了!不跑了!张三先生你别打了!”

  “跑!你继续跑!嘭!”

  “小轩,山长,救命啊!要出人命了!”

  一时之间,烟尘大作,中间还夹杂着虬髯客的骂骂咧咧声,以及虬髯客的求饶声。

  众人纷纷掩面,不忍心看某人被揍的惨状。

  ………………………………

  许久之后,尘埃落定。

  虬髯客拍了拍手,扬长而去,走的时候还顺带将程处默做的另外一支还未来得及燃放的烟花给拿走了。

  程处默此刻正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呢,哪里有工夫管这些,这会儿他心里只是在祈祷虬髯客赶紧离开。

  “行了!别装死了!张三先生已经走了!”

  过了一会儿,程处默半天没听到动静,正欲爬起来一探究竟,就感觉旁边有人踢了自己一脚,接着便听见了李泽轩的声音。

  “昂?走啦?可算是走了!哎呦!小轩,快扶我一把!腰快断了!”

  这夯货心里还在埋怨李泽轩先前没有出手救他,连“山长”都不叫了,直接叫起“小轩”了。

  李泽轩没心思与这货计较,他上前拉了程处默一把,笑着打趣道:“程处默你胆子不小啊!今天算是做了我们都不敢做的一件事,怎么样?拿着爆竹轰张三先生,轰的爽不爽?”

  “哈哈哈!”

  众人闻言,哄然大笑!

  程处默黑着脸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虬髯客刚刚含怒出手,虽然没有杀人的心思,但这拳拳到肉也是把他给打的够呛,“呸!你们太特娘的不够意思了,看着俺被揍都没一个过来帮忙的!”

  “丑牛,不是我们不帮你,我们是不想上去帮你挨揍啊!”

  李恪幽默了一回,说道。

  “哈哈!”

  众人又是大笑。

  程处默发现这里真是不能呆了,因为这里的人,笑容中都是充着满满的恶意啊!

  “靠!俺回宿舍换衣服去了!真是一群薄情寡义的损友!”

  程处默骂骂咧咧地抱怨了一句,路过之前他们制作烟花的地方时,弯腰捡起了孙子凡做好的两根烟花,然后撒腿就跑!

  “握草!程处默你个王八蛋偷我爆竹!快放下!”

  孙子凡又惊又怒,这货显然不情愿自己辛辛苦苦半天做的东西被程处默顺走,于是连忙拔脚就追,只是能不能追上,那就不好说了……

  …………………………

  回到宿舍,因为现在书院的澡堂还没到开的时辰,程处默只能在宿舍里洗了个凉水澡,将脸上的灰尘与血迹洗干净,又换了一身新衣服,看上去倒是跟挨打之前没什么两样。

  一切完毕后,他才带着两根烟花,施施然出了宿舍,准备回家。

  这都快年三十了,他就是不想回家也得回家了,他老娘都派人来云山催了他好几回了。

  可刚出学生宿舍区域,他便很不巧地遇见了一个他非常不想见到的人。

  “呃!张三先生?你还想干啥?这该打的你都打了,这事儿也该翻篇儿了吧?再说,俺又不是故意的,堂堂风尘三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程处默外强中干地说道。

  实际上这货现在心里慌得一匹,生怕虬髯客又将他给打一顿。

  “嘿!小子,你为啥不满身带伤地回去,然后叫你爹过来找某家报仇呢?”

  虬髯客倒是没有揍人的想法,他双手环抱于胸前,粗声粗气地说道。

  …………………………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