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尔果如其母戏吾欤?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尔果如其母戏吾欤?

  

  “崔善友,是你弹劾永安侯侮辱圣学、误人子弟?”

  太极宫内。

  早朝进行到一半,李二忽然喊了崔善友的名字,问道。

  崔善友现在脑海里面还回忆着先前在太极宫外李泽轩那句“劝他善良”的话,这时听到李二叫他,他先是一怔,随即连忙上前躬身道:“回陛下,非是臣要弹劾,而是臣代表着千千万万圣人子弟,想要找永安侯讨个说法~!”

  靠在大殿内盘龙柱上小憩的李泽轩,此刻精神一震,心道终于轮到自己上场了。

  果不其然,李二说道:“永安侯,你上前来!崔博士想要找你讨要一个说法!”

  “是,陛下!”

  李泽轩应了一声,走到崔善友近前,面带笑意地问道:“崔博士,不知你想跟本侯讨一个什么样的说法?哦,不,应该是你口中的千千万万个圣人子弟,想要与本侯讨什么样的说法?”

  崔善友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道:“圣人有训,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而今永安侯你却让一女子窃居炎黄书院之教授,岂非侮辱圣学、有辱斯文、误人子弟~?”

  李泽轩眉头大皱,因为崔善友前面那段之乎者也的他听着很不习惯,所幸他是继承了两世人的记忆,琢磨了半晌后,总算明白了这老家伙无非是想借着孔圣人的嘴,来传达男尊女卑的思想罢了!

  “尔果如其母戏吾欤?”

  听了这么多文言文,李泽轩下意识地也想拽一句文,结果听得崔善友却是一脸懵逼。

  李泽轩意识到不对,连忙改口道:“炎黄书院用人一向是唯才是举,崔博士若是对本侯的任命不服,大可以跟墨姑娘比试比试学问嘛!何须将这点小事拿在朝堂上,耽误陛下与满朝诸公处理天下大事~?”

  其实他刚刚那句“尔果如其母戏吾欤”,是将现代的“你他妈是在逗我吗”强行翻译成了文言文版本,崔善友听了之后发懵也算是正常!

  崔善友听李泽轩说要让他跟墨凌薇去比试,忍不住老脸一黑,道:“荒谬!老夫堂堂国子监博士,岂能跟一女子比试?永安侯莫要顾左右而言其他!墨凌薇身为女子,就不应该成为炎黄书院的教授,你如今所为,不仅老夫不同意,天下千千万万圣人子弟都不会同意~!”

  这种比试,赢了不会有人为你喝彩,输了别人还说你欺负女人,崔善友心里可是清楚的狠,所以打死他他也不会接受。

  文臣阵营顿时出现了一些“嗡嗡”的议论声。

  李泽轩见状嗤笑道:“嗤~!说到底,崔博士你就是瞧不起女人呗~?那本侯来问问你,汝有母乎~?”

  他今天拽文有点拽上瘾了,一些“混账”话是张嘴就来!

  这回,崔善友听懂了,他一脸愤怒道:“当然有!永安侯请你保持尊重~!”

  李泽轩撇了撇嘴,道:“尊重?我何时不尊重了?倒是你,一上来就对令母不尊重!”

  崔善友一怔,随即脸色一变道:“老夫何曾有过对吾母不尊重~?”

  古代讲究仁孝,若是被人扣上不孝的帽子,那可就真要遭受万人唾骂了!崔善友才不愿意背这个锅!

  李泽轩回道:“呵!刚刚崔博士你说了那么一大通,不就是想跟本侯说这世上应该男尊女卑吗?那令母难道不是女人?圣人之学你比本侯清楚,本侯若是没记错的话,圣人曾经还说过:“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崔博士你刚刚宣扬男尊女卑,岂不是在瞧不起你母亲?也在侮辱圣人学问?你连圣人口中做人的根本要求都达不到,有何资格在这里对本侯指手画脚~?”

  崔善友脸色一白,他知道李泽轩又在挖坑坑他,但短时间内他又难以找出强有力的论据去反驳李泽轩,这就是吃了精神力的亏,论思维敏捷程度,十个他都赶不上精神力强大的李泽轩!

  文臣阵营,先前低声议论的大臣,听到李泽轩的一番论证后,不由拧起了眉头,房玄龄却是在暗暗点头,这个大殿内,他是有数的几个赞同男女平等的大臣之一,因为他跟他夫人那是“真爱”啊~!

  “强词夺理!强词夺理!永安侯你莫要含血喷人!老夫从未说过什么男尊女卑!”

  崔善友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犹自强辩道。

  “呵~!该说不敢认,崔博士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李泽轩鄙视地看着崔善友,说道:“话说回来,炎黄书院教授的是工学,任用一切品学兼优的工学先生,来教授学生,此乃天经地义的事情,也是炎黄书院内部的事情!崔博士你一个外人好像也管不着吧?”

  “就是!人小轩身为炎黄书院的山长,任命一个教授,难道还需过来请示你不成?崔善友你怕是管得太宽了吧?”

  程咬金忍不住上前插话道。

  老家伙今天之所以一直保持沉默,是因为他觉得凭借李泽轩现在的“战斗力”,斗一个崔善友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现在他出声不过是痛打落水狗罢了!

  “净是歪理,永安侯你侮辱……”

  “好了!都住口!”

  崔善友还欲再反驳,坐在上首的李二却有些不耐烦了,今天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明朗了,李泽轩任用墨凌薇当书院教授确有不妥,但以崔善友为首的儒家卫道者却难以辩得过李泽轩,而其他文臣也不愿意跳出来加入战局,毕竟任谁被人一口问候一个“汝有母乎”,心里都会有些接受不了。

  “墨凌薇乃是建造天文望远镜的关键人物,其虽身为女子,但其才学足以堪任教授一职!况且据朕所知,她在书院只负责实验,不负责教学,不存在误人子弟之说!”

  李二顿了顿,一锤定音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