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摔出屎来!

第九百七十四章 摔出屎来!

  “嗯!时辰的确是不早了,长乐、承乾,你们快些回去吧!”

  李泽轩眸光一闪,出言道。

  长乐一听,嘴里有些发苦,心中更加遗憾,但她只能道:“那小轩哥哥、兰儿妹妹保重!”

  兰儿脆声道:“嗯嗯,长乐姐姐也保重!”

  其实这丫头心里也遗憾着呢!只不过她遗憾的是自家的自行车没机会在长乐跟李承乾面前大放异彩。

  咳咳,通俗来讲就是这波bī)没有装成,心里老不得劲儿了~!

  “长乐,走吧!下次咱们还有机会出宫的!”

  李承乾催促道。

  长乐点了点头,这才跟随着李承乾转离去。

  “唉~!真可惜~!”

  李承乾、长乐离去之后,兰儿如同一个小大人般,轻声叹气道。

  李泽轩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没好气地揉了揉兰儿的羊角辫,道:“他们走他们的,你个小丫头片子可惜个啥?”

  兰儿吐了吐舌头,含糊道:“没…没什么!兰儿只是可惜不能跟长乐姐姐多玩一会儿!”

  李泽轩摇了摇头,然后抬脚上车,蹬着脚踏,带着兰儿朝永乐坊而去。

  长乐的意李泽轩当真不知道吗?显然不可能!这货前世看过那么多穿越小说,许多猪脚一旦穿越到古代,就如同万人迷一样,桃花运不断,经常受到各种美女的追逐,但主角基本上毫无例外地都是商低能,察觉不到美女对他们有意思,只有等美女当面跟他们表白的时候,他们才明白过来原来美女对他们有意思,接下来为了不伤妹纸的心,便半推半就地接纳了。

  剧本小说里虽然都是这么演的,但李泽轩可不是那种喜欢装傻充愣、坐等妹纸送上门来的人!他的商一点都不欠费。长乐对他那种不一般的心思,他之前就已经有所察觉。但是跟李承乾一样,他也不知道长乐对他到底是兄妹还是男女之。

  前者倒还好,后者的话,他就不得不提前跟长乐保持点距离了。

  不可否认的是,长乐的确是个好女孩,从史书上就能判断。这是一个贤惠到极致的好女孩儿,谁若是能娶到她,当真是走了八辈子的狗屎运!

  但,好女孩儿他李泽轩就应该将之娶回家吗?这样不仅对韩雨惜不公平,对长乐同样也不公平。

  他李泽轩又不是恶霸强盗,看见什么好的就往家里抢;他更不是禽兽,会对一个**岁的小女孩生起异样的心思。

  他只希望长乐这个心善、贤惠的好女孩儿能够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地长命百岁,而不是像史书记载的那样,二十来岁就因病而香消玉殒。

  至于其他方面,他现在还真的从未想过,反正他对自己现在的家庭非常满意,没必要再去节外生枝了。

  ………………………………………

  “山长!山长!听说工坊又出了一种新玩意儿,好像是叫自行车,快给我看看!”

  翌,一大早。

  李泰这小胖子便来到了李府,并咋咋呼呼道。

  他后面还跟着程处默。

  李泽轩这会儿刚起没多久,正准备吃早饭呢,闻言,板着一张脸道:“青雀,处默,你今怎么没去上课?是不是逃学了?”

  程处默瞪了瞪眼,道:“山长,你是不是睡糊涂了?今天周六,为何还要去上学?”

  “是啊是啊!山长你就别故意岔开话题了!快把那什么自行车交出来吧!”

  李泰紧随程处默之后,说道。

  李泽轩这才知道今天是周六,最近他在长安城这边呆的连周几都忘了,这样的“校长”当的可真是失职。

  “交出来?这自行车是我的,我为啥要交出来?”

  李泽轩睨了小胖子一眼,似笑非笑道。

  “我………”

  小胖子愣了愣,有心想爆一句粗口,但见李泽轩的家人都在现场呢,他还是很识趣地将已经到嘴边的脏话给咽了下去。

  “行了行了,就在前院那石桌旁边,你们自个儿慢慢去玩儿吧!注意安全!”

  为了防止这两货继续扰自己,李泽轩连忙挥了挥手,说道。

  李泰跟程处默均是没想到李泽轩今天这么好说话,他们本来还以为要死缠烂打一阵,李泽轩才会将自行车借给他们呢!

  “哈哈!多谢山长!”

  二人对视一眼,兴奋地道了句谢,然后争先恐后地朝着屋外的自行车奔去。

  “嘻嘻~!青雀哥哥和丑牛哥哥不被摔出屎来才怪了!”

  兰儿捧着饭碗,吃吃地笑道。

  这小姑娘跟李泽轩呆久了,竟然把李泽轩的一些口头禅都一并给学了过去。

  李夫人瞪了女儿一眼,吓得兰儿立马缩了缩脖子,暗地里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玉竹,刚刚那两孩子是………”

  李泰、程处默来的时候,叶国重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他出声问道。

  李夫人连忙答道:“爹,刚刚那两孩子,一个是当今魏王,另一个是卢国公家的大公子。他们都是轩儿在炎黄书院的学生。”

  叶国重捋胡须的手不住一顿,差点将胡子都给拽了下来。

  在来长安之前,他只道李泽轩颇得圣宠,倒没想到李泽轩跟京城的王爷和国公爷家的公子都这么熟悉,而且这些人还对李泽轩颇为尊敬。

  这个时候他才有些明白李泽轩在长安这边的能量了。

  “呵!轩儿可真有出息!善儿,有时间多跟你表兄学一学!”

  “是,祖母!”

  屋内如何,李泰跟程处默均是不知,只不过这两个极品这会儿真的快要被摔出屎来了!

  “嘭嘭嘭!”

  院子内,人仰车翻的形经常出现。

  “青雀,你快下来!前些年俺还亲自训了不少烈马,俺还就不信今天驯服不了这东西!

  程处默有些不信邪地催促道。

  “哎!丑牛你再等会!这次我肯定能行!”

  “切!”

  “嘿!你不信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嘭”!”

  话音刚落也就半刻钟,李泰却又再一次地摔倒在地上,烟尘大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