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八十章 家丑不可外扬~!(为盟主枫落的加更10/10)

第六百八十章 家丑不可外扬~!(为盟主枫落的加更10/10)

  东宫。

  李承乾见长乐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些不忍心,而且这丫头说的也的确有道理,如今他、李泰、李恪都去了炎黄书院,宫里能陪长乐玩的同龄人基本没有了,于是他想了想道:

  “炎黄书院下个月会有军训,父皇想必很喜欢看这个,长乐你到时候可以求父皇带你一起去玩不就成了~?”

  长乐一听,两只眼睛顿时弯成了小月牙,她开心地连连点头,道:“嗯嗯,谢谢太子哥哥~!”

  说罢,小姑娘便转身离开了,李承乾看着长乐的背影,捏着下巴却是若有所思。

  ……………………

  “太子居然要入住炎黄书院~?”

  狄府。

  在家闭门思过的狄孝绪得到这条消息时,已经快到中午了,他一个人在院中的凉亭下,喃喃自语道。

  “陛下现在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了啊~!若是太子真去了炎黄书院,那工学和炎黄书院的地位……”

  想到这里,狄孝绪低声吩咐道:“让知逊过来~!”

  “是,老爷~!”

  旁边一家仆连忙躬身领命道。

  大概一刻钟之后,就见狄知逊睡眼朦胧地走了过来。

  “唔~!爹,听说你叫我~?”

  狄知逊有些没精打采地道。

  正欲说正事的狄孝绪,见儿子这般模样,忍不住皱眉道:“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莫不是刚起来~?”

  反正昨天刚挨一顿打,狄知逊现在更加皮实了,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道:“爹你又不让孩儿出门,孩儿现在除了在家睡觉,还能做什么~?”

  他本来还打算明天去看炎黄书院放榜来着,但狄孝绪昨天刚刚被李二禁足,得知这混账儿子居然还存着这心思后,立刻又给狄知逊增加了两天的禁足期。

  当然,这货之所以起来这么晚,并不全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昨晚熬夜看小说看的。

  狄知逊前面两个月在全力准备炎黄书院的考试,所以之前他一直在追读的也就放下了,昨天好不容易考完试,当然要把“养”了那么久的拿出来继续看啊~!

  结果这不看不打紧,一看狄知逊就彻底懵逼了~!

  窝草,特娘的每期报纸上十五章是什么鬼~?这皮侠客疯了吧~?

  他又瞅了瞅其他几期的报纸,结果每一期都是十五章,两个多月下来,他已经积攒了近一千章~!!!

  一千章啊!

  狄知逊那一刻感觉自己也快要疯了,幸福地要疯了,连先前挨得一顿胖揍他都忘了,这货便立刻把心思沉醉到了世界里。

  狄府后院厢房里的烛光,自是亮了整整一夜!不是狄知逊不想睡,他也困,但是越到后面越精彩,他根本舍不得睡啊~!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这货再也撑不住了,才沉沉睡去。

  即便这样,狄知逊也还有八百多章没看完~!

  此刻,听到狄知逊怼回来的两句话,狄孝绪顿时语结,他指了指自家孽子,气哼哼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半晌后,狄老头平复了下心情,直接说起正事道:

  “为父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你当真没有把握考进炎黄书院~?”

  狄知逊一愣,心道:怎么又是这个问题?莫不是自家老爹又想找借口把自己揍一顿~?我还偏不给机会了~!

  “爹,孩儿昨天是怕你生气,故意说考得不好的~!其实,孩儿这次考得挺不错的~!”

  狄知逊想的是,昨天自己说考得不好,结果被打了,那今天说自己考得好,总不会被打吧~?真要再被打的话,那就只能说他老爹是在故意针对他了。

  “什么~?你是说你这次考得很好?那就是说你很有可能靠近炎黄书院了~?”

  狄孝绪闻言,脸色大变,并不是说变得阴沉,而是变得极为复杂,有震惊,有兴奋,甚至还有一丝畏惧,反正自打狄知逊记事以来,是从未见过自家老爹能同时在脸上展现这么多表情的。

  “对啊~!爹,怎么了~?”

  狄知逊往后退了两步,与狄孝绪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然后纳闷道。

  “呼~!逊儿啊!那个昨日为父不该对你施家法,你现在既然有把握能考上炎黄书院,那就得好好准备准备才是~!”

  就见狄孝绪神色变了变,最终变成了一个和颜悦色的慈父,他温和地对狄知逊笑道。

  但这一声“逊儿”却是把狄知逊吓得不轻,摇了摇头,还暗自掐了掐大腿,在确信自己不是在梦境中后,狄知逊疑惑道:“爹你让我准备什么~?”

  狄孝绪:“当然是准备入学啊~!”

  狄知逊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爹,您不是不让我去炎黄书院的吗~?”

  狄孝绪脸上顿时浮现出些许不自然,他捋须道:“为父想通了,既然逊儿你那么想去炎黄书院,为父就遂了你的意,以后你能以算学入仕,也不是不可以~!”

  狄知逊别过身子,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狄孝绪疑惑道:“逊儿你在看什么~?”

  狄知逊咽了口唾沫,呐呐道:“孩儿先前已经确认了自己不是在做梦,于是又想看看今日太阳是不是从西面出来的~!”

  “你……”

  狄孝绪简直是被气的七窍生烟,差点又要骂“逆子”,但他还是强忍住没将这两个字说出口。

  狄知逊讪讪道:“咳咳咳~!爹您别生气,孩儿跟您开玩笑呢~!”

  狄孝绪瞪了儿子两眼,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道:“对了,逊儿!昨日为父对你施家法之事,千万不要外传,稍后老夫也会交待下人们的,你知道了吗~?”

  “为啥~?”

  这种糗事狄知逊当然不会去跟别人说,但他还是比较奇怪老爹为何会专门交待一遍。

  狄孝绪抿了抿嘴,在心里琢磨了会儿,道:“……家丑不可外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