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重返三百年 > 第六百五十章 傅轻鸣,来源!

第六百五十章 傅轻鸣,来源!

  “咳咳!”正当众人议论纷纷时候,常笑白不由故意咳嗽了一声,他问的问题可还没有人回答,结果一群人在讨论圣地后代这件事情。哪怕是常笑白内心之中也是有一点懵懂,虽然他理解这一些人的心情,但好得要知晓此人的身份。此时的这一些元老面色之上有不好意思,基本上圣地上也有派系,他们这一些元老就坐在了一起。当然派系归派系,事实之上这一些并不影响和睦,这派系更多是身份之上划分。然而当众人开始准备看着一位少年是何人的子弟时候,突然脑海之中没有找出此少年的身影。“这一位少年我竟然没有见过。”一位年长的圣地元老脸上有一些不可思议说道,要知晓年轻一辈他都有过了解。毕竟他实力之上还是有一些差的,所以便把主意打在了下一代身上,当然这就要是互利互惠。指点一下实力不足的下一代,甚至偶尔帮着解决点麻烦,也让他在极西之地名望大幅度增加。这更加导致了这一位元老的行为了,所以对于圣地年轻一代都有过了解,甚至没机会也要创造机会指点对方。然而这一位是真的没有印象,就算是常笑青也是因为常笑白的原因他才不知晓。难道这一位少年的背后是圣地一位强者,唯有这样的解释才能够躲过他的了解。“这一位少年真的没有见过。”“不错,难道是哪一位隐藏不出世的弟子?”“这一副打扮,似乎也看不出其是谁的风格。”........一道道议论纷纷的声音再度响起,只不过这一次没有得到这一位少年的身份。这不由让常笑白看向了张君宝的方向,因为另外一边张君宝等人同样在讨论这一位少年的身份。“师尊,这一位登记身份写着圣地弟子,傅轻鸣。”宋远桥面色之上露出一丝苦涩说道,他是负责登记天骄之战的,自然就被张君宝抓壮丁了。别以为张君宝就知晓此人的身份,这根本是不可能,哪怕是真武道统之下他都不一定每一个人都记住,更不用说黑衣少年。“傅轻鸣?”张君宝轻声呢喃着这个名字,哪怕是他一时间也想不出关于此人的身份。然而单单这一个名字能够让张君宝记住这一位黑衣少年也足以自傲了,至少此时不少听到张君宝话语的人就纷纷羡慕这一位少年。比如站在张君宝面前的宋远桥,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儿子的原因,虽然自己被定为三代首徒。然而自己的儿子可不是四代首徒,想到这里宋远桥不由叹息了一声,这一次天骄之战,自己儿子仿佛不太理想吧。要知晓这首徒位置可没有那么简单,不一定要出自真武门下,宋远桥可是知晓当初自己被立为首徒的时候,情况有多凶险。若非自己师尊力排众议的话,根本不可能争取这一个位置,更不用说现在自己儿子了。“一切单凭他自身的造化了,首徒位置不见得是好事。”宋远桥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对于年轻人而言,过早接触这一种事情还是太早。正当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道清灵的声音响起,瞬间让在场众人心中提升了一个警惕。“师兄,我知晓此人的身份!”这一道声音正是来自小魔女灵儿了,然而众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目光纷纷看向张君宝。“师妹,此人是谁。”张君宝面色不改色出声道,面对这一些目光似若无睹,对于自己的师妹一些行为他也是有所了解。不过张君宝自然当做没有看见,毕竟连自己师尊在的时候都没有说过什么。自己自然不好说什么,而且圣地之上还有着两位师娘,别到时候这一位师妹惊扰了这两位,到时候他也不好办了。看到张君宝的样子,不少元老面色纷纷叹息,果然这一位掌权人还是拿这一位小魔女没有办法。当然很快他们就竖起了耳朵,想要知晓眼前少年是何等身份,既然是圣地弟子,那么为何他们不知晓。“傅红雪!”灵儿眼眸闪烁缓缓吐出了一个名字,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情绪,原因很简单,她从没有见过如此纯粹的人。然而哪怕是灵儿吐出了整个名字,圣地之中的这一些元老面色之上还是疑惑,因为这个名字对于他们实在是太陌生。“我们圣地之中有这么一个人么?”这便是在场绝大部分人的想法,很明显从灵儿的话语看出来,这个名字的主人便是这一位神秘少年的长辈了。“原来是他!”张君宝眼眸复杂缓缓说道,话语之中带着莫名的情绪。“传闻三百年之前,一位刀客横空出世,名为傅红雪!”于此同时,有一些关于傅红雪记忆的元老同时说出了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这一位竟然出自圣地。“说起来,这一位算起来是我们师弟,只不过他仅仅是师尊的记名的弟子。”“曾经几百年之前,我们师兄妹两人曾经在圣地见过此人一面,只不过之后就不知晓这一位傅师弟的消息了。”.......张君宝的声音缓缓响起,于此同时在场的人仿然大悟,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一个故事。成为圣主的弟子,哪怕是记名弟子,整个天下都会有无数人羡慕。然而竟然有人成为了圣主的弟子,竟然还默默无闻,要知晓哪怕圣主收过的记名弟子才有几人。那一位叶凡勉强算是其中之一,毕竟是那一位太初第一王的记名弟子,也可以算是圣主。除此之外便没有人了,然而现在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人,哪怕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一位傅轻鸣正是傅红雪的一位远房侄子。”灵儿的声音继续响起,至于她如何知晓,则是因为她刚好见到过。那一次正是不久之前圣山之巅,她正好见过那一位师弟,将这一位侄子交给了两位师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