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烽烟 > 第436章 中日武功 高下立判

第436章 中日武功 高下立判

  第436章  中日武功 高下立判

  冀西地区。林安县县城。暗夜时分。日本樱花会馆内。

  日本樱花会馆位于县城较为偏僻的东南部,是在一家早已破产倒闭了的豆腐坊旧址大院建起来的。会馆的建筑风格、内部格局、装饰布置、物品陈设完全都是日本式的。会馆四周精心种植着花花草草和垂杨柳树。花开艳丽、草木葱郁,令人心旷神怡。但是,却显得与正在进行中残酷惨烈的侵略与反侵略的殊死战争格格不入。与周围老旧斑驳的中国普通房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会馆距离日军司令部、宪兵队、日军兵营都比较远,然而这里却是天天门庭若市、彻夜欢闹。成为日军军官身处异国他乡殒命之前最为痴迷沉醉、偎香依玉的锦营花阵。

  听到有几个中国人闯进了会馆里来大喊大叫、要吃要喝,随处走动、喧哗吵闹,这是正在吃喝玩耍、醉生梦死的日军军官们绝对不能接受、不可忍受的,也是不可饶恕的。日军军官都不容置疑的一致认为,这些中国人竟敢胆大包天侵犯他们的专属领地,竟敢肆无忌惮地捣乱搅扰他们偎红倚翠、消遣享乐,必须马上狠狠地教训惩处这些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的中国人一番,彻底制服他们,甚至可以立刻刀劈诛杀这几个人。日军军官们火冒三丈分别从各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当他们看清楚前来捣乱送死的人竟然是皇协军、侦缉队的中国人时,顿时怒不可遏、横眉立目、凶相毕露、叽哩哇啦的吼叫了起来,七八个日军军官一起出手连推带打的要把方济仁五人轰赶出去。右手挥舞一把锋利餐刀的会馆中年男老板愤怒得五官歪斜、狐假虎威、恃势凌人、张牙舞爪地高声喊叫了起来。

  方济仁心里暗笑,哼,我就是在等着你们先动手呢。方济仁暗自调息运气、行气聚力,抬起左手用力劈开面前一个日军军官打向自己面门的一记重拳,随后侧身抬起右腿奋力地猛蹬了出去,他的右脚不上不下、不左不右重重准确地狠踹在了老板的心窝上。只听到老板一声惨叫,口喷污血仰面向后倒去,后脑重磕在柜台沿上后倒地昏死了过去。

  日军军官们看到自己的同胞被打得倒地不起昏死了过去,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叽哩哇啦地狂呼高叫,一起挥拳狠打。

  看到日军军官出拳的架势,方济仁轻蔑地耻笑后连连摇头,在他眼里,这些日本人的拳法完全就是八九岁的中国男孩在街头乱打架、打乱架的招式,根本不堪一击。好吧,让你们这些东洋猪狗畜生不如、劣等大和民族见识见识中国的拳法和武功。

  方济仁一边躲闪一边后退着脱下军装上衣,甩掉头上的大檐帽。大喊一声“八嘎!”向他的同伴发出了可以动手的命令。

  二十几个年轻的日本艺伎和十几个日本的年轻女招待吓得脸色惨白、汗如雨下、浑身发抖,缩成一团。

  方济仁和他武功高强的四个徒弟真正地出手了,使出了日本人根本看不懂是中国哪门哪派的深厚莫测武功。五个人拳掌肘膝腿脚并用,辗转腾挪、腾跃滚翻、雷霆闪电般重拳狠脚踢打日军军官们身上的要害处。

  挂着两盏汽灯的樱花会馆宽敞明亮的门厅顿时变成了激烈搏击的打斗场。方济仁五人时而分散开来各自为战单独应对,时而聚拢一起相互配合共同对敌。五人身形飘忽、脚步灵活,动作迅猛、力量沉重,一招多式、攻防兼备,上下兼顾、左右呼应,打得得心应手、酣畅淋漓。

  日军军官们也不是酒囊饭袋,他们从小都接受过武士道的强化教育、学武练功,剑道柔道空手道无不稔熟。长大以后,大多数人又上过士官学校,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与徒手格斗。因此,当他们见到方济仁五人出手反击时,丝毫不感到意外,也没有胆怯和慌乱,反而拉开了架势要与被他们视为东亚病夫、胆小懦弱、贪生怕死的这五个中国人比比拳脚、较量一番。

  中国武学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经过了几千年的历史锤炼与系统传承、经过了几千年的深化发展与强化提高,凝聚了中国几千年的武学智慧、汇集了中国几千年的武学精华。而日本的武术功夫都是从中国传过去的,都只是中国武学的旁支末节、局部皮毛而已,显得肤浅粗糙和幼稚单调,对付稍会或完全不会武功的人优势明显,而面对方济仁这样的武学大家、集大成之高手,那就像是大人和小孩子动手打架,双方的实力强弱如何高下立判。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不可相提并论。

  有着极强战术战法意识的日军军官们把方济仁五人区隔开,意图各个击破。三个日军军官围攻方济仁,动作大、架势凶,力量大、速度快,拳脚并用、上下攻打。方济仁辗转腾挪、上下抵挡,他并不急于一两招打败并且制服对方。同时他也看清楚、看明白了,三个日军军官的招式都是单一粗陋的动作,既有中国最简单普通的大众拳法,也有西洋的拳击术,根本没有什么连接起来攻防兼有的武功套路。在他的眼里,这三个日军军官的武术动作,就像是中国小孩子打架时乱抡王八拳、乱踢蛤蟆脚般的滑稽可笑。此时的方济仁心里又感到有些遗憾和同情,就你们这么浅显简单的两下子,我都不忍心下手了,三拳两脚把你们都打趴下动不了了我都觉得很没面子,这不是以强欺弱胜之不武吗?但是,我又必须把你们打趴下再也爬不起来。因为,你们都是践踏我国土、屠戮我同胞凶残万恶的侵略者,今天我不要了你们的贱狗烂命已经很仁义、很人道了。如果不是为了实施后面一系列的行动计划,现在杀了你们就像杀鸡宰兔一样的简单容易。方济仁一边上下抵挡、左右招架一边心里琢磨着腾挪躲闪地稳步后退。

  三个身材矮胖、身体强壮的日军军官这时候也都发现了他们围攻的这个身材略高、身体单薄的中国人不是一般人,组合一起动手围攻,他居然面不改色、泰然自若,不慌不乱、不惧不怕,应对自如、游刃有余,看来他是有备而来、准备充分。如果现在不把他打倒打服,甚至打死,就不足以显示出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威风、不足以展现出大和民族武士的威力,也难以教训、惩治和驯服这个不自量力、不知死活的中国人。三个日军军官同时加快了围攻击打的速度、加重了拳脚的力量。

  “八嘎!混蛋!”眼看就要退到会馆门厅的墙角了,方济仁高声喊道,这是向他的四个徒弟发出了使绝招、下狠手、尽快结束战斗的命令。“嘿!”四个徒弟同时应声回应。

  方济仁使出来武功绝招,向围攻他的三个日军军官发起了可能致伤致残的凶猛强劲、雷霆闪电般的狠辣反击。他身形飘忽、移动灵敏,一招多式、攻防兼有,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变化莫测,拳拳到肉、脚脚踢中,打得三个日军军官晕头转向、不辨东西,脚步凌乱、气喘如牛,大汗淋漓、狼狈不堪。在激烈地打斗过程中,方济仁越来越感到不值得、犯不着,完全是瞎耽误工夫。

  就在方济仁心思走神、动作稍慢的当口,一个日军军官猛扑上前,一记重拳凶狠地向方济仁的太阳穴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