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荆棘花园 > 24

24

  他把我压到房间中央的四柱大床上去,依旧面无表情。我开始还试图在唇舌的空隙里找到机会解释给他,安抚他,然而当他掀起我的薄毛衣,一把将我的文胸不管不顾地猛扯下去的时候,我愣住了。文胸的钩子在我的背上胸侧重重划过,一顿之后,就感觉到从后到前长长一道痕迹都在火辣辣的痛,我疼得蹙起眉,也许流血了再抬头看聂唯阳,他仍然毫不动容,不在乎我的挣扎也不在乎我的伤痛,一只手伸下去继续剥我的七分靴裤。他的脸庞如同完美的雕塑,美丽而冰冷;又如同一个完美的神祗的脸,正在毫不动摇决不容情地对忤逆他的世人施以惩罚。有一种冷冷森森的感觉从我的心底深处蔓延上来。这就是他解决问题的方式吗当有误会产生,不忍让不解释拒绝沟通,只是用他的方式来发泄他的怒气,不管对方会不会受伤,会不会失望我早该知道他就是这样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正是我担忧害怕迟迟不敢迈出那一步的原因。此生以后,必定还有无数的误会矛盾会出现在我们之间就如同会出现在任何情侣之间一样,难道他每次都要这样来面对吗就算这一次我把误会解释清楚,还有下一次,下一次的下一次。我对他的爱意,也会在这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中消磨殆尽,变成吞噬我们的阴影。大海闪耀着迷人的幽蓝光泽,海妖引诱的歌声魅惑得钻心噬骨。我站在海边,犹豫不决,四处查看,正当我就要抵抗不了心中的向往和诱惑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瑰丽表层下凶狠无情的海啸风暴。虽然不舍,我也决定转身离开。我闭紧了嘴巴,躲避他的唇舌,双手双腿拼尽了全力抵抗他。只要推开他,然后,马上离开。只是,心里好难过。这张紧抿的冰冷的唇,曾经对我温言笑语,曾经在我额头上温馨一吻;这双无情肆虐的手,也曾经抚慰我,甚至为我下厨;连这副禁锢着我的胸膛,也曾经给我熟睡时的安然温暖,到现在才发现,他所做的,早已将我淹没,要舍弃,痛上心头。力气终究是不敌他,裤子被他拉到膝盖,他的手向遮挡我身体最后一处的薄薄底裤伸过来。我的眼泪终究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我去推他铁一样的手腕,失控地大叫起来:“聂唯阳,除了强要我,你还有没有别的本事”他的动作猛然停下,眼睛终于向我的脸上看过来,脸色铁青,目光瞬间如同刀一样锋利,他咬牙,下颌微微抽动,终于哑声开口说:“你这没心没肺、冷血无情的”门突然被打开,平平的声音传过来:“很抱歉,不过我听到苏苏的喊声,发生”平平探了半个身子进来,在看到我们的样子之后,惊讶得消了声。我正躺在大床上,毛衣被推到颈子上,上身裸露着,裤子半褪,只有底裤被我紧紧护着,聂唯阳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半跪在床上压着我,他的衣服虽然还都穿在身上,但是也被我的挣扎弄得凌乱之极,不难想象刚才发生了什么。平平张大了嘴,我没有跟她多说过,只说聂唯阳是我哥哥,只怕这一下,她当真震惊不小。聂唯阳迅速抓了床单盖住我,然后一言不发朝平平走过去,我看着他紧握起来的手掌,猛然明白他要做什么,叫起来:“聂唯阳你住手平平她是女孩子”仍然是晚了。在我叫的同时,聂唯阳已经一把揪住了平平的衬衫前襟,平平比我高不了多少,那里抗得过聂唯阳的力气被聂唯阳一把拉进来,然后又被狠狠掼到墙边去,平平惊叫一声,后背狠狠撞上墙,她的五官都皱起来,缓缓滑坐在地上。这个时候我正喊出来“女孩子”三个字,但是不用我喊我想聂唯阳也明白了,因为平平的廉价衬衫的扣子在聂唯阳一扯之下迸裂开去,她歪坐在地上的时候衬衫散开,露出里面小小的文胸来。聂唯阳身子顿了一下,迅速回过头看我,他眼里似有情绪飞快流转,最终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平平靠着墙,低着头双手抱着胸腹,一时间起不来。房间里诡异地安静下来。我闭眼。肩膀嘴唇后背还有被他压过的腿都狠狠地痛起来。疲劳。饥饿。痛楚。尴尬。伤心。失望。愤怒。我的呼吸渐渐急促,我无法忍受,我要马上离开咬着牙,我迅速爬起来,整理衣服。文胸已经扯坏了,幸好还有厚外套,不穿也看不出来。我从他面前经过,他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抓起还没来得及打开的小背包,我站在玄关,伸手去开门。聂唯阳大步走过来,抓住我的手腕。“苏苏,”他咬牙,抿唇,最终只是沉声说,“不许走。”永远只是命令或者宣告。我抬头,对他微笑:“我以为你已经学会沟通和尊重,原来我错了。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爱上你”趁他失神,低头狠狠咬在他手腕上,他松了手,我打开门狂奔出去。一路奔出公寓,又顺着公寓大门对着的街道疯跑出去几百米,胸中的郁卒之气才稍稍发泄,脚步渐渐慢下来,这才发现雨已经比傍晚的时候大了,街上的行人都撑着伞,有人朝我投来奇怪的目光。夜色黑黑沉沉,街道两旁的繁华灯光霓虹招牌在雨幕里遥远而朦胧。我将羽绒外套的拉链拉好,帽子拉起,慢慢走到一根路灯柱子边,将身子靠在那里,刚才的一通狂奔让我的呼吸急促双腿发软,胃里空的泛起酸意来。下意识的朝来的方向撇去一眼,混蛋,他连追都没追来呢。也罢,就这样算了吧。这样也好。那大海终究不是我的。胸腹中涌上另一种不同于饥饿的浓浓的空虚感来,空洞洞地疼,我忍不住抱着自己,靠着路灯弯下腰来。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城市,孤单的人和酸涩的心事。直到听到自己抽噎的声音,我才明白脸上的不是雨水,是泪水。混蛋聂唯阳。认识他之前我所有的泪水加起来也没有认识他这半年来的泪水多。明白自己放弃他了,此时脑海中反而想不起他的坏来,那些曾经温馨心动的一幕幕倒是疯狂地涌入脑海中反复播放。晨光中出尘的他。月色下害羞的他。弹着钢琴唱歌的他系着围裙的他抚摸我脸庞的他送我礼物的他许久之后,我停止了哭泣,慢慢站起来。敲敲蹲得麻木的腿,我往前面的出租车站走过去,打算打车去机场。抬起眼,却正看见一辆紧急救援车亮着灯往我来的方向疾驰过去。我心里一跳,曾经看过的电影电视剧里面无数次出现过的烂俗情节登时浮现在脑中着急追赶的人正巧遭遇了车祸。不是吧不可能吧又不是电影,哪有这么巧我咬咬嘴唇,继续往前走。

try{ma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