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荆棘花园 > 11

11

  车子停在院子里,刚走出车子,妈妈就从屋里急急地迎出来,轻声嗔怪:“苏苏,怎么回事这么晚才回来,打你手机又关机,妈妈快要急死了”我说:“发生了点事情,嗯,这是菲力,我的朋友,也是聂唯阳哥的朋友。”妈妈打量菲力一下,露出笑容:“快快,一起进来吃饭吧,大家都在等呢。”走进屋子,聂文涵也迎过来:“哎呀,苏苏,可算是回来了,都在等你吃饭呢。哎,这不是唯阳的同学吗一起来吃饭,来。”聂文涵跟妈妈把我们拉到餐桌前,聂唯阳正静静地坐在桌旁,靠着椅背,抱着双臂,眼睛垂着似乎在看桌面,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亮黄的顶灯灯光打在他的墨丝般的黑发上,一片迷朦光泽。咦气氛似乎不太对劲。菲力跟聂唯阳打招呼:“聂。”他终于抬起头来,是我眼花么总觉得他的脸色发白,更显得一双黑眸沉沉郁郁,深不见底。他没有回话,两片薄唇像大理石雕成的,形状完美,却静止不动,只缓缓地转头,一双黑眼沉沉地看看我,又看看菲力,眼睛极深极黑,却又静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妈妈拉我们坐下,轻声责备我:“苏苏,你唯阳哥明天就要回布鲁塞尔了,他说你马上就要考试,今天还特地亲手做饭给你祝你考得顺利,你这孩子倒好,足足等了你3个小时,菜都凉了,还不赶紧跟你唯阳哥赔不是”我一愣,为我亲手做的饭霎那间千头万绪涌上心头。那你做我的女朋友吧。不可能。因为你也不会做饭啊。凭我为你去学做饭怎么样我已等你很久。今天有礼物给你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道菜,有我喜欢吃的甜辣虾,那色泽和形状跟妈妈平日做得没法比,但是,这是一个连煎蛋也做不好的人做出来的。我的心头满满胀胀,说不清是感动心动或是愧疚不安,我看着他:“聂唯阳哥,我”他忽然站起来,看也不看我,垂着眼睛,说:“我明天要赶飞机,先去收拾行李了,你们慢慢吃。”然后他转身离开,上楼。声音和身姿都优雅平静的不像话。我却被那优雅刺痛心脏,突如其来莫名其妙地痛。脑子来不及想清楚,身体又已擅自作出反应,我站起来追过去。菲力在我身后叫:“苏苏”我停一下,没回头没说话。菲力说:“我我先回去了。”我低低地说:“嗯。”然后奔上楼去。他房间的门紧闭,我敲门:“聂唯阳”没声音,又敲。门猛然打开,我被一只铁钳一样的手掌攫住,被一把扯进屋子里去。门被重重关上,屋子里连灯也没开,我眼前一片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结实的身躯压在门边的墙上,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重重吻上我的唇,吻得那么野蛮疯狂,似乎想用这吻来肯定什么,他的唇舌强悍,我却奇异的品尝到哀伤。痛我含糊地呻吟,他居然咬我的舌头我慌乱,双手徒劳地推打他铁一样的胸膛,努力在唇齿的空隙里说话:“别别这样”他喘息,额头抵住我的,黑眼极近地逼视我,即使在黑暗中,我也能看见他眼中疯狂燃烧的火焰。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嘶哑:“你说不要强迫你,好,我压抑自己,按照你说的做了你说因为我也不会做饭所以不做我的女朋友,好,我也做了看看你,拿什么回报给我我为什么还要压抑有什么意义放开手让你去跟别人鬼混给你时间去诱惑别人小野猫,你看着,若我想让你是我的,你就是我的”我挣扎。门被轻敲。这跟我第一天遇到他的的情况何其相似唇舌被他堵住,我攥紧拳,心中喊着,不,不,别,别这样,妈妈他们还在外边,别让我们难堪,别让我受伤害,别让我记起那不愉快的回忆,别再犯相同的错误,别让我刚刚对你产生的情意就这样被扼杀掉聂文涵的声音传来:“唯阳苏苏”聂唯阳停下了动作。我努力让自己的唇获得自由,在他耳边喘息,声音低哑,脱口而出的却是:“别别这么难过,我会心疼。”我一定是晕了,我为什么会这样说他整个身体却明显一震,腰腹间的钳制放松,我滑下来,终于站在地面上,身子却被他紧紧紧紧地抱在怀里,紧得几乎让我窒息。聂文涵和妈妈敲门没有得到回应终于开门进来的时候,看见我正坐在聂唯阳书桌前的椅子上,正跟站在床边收拾行李的聂唯阳说话。少不得被责怪两句,然而我们的“兄妹情深”终是让他们大感欣慰的。床头小闹钟的夜光指针荧荧地在黑暗里指示时间。午夜一点。我披着睡袍,下了床,蹑手蹑脚溜到对面聂唯阳的房间去,这是刚才跟他的约定。

try{ma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