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荆棘花园 > 4

4

  第二天,有个漂亮娇弱的女孩子怯生生来找我,还给我运动服,并感谢我救了她。

  “这个,”她举起手里的袋子,“衣服上边有你的名字和学校,所以我就啊,我已经洗干净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柔弱的她激发我的保护欲,我们很快成了朋友,一转眼,就是六年。

  工作人员告诉我,摄影师菲利克赛先生正在偏厅接受采访。大概也是看到我与照片中的女孩相似,工作人员破例让我进休息室去等摄影师。

  片刻后,休息室外传来嘈杂的说话声,有人在说:“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下次再接受采访,对,就这样,大家请回吧,对不起,现在有事,请下次”

  然后休息室的门打开,一个人走进来,看见了我,惊喜地说:“果然是你”

  我也惊讶地站起来:“原来是你”

  走进来的这个人身材高大,亚麻色头发,蓝眼睛,赫然就是那天在n大见过的那个被聂唯阳叫做“菲力”的人。

  他坐在我面前,似有点紧张,对我笑笑:“我叫菲利克赛 扬,妈妈是奥地利人,爸爸是中国人,朋友们都叫我菲力。”

  我说:“你叫我绿苏就好了。”

  我一肚子疑问还没出口,他倒先问我:“你跟聂,是怎么认识的”

  我简单地说:“我妈妈嫁给了她爸爸。”

  菲利克赛一拳敲在腿上,忿忿地说:“过分他居然不告诉我算什么朋友嘛”

  我不由得笑起来,这个菲利克赛先生是个直率的人,喜怒哀乐都明显地写在脸上,跟聂唯阳那狐狸完全相反,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的朋友。

  他和善的蓝眼睛看着我,专注而喜悦:“天哪终于能见到你了自从洗出那张照片后,我就一直都想找到你,你知道吗我被你那张照片迷得荤荤素素”

  我忍不住笑出来:“你是不是想说七荤八素”

  “对对对”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上次我刚见到你,想跟你说话,就被聂那家伙打断了,后来你走掉了,我怎么问他,他也不肯告诉我怎么找到你。真过分他明明知道我找你很久”

  我还没顾上答话,他又自顾热切地滔滔不绝起来:“你想知道那张照片的事对不对那时候我刚上n大,已经很迷摄影,走到哪里都带着相机,有一次跟聂一起出去,路上堵车,我无聊打开车窗向外一望,正好看见路对面一条小巷里,一个女孩子就是你啦就那样跑出来,哎呀,我当时真以为自己看见了持剑的天使,正义的精灵,立即掏出相机拍下来,后来洗出照片,我拿珍宝一样给聂去看,他居然说”

  他突然打住,我问:“说什么”

  “没什么啦”菲利克赛年轻的脸有点红,又去抓自己的后脑,“就是很漂亮之类的”

  我失笑,这人,什么心思都表露在阳光般的脸上,怎么能活到今天的

  我说:“他是不是说,那照片的女孩令他很”本来打算说“想上”,看看菲利克赛还微红的脸,我改口,含蓄地说,“很有欲望”

  菲利克赛露出一个明显的惊讶表情:“你,你怎么知道。”

  那色狼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菲利克赛阳光般的笑脸突然暗淡下来,他看着我:“呃绿苏,你是不是跟聂住在一起”

  我说:“我当然跟着我妈妈住到他们家了,这家伙,讨厌的要死,总算现在走了。”

  菲利克赛的阳光又灿烂起来,我奇怪,他跟聂唯阳有仇么怎么听到他走了也这么开心

  圈套

  晚上往苗苗家里打电话,她果然在家,只是声音冰冰冷冷,我只说了两句话,她就说要睡了,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早就去了学校,苗苗倒是来上课了,可是对我不理不睬,能躲就躲。

  我万分沮丧,不知道该怎么挽回我们的友谊。

  梅子说:“哎你们两个友情模范人物也会吵架啊难道是世界末日来了”

  我把脸贴在课桌上,垂头丧气,连起来回她一句的精神都没有。我们通常在面对外来的伤害和灾难时,能够鼓起勇气,坚强以对,受到打击也能百折不挠,但是当伤害来自于我们心中所珍视的事物,我们往往没有还手之力。

  一连一星期,苗苗都在跟我冷战,我试图跟她微笑讲话她一概不理,我很想冲过去抱着她请求她不要这样,但是性格里固有的骄傲仍然使我很难去这样做。

  另一边,跟菲力的友谊却迅速地发展,我们经常打电话聊聊天,还会一起出去吃个饭。我想,任何人应该都很容易跟菲力做朋友,他人如同阳光般开朗,水晶般剔透,谁跟他在一起,都会觉得轻松自然,不会有猜疑和欺骗。

  时间飞快过去,升学考试已经迫在眉睫,大家开始考虑报考志愿。旅游回来的妈妈和聂文涵也在问我想上什么学校,聂文涵对我,有种因为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反而要更加宠溺一点以示自己心里不存芥蒂的态度,拍着我的肩膀笑眯眯跟我说,不要太累,只要我想要上的学校,他就一定能让我进去。

  我于是又一次在路上等苗苗,这次她倒是没有看见我扭头就走,我拦住她,她就低着头站在我面前。

  我有点讨好地笑着说:“苗苗,那个,你说要跟我一起去上的学校,叫什么来着我报考总得知道名字吧”

  苗苗抬起头来看着我,妩媚漂亮的丹凤大眼里有奇异的光流过,她沉默片刻,说:“晚上你到我家来吧,我们研究一下报考志愿的事。”说完就绕过我径自走了。

  我几乎要跳起来三呼万岁,冷战结束了

  给妈妈打电话,说我晚上要去童苗苗家,有可能不回去了,妈妈也是知道苗苗的,没多问就同意了。

  刚挂掉电话铃声又响起来,我接起,菲力快活热情的声音传过来:“嗨苏苏我发现了一个地方有很棒的锅仔,晚上一起去吃”

  我本想拒绝他,因为晚上要去苗苗家,转念一想,对,可以叫上苗苗一起出去嘛让她认识一下我的新朋友,而且人多一热闹,我跟苗苗之间的不愉快就烟消云散了。于是把苗苗家的地址说给菲力,叫他晚上来接我们。我笑呵呵地跟他说:“我跟我好朋友有点误会,到时候能不能和好可要看你表现了”菲力爽快地应承下来。

  放了学跟苗苗去她家。

  一进门,宽敞的大客厅黑沉沉的,没有一丝灯光。

  我问:“苗苗,你爸爸今天又不回来哦”

  苗苗“嗯”了一声,去打开灯。我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心里面愧疚起来,苗苗她爸爸长期不在家,她经常都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回这间大房子,她又性子娇弱,不像我满世界都可以去疯跑交朋友,统共只得我一个好友,而我什么事也不告诉她,也难怪她会生气。

  我说:“苗苗,我”

  她打断我,回头对我扯出一个微笑:“你先坐,我去倒杯果汁给你喝,还是桃子汁,对么”

  我在沙发坐下,心中满是感动,呵,苗苗她,永远记得我每一个小小的喜好。

  苗苗坐在我面前,低着头不说话,我默默地喝着桃子汁,考虑着到底该怎么跟她解释。

  “你知道吗”苗苗突然开口,“要不是因为有你,我肯定早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我一愣,这说法让我受宠若惊,又隐约觉得有点怪异,我说:“苗苗”

  她猛然抬起头,亮得出奇的大眼紧紧盯着我,神情激动地对我说:“苏苏,我爱你”

  我大骇:“苗苗你说什么傻话我们都是女人”

  她肯定脑子不清楚了。我想抬手去摇醒她,过了半天,发现自己的手仍垂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身体中有不知名的感觉蔓延,似冰又似火,四肢麻痹不听使唤,就像不是自己的。

  头晕一波一波袭上来,我惊骇地瞪住正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的苗苗:“苗苗你做了什么”

  骑士

  苗苗缓缓走到我面前来,倾身捧住我的脸,眼神疯狂而哀伤:“苏苏,你知道吗从你救我的那天起,我就爱上了你。你就像是我黑暗的世界里的一道光,让我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我爱了你这么久这么久,只要一直能够看着你,陪在你身边,我就很满足了你是知道的,你一直是知道的,是不是所以你才一直没有交男朋友,你是为了我,是不是”

  我觉得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我说:“苗苗,你在开玩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虽然一直没遇到看顺眼的男生,但是也不能说我喜欢女生阿

  “就算你不爱我,只要让我一直守着你我也就开心了可是”童苗苗的眼神狂乱,指着我,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我无力地靠在沙发上,身体里奇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似有火烘烤我的肢体,我困难地舔舔干燥的嘴唇:“苗苗,你冷静一点,你现在太激动,你冷静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童苗苗诡异地笑了:“不,什么都不用说了,苏苏,我会让你明白,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只有女人能让女人最快乐,过了今晚,你就会爱上我的。”

try{ma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