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一十九章知多必死,计都身陨,帝俊太一

第一百一十九章知多必死,计都身陨,帝俊太一

  谛听叼着善隆法王一路小跑,来到了奈何桥畔,康应天将为了避免成为那魔影的目标,也早早将阎魔大君抛下,两位从后世而来的穿越者在奈何桥远离地府幽都的那一头相遇,面面相窥,皆苦笑不已,阎魔大君异常的沉默,神智似乎有些失常。

  善隆法王亦留下了深厚的心理阴影!

  两人望着那血海沃焦岩上愈发残破的青铜十殿,地藏殿堂,接近毁灭的酆都天与残破地府,地狱残骸重合在一起,四分五裂的,如同被被打碎后胡乱重组,四面八方的黑暗缓缓侵袭而来,将这些破碎的世界淹没。

  阎魔大君深深叹息一声“走罢!这个时代不是我们应该涉足的……再不走,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能看见鬼帝之尊,在我眼前被魔祖毙杀,已经不亏此行了!”

  阎魔大君叹息道“若非我也是魔道中人,恐怕早已被这位邪恶魔祖化为太古邪物的一部分了……法王,若是你我换一下,恐怕你就活不到现在了!”善隆法王苦笑道“老衲也未曾想到,有朝一日能看见地藏菩萨入灭之处,看见菩萨残破的金身。”

  “斗战胜佛究竟是哪位佛祖的佛号,老衲还要回去调查一番!”

  “菩萨的金身被那神秘魔影携带,沉入血海,我等佛门子弟更是必须救菩萨的金身脱离血海!”

  “上古末年,洪荒破碎前的秘密,真是可怖可畏,未想到地府今日毁灭,竟然是尔等魔道出手。更未想到,除了毁灭魔祖,杀戮魔祖之外,魔道竟然还有一位邪恶魔祖隐藏至深。邪恶魔祖只一出世,便毁灭了地府……来日,也必定是邪恶魔祖,破碎地府。”

  “如此诸天万界中那无数幽冥碎片,恐怕早已沦为魔巢!”

  “邪恶魔祖破碎地府,驾驱太古邪物藏身于那无数幽冥碎片中,究竟有何图谋,魔道无量量劫以来的算计,究竟想对我诸天万界何为?老衲一定要调查清楚!”

  “法王……”阎魔大君对于善隆法王发觉了魔道的图谋并未有任何担心,这种横跨无数量级,以地府轮回重地破碎为代价的惊人图谋,又岂是一个区区菩萨果的善隆法王能动摇的。他只是冷笑道“知道的太多,就会死,我怕法王回不到过去啊!”

  说罢,两人就牵引未来德尔地藏殿匾额和阎罗殿残骸的大罗之力,接引他们脱离这个时代。

  就在大罗之力,带着两人脱离这个宇宙的那一刹……阎魔大君眼角的余光窥见,身旁坐在护身莲台之上,正在渐渐化为虚无的善隆法王面露震惊之色,一截剑尖透过他的胸膛,刺穿出来,金色的血液沿着剑尖而下,谛听在不远处作势欲扑上来,却有带着极为忌惮的神色,不敢扑上去。

  在善隆法王身后,阎魔大君看见了自己从未想过能在此处看到的人的身影。

  他心里震撼之处,无以复加,一股让他神魂都动摇的战栗袭来,让他忍不住身颤抖,像一个无知凡俗一样虚弱和恐惧。

  “血屠魔君!!!”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为什么要杀善隆法王?”

  “他为什么杀得了善隆法王……血屠魔君为何会出现在地府毁灭的上古末年……无边血海,是了!杀死酆都大帝的虽然是邪恶魔祖,但阎罗十殿的残骸上,却出现了血海侵蚀的痕迹,更有无边血海出现在地府毁灭的遗址上!”

  “我原以为地府便是出于无边血海的包围之中,所以并未把这些痕迹放在心上,但那几位天庭神将的反应,似乎并非如此。”

  “血海……魔道……冥河魔祖……邪恶魔祖!”

  “地府毁灭究竟藏着多少秘密!”

  看着善隆法王面带愕然之色,被血屠魔君一剑枭首,提头而去,这是阎魔大君最后看见的画面,临走之前血屠魔君似乎有意无意,回头看了正在虚化,脱离此世的阎魔大君一眼,眼中别有意味的笑意让阎魔大君不寒而栗。

  “法王,我就说……知道的太多,死不瞑目啊!”

  回到诸天界海之后,阎魔大君更加沉默了,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段经历,也没有对地藏殿交代善隆法王最后的下落,他只是静静的补了黄泉宗的传承,完善了阎罗天子成就法倾尽黄泉宗一门之力,打造仿制的阎罗十殿,其中运用了魔道的道理,打造出来的或许已经是阎魔十殿了!

  只有在黄泉宗,唯有宗主能够查看的《黄泉志》里,阎魔大君记载道

  “余曾有大机缘,借宗门至宝阎魔殿之力,返回上古末年,亲眼目睹了地府毁灭后的残骸,昔时阎罗十殿崩毁,其上斧痕,剑痕,以及爪牙痕迹累累,残垣断壁之上,犹见血痕,疑血海遗迹也。幽都黑暗之中,乍闻无名之物的呼唤声,皆诵十殿阎罗之名。”

  “余不知究竟,然在阎罗殿参悟十日,竟然目睹魔道从未现世的邪恶魔祖,袭杀酆都。”

  “亲眼所见,计都魔祖斩杀酆都大帝于酆都城门外,五方鬼帝除东方二帝之外,尽数殒命,魔祖携酆都天往阎罗十殿而来,余仓惶而逃,逃至沃焦岩上,却见天庭三大神将与同余一并降临此世的善隆法王一行……计都魔祖降临,天庭神将亦转身而逃。”

  “至奈何桥后,余等才止步旁观。”

  “得见五方鬼帝,阎罗十殿,酆都大帝,地藏王菩萨金身,皆与一神秘魔影沉入血海,幽都黑暗降临,地府崩毁!”

  “余欲逃离此界,与善隆法王破界之时,忽见旧识血屠魔君降临善隆法王身后,枭其首,余以为是以其知晓太多之故……千古大局,看过不可说破,说破必遭大劫……后辈小子,切记!切记!”

  在这段记载的最后,阎魔大君似乎过了很久,才提笔补充了一句——“那神秘魔影颇似……”

  这句话并未写完……在这段未写完的记载最后,淡淡的血痕,让所有看过这段记载的人不寒而栗……黄泉宗史料记载,第九任宗主阎罗大君,晚年参悟阎罗天子成就法后,修成秦广王魔身,元神入主阎魔第一殿,然而触犯禁忌,迎来不详,常常受噩梦所扰。

  最后暴死于《黄泉志》前……其元神法相秦广王成为黄泉宗镇教底蕴。

  ………………

  血屠魔君提着善隆法王的人头,来到沃焦岩上,却见计都魔祖坐在沃焦岩的边缘,俯视着下方的无垠血海,在他不远处,就是地藏王菩萨金身所在,但就在不久前,计都魔祖化去悟空的神通残存之威,将地藏王金身送予了尸魔道主,沉入血海之中。

  “见过魔祖!”血屠魔君不敢怠慢,此时面前的不是他熟悉的元育,而是魔道第三祖,大黑天摩柯伽罗,大黑暗魔神,邪恶魔祖,众生魔祖——计都!

  计都魔祖低声道“我乃幽都孕育而出,如今幽都将要破灭,我亦要随死。”

  “虽然我有法可以避免,但于我等而言,生生死死不过平常事,与其挣扎在这幽都残骸之中,不如随冥河而去,在他为我准备的幽都之中重生,到了那时,我才是完整的众生魔祖。我死去之后,作为我降临法体的阴阳魔主,将会重生,他经历此劫,必然大有收获,了悟我魔道精髓,至此之后他才称得上是我魔道的阴阳魔主,尔等须小心引导,令其不至于堕回正道。”

  血屠魔君恭敬应过……

  “尸魔道主,妄图开辟第二轮回,创建他梦想中的恶鬼尸道……尔等不知他已经从混沌海上回来过了罢?他做的事情与你们无关……若是与你们血海一脉,利益冲突,你们也不必顾忌什么同道情谊了……哈哈,我忘了!你们什么时候顾及过同道情谊。我们魔道的同道情谊,在利益面前,向来比纸还脆弱。”

  “我说这些,只让尔等晓得他自作妄为,并非我等授意。”

  “成我与冥河则喜,败我等也冷眼旁观,并无所谓!”

  “说到这里……我便死罢!”说罢,计都魔祖那无尽黑暗构成的身影悄然崩解,无尽的邪祟带着极度疯狂,扭曲和黑暗,从计都的魔躯之中冲了出来,幽都的黑暗悄然扭曲,成为了无数时空,无数黑暗,无数扭曲,无尽邪恶,汇聚的一处无穷无尽的深渊。

  只等洪荒破碎,便化为诸天界海中最深邃,最黑暗,最扭曲的一部分。

  计都魔祖死后,从他的尸体上,从那幽都深渊中诞生了一个魔影,那魔影道“我便是亿万太古邪物之主,邪恶之主,太古黑暗地狱之主,大黑暗魔神……摩柯伽罗!魔道的小子,我们虽然有一丝香火情谊,但本座天生邪恶,你再待下去,本座怕忍不住虐杀了你,你还是赶快逃命罢!”

  “还有,计都身陨,幽都破碎,残骸组成幽都深渊,乃是我等邪物的家园,这地府轮回重地被计都魔染,轮回法则虽然未曾被污染,但延伸的地府种种法则,却被扭曲,地府残骸被我等邪物所控,日后与地府有关的一应事物,必然有极其恐怖的不详。”

  “因为地府中再无鬼神,只有太古邪恶!”

  “尔等可以散步与地府幽冥法则相关的功法,修炼此法者,就是贡献给我的祭品,我必然有回报给你……当然你也不要把自己弄得太好吃了!不然我怕我忍不住对你下手……哈哈哈哈!”

  摩柯伽罗狂笑而去,沉入了黑暗深渊之中,无数邪物蠢蠢欲动,让血屠魔君,无生教主心惊肉跳,但他们还是强忍着不适,在沃焦岩上等待,不久之后,元育从哪深渊之中狼狈冲出,来到两人跟前,两人见自己等的人来了,才舒一口气。

  元育脚下不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阳世!”

  三人往奈何桥而去,看到那一支天兵等在奈何桥畔,三位神将在那里小心往幽都内查探,元育闷哼了一声“让你们逃了一次,已经是万幸,却不知死活,还敢留在幽冥!真乃取死之道……计都死了!众生魔祖的念头已经回到归墟,只剩下幽都的黑暗本源和太古邪物的邪恶本能,化为摩柯伽罗身,不久之后就要杀出地府,释放他们的扭曲本性。”

  “我们不可耽搁,不要惊动他们,往鬼门关去罢!”

  “神荼郁垒把手鬼门关,如今才是真正的鬼门关,有他们两人在,才能让那些鬼东西不出幽冥一步!”

  血屠魔君一边悄悄潜过奈何桥,一边惊讶道“神荼郁垒居然能挡得住那些太古邪物?”

  “挡不住!”元育道“但摩柯伽罗不敢过关……他被后土娘娘打怕了!一众太古邪物,也在当年轮回开辟的时候,被娘娘收拾过。神荼郁垒虽然强横,却不是一众邪物之敌,特别是摩柯伽罗恐怕有计都魔祖三分本事,已经极为惊人,亦是大神通者。”

  “但神荼郁垒背后有后土娘娘,那些邪物不敢招惹……娘娘不可能允许它们冲出幽冥,就算在幽冥之中,他们也别想恣意妄为,不久之后,就有后土娘娘麾下的鬼神进入幽冥,清理邪物,防止它们做大……”

  “如今天帝还在,娘娘也只能做到如此了!”

  “天帝还在!!!”

  “天帝还在?”

  两声异口同声的惊呼,却是血屠魔君和无生教主乍闻得这个消息,震撼莫名的失态。

  元育脸色阴沉道“天帝只是合道而去,又不是死了!当然还在……洪荒破碎,乃是大局。天帝无意,也不愿阻止,天庭腐朽,天帝都看在眼里。但那些旧部,那些高高在上的仙神的腐朽,连天帝都无可奈何。”

  “天帝还有太一神帝这个大敌,帝鸿太一,两位天帝之争,一直延续今日。”

  “而且,还有一位天帝在侧,令鸿钧天帝不敢妄动,不然另外一位天帝和太一神帝联手之下,天帝也要小心应付。”

  “竟然还有一位天帝!”血屠魔君眉头紧皱。

  “太古妖庭,上古天庭,除了这两大神庭之主,还有谁能称得上天帝?”无生教主亦是不信道。

  “这位天帝可比什么神庭天庭都要名正言顺,因为……他就是天!”元育天尊感慨道“事实上,他才是玄门认可的,最具资格的天帝。”

  “昊天上帝……”血屠魔君倒吸一口冷气“天帝俊终于也要插手了吗?”

  “帝俊啊!”元育天尊有些复杂,帝鸿帝俊都曾是古神,帝鸿昔年乃是中央混沌大帝的称号,后来让于人族五帝之首,黄帝轩辕。帝俊则是太一神帝昔年治世之号,后来让与昊天上帝,如今太一帝俊联手。

  帝鸿氏,这个在数个盘古纪之前,势压三清,缔造三皇五帝人族正统,甚至将玄门都比下去的最强天帝,鸿钧,统治钧天的帝鸿,究竟还能否在人族正统各怀异心,不复团结的情况下……镇压一切,为无上天帝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