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八十九章上古原人,血脉法度,阴山鬼门

第八十九章上古原人,血脉法度,阴山鬼门

  “走!”悟空拉着白素贞,带上了牧童君的尸体,进入虚空中,血屠魔君等人紧随其后,他们进入了一片阴影世界,这个世界在洪荒的阴影中,非常隐秘,唯有通过这里,才能去往度朔山……

  悟空熟门熟路的样子,血屠魔君有些诧异:“你的修为还不赖!”

  “虽然在七大圣中排行最小,但依我看来,你还要胜过那猕猴王和禺狨王一筹,比起狮驼王也不差,只是稍逊鹏魔王和蛟魔王。”

  他说道这里顿了一顿,道:“但是你身上有很多的疑点……比如你为何要背叛其余六位大圣,为什么七大圣中来了六人,却还有你一位,这么巧帮助白素贞逃出追杀。你说你们并非一路人……那为何牛魔王他们要放任一个并非和他们一路的妖,成为大圣?”

  “七大圣是太一神庭留在洪荒的伏笔,被赋予了团结妖族,接应太一神帝归来的大任……可谓是妖族中的七位巨头,这样一个显赫而重要的位置,怎么可能交给一个有二心的妖?既然牛魔王知道你有二心,六位大圣齐出,诛杀帝子牧这等大事,为什么又会被你知道?以至于及时插手……搭救了白素贞和帝子牧两人。”

  “帝子牧伤势严重,我也知道,但是弄到如今不得不去闯一趟地府的地步……似乎也有你的操纵。”

  悟空点点头,他伸手一点,白素贞身上那张骊山圣母赐予的神符突然飘起来,落入悟空的手中,他反手打出一道神通,居然凭空修复了那道神符,落回白素贞的手中。白素贞惊讶的查看着圣母赐下的神符,发现经过悟空手中这一遭,神符已经恢复了八分的神威。

  悟空笑道:“干嘛拿俺和鹏魔王这些废物相比……莫看老孙排行最小,却是让着他们……七大圣中,数俺老孙神通最为广大。”

  白素贞托着神符,下拜道:“不知前辈和尊师梨山圣母有何关系,弟子临行之前,尊师赐下灵符,曾有言:可凭此符请一位来历极大的前辈相助,可是前辈在前?”

  悟空抓耳挠腮笑道:“我一见四妹的灵符便知道了!托了她的人情,我才帮你这一回。不然这地府的麻烦,俺才不淌呢!”

  “阁下竟然和梨山老母是兄妹?”血屠魔君震惊道。

  悟空挠挠左手,指着他们笑道:“哈哈……难道你们不知道,梨山老母亦是一只母猴?当年混沌之中有一尊神魔,名为混沌魔猿,与盘古大神力战之中,力竭而身死,死后其炁多化为猿猴属的凶灵之兽,洪荒中的猿属神兽,多出自它的血脉。”

  “其中混沌魔猿的嫡系血脉,被称为混世四猴。”

  “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梨山老母本是截教的大师姐无当圣母,当年娲皇圣母造人的时候,因为并不熟练,便先找了俺……讨来混沌魔猿的血脉,依照俺们混世四猴的摸样,创造了一位半人半猴的原人,后来才依据盘古真身,创造了人族。”

  “那位原人,便是无当圣母的化身,也就是后世的梨山老母。”

  “她乃是天地间第一位原人,半人半猿的摸样,日后修行精深了才渐渐化为人形,因为有了她,一众妖族,才通晓了化人的秘密。梨山老母开创了妖族修行变化为人的方法,本想将天下妖族,皆化入人族之中。”

  “故而收徒并不忌讳……连你这样的小小蛇妖,都能拜入她门下。”

  “又因为她本是半人半猿之身,故而也是半人半妖,代表妖化为人的原人化身,在妖族之中地位极其特殊……她的本体无当圣母,乃是截教的大师姐,门路广阔,旧识遍布洪荒,而且在截教之中地位尊崇,绝非一般。她的另外一尊化身无生老母,更是神道大尊,根基深厚无比。有传说……无生老母乃是极远古的神道时代,与娲皇圣母,后土娘娘同一时代的古老神祇,后来才转世拜入通天教主门下,作为玄门截教的大师姐。”

  “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都是混沌魔猿的后裔,俺自号齐天大圣,乃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俺二弟通天大圣,乃是通臂猿猴出身,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俺三妹巫枝歧圣母,乃是太古水猿,操千江,御万水,纵汪洋,出入归墟。四妹骊山圣母,亦是上古原人,为人祖,教妖魔,统万灵,女娲之属。”

  “混沌魔猿血脉,以俺为尊,俺齐天大圣做这个大兄,有什么不妥吗?”

  血屠魔君这才听明白了,一切都有了解释,他偷偷和无生教主嘀咕道:“原来是出身好!”

  七大圣为何选了一个与牛魔王等人并非一心的齐天大圣……因为他出身好啊!

  他们两人对太古神庭的历史有所了解,当年太一神开辟神庭,奠定的天道秩序,乃是血脉法……依照血统高贵与否,确定洪荒秩序,太一神庭的执政者都是先天神祇,他们的后代,便是先天生灵,太一神以血脉法铭刻天道,使得神灵的后裔不需要修行,凭着血脉就能成长到极为强大的层次,修为可以通过血脉遗传,资质和悟性,都可以由血脉决定。

  甚至血脉低贱的生灵,会本能的服从同源更高贵的血脉。

  这种天然的秩序,保证了血脉强大的生灵,永远霸占着统治阶级……

  血脉天然的缔造了秩序,洪荒中的众生,只需要按照血脉的高低,建立服从秩序,最终臣服最为高贵,为先天神祇的太一伸庭诸神和他们的血脉……但血脉法的根基,便是天然的统治秩序,所以太一神庭不可能是血脉的根源……因为还有混沌神魔,位于其上。

  而最强大的血脉,当然是盘古大神。

  混沌神魔身陨后,被盘古炼化,最后化为洪荒世界,他们最精华的血脉和力量,则化为先天神祇,所以血脉法的根源,只会是混沌神魔。

  也就是大罗……

  混沌神魔是血脉的源头,混沌神魔的血脉也有强大弱小,日后在血脉繁衍相互交融的过程中,强大的血脉侵蚀弱小的血脉,最后由混沌神魔中的最强者,主导一系血统,其中龙,凤,麒麟三族最为强大,而猿猴亦是一个繁衍无数,无比强大的族群。

  如此一来,混沌魔猿作为猿猴之属的血脉源头中最强大的一支,便会主导猿猴一族的血统秩序。

  在妖族万族之中,猿猴也是潜力庞大,分支众多的一支,甚至可以说是妖族中势力极其庞大的一支,混沌魔猿在太一神缔造的血统秩序中,作为猿猴的血脉源头,有着天然的统治权威,也是太一划分的秩序之中,天然的统治者。

  即便是太一神自己,也无法推翻他制定的秩序。

  所以身为猿猴一族无数妖灵的天生领袖,孙悟空就算和其他大圣心不齐,也必须是七大圣之一,因为……在妖族秩序中,他是天生的皇族!

  “难怪妖族高层在太一神庭被天帝破碎之后,还卖心卖肺的跟随太一神,因为血脉法从根本上保护了他们的利益……凡是血脉强大的妖族,肯定会对破碎了血脉法,让他们血脉受天道压制,开始逐渐退化的天庭恨之入骨啊!”无生教主感慨道。

  “原本先天生灵后裔,天生就是仙人,强大的血脉更是成年便是道君,甚至有的先天神裔出身就是道君,成年就是太乙散数的。如今血脉再好,也只是资质胜于一筹,再无这种只需成长,不需修行的好处了!”

  两人略微解释了一番血脉法的内容……

  也间接的说明了,为什么齐天大圣能在七大圣中间厮混的原因。

  白素贞忍不住问道:“大圣,竟然您出身如此高贵,为何还要反对其他六位大圣迎回太一神庭呢?若是迎回太一神,天下猿猴之属,都是您的子民。权势不弱于天庭帝君……未来的七大圣,何尝不是未来太古妖庭的七位帝君?”

  悟空道:“你可知当年血脉法是如何破碎的?血脉法,功德法,这般为天地定下秩序法度的法则,又被称为天道法。天道法——铭刻天道,奠定洪荒的基本法则,束缚众生,为天地众生立法……这是何其气魄?”

  “妖皇立血脉法,天帝立功德法,后土立轮回法,冥河立进化法,娲皇立造化法,羲皇立易数法,三清立仙道法,释迦立沙门法……”

  “为天地宇宙立法,将秩序铭刻于法则中,使得众生冥冥之中遵循你的法度。”

  “这样的伟业,又是如何一朝破灭的?”

  悟空摇头笑道:“你可知女娲造人的时候,天地变色,鬼神恸哭,就是太一神庭在哭,他们痛苦于血脉法的崩碎。因为人族是没有任何铐制,潜力无限的种族。人族血脉效法盘古大神,天地之间血脉最贵者,谁能超越盘古?所以在血脉法中,人族是一个异数……”

  “人族的血脉,不受血脉法的束缚和禁锢。”

  “但人族那时候太弱小了!于是后土娘娘以真正盘古后裔的身份站了出来,十二祖巫带领巫族,崩碎了血脉法,重创了妖庭所建立的秩序。然后又有冥河老祖,以阿鼻剑立下进化法,在血脉法之外,开辟了妖族血脉进化的道路,使得最低贱,血脉最普通的妖族,也有走到血脉法尽头的机会。”

  “继续对太一立下的血脉法补上了重重的一击。”

  “而后天帝崛起,在巫妖第三次大战之时,搏杀妖皇,亲手崩碎了血脉法的天道秩序,如今只有一些残留,还在维护妖族的传统权威。”

  “这等已经逝去的,已经失败的秩序……有什么值得俺老孙维护挽留的?”悟空大笑道:“失败了,就扫到垃圾堆里去吧!何必在爬出来苟延残喘……就算妖族要重兴,也要开辟新的天道秩序,何必走上昔年的老路?”

  几人闻言都沉默了!他们默默的跟着前方牧童君的魂魄,来到一处莫名的所在。

  牧童君的魂魄虚弱的如同凡人,离体之后有些混混沌沌的,在阴影界中受到莫名的牵引走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他抬头看见面前是一座黑沉沉的高大山脉,山脉上长着一株遮天蔽日,如同东极建木一样的桃树。

  “这里是哪儿?”牧童君站在黑山脚下,感觉自己无比的渺小,前方还有一望无际的魂魄大军,在缓缓进入黑山。

  悟空道:“这里是度朔山……有叫阴山、黑山,乃是鬼门的所在。”

  “鬼门是一宗极为玄妙的先天灵宝,所以此处的所在,不在三界的任何一个地方,又存在与三界的每一个角落,魂魄离体后,就会被鬼门吸引,来到这里。”

  那大桃树的背后,果然是一个无法形容的巨大门户,两位高如黑山的神祇站在桃树下面,背对着那鬼门关,把守着地府的门户。

  悟空掐了一个隐身诀,遮蔽身形,又示意其他人也藏起来,同时催促牧童君道:“快走,快走!莫让那两个老儿发现了咱们。”

  牧童君浑浑噩噩的走上前,混入庞大的魂魄大军之中,被拥簇的往前,往鬼门而去。

  他刚刚走到大桃树下,就看见右手边的那位神祇突然俯下身来,他无比的庞大,一只眼睛就好比一轮大日一般,小小的牧童君根本不放在人家的眼中,但这位神祇打量着小小的,犹如蝼蚁一般的牧童君,摸着下巴嘟哝道:“怎么有股猴骚味?”

  “还有魔道的痕迹……怪哉怪哉!”

  “神荼你过来看看……这个小家伙有点意思啊!”

  另外一位神祇也低下那彷如山岳一般的头颅,牧童君被他看得惴惴不安,过了片刻这才鼓足勇气喏喏道:“两位大神有问题吗?没有问题我还要赶着去投胎呢!耽搁不得……”

  神荼大神的声音震得整个阴山都在颤抖,他瓮声瓮气道:“小子,你阳寿未尽,投什么胎啊?”

  “你小子有些古怪……上一世,好像是东华帝君的儿子!”

  “东华帝君死了儿子吗?”郁垒大神嘟囔道:“他会不会来找咱们的麻烦,后土娘娘归隐后,天庭就是屁事多……什么小事都唧唧歪歪的要动轮回。”

  “要我说……我们抽冷子砍死那个转轮王,喂了神虎,他们搞的幽冥乌烟瘴气的。”

  “还有那个地藏王……整天不干好事,一并砍死!”

  “等到哪天他从咱们这里经过的时候,我上去截住他,大哥你照着他脑后就是一斧子……叫他骗开我们,偷偷进入地府。骗开鬼门之后,他居然还住进了地狱里面。真是欺负我们两兄弟脾气好……”神荼大神恶声恶气道。

  “我闻到了魔崽子的味道!”郁垒嘟囔道:“怕不是冥河又要来使坏吧!”

  “小声点,别提那个人的名字。当年他把我们两个骗到大桃树下面捆住,闯进去和娘娘论道,事后娘娘把我们好一阵的怪罪。就属你最憨,居然相信他的话……害得我也被娘娘怪罪。”神荼低声道。

  “还说,当年要不是你放天帝进来……”郁垒也小声抱怨。

  藏在牧童君身上的元育等人心道:敢情你们这两个把门的四处漏风,难怪齐天大圣敢偷入鬼门。

  牧童君趁着他们小声争吵之际,悄悄的往鬼门关挪去,眼看要偷偷进去了!这时候一把巨大的斧子将他面前的道路遮了严严实实的,如同一面铁壁挡住了他。

  郁垒大神撇着眼睛看他道:“小子……你进去可以,把你身上那些人放下!”

  牧童君颤颤巍巍道:“什……什么人?我……不,不知道!”

  两位大神瞪着眼睛道:“还想蒙混……当年冥河(含糊)……之后,我们就万分留神那些魔崽子的气味……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们兄弟!再有半句虚言,就拿你去喂神虎,什么东华帝君的面子也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