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七十七章元育金桥,混沌凶兽,诛戮绝弑

第七十七章元育金桥,混沌凶兽,诛戮绝弑

  九节杖高高抬起,就已经挣破那虚幻的一界,当头打下,一切都归于混沌,白玉台都颤抖震动,梵无劫在不同时空的真身同时破灭,过去未来都被先天灵宝锁定,一杖打出,就是整条时间线一同抹杀,虚空都被打成了混沌。

  梵无劫仅存的真身怒吼一声,祭起那枚金色的碎片,在过去未来都被抹杀,时空大力涌向自己的时候,打出了一道横跨虚空的金桥。

  先天灵宝杀伐之强,远超梵无劫的预料。

  当年法净手持先天灵宝紫金钵,似乎也并未有如此可怕,梵无劫终究没有迈过那大罗门槛,若是他如同元育那样在混沌之中走过一波,或是血屠,无生那样,出身传承悠久的大教门下,便会知道当时法净手持紫金钵之所以被打的到处跑。

  是因为紫金钵乃是地藏王菩萨的灵宝,法净纵然有菩萨法旨,却也难动用其万分之一的威力。

  哪里像张梁这边得张角示意,全力出手,大道九度又是暗合九节杖代表神权秩序的无上神通,因此逼得梵无劫只能动用混沌遗宝,元育金桥的碎片。

  梵无劫站在金桥上,他过去之身和未来之身皆被先天灵宝破灭,只能活在这一刻。

  原本他现在之身,应当受到过去未来两个方向的碾压,过去之身破灭,未来之身不存,自然会死亡。未来之身死亡,随着时间流逝,下一刻他就要死……

  但现在元育金桥横跨时空之上,让梵无劫停留在现在的那一刻。

  过去未来的时空潮汐,那无数不同时空中真身破灭的可怕攻击,都不能触及站在元育金桥上的梵无劫,他心有余悸的看着金桥下翻滚的混沌潮汐,虚空崩碎,大道不存,先天灵宝的一击之下,时空和怨气都被打成了混沌。

  梵无劫现在只要跌落金桥,就要面临无数时空中不同的自己死亡的冲击。

  白玉台承载着混沌,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诸神的祝福,天庭考工诸神设立的禁制都破灭了!那无数密密麻麻的金色禁制,每一层都厚重的犹如不可逾越的铁壁,纵然妖蛮大军倾力出手,无数道君在台上厮杀,无数神通术法一齐轰击在上面,都难以动摇的禁制,像是薄纸一样破碎了!

  混沌拍打着金桥,金桥虽然蔚然不动,但毕竟只是一道虚影,金桥的气息依旧稳固,但梵无劫显化金桥的虚影,却坚持不了那么久,毕竟这只是一枚混沌神魔遗宝的碎片。

  台下的元育狠狠的瞪了一眼血屠魔君,幽幽道:“这元育金桥,果然立于其上就位于不败之地,纵然是先天灵宝照着打,直面九节杖冲击,依旧稳固,只可惜梵小子只得了一枚碎片,蕴含得灵宝气息不足,怕是坚持不了太久!”

  “若是某人的天魔化血神刀上去,只怕一杖就给打折了!”

  血屠魔君不跟他计较,等到砍人的时候,才知道他天魔化血神刀的厉害。

  化血刀锋锐无匹,本质及高,而且自带阴毒的禁法,本来就不是用来护道的,而是用于杀伐的,他一把神刀,跟着人家的金桥比什么坚固啊!

  无生教主得意道:“什么九节杖,紫金钵,岂能比得上魔祖随身的元屠剑?若是我派至宝元屠剑再此,轻取张梁,便是张角来了,也不过刀下亡魂!”

  血屠和元育两人不理会他,他们两人的宝贝都是自己随身的兵器,此人拿出来比的宝贝是他一门大教的老祖宗,别看无生教主口口声声说什么拿着元屠剑就天下无敌,什么张角,先天灵宝都不够看,大罗都敢拼一拼。

  实际他也没有说错……

  但是让无生教主跪着去请元屠剑,看看这位老祖宗会不会为他动手喽?

  三人都不担心梵无劫,因为若是没有元育金桥相护,被先天灵宝当头一杖,措手不及之下,梵无劫还真有可能被一杖打的灰飞烟灭,但现在梵无劫挺过了最初的凶险,虽然如今元育金桥摇摇欲坠,但有此缓冲,梵无劫自然有办法应对。

  毕竟拿着先天灵宝的并非张角,而是远不如梵无劫的张梁。

  果然就在元育金桥虚影被混沌冲击的越来越虚幻,眼看就要破碎的那一次刹那,梵无劫突然一步跨出金桥,随即那元育金桥的虚影破碎,一枚金色的碎片也被打成了粉碎,梵无劫坠入混沌之中,无数时空的真身死亡的冲击随即而来。

  梵无劫当即就被抹去,整个人完完整整,不留一丝气息的被抹杀。

  张梁艰难持着九节杖,不敢放松,固然是因为梵无劫之前的举动太过莫名其妙,也有他人贼去楼空,大道九度大神通,禁劾的祖灵鬼神的愿力都被先天灵宝抽取一空的原因,如今大部分黄巾力士,大道九度神通驾驱的鬼神,都已经乏力。

  再打一杖,怕是要抽取这些鬼神的本源。

  而就算张梁累到吐血,也不过能打出九节杖三杖之力……纵然每一杖都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威,三杖之后,张梁怕是就拿不起这件先天灵宝了。

  而其兄张角,不借助大道九度,凭借自身法力,也不过能打出五杖而已。

  白玉台下,看着梵无劫坠入混沌之中,灰飞烟灭,众人发出了同情的叹息。白衣女子更是转头而不忍直视,小青亦是泪眼盈盈。心魔老人叹息道:“可惜,可惜啊!一尊未来的年轻强者,在这般逆天的手段,面对这一击之力,也无可奈何。”

  而银河水师校尉也放下酒杯,摇头道:“那金桥某家好生眼熟,似乎是一尊混沌神魔的遗物。”

  有着一双神眼的神人感慨道:“这位未来强者纵然凭借那枚混沌神魔遗物的碎片,借来一丝大罗气息,躲过了一劫,但如果没有第二枚碎片,也不过是早晚败落的事情。”

  伯钧帝子笑道:“怎么没有区别,躲过了这一击,他大可以认输。”

  “本殿又不是什么不通情理,非要逼死人的恶人,还会不准他下台吗?而且此人虽然败落,但一身本事大家却也见得,却是是良才,本殿纵然提举他,又有什么关系?”

  帝子牧似乎有些傻了,他抓着衣角十分紧张,脸色有些发白:“无劫兄……败了!非战之罪……哪里知道那张角还有这等可怕的底牌,不过洪荒之中,先天灵宝都是有数的,这次能逼出张角背后的人,对我父亦是大有助力。这一局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希望无劫兄不要有事就好!”

  混沌之中,突然有无数仙光大放光明,刚刚先天灵宝九节杖击碎的元气,化为混沌状态,这时候混沌之中一胎突然浮现,那肉卵极为奇特,红彤彤的仿佛赤火,一出来就吞吐混沌之气,迅速胀大,从中钻出一个无口无面,仿佛肉囊一样的异兽。

  台下有人惊呼道:“浑沌!”

  正是太古四凶之一,凶兽浑沌……浑沌一出世就大口的吞噬着混沌之气,它的身体迅速长大,力量也飞快的强大起来,那边张梁憋得面红耳赤,都举不起那九节杖,眼睁睁的看着浑沌长到十万丈高,整个身体突然外翻,梵无劫从里面钻了出来,披着混沌之皮,身体丈丈缩小。

  元育微笑点头道:“转世轮回大神通!”

  血屠也高兴的拍着帝子牧的肩膀道:“我就说梵无劫这小子能活出另一世吧!就算过去未来皆死……他也能转世重生。”

  “如今是混沌凶兽之身,他终于还是重新悟出了幽冥九问中蕴藏的轮回道理!”无生教主感慨道。

  “转世轮回纵然并非禁忌神通,说起来只是涉及轮回法则而已,但毕竟还有幽冥九问的影子在,无劫若是在这门大神通之上,更近一步,说不定能窥探到其中一问的秘密。卷入轮回大秘,不知是吉是凶啊!”元育叹息道,但他自己屁股下面,也还是麻烦一堆呢。

  轮回大秘,梵无劫终究不像尸魔道主卷入的那样深。

  未来并不一定就面临大劫……只是以后涉及地府幽冥事务,一定要小心谨慎而已。

  梵无劫以转世轮回,躲过了从上下游时空,过去未来接踵而至的劫难和磨灭大力……白玉台上的诸位大能却也不意外,秦校尉和眼力惊人的那位神人是早就看出来,而帝子伯钧虽然有些意外,但梵无劫已经打不下去了!

  他也就等着梵无劫举手认输而已……

  张梁几次都没能举起九节杖,错失了追杀梵无劫的机会,如此也就放弃了,他看着梵无劫沉声地说道:“阁下,此次斗法,看来是结束了!终究是我太平道的神通道法,更胜一筹,惭愧我修为不济,全凭教门底蕴,才稍胜阁下一筹。”

  说出这话,不论是他,还是台上的张角,伯钧,都在心里面长吁了一口气。

  梵无劫低眉垂目,叹息道:“太平道果然不凡……不愧是后世……若是有的选择,我也想举手认输啊!可惜,无论是我,还是道友,都没有选择。”

  张梁脸色一变,伯钧帝子手按在案上,张角冷哼一声。

  “不知死活!”

  梵无劫朗声道:“我有一剑,请君品鉴。此剑之下,不知死活,是谓……诛戮绝弑!”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带着剑道一往无回的绝毅。

  梵无劫心里叹息道:“终究是……胜之不武啊!”

  他微微抬起手,捏了一个剑指,指尖虚无一物,梵无劫的眼神却集中在指尖上,在众人看来那指尖分明空无一物,但在梵无劫眼睛里的倒影中,那里有一把举之绝日月,用之斩乾坤,往前无匹,往后无人,绝顶锋锐,难以言叙的杀戮之剑。

  这从他眼神中折射出的白色剑光,似乎蕴含着无量杀意,震动元神,刺破虚空,危险而恐怖,让附近的所有人,包括帝子,神君,道君金仙,乃至太乙境界的大能,都有心神刹那空白,被杀意所慑的感觉,他们居然不敢直视梵无解这一刻的眼神。

  张梁更是被杀意所摄,忘记了一切,甚至忘却了刚刚他对梵无劫不知死活挑衅的恼怒。

  就仿佛三伏天顶头泼下的一桶冰水,寒意彻骨。

  “杀戮剑气!”在场的一众大能就没有孤陋寡闻之辈。

  心魔老人更是惊骇莫名:“谁把我们家的元屠剑气带出来啦?”

  但更多人则是颤抖的,就连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忍不住破音尖叫,甚至有人心神都被吓得溃散了,张角瞳孔圆瞪,帝子伯钧忍不住打翻了席案站了起来,秦校尉长大嘴巴,那位眼力高超的神人甚至连眼睛都凸了出来。

  这里无数仙人,亿万修士都发至骨子里的颤抖。

  “诛……诛仙四剑!”

  蛟魔王更似乎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他左右打量了一下,才确定自己身处洪荒某个穷乡僻壤所谓的承天盛会上,并非在上古巫妖大战,后或者某次洪荒大劫的战场上,但这先天灵宝,甚至诛仙剑气都出来了是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舍摩黎和无生教主的仿制手段是真的高超,除了他们魔门自己人,硬是没有第二个人能认出这诛仙剑气下,元屠阿鼻二杀剑的本质。

  张梁直面诛仙剑气,拼了老命以大道九度压榨那些鬼神的本源,硬生生的第二次举起了九节杖。

  但面对再次当头打来的九劫杖,梵无劫只是以一道冷酷、凶狠的杀伐剑意斩去,迎着先天灵宝的大罗大道,那道无声无息,杀意内敛却恐怖异常的杀戮剑光,却将先天灵宝九节杖的一应变化全部封死!

  这时候,梵无劫突然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种熟悉的灵光,他忍不住将第二道剑光依照归墟深处的奇妙道理,依照归墟大道斩出,那两道剑气不知什么时候,凝结成一朵朵青色莲花,清新脱俗,凝翠欲滴,但却异常的可怕。

  梵无解只看见一朵莲花落在了九节杖上,瞬间大道九度构建的神权秩序瞬间毁灭。

  因为所有的鬼神,黄巾力士,祖灵群鬼,乃至那些地祇天神的投影,都被一道剑光破去,全部统统斩杀,那些投影分身被斩,元气大伤的天神,那些在天庭威风赫赫,权威滔天的真神统统闭嘴,只当看不见。

  那道剑光仿佛是解决事件一切矛盾,因果,问题,纠葛的终极答案。

  是世间一切道理的答案,什么神权,什么秩序,什么大道,什么道理,在它面前都有一个终极的解……那就是杀戮!

  管你千般法术,万般神通,我来去只有一剑,斩杀一切!

  张梁只看见一道剑光卷来,随即眼前一黑,再无一丝念头……张角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人头落地,九节杖坠入尘埃中,心中的怒火不知有多高涨。

  但他站起来,直面那道剑光,怒火转眼被冰冷的杀意消弭。

  只好闷哼一声,重新坐了下来……

  看着张角这一怒起,有转眼坐下,其他人看在眼里都有些想笑,但面对白玉台上的那凌厉无比,杀气四溢的剑光,却都笑不出来。

  白玉台上一众大神通者,无论是谁,都乖乖正襟危坐,收起原来的姿态,一个个跟那乖宝宝似的,那冥冥中锁定众人的剑意,这才略微松了松,然后随着梵无劫收起剑气消失不见,在场所有人感觉头顶那一丝剑意消失后,都松了一口气。

  半是惊愕,半是庆幸地失声道:“何至于此?”

  梵无劫清醒过来,看着台上台下一片安静,就连自己失手杀了张梁,也完全没人追究的样子,一个个大能就像最乖的犬儿一样,就连往日总有些自傲的血屠,无生,元育三人,也温顺的像一只没脾气的老狗。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面露茫然之色。

  刚刚发生了什么?

  是我走错时间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