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二章月宫高悬,覆手灭世,黄雀现身

第五十二章月宫高悬,覆手灭世,黄雀现身

  婆雅莫措驾驭着大罗尸体,张开大手,婆雅稚意为‘勇健’,此时婆雅王的尸体和通明殿内的禁忌存在大战一场,虽然阿修罗魔众无量量劫以来的活血为此消耗了大半,但沸腾的血气活络了大罗尸体僵化的筋骨,尸体僵硬是因为血气不通,燃烧活血,冲开了体内僵化的血脉,反而让婆雅王的这具大罗法体战斗力不降反升。

  这一张手,虽然血气不如之前全盛时期强大,但血气能运行于肢体的末梢,原本已经青黑的皮肤也变得红润起来。

  甚至能施展婆雅王生前的战技!

  当年婆雅稚右手托起阿修罗魔众的希望,在血海之中开辟了一处净土,如今再次一手遮天,打出了一个世界,在靠近建木嫩芽的过程中,那遮天大手一节一节的缩小,但每缩小一圈,转眼就重新长回去。以至于在婆雅莫措一手抓向建木嫩芽的时候,那只遮天大手,缩小到了正常尺寸后,居然不再缩小,拈向嫩芽表面的那两只米粒大小的难陀古蚁。

  “不过如此!”婆雅莫措神识一扫,心中恍然到:“此处空间有异,竟然有纳须弥如芥子,缩万里如户庭的妙处,想来也是太古妖庭的一处禁制,为他们所利用,想要暗算于我。但王上的大罗法体,岂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大罗法体之中,神藏无尽……”

  “等等……”

  一众魔道魔君眼中闪过一丝嘲弄……能把他们逼得落荒而逃的魔物,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婆雅莫措伸手接近建木,纵然不断鼓动法力,胀大那大罗法体的遮天大手,但随着他接近建木嫩芽的距离超过了三尺,遮天大手还是撑不住开始微微缩小了。

  而且婆雅莫措祭起伯符鸟头骨的天敌气息,终于还是惊动了趴在建木嫩芽上的两只小蚂蚁。

  蚂蚁注视着头顶一轮明月,明月之上一座废墟一般的宫殿门口,站着一个微小的只有一个黑点的小人,小人俯视着大地,伸出一只手掌,朝着大地拍来,于是陆地上的生灵便看到月亮上,往下打出来的一张遮天大手,而那高虚飘渺的明月中,月宫高悬,一面牌匾面对着无限浩渺的大地,上书三个上古妖文——通明殿!

  随着大手越来越靠近大地,体积也变得越来越大,超越了山,囊括了海,最终达到了覆盖半座大陆的程度。

  这座大陆被称为螯大陆,

  因为上古传说,这半月状的狭长大陆只是一只无法想像庞大的蚂蚁的两只大螯。

  在通明殿中的所有人,视角都是在从通明殿往建木嫩芽去看,感觉那嫩芽之中藏着一个世界,他们的参照物是自己的视觉,觉得建木嫩芽长在通明殿的牌匾上,长出了一个世界,但只要转变视角,从建木往通明殿上看,就会发现,建木嫩芽根本不是长在通明殿的牌匾上。

  就和月亮长在井口上一样可笑!

  从建木往通明殿看,偌大的通明殿只是一栋皎洁的白色宫殿,反射着莹莹的玉光,高悬在天上,就如同一轮明月,而脚下则是一望无垠的大地。

  月宫的牌匾最靠近无边的陆地,月宫距离陆地非常高远,但体积比起陆地来,要小得多,远远的小得多。

  元育等人在通明殿门口俯视建木,在建木上的生灵看来,只是月宫中蝼蚁一般大小的神人,在俯视着大地,如今月宫中,稍微大个了一点,有月宫大门那么高的神人,在月宫上对着大地拍下来一掌,这一掌见风就长,最后化为覆盖了一座大陆的遮天蔽日的大手,眼看着就要跨越地月之间漫长的距离,拍在地面上,给这座大陆的生灵带来灭顶之灾!

  大陆上的生灵逃窜着,挣扎着,绝望的反抗着,整个大陆都因为这巨掌而颤抖了起来。

  那些强大的上古物种,诡异的生灵,如同山岳一般大小的浮岳龙,挡在这大手面前,坚不可摧的身体被撞击得四分五裂……无数山岳倾倒,无数生灵覆灭,这一掌之下整个大陆都被拍平了!

  这时候,螯大陆上突然竖起了两根撑天巨柱。

  趴在建木嫩芽上的两只蚂蚁抬了抬触角,那打在巨螯上,毁灭了上面一切生灵的那只遮天巨手,就是给它弹了弹灰尘,难陀古蚁本来并不在意,但它突然感觉到月宫之上,传来一种令它十分不舒服的气息。

  婆雅莫措伸手靠近建木的时候,初时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初。

  他的神识扫过,探入建木嫩芽之前的虚空之中,这才看到自己所在的空间突然向内弯曲,构成了球装的翘曲,四周延伸的空间到了边缘突然封闭,偌大的通明殿,封闭成了一个圆形的星球。整个通明殿的空间,只是建木上开辟的一小部分,只是建木上悬挂的一轮明月!

  明月的球形的空间翘曲,形成了一个特殊的透镜解构,让明月往下看的视线,被放大到整个世界,所以,才看到了整个世界的原型。

  通明殿更本不是一个世界,它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他们看到的建木嫩芽,才是这个世界的大部分。

  就像站在月球上,往下俯视地球,也感觉地球犹如一个井口一样,便有一种错觉——原来地球只是一个井口!

  遮天巨掌尴尬的按在了难陀古蚁的巨螯上!

  这只难陀古蚁抖了抖触角,钻入了虚空之中,向月宫的方向打开一个虫洞,紧接着,元育等人眼前一黑,看到了一个比通明殿更大的天幕在眼前升起,占据了他们的所有视线,即便驾驭着婆雅王无比高大的尸身,在这只庞大无匹的难陀古蚁面前,一众阿修罗魔众依然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

  法净居然有点可怜这些罗睺余孽了,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那两只小东西,突然怀疑,这真的是一种物种吗?上古物种,个体差异已经能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难……难陀古蚁!”绿毛尸打着摆子,双腿颤抖道:“难陀古蚁……有那么大吗?”

  “闭嘴!”婆雅莫措冷哼一声:“我们还没输!”

  婆雅王右掌能托起一个大陆,在绝地开辟一片净土,是因为他双掌之间本来就握着一个世界。

  所以才能禁锢岱屿神山的碎片,甚至能折断一截玄冥骨刺,开辟一个能够隔绝大部分毁灭劫力的掌心大陆,但这只是婆雅稚大罗神藏的一种表现,婆雅稚本质上还是走罗睺混沌魔道的大罗,一身的力量充满着毁灭和不详,他托手能开辟一个世界,但这个世界的本质还是虚幻的,短暂的,甚至是脆弱的。

  这种举手开辟世界的神通,完全是为了下一步,反手毁灭世界,覆手之间那脆弱的世界奔溃毁灭,为了那虚幻的存在毁灭之时,爆发的那种无与伦比的毁灭雏形的力量。

  所以婆雅稚完整的一击,是抬手打出一个世界雏形,将敌人禁锢在那虚幻的小世界之中,然后反手将手中脆弱短暂的小世界完全毁灭,借助世界毁灭的力量,催发毁灭劫力,打出毁灭一击,将手心的世界连同敌人一起毁灭。

  在婆雅稚在血海中撑起一片净土,开辟一个无量量劫的安全净土之前,他只怕从未试过真正维持这种创造的力量。

  他之所以创造这样一种开辟一个世界的神通,其实完全是为了这种造化被摧毁的瞬间爆发的强大毁灭力量。

  在血海淹没婆雅稚的时候,他之所以能突破毁灭劫力的拷制,开辟一个真正能独立存在的世界,实际上是借助了插在掌心的玄冥骨刺和掌心岱屿神山碎片的力量,玄冥骨刺钉在婆雅王的掌心,刺破了婆雅王下半式覆手灭世的神通,而岱屿神山的碎片,则维系了那遥遥欲坠的虚幻世界。

  这两者一个像一块石头一样,卡住了神通的那重变化,像支点一样撑起一个世界。

  另一个破去了神通后半式的变化,钉在了这种将变未变的时机上。

  如今虽然玄冥骨刺被拔去,让婆雅王的右手有了打出后半式的可能,但岱屿神山还卡在虚幻的世界中,成为唯一真实的支点,如果不能毁灭岱屿神山的碎片,摧毁这个支点,那么婆雅王的尸体永远打不出那孕育了无量量劫的后半式神通。

  但如果岱屿神山抵挡不住,让婆雅王打出覆掌灭世的一击。

  这稳定存在了无量量劫的净土加上岱屿神山碎片的毁灭,也许能打出惊天动地的一击,甚至超越婆雅王生前最强的力量,因为这实际上是在婆雅王临死之前打出的半式最强神通,积蓄了无量量劫后,已经孕育了自动诞生后半式的力量,到时候掌心净土中的一切存在,都会成为那灭世一击的养料。

  或将打出真正的最终道解!

  但现在岱屿神山碎片还在镇压这已经孕育而出的灭世一击的雏形,婆雅莫措也根本无法打出覆掌灭世的后半式神通,但元育有理由相信,这也是这些罗睺余孽的一大底牌。

  现在婆雅莫措只是借助婆雅王掌心世界的浩瀚力量,化为神通,将目标禁锢在手心。

  那完整的一式神通,应该包涵了抬手创世,覆手灭世的大罗神藏,被卡在了上半式演变为下半式之间,演化出一击大世禁锢的无上神通,借助手心世界的力量,镇压敌人,一甩手下来,不比如来佛祖镇压孙猴子的那一击简单。只是两只难陀古蚁,如何能逃出这等大罗神通?

  打出这一击后,婆雅莫措已经平静了下来,暗道一声:“着!”

  他有信心,若非这一击是针对他最大的目标‘难陀古蚁’,突然爆发之下,足以击杀这里的任何一人,若非难陀古蚁实在是他计划中至关重要的因素,他不可能将这一次机会浪费在这里。

  这一击下去,已经算是婆雅王的大罗法体全力出手一次了。

  这种消耗比他刚刚驾驭尸体和禁忌存在战斗那么久,消耗的活血总量还要大,如今这一击下去,他们祭祀无量量劫养出来的一点大罗血气就被抽空了八成,顶多剩下最后一击之力,但婆雅莫措觉得值得……因为这一击撬动了掌心世界的力量,在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世界上重重又踹了一脚。

  如今掌心的那片庇佑他们无量量劫的世界已经濒临毁灭!

  只要最后一击,毁灭劫力就会自然发生变化,碾碎卡在其中的岱屿神山碎片,演化神通的后半式,打出婆雅王尸体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击。

  堪称大罗全力出手,碾压一切的最终道解!

  比起之前那些毁灭魔徒,罗睺余孽打出的最终道解雏形,强大无数倍,真正能够威胁到大罗,甚至击杀大罗法体的一击。

  在诸天世界之中,这只难陀古蚁已经是一种无法想像的可怕魔物。

  但在诸天最强的力量——大罗面前,这种可怕的体型带来的不可思议的力量,依旧是不堪一击……梵无劫就亲眼目睹了那由一个世界加持的力量,那只伯符鸟头骨化为囚笼,将那只庞大的无法想象的难陀古蚁禁锢了起来。这时候,婆雅王法体全力一击,正是法力运转势用尽难以调整的时候,但在罗睺余孽的防备中,一众魔道魔君始终没能找到机会出手。

  等到数个呼吸后,婆雅王招式用尽,一口血气再次提起,难陀古蚁难以挣脱伯符鸟气息和大罗共同的束缚,婆雅王的法体虽然只剩最后一击之力,却又能随时打出最终道解……

  所有人面对这张王牌,都将难以破局!

  “原来这才是你们的第二张底牌!”元育低声道:“你们应该有三张牌……蕴含诛仙四剑神髓的那物,婆雅王遗体的最终道解……每一张牌,都能够对大罗造成足够的威胁,难怪舍摩黎还不敢出手,那还有最后一张牌是……”

  “应该就是这时候了!”元育暗衬道:“如果舍摩黎想要出手,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但婆雅莫措应该也在等着这个机会……最后一张底牌,说不定就是为了现在准备的!”

  元育暗中扣住一张玉符,准备发动早就商定好的暗号!

  但就在婆雅王法体擒下难陀古蚁的一瞬间,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智珠在握的自信笑容,他暗中准备好了一物,周围其他阿修罗魔众则是在小心提防着魔道和佛门一众道君的动静,防止有人搅局。现在魔门和佛门都无力干涉大局的发展,元育准备打出一张牌,罗睺余孽打出了一张小王,大王暂时作废,但还有两炸暗中准备,舍摩黎王还没有入局。

  就在这关键的一瞬间。

  婆雅莫措突然面上浮现了一丝错愕的难以置信的神色,婆雅王的尸体翻手将难陀古蚁擒入掌中,庞大的蚂蚁,被婆雅王一只手抓在手心,受到毁灭劫力和岱屿神山碎片内外夹攻,被镇压了下去。但这时候婆雅王心脏神藏处的那股活血中蕴藏的神,突然暴毙了!

  活血被一股诡异的毒性,转化为尸血,婆雅王越发栩栩如生的尸体,瞬间变得青黑。

  这种反噬,顺着婆雅莫措祭祀那尊神形成的冥冥之中的莫名联系,攻入婆雅莫措体内,让他瞬间重伤,这时候一个人来到了婆雅莫措的旁边,轻易无比的,就将他擒下。

  婆雅莫措看着那人,神色用震惊都难以形容!

  “是你!”

  “是我!”那人微微一笑,绿色的尸毛漫天飞舞,正是梵无劫和元育的老熟人——绿毛干尸!

  “怎么会是他?”

  “原来是他!”

  梵无劫和元育或是错愕,或是恍然的开口道。

  “以大罗之尊,在血海绝地的一群可怜虫之中潜藏无量量劫……这婆雅莫措输的不冤啊!”元育语气森然,带着一丝让人惊恐的寒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