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英雄联盟之惊天战神 > 第744章 痛打落水狗

第744章 痛打落水狗

  韩苍站在船头上,遥望着远处的纳施拉美港,那道紧闭的闸门犹如天堑一般,将他与菲奥娜隔绝在两个世界之外,他既过不去,菲奥娜也来不了,这注定是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即使宇宙重启,人生重来,他们再次相遇却还是无法走到一起。

  韩苍不怪菲奥娜,他大概已经猜到了,肯定是皇室那边或者是劳伦特家的长辈插手了这件事,所以才导致闸门迟迟没有任何动静,如果他现在硬闯的话,虽然可以把船上的难民都送进港口里,但那样做只会伤害菲奥娜对自己的感情,让她成为德邦人的活靶子,成为民族的罪人,而韩苍是知道的,菲奥娜把荣誉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放手,至少主动离开,那些皇亲贵族们就不会再为难菲奥娜。只见韩苍举起胳膊,伸手朝天空发射出一连串电火花,散成一片,在空中幻化成一句话,作为他向菲奥娜道别的留言。

  韩苍没有过度的悲伤,只是觉得有些遗憾,但说到遗憾,他有太多的遗憾埋藏在心中,早已习惯了。

  只见韩苍垂下手臂,缓缓转过身来,在他身后站着的是维考拉城仅存的几千名恕瑞玛人,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悲伤,只是眼巴巴的望着韩苍,这种感觉比被人责骂更让韩苍惭愧,因为他知道这些恕瑞玛人不说话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没有什么能让人守护的东西,也就意味着失去了抗争的理由,此时此刻,这些饱经风霜的灵魂已经被冰冷的现实冻到精神麻木了,而辜负了这些人的信任让韩苍有种无比沉重的罪恶感。

  韩苍:“走吧……看来这个地方并不欢迎我们……该回去了。”

  只听他苍白无力地说道,然后飞了起来,飞到另外两艘船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内瑟斯和塔莉垭。内瑟斯倒是没什么反应,点了点头,立刻按照吩咐去做,但当塔莉垭听到这个消息时,她眼里的光一瞬间被熄灭了,眼神迅速暗淡了下去,那种表情让韩苍永远也无法忘记,他动了动嘴唇,甚至想不到一句能够安慰对方的话。

  随后三艘货船相继调转船头,朝着远离港口的方向驶去,整个过程中站在甲板上的恕瑞玛人都在望着那片远去的大陆,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他们曾经满怀希望的来过,但现在却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黯然离场,令人唏嘘不已。

  ……

  皮尔特沃夫,议长大厦内。

  只见皮城的权势人物纷纷走进议事厅,他们一大早被召集起来,还以为是有议长下落的消息呢,结果一进门,却发现窗户跟前正站着一道熟悉的背影——杰里柯-斯维因。

  议员们都傻眼了,很快就有人表达了不满:“皮城已经开放到可以让一个诺克萨斯人随便进出政府大楼的程度了吗?”

  大家听了,立刻纷纷点头,还有人附和道:“而且这个诺克萨斯人还对我们发号施令,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看来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面对这些皮城大佬们的奚落与讽刺,斯维因的心情丝毫不受影响,只见他面露微笑,缓缓转过身来,当目光与那些皮城人接触的时候,从他的目光中,人们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虽然转瞬即逝,但仍然把人给吓出一身冷汗,随后只听斯维因用一种低沉阴鸷的声音,说道:

  “我想诸位皮城的精英可能是误会了什么,召集你们来开会的人不是我,我也只是被邀请来参加议会的,并因此而倍感荣幸。”

  他说话时的腔调简直比皮城佬的冷嘲热讽还让人受不了,但在场的皮城人很快怀疑了起来:如果召集他们来的人不是斯维因,那会是谁?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只见从会议桌的另一边忽然走出来一道人影,一开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对面的斯维因身上,而忽略了去留意周围的情况,直到那个人走出来大家才注意到他的存在——是贾古-米达尔达,这位仅次于卡蜜尔和她的萨菲罗家族的皮城大亨,神气十足的站了出来:

  “先生们!创造历史的时候到了!”

  在场的人一听,顿时觉得他是不是疯了?

  可贾古本人并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他挺起肚子,义正言辞的说道:

  “先生们,是时候了,我们应当勇敢的站出来,给我们的敌人致命一击!这就是我今天召集大家来的理由,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我们不能错过!”

  有人质疑道:“米达尔达先生,你在说什么呢?斯特莱奇议长还没找到呢,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些有意义吗?”

  贾古立刻怒视这位同僚:“先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哦!伟大的斯特莱奇议长,对于他的失踪我感到非常遗憾,但同时我也想要提醒大家一下,他只是我们推举出来的一位代表,又不是皇帝!难道必须有他在,我们才能为皮城做主吗?”

  贾古的一番话说得在场的众人无法反驳,紧接着就在这时,斯维因也站了出来:“贾古先生说的一点都没错,这里可是闻名遐迩的皮尔特沃夫,又不是什么封建王朝,为何你们要把一座城邦的命运交到个人的手上?”

  可他立马就遭到了反对:“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教我们该怎么做了?别忘了昨天我们共损失了多少架齐柏林飞艇,斯维因先生!”

  “哦?”斯维因微微侧目,眼里顿时闪露出一道凶光,把在场的众人吓了一跳。接着他反问道:“你又知道昨天共有多少诺克萨斯人战死在战场上吗?你是觉得我们诺克萨斯人的命不如你的飞艇值钱吗?”

  只见斯维因又向前走了一步,阳光从他身后的窗户照了进来,将他的影子投射在会议桌上,那道狭长的影子几乎快要伸到对面站着的那排皮城议员的眼皮底下了,他们中有不少人提心吊胆的吞了吞口水,吓得面色发白。

  一时之间,屋子里的气氛显得特别的紧张,本来站在会议桌一侧的贾古-米达尔达现在被夹在双方之间,反倒成了居中的位置,开始扮演起中间人的角色:“好了好了,都不要争了,现在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我们不能半途而废,应当按照计划继续执行下去,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再说损失几艘飞艇也没什么,我们看重的是更大的利益,不能计较眼前这点损失,而且据斯维因先生说,那个恕瑞玛皇帝的老巢,维考拉城已经被彻底攻陷了,这至少证明我们已经取得了初步的胜利,不是吗?”

  在场的议员们一听,顿时露出吃惊的表情,有人问道:“什么?维考拉城已经被攻陷了?那…那些恕瑞玛人呢?还有那个皇帝呢?他们在哪儿?”

  斯维因:“反正不在维考拉,因为那座城已经沦为一片废墟,待不下去了。”

  皮城人一听,立刻笑逐颜开,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顿时一扫之前会议桌上的紧张气氛,大家一下子仿佛又能愉快的聊天了,纷纷击掌庆贺,简直就像在开派对一样。

  贾古-米达尔达一边维持秩序一边说道:“好了好了,先生们,先生们!大家都安静!听我说,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这只是我们向胜利迈出的第一步,别忘了那个恕瑞玛的皇帝还在呢。虽然他的政权已经瓦解,但还有一批残余势力逃走了,如果不赶紧趁胜追击,除掉这群余孽,那么将来他还会有卷土重来的那一天,对我们始终是个威胁。”

  在场的众人听了,立刻又变得忧心忡忡,纷纷点头赞同,有人问道:“我们该怎么做?去哪儿找那个皇帝的残余势力?”

  “肯内瑟。”斯维因忽然说出了一个地名。

  皮城议员们一听就明白了,有人点头分析道:“不错,臭名昭著的肯内瑟地区,聚集在那里的都是一群盗墓贼和强盗,他们时常抢劫过路的商队,以前就很让人头疼,那个地方外人从不敢靠近,如果要藏起来的话,的确最合适。干脆趁这个机会把他们也一网打尽!”

  贾古-米达尔达补充道:“据可靠消息说,昨天从卑尔居恩港,有三艘货船同时离开了港口,向西边开去。”

  议员们微微一怔,有人提出了疑惑:“货船?西边?再往西还有哪个港口可以停靠?好像只剩下纳施拉美了吧?但那里一直都是德邦人控制的区域,卑尔居恩的货船去那边干吗?”

  贾古-米达尔达:“自从那个恕瑞玛的皇帝控制了卑尔居恩港之后,近半个月来纳施拉美和卑尔居恩之间一直都有贸易往来,但每天最多只有两艘货船出海,而且一早一晚,从来没有三艘货船一起出航的情况。”

  斯维因一语道破天机:“是那个皇帝在偷运他的那些残余势力,前往西边避难。”

  在场的皮城人一听,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去德玛西亚的地盘上避难?德邦人会接受吗?

  斯维因立马给出了答案:“放心,他们去了只会碰一鼻子灰。我很了解德邦的那些贵族们,在恕瑞玛这个问题上,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之间毫无利益冲突,嘉文三世是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小土皇帝而大动干戈,那个皇帝最终只会带着他们的人再回来。”

  贾古-米达尔达:“而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就是我们出击的最好时机!我们要一鼓作气拿下敌人,剿灭那个暴君和他的手下,杜绝后患!”

  斯维因和贾古两人一唱一和,简直就是要导演一出大戏。

  有人问道:“那诺克萨斯方面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斯维因抬起眼皮,看了看在场的众人,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明天一早。”

  会议桌上顿时响起了一片哗然,有人质疑道:“明天一早?我们只有一天的准备时间?”

  斯维因立刻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而敌人连一天的准备时间都没有。试想一下,他们刚从德玛西亚人那里灰溜溜的跑回来,正是士气最低落的时候,不趁这个机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还要等什么?再没有什么比在敌人最软弱无助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更加致命的方式了。昨天我们已经重创了他们的力量,今天他们在德邦人那里又将遭遇第二次失败,而到了明天,就是这些恕瑞玛人迎来审判的日子。”

  只见斯维因忽然抬起了下巴,提高嗓门,对在场的所有皮城人说道:

  “先生们,明日我们将彻底铲除那个威胁到我们未来的敌人,他和他的势力都将一去不复返,我们要用这场伟大的胜利,向全世界宣布——恕瑞玛不允许有这样的独裁者出现,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是属于全人类的!”

  皮城议员们集体鼓掌,他们现在非常坚信自己正在做的是一项将会为整个瓦洛兰带来伟大变革的光荣事业,而开启这项事业的钥匙,就从铲除异己开始。。

  恕瑞玛人的灭顶之灾,就要来了。

  (作者菌公告:经过三年的等待,本书终于迎来了签约上架的高光时刻。预计将于下周开始上架收费,需要重温剧情的请趁这两天赶紧恶补。按照惯例,上架前作者都会发表上架感言,届时我也会写一篇感言,以此来纪念三年来的创作历程,分享其中的酸甜苦辣,希望到时候能跟大家多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