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女校小保安 > 第5000章 焦急的诸葛玉函

第5000章 焦急的诸葛玉函

  杨逸风定睛望去,发现对面的人竟然是魏弘毅。

  这还真的是冤家路窄。

  “原来是你,杨逸风!”魏弘毅看到了杨逸风,吃惊不已。

  杨逸风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怒声说道:“魏弘毅,你大爷的,好好的路不走,竟然撞我,还辱骂我。”

  既然是魏弘毅这个狗东西,杨逸风也就不需要客气了。

  魏弘毅也是满肚子的怒火,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碰上杨逸风了。

  “粗鲁之人,你赶紧地给我放开,要是被人家看到你这么的粗暴,说不定就被取消资格了。”魏弘毅心中没底,但是嘴巴依然强硬。

  杨逸风一把将他推翻在地,毕竟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公然打架的话,对大家的名声都不好。

  “魏弘毅,你应该庆幸在这么多人的地方,不然的话,你不被打死,也得被打个半死。”南宫灵萱走上前来,大声地叱责道。

  魏弘毅没有想到灵萱公主这么快就出来帮杨逸风说话了。

  他不满地说道:“灵萱公主,你也太不公平了,刚才你也看到了……”

  “我是看到了,是你撞到的我师父,然后也是你辱骂我的师父。”南宫灵萱大声地怒斥道。

  魏弘毅感到十分的委屈,他奋力地辩解道:“灵萱公主,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也太不公平了,我刚才都被他推倒在地了。”

  南宫灵萱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叱责道:“那都是你自找的,不怪我师父。”

  魏弘毅此时的心是彻底的凉了。

  本来他以为杨逸风找到了叶紫潼,这样的话他也许就有机会追南宫灵萱了。

  但是现在看来这南宫灵萱和杨逸风的关系一点都没有变差,反而是变得更好了。

  他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魏弘毅爬了起来,指着杨逸风,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等着。”

  “魏弘毅,我等着你。”杨逸风并没有被他的大话吓唬到。“魏弘毅,不是我说你,就算是你来参加也是白来,就凭你的那点水平,也就是炮灰级别的。”杨逸风补充道。

  魏弘毅气得要死,他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了,我不会放弃的!”

  “师父,别管他。”南宫灵萱走上前来说道。

  杨逸风并没有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带着两位女人离开这里。

  …………

  诸葛庄园。

  诸葛玉函焦急在房间来来回回的走动,这都过去一天多了,杨逸风怎么还不来啊?难道他根本就不想来治疗自己了?

  有了这个念想,诸葛玉函就更加的着急了,但转念一想,不应该啊。

  杨逸风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说话不算数?况且叶紫潼还跟杨逸风住在一起,叶紫潼也肯定会为自己说话的。

  但他们为什么迟迟还不肯出现?

  诸葛玉函十分的着急,“算了,还是我过去找吧。”

  诸葛玉函迫不及待就要出门,但一脚刚踏入门外,她又收回来了,“我上次去求杨逸风,杨逸风可是摆了好大的谱,还把我各种羞辱一遍,要是我再去的话,那杨逸风还不得瑟的跳上天?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怎么变着法的讥讽我。”

  诸葛玉函又退回去了,她好歹也是大主教,身份尊贵的很,怎么能够再被杨逸风给拿捏住。

  硬生生的压抑住了去找杨逸风的想法。

  …………

  另一边。

  “师父,你药材弄的怎么样了?估计诸葛玉函肯定要着急了。”叶紫潼一边捣药,一边看向在不远处正在鼓捣药材的杨逸风。

  “着什么急?她要是真的急了,自己就会过来崔了。”话虽这样说,杨逸风配药的过程倒是加快了不少。

  南宫灵萱也在帮着捣药,没一会儿就大汗淋漓了,“让本公主给她捣药,诸葛玉函这下算是占了大便宜了。”

  “别发牢骚了,日后诸葛玉函要是知道,肯定会感激你的。”叶紫潼拍拍南宫灵萱安抚一句。

  南宫灵萱努努嘴,没再发牢骚了。

  “我差不多了,你们两个也停下吧。”过了没多久儿,杨逸风朝她们招招手。

  两个女人擦擦额头的汗水,倒是停下了。

  杨逸风把配好的药物用纸包好,“我们走吧。”

  几个人正要行动,外面倒是传来一阵砰砰砰大力敲门的声音。

  这举动让人很不满了。

  “紫潼,你去看看。”杨逸风看一眼叶紫潼,把药材倒是放在茶几上了。

  叶紫潼去打开门,一会人涌进来。

  带头的是一个男子,手中斜挂佩剑,身后还跟着几个兄弟,像是侍卫的打扮。

  “你们当中谁是杨逸风?”带头的男子十分不善问道。

  “你们又是什么人?”叶紫潼一脸不满问道。

  南宫灵萱握紧了手中的鞭子,也不满至极。

  杨逸风走出来,冷冷看向他们,“我就是杨逸风,你们几个人到此造反所为何意?”

  杨逸风说着体内不由散发一种气势,迅速向周围漫延,瞬间给人带去压力,令人感觉窒息。

  对面的脸色变了变,但他们依旧是不善的。

  “我们是大主教派来的,请杨公子迅速去府上给大主教治病。”带头的男子颇有气势的说道。

  杨逸风拧眉,“大主教就是这么让你们请我的?”

  “杨公子,你迟迟不肯去府上,已经惹怒了大主教,我们这么做,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难道你就想敬酒不吃吃罚酒?”带头男子脸色一沉,眸子浮现狠意。

  这举动让在场的人均是不痛快。

  “诸葛玉函怎么会这么做?之前她还亲自过来邀请过杨大哥,那时的态度也不是这个样子。”叶紫潼恼怒。

  “放肆,大主教的名字也是你能够叫的?”带头男子怒斥。

  这举动把杨逸风给惹恼了,“滚!马上给老子滚出去!她的病,老子不治了。”

  “你说不治就不治了?杨逸风,你趁早掂量掂量,我们大主教在神雀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诸葛家族对神雀城的皇族更是有恩,一直深受女皇大人的器重,就连女皇都要给大主教几分薄面。”带头男子嚷嚷道,气焰十分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