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废柴公主拿错救世剧本后 > 第二十二章 洪水

第二十二章 洪水

  篝火之光照得四周亮如白昼,席间宾主尽欢,所有人都因为村长传来的好消息而激动不已。

  他们那些离开村子多年的丈夫,儿子,父亲终于要回来了。

  村长早已喝得脸颊通红,有些踉跄。却还在固执地扯着后辈子孙,讲着村子的发展史,以及他的光辉故事。

  乐无忧他们来的这座小村子紧挨泾水,名唤泾水村。不过它原来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孙家庄。村子不大,却位处西河国边界要塞的必经之路上,本来因地势较低又不在泾水河的河道旁,常年雨水不足,庄稼长势不好所以人烟稀少。

  十几年前,当地官员为了政绩,将原本不途径的泾水改道,建了大坝,并招募新村。周围的村子都不愿离开自己的祖地。只有村长第一个举手,挨家挨户劝告,带领全村人迁徙至堤坝旁,改名泾水村。

  从此水草丰茂,日渐繁荣,更是有许多其他村的人也随着搬到了这里。

  不过是短短的十几年,从原本的荒芜到如今成为十里八乡最好的村子,老村长为自己当年作出的决定很是自豪。

  餐罢篝火尽,孩子们也都被带回了家,只剩下几个醉得有些厉害的零星数人和萧伯染,乐无忧在坐在那儿,饮着杯中的残酒,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他们的快乐真的好简单。”有些微醺的乐无忧趴在萧伯染的右肩头,看着篝火燃尽后那最后剩余的点点火光。她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村子住下,也是因为一开始便被李婶子和地瓜的热情所吸引。

  她从未见过这样纯净的人,如山涧清泉,奔涌而清透。在贫穷和悲苦面前,总能以最大的热情面对生活,以最纯的善良面对人心。

  这让从小就要学会去度量他人真心的乐无忧感到无比的珍贵。

  “是啊。”萧伯染没有扭过头去看她,只是抬起手中的酒杯,将剩下的浊酒一饮而尽。酒是他喝过的最差等的酒,还剩有酒糟的残渣在其中,比之在仙界所喝不知差出去了多少。但喝在嘴里却是别样的甜,有着前所未有的安稳。

  其实停在一个地方是非常不明智的,更何况这个凡世的仙人怕是云郕数倍之多,这样便更容易被发现。天上的星辰对应的是此处仙者的数量,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漫天星辰,是那样的繁多,明亮而耀眼。但他也明白乐无忧此时的想法,因为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短短十余天,他竟从心里萌生了一种家的感觉,这是他这几百年未曾有过的。

  “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希望我可以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过着像他们一样简单快乐的生活,在自己的爹娘陪伴下长大,变老,儿孙绕膝。”她想说如此一生足矣,但想到了幻境中的父君母妃,她甚至连一声“爹娘”都来未有机会叫上一句。那一生足矣四个字哽咽在喉,便是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前半生我左右不了,但后半生,只要你愿意,这一世便可以。”萧伯染抬起左手轻轻拍了拍右肩头上乐无忧的后脑,轻轻将自己的头靠在她的头上:“从此以后,这里便是我们的家。”

  乐无忧眼前的光亮有些模糊,是因为噙着泪水吧。那泪水就是倔强地不忍掉落,眼前零星的篝火都晕染了开来。四周寂静,只偶尔传来木柴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以及草丛里初春苏醒的零星虫鸣。

  家吗。她突然觉得在这逃亡的过程中,虽居无定所,但眼下心中却是一片静谧。

  闭上眼,脸颊一片清凉,是泪终于肯落下,划过了。

  这是她的家了吗?

  世间这么大,而她从此以后只有他和这广阔天地了。

  不知是有些伤感,还是庆幸天下之大还有他陪在身边。

  不过这样了此余生,好像也不赖。

  春意正浓,梅雨来临的时候,战胜的队伍回来了。三百余先锋士兵齐聚泾水村,一时间军民同乐。

  在三百先锋中,她看见了地瓜的爹。

  那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看着他生疏谨慎地抱起地瓜举过头顶时,她想起来她的叔父。小时候,她也是这般看想相互亲近却显得疏离的乐云乐埙父子这般相处,玩着孩童年纪常有的举高高游戏。

  一个假装从未缺失过陪伴,一个假装从未长大依旧享受其中。

  今年的雨甚是有些反常,从起初绵绵细雨,后几日便变成了大雨倾盆。原本下令三日启程将士们一拖再拖,就这样拖上了七八日。

  这一日,天终于放晴了。大多数人都跑去坝上送将士们一程,村子里静悄悄的。

  乐无忧像往日一样,与萧伯染对弈。正在埋头苦想,突然听得远处一声巨响,天地同颤,惊得乐无忧手中执着的棋子掉落,啪嗒一声竟是落在死门之上。

  一时间原本马上峰回路转的局势竟落得个满盘皆输,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二人忙起身出院查看。

  只听得远处隆隆震响,夹杂着嘶喊声越来越近。只见有村民飞快跑过,边跑边喊。

  “发水了,快跑啊。”

  “决堤了!”

  “堤坝炸了,救命啊。”

  人流之后,远远瞧见滚滚河水奔涌而来,如同青色巨手无情地拍下,一时间房屋尽毁,墙体尽碎,四散崩裂随波而去。有的人甚至来不及喊一声救命,便被卷入水流之中。

  眼瞅那遮天的河水就要将一老媪冲走,乐无忧来不及想其他,飞身上前,一手扶住踉跄的老媪,另一只手抬起,立即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将河水逼得渐渐退去。

  “快走啊。”

  可那屏障之下,死里逃生的众人却似被眼前的情景震惊,竟一时呆若木鸡,无一人敢移动半步。

  那水越过屏障,如前几日从房檐滑下的瓢泼大雨,噼里啪啦砸得地面直响。

  随着水越来越多,乐无忧竟有些坚持不住。

  眼瞅那水漫得越来越多,屏障似有些承受不住时,双手撑住再次怒喊道:“快走啊!”

  就当她想再次起手捻诀,将头顶洪水尽数撑住之时,萧伯染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臂:“会被发现的。”

  他们本是仙人,就算入水也无碍。若要救人,眼下他们只要一闹出什么大的动静便会立即被此处仙者察觉。

  萧伯染接着道:“他们自有他们的运数,无论天灾人祸,命当如此。”

  乐无忧微微缩缩手,喃喃道“命当如此吗?”那屏障四处龟裂,渐小,有如磅礴大雨下的几把油纸伞,洪水立即倾盆而下。

  刚刚死里逃生的人们,这时反应了过来,一个一个立即叫喊着爬起,向前跑去。

  看着四处窜逃的村民和如同雨帘而下的洪水,她突然咬咬牙,再次抬手撑住,扭头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可是你说过,这里是我们的家啊。”

  看着乐无忧那个模样,萧伯染心里一颤。

  他其实本就知道无论他说什么乐无忧都定会救上一救。

  因为这就是乐无忧啊,尊重生命又固执选择。他除了选择同行,绝无袖手旁观的机会。

  萧伯染温柔道:“好,那遍救上一救。你身子不好,我来。”

  说罢便左手搂住乐无忧,右手抬起她的手臂,那道无形的屏障立即在空中不停地蔓延扩张,地上流落的水也尽数飘起,向空中聚拢了去,似乎在空中搭建起了泾水河。

  乐无忧扭过头,看向抬头望向空中的萧伯染。

  她原本想着不过是施展个术法,将河水向其他方向引流。

  而他只是帮她撑起双手,便可以将流过的整条泾水皆包裹在屏障之中。

  阳光透过碧绿泾水照了下来,他脸上似有水纹微微晃动。遮天蔽日的整条泾水,就这样悬在空中,这是需要多少灵力才能做到的事啊?

  村民也一时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得语无伦次,跪地便磕头喊着:“神仙啊,神仙!”

  乐无忧忙俯身扯过最近的一人的肩头晃了晃,“你快说,发生了什么。我们还要去救人。地瓜呢?乡亲们呢?”

  “炸了,大坝炸了!部队刚跑到坝下的时候,堤坝就炸了。三百将士全淹了,好多人都没了。”

  乐无忧心下一惊,地瓜之前说要去送爹爹,怕也在军队附近被淹了。

  也顾不得其他,招呼附近的村民快去高处逃生便拉住萧伯染闪身消失了。

  留下一众村民,在被屏障隔绝的水流下,向他们消失不见的方向跪拜磕头,口呼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