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23章 你挺自信

第23章 你挺自信

  见他上身紧跟着倾压过来,楚仙仙心里莫名一慌,抬手抵住了他胸口,讪笑道:“王爷这么小气的么?连玩笑都开不得?”

  萧夜北低头看她,凌锐的眸子里带着楚仙仙看不懂的神色,“本王一向开不起玩笑,你忘了?”

  “……”楚仙仙头皮麻了下,她不知道原主之前是否有感觉到,但是从她第一眼看见这个人,她就已经察觉萧夜北对她跟对别人不一样!

  包括在她知道萧夜北是因为收到楚文彦的书信才来救她时,心里便有所猜测。

  只不过她所想的这件事目前来说还没有有力证据,当然,她如果想要拿到证据也不难,关键是要让对方亲口承认才算。

  “早就知道王爷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但是、也不用非得这么强调吧?再说,我好像也没怎么得罪过王爷吧?”楚仙仙试探的话刚说出口,她就看见萧夜北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

  意识到这个人下一秒要翻脸,楚仙仙转口道:“如果真有,想必也是我无意得罪,所以还请王爷大方一回,就别跟我计较,大不了一会儿我陪王爷多喝几杯,走的时候再送你一坛秋露白!”

  关键时候,楚文彦的秋露白还是有点用处,萧夜北没有再咄咄逼近,只是站直了身冷哼道:“一坛秋露白可不够,本王要他屋里所有的!”

  “好!没问题!”楚仙仙很是爽快地答应了,反正不过就是几坛子酒,何况也不是她的。

  萧夜北睨了她一眼,别有深意地勾了个浅笑,说道:“你还挺自信!”

  “什么?”楚仙仙一时没明白他这话意思,遂问了一句。

  萧夜北余光瞥见楚小念二人从房里出来,他往后退了两步道:“你大哥可不认为你能抵得上这些酒!”

  他说完也不再理楚仙仙,径直甩了衣袖往楚文彦院儿里走,同时说道:“你的房间本王就不去了,还是让人把饭菜送到这儿来!”

  沫儿和楚小念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一大一小有点费解地看着他擦身而过,又不敢多问,只能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楚仙仙。

  楚仙仙也有点郁闷,萧夜北那句话让她感觉自己有点草率了,可话已经说出口,按照这位的脾气,应该是不好收回来了。

  厨房那边,温英亲自把关,看着厨娘们准备饭菜。

  她虽然恨萧夜北,可对方毕竟是摄政王,她还没有那个胆子敢在自己府上做什么手脚。非但不敢,她还得保证别人也不敢。

  章青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终是没忍住把人叫到了一旁,悄声说道:“夫人,老奴有几句话想跟夫人说,还请夫人务必答应!”

  温英心里想着楚幽幽,又因为萧夜北的事正是烦躁,听他这般说,有些不耐烦道:“你有什么话非得这会儿说吗?”

  章青深吸口气,声音压得更低了些,“现在不说,老奴怕没有再说了!”

  听他这话里有话,温英终于正视向他,板起脸道:“章青,你在胡说什么呢?”

  温英是个聪明人,她立即猜到了什么,眼底划过一抹慌乱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这里是将军府,何况那位也在,你就算是想做什么,也不能是现在,明白吗?”

  章青几近固执地摇了摇头,“夫人,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是个机会,您放心,老奴心里有数,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连累将军府,更不会连累夫人!”

  “章青,你疯了吗?你到底想做什么?”

  “夫人只管记住,老奴接下来要做的任何事都与夫人无关,与将军府也无关,所有一切罪责夫人尽管往老奴身上推。老奴做这些,只有一个请求,那便是……”章青往她耳边凑了凑,低语几声,只见温英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刷白。

  房间的主人不在,萧夜北反客为主,也不用招呼,径直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

  楚仙仙随后而入,虽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进都进来了,再说什么反而显得矫情。

  沫儿和楚小念去后厨知会下人把饭菜送到这里,屋里就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看着斜倚在太师椅上的萧夜北,楚仙仙忽然觉得气氛怪异起来。

  为打破尴尬,她率先说道:“王爷上次用过我的独门秘方之后,身体感觉可有好一些?用不用我再帮你把个脉?”

  她说起这个,萧夜北好像也来了兴致,抬眼睨着她道:“可以。”

  话说完他也不动,楚仙仙试着自己推了推木轮椅,没有推动后,摸了摸鼻头道:“劳驾王爷推我一把?”

  “呵!”萧夜北轻声冷笑,倒是没有拒绝,起身朝她过来,“普天之下,敢使唤本王的也就是你楚蛮儿了!”

  楚仙仙不置可否,任凭他一只手攀上了木轮椅的扶手将其推到了太师椅前。

  身为长期病患的自觉,萧夜北不用她说就把胳膊伸了出来。

  这胳膊虽说瘦可见骨,然而病态里仍是带着几分力量,楚仙仙不动声色地将手按在了他脉搏上。

  萧夜北暗沉的眸子盯着她认真的侧颜,有预谋地再次问道:“你那死鬼师父埋哪儿了?”

  “……”楚仙仙嘴角一抽,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萧夜北心情不错地“解释”道:“本王先问清楚,若是你能医得好本王,他的坟头必然也跟着冒青烟儿,若是医不好……”

  楚仙仙挑眉,给了他一个“医不好又如何”的眼神。

  萧夜北抿嘴一笑,接着说道:“若是医不好,便将他挖出来……鞭、尸!”

  “……”先不说这个人身体病得如何,就他目前这个狞笑,楚仙仙觉得很有必要先挽救一下对方的心理疾病。

  不然她怕自己还没等将人救活,会先被对方扭曲的心理给弄死!

  “王爷多虑了,上次是我没有说清楚,其实我没有师父,所有这些都是我自学的!”

  萧夜北像是听到了有史以来最有趣的笑话,他笑得双肩直颤,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楚蛮儿,开玩笑要适可而止,就你那一看书就头疼的毛病,自学?呵,怎么学的?”

  楚仙仙身形一顿,她貌似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字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