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20章 疯狗一般

第20章 疯狗一般

  凌姨受了楚仙仙吩咐,满腹踌躇地出了后院。

  由于这些事桩桩牵扯重大,随便一件捞出来都够让人胆战心惊,可偏偏她身边又没个商量的人。眼下将军府内,谁都有可能是温英的人。

  她见楚仙仙决心已定,知道劝说无用,而自己又拿捏不好是否要真的去那么做。虽然刚才答应了楚仙仙,但心里终归还是有些担忧。

  思虑中,她人已经到了前院儿,正想着是否要出府,便先是被门口的吵闹引了过去。

  从守门小厮的几句话中,凌姨听见了“大小姐”三个字,她猫身看去,只见那小厮和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正在理论着什么。

  丫鬟面生得很,凌姨听见她说自己要找楚家大小姐,但守门小厮却说府上根本没有什么大小姐。

  原以为那个丫鬟终会被劝走,岂知她怒而反笑,仰面看着门匾上鎏金的“将军府”三个大字,字字清脆入耳道:“你敢对着先帝真迹将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

  守门小厮大约是从没见过哪个丫鬟会有这般慑人的气势,一时愣了下,方才又说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沫儿丫鬟冷笑道:“楚家大小姐刚从我们摄政王府出来,我亲眼见她进了这大门,你现在跟我说将军府没有大小姐,怎么?你是想让我回去跟王爷说,你们家夫人把楚大小姐怎么了吗?”

  沫儿故意将“摄政王府”四个字咬得极重,小厮闻听,没来得及分辨真假先是腿肚子转了一下,随后才道:“你、你少在这里诓人,你怎么可能是……是摄政王府的人?你……”

  “我怎么不可能?你要跟我回去找王爷对质一下吗?”也就是她沫儿在王府里受萧夜北偏爱,但凡换做任何一个丫鬟都不敢说出这话来。

  也正因为此,小厮反而不信,“对质?只怕我敢去,你、你不敢!”

  沫儿并不想和他打嘴仗,白了其一眼,目光一转,刚好看见从里边走出来的凌姨。

  凌姨听这丫鬟自报家门,心里多半就已经信了,她快走几步过来,将那小厮吓退下去,适才规矩地打量了一下沫儿,客气道:“我是大小姐的奶娘,敢问姑娘找我家小姐有何要事?”

  沫儿见她倒是面色和善,只是早听闻如今的将军府是那位温夫人的天下,所以就算凌姨这么说,她也并没有立即表现出好感,直言道:“我奉王爷之命前来找楚家大小姐,必然是得见到她本人才能说,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凌姨也不生气,笑呵呵道:“没什么不好意思,应该的,要不我带你进去。”

  “有劳了!”两人话说着就往里走。

  不曾想,凌姨前脚刚上台阶,余光就瞥见楚幽幽从府里匆匆忙走了出来。她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拉住沫儿往旁边退了几步。

  沫儿正不明所以,一抬头碰巧和楚幽幽对上了眼。

  很显然,这位楚家二小姐此时心情可不怎么好,看谁都带着浓浓的怨气。

  她见凌姨拉着沫儿,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两人的关系,当即停下脚步,站在了二人面前,一副趾高气昂的派头瞥着沫儿道:“哟,够速度啊,刚进了家门儿这便收新丫鬟了?”

  话说罢,她不屑的目光再次盯住了沫儿,“我丑话说前头,你来我府上做丫鬟,跟了我还行,要是跟了楚仙仙,她可是连月奉都给不起你,你想好了!”

  沫儿面不更色,想回句什么,被凌姨抢先道:“二小姐,我家小姐倒也没那么不堪,况且丫鬟的月奉按例都是府上出的,奴婢只需报备一下人头即可。再说这位姑娘她……”

  凌姨想说,这位姑娘她也不是来咱们府上做丫鬟的,然而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楚幽幽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倒在地。

  这一下连带着沫儿都是一个趔趄,险些跟着摔倒。

  她第一时间去扶凌姨,同时目露不解地看向楚幽幽,尽可能的压着火道:“楚二小姐为何突然打人?她的话并无任何不妥,只是就事论事,二小姐又何必因此动怒伤人?”

  楚幽幽一听,本就呼之欲出的火气“噌”地一下蹿了出来,她怒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不知从哪儿买来的野丫鬟,还没进我家门儿呢就想要教训我?我看你是真不知天高地厚!”

  “也罢,今日我就先来教教你,让你知道知道在这将军府里谁说了才算!”楚幽幽面色一狠,又是一脚抬起,直朝着沫儿踩了过去。

  沫儿虽是一个丫鬟,可在王府里,就连萧夜北都不曾动手打过她,眼下又怎么可能乖乖受楚幽幽这一脚!

  只见她动作轻盈,拉起凌姨往旁边一闪,便即躲开了楚幽幽这一脚。

  楚幽幽也是没想到,区区一个丫鬟竟然还会腿脚功夫!

  她眼中凶狠更甚,怒道:“好哇,我看你不单单是个丫鬟吧?我倒要看看你跟楚仙仙之间究竟做了什么肮脏勾当?”

  她说话难听,沫儿也不容她,“楚二小姐,别说我现在还不是你们府上的丫鬟,就算是了,你也不能……”

  “我管你是谁!”楚幽幽根本不听她解释,继而又是一掌往她面门拍来。

  到底是将军府的女儿,真正学过功夫的,再怎么说也比沫儿那点不入流的花拳绣腿强。

  楚幽幽一旦认真起来,沫儿的抵挡就显得单薄许多,更别说她手里还拉着一个凌姨。

  眼见楚幽幽凌厉掌风逼近,沫儿再想躲开却发现已来不及,她心里一横,静等着挨下这结实一掌。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破风声骤然而至,随后“噗”的轻响,有什么东西把楚幽幽的手臂震了开,下一瞬便听到她杀猪般的惨叫。

  楚幽幽被迫身形不稳地往后退了数步,等她站稳再看,手腕上鲜血淋淋。

  与此同时,伴着天井内木轮声落,楚仙仙的浅笑也跟着传了过来:“我说楚二小姐,胆子变大是好事,但是可别把脑子给挤没了,你现在如疯狗一般随便咬人,这可不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