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18章 有过私交

第18章 有过私交

  “夫人息怒,先听老奴一言……”章青屏退下人之前,先让人去请了大夫,刚才被雷火丹炸伤的人以及那个摸了木轮椅扶手莫名中招的人,看起来可的确不太好受。

  温英被他安抚着回院儿里商量计策且不说,便说楚仙仙这边,凌姨将人推进屋里的这段路上,已经在忍不住偷偷抹眼泪了。

  等木轮椅停稳,楚仙仙还没等开口,凌姨先是规规矩矩地跪了下去。

  楚仙仙料到她肯定要说什么,但是没想到她会行如此大礼,心里不免惊了一下,不过面上仍是淡定道:“凌姨这是作何?您是我奶娘,是长辈,如此这般,仙儿怕是要折寿的!”

  凌姨听她这话,脸色吓得一变,连忙“呸”了几声道:“大小姐可不能乱说!你虽然是奴婢一手带大,可我到底没能将大小姐照看好,等奴婢死了之后见到夫人,终究是没法交代的……”

  凌姨说到这里,已哽咽不止,她颤着双手抚上楚仙仙双腿,泣声道:“这腿……大夫可瞧过了?”

  楚仙仙点头,“嗯,放心,会好的!”

  一旁,楚小念揪着衣角,欲言又止。

  凌姨没有注意到小家伙的举动,长叹了口气道:“我若是知道你那日进宫会遭此难,那日我便是死也会拦着你的,是我的错,这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夫人……”

  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是泣不成声。

  楚仙仙其实最见不得人在她面前哭,然而前有楚小念,后有凌姨,偏偏这两个人她都训斥不得,只能哄道:“这跟你没关系,凌姨,你先起来说话。”

  凌姨哭得上气不接不下气,哪里听得进去!

  楚仙仙万般无奈,想让楚小念把人拉起来,结果转头一看,见小家伙也跟着红了眼眶,她顿觉一阵头大,无声叹道:“凌姨,你快别哭了,本来我没什么事,现在被你哭得就好像我快不行了……”

  “大小姐!”这话果然比任何劝解都有用,凌姨立马止了哭声,再一次正色道:“我不哭就是了,你何必说这种话糟践自己!你、你这是跟我置气呢,还是跟你自己置气!”

  楚仙仙很想说,我压根没生气,只是话到嘴边又改口道:“那凌姨您这般跪着,是在罚自己,还是在罚我?”

  “我……”凌姨一时语塞,定定地瞅着她,一时没了话。

  楚仙仙示意楚小念把人从地上搀扶起来,说道:“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现在需要凌姨帮忙做几件事。”

  凌姨认真地听她交代完,绷着脸忖了片刻,问道:“大小姐可有把握?这么做会不会风险太大?而且……你确定摄政王那边会肯帮忙?”

  楚仙仙莞尔一笑,信然道:“三成把握,风险不小,至于萧夜北……”

  听她直呼摄政王名讳,凌姨吓得再次脸色大变,出言提醒道:“大小姐慎言,当心被人听了去,要是传到那位耳朵里,咱们是要摊上大麻烦的!”

  “不就一个名字,况且这里也没有外人,难道这也说不得?”楚仙仙倒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凌姨这反应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凌姨也不知道她现在哪儿来的这么大胆子,记得之前她可是对摄政王三个字都讳而不言,怎么进了趟摄政王府,回来就这么“不见外”,竟敢直呼其名了!

  “大小姐可有听过谁敢直呼皇上名讳的吗?”凌姨耐着性子解释道:“如今的摄政王便等同于皇上,你这话要是让人听见,别说摄政王不会帮忙,保不齐还得惹恼了他!”

  见凌姨这般紧张,楚仙仙脑子里不自觉又浮现出了萧夜北那张拽得二五八万的脸。

  别说,好像单凭这张脸,就足够人家在京都城横着走了。

  坊间早有流传,说幸亏萧夜北身份尊贵,但凡他这个人稍近人情一些,出门都是要被女人围住的。

  据说他未及冠之前,往皇上面前递呈求亲的文书都高过奏折了,包括邻国的公主也曾慕名而来。

  然而毫无例外的是,全都败兴而归。

  即便如此,还是有人不信邪,硬是想要剑走偏锋,强扭瓜头,结果可好,惹得当时正年轻气盛的萧夜北亲自提刀上阵,以一个“冒犯大宁国边境百姓”的理由,强行攻下了对方十座城池。

  要不是当今皇上怕事,及时把人召回,他都要攻进人家都城了,可是把对方吓得够呛,从此再不敢提和亲一事。那位公主也是郁郁寡欢,最后不了了之。

  而今他身体虽现溃败,但凛厉气势反而有增无减,给人的压迫感也是一日强过一日,并且比之少年时,性子愈发喜怒无常,狠戾无情。

  这也是原主为什么怕他的原因,事实上,满京都城内,不怕他萧夜北的也没有几个人。

  想着那日在摄政王府,楚仙仙说的事,萧夜北答应了又好像没有完全答应,所以她心里也没个谱,总觉得这位摄政王终究是个变数。

  至于是变好还是变坏,她也说不准。

  眼下被凌姨提醒,楚仙仙便多留了一个心眼儿,“我知道了凌姨,那凌姨可否知道,他萧……他摄政王真的就没有什么忌惮之人吗?亦或者对他有一点点威胁之人?”

  “这……”凌姨跟她说话,时时吊着个胆子,“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们家大公子,之前和他倒是有过私交,但是后来也不知因为什么,两个人就闹掰了,那个时候起,摄政王就再不来我们将军府了!”

  楚仙仙心里一顿,正色道:“大哥和他有过私交?为何我不知道?”

  说起这个,凌姨有些无奈道:“你那个时候眼里就只有太子,大公子和你说的话,你是一个字都不听,又怎么会留心他跟谁交情过甚?再者,说是私交,也是大公子自己说的,很少有人看见他们两个在一起出现过!”

  “难怪!”楚仙仙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原主确实够恋爱脑的。

  这般想着,她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闹掰的?”

  凌姨为难地摇了摇头,“不曾知道,我只记得大小姐你临盆之日,大公子突然从外边回来,无故发了好大一通火,听丫鬟说,他好像还……”

  凌姨经由楚仙仙引导着一回忆,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