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17章 舅舅说过

第17章 舅舅说过

  “楚仙仙,你要是这么说话,那就别怪我行使当家主母的权力教训你了。你既然还敢回将军府,那就说明还想做楚家的女儿,既是楚家的女儿,我就有权力管你!这一点就是老爷回来了,也说不出我什么来!”

  温英话说到这里,扬手一挥,吩咐道:“来人,把大小姐给我带到祠堂,当着祖宗牌位的面,我倒是要看看作为楚家主母,我能否管得了她!”

  章青在又一批小厮准备扑上来前及时阻止道:“夫人等一下!”

  “怎么?你还有话说?”温英厉目一瞪,警告地看他。

  章青赶紧大步过去,附在她耳边低语了一阵,只见温英脸色沉了沉,说道:“楚仙儿,你以为耍些小手段,我就拿你没辙了?在这里,你少给我用那些下三滥的东西!”

  说罢,她又道:“不必推车,直接把她给我抬过去!”

  温英是铁了心的要踢这块铁板,态度很是强硬。

  小厮们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也不再有所顾忌,左右他们都是听自家夫人的话,哪怕是到时候老爷问起来,也有夫人顶着!

  这么一想,他们动作愈发麻利。

  楚仙仙在轮椅上岿然不动地坐着,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分毫,她道:“是不是下三滥不好说,但是谁要敢靠近我三米之内,我保证让他比刚才那个还惨,有想试试的尽管过来!”

  那群小厮们没有看到方才外边发生的事,是以并没有将这话放在眼里,待他们争前抢后地凑近过来,楚仙仙忽然出声道:“念儿,先赏他们一粒!”

  “嗯!”楚小念脸颊通红,在众人不明所以还要往前来的情况下,他小手一甩丢出了一粒雷火丹。

  雷火丹一经颤动,随即在那些人面前炸裂开来。

  得亏了这几粒雷火丹威力弱些,不然这些人非得被炸得尸首分离不可。

  即便如此,这丹药的力量也不可小觑,让他们有幸又看到了刚才在街上尖嘴猴腮男狼狈的一幕。

  将军府的院子里瞬间黑雾弥漫,温英离得近些,被呛得咳了两声,连步后退。

  等黑雾消散,那群小厮们已然四散倒在地上哀嚎不止。也看不出哪里受伤,但就是浑身刺痛,没有一丝力气。

  楚小念握紧最后两颗雷火丹,迈着步子往楚仙仙面前一挡,用着最奶的声音说着最坚定的话,道:“你们休想碰我娘亲一根头发!这里是将军府,是我娘亲的家,也是念儿的家,外公和舅舅亲口对念儿说过,你们这些人没有权力赶念儿走!”

  这话他忍很久了,眼下终于说出来,激动得小胸脯止不住的上下起伏。

  楚仙仙也是头一回听他说这话,下意识看了小家伙一眼:不错,到底是有一点小小男子汉的样子了,之前在摄政王府那些话,她没有白讲!

  温英厉声道:“你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也敢在这儿跟我说这些话?”

  楚小念看着她不甘示弱道:“舅舅说过,父亲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念儿也姓楚,所以念儿就是楚家的人,没人认,舅舅认,没人养,舅舅养!你们如果不信,等舅舅回来,他定不会放过你们!”

  楚文彦的话在将军府里还是有一定分量的,只可惜他现在不在,温英可没有耐心听这些。

  不过这小家伙往日里老实得很,像个软柿子一样,谁都可以捏一把,今日怎么就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顶撞她了?

  还有,他刚才丢出来的又是什么东西!

  这母子二人看样子还真是有备而来呀!

  “大公子说的话也不是完全有道理的,规矩就是规矩,作为当家主母,我理当事事以将军府的名誉为重。你真要觉得自己委屈,那就让你娘把你那个倒霉爹找出来,儿冠母姓,本就不成体统,这道理还用得着我说吗?”

  温英也是据理力争,毫不退让。

  楚小念被她这么一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楚仙仙轻轻拉了他一把,将他拽回到自己身旁,回道:“你说的那些规矩在我这里没有用,我的儿子想随谁姓就随谁姓,何况楚姓也不是你给的。不过温二夫人,你倒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那么咱们明日就只好公堂上见!”

  “什么?”她这话把温英说得后背一凉,脑子里将自己做的那些事快速地过了一遍,又很快在心里否决道:不会的,她楚仙仙就是一个草包,绝对不会知道的!她这是在故弄玄虚!

  温英沉默片刻,又一次看了章青一眼,后者神情跟她一眼,显然不觉得楚仙仙是真的发现了什么。

  当然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两个人心里有鬼,自然也就有了忌惮。

  “楚仙仙,你以为这么说,我就怕了你?你想要告我,凭的什么理由可想好了吗?状告当家主母,搞不好可是要坐牢的,别怪我没提醒你,真要到那时候,老爷和大公子也救不了你!”

  楚仙仙信然笑道:“放心,我考虑得比你周全,反而是你,要有个心理准备,一旦坐牢,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出来!”

  “念儿,回屋!”楚仙仙睥睨目光扫过在场众人,凛然气势直逼得这些人不敢与之对视,“还有你们,最好拎得清当前局势,有时候学会见风使舵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明哲保身。当然,有想要搏一把的,本小姐也不拦着,将军府素来不留不忠之人!”

  下人们被她这话所震慑,个个傻了眼的你看我我看你。

  而将军府内,也并非所有人都为温英所用,其中就有楚仙仙所指的那些“对将军府忠贞之人”。

  这些人大多是府里老人儿,他们看不惯温英的行事作风,奈何老小将军不在,之前的楚仙仙又什么都不管,纵然看不惯,也无计可施。

  如今见楚仙仙终于有了点大小姐的风范,这些人从远远观望,逐渐的有人率先走了出来。

  “大小姐,老奴送您回屋休息!”

  楚仙仙抬头,见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一手将原主带大的奶娘,也是原主生母的陪嫁丫头—凌姨。

  这位看着也就四十出头,据她从原主记忆了解,凌姨是个性情刚烈的女子,因为多次劝诫原主不听,两个人已经有好几个月不曾说过话了!

  二人目光对视,她看到凌姨眼底闪动着些许激动。

  楚仙仙眼神在她面上停留片刻,倏尔一笑道:“那就有劳凌姨了!”

  “诶!”凌姨眼含热泪,先是向楚小念恭敬地行了一个礼,适才从他手里接过木轮椅,推着楚仙仙往后院去了。

  温英一口气没有喘匀,待要喝止,被章青及时地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