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16章 跳梁小丑

第16章 跳梁小丑

  章青说完,见楚仙仙仍旧在原地没动,他态度冷了冷道:“来人哪,带大小姐去往后巷!”

  话说罢,他身后几个小厮快步下台阶便直奔了母子二人。

  看着几人来势汹汹,楚小念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雷火丹。

  这几枚雷火丹还是楚仙仙之前存放在灵泉空间里的,方才在街上对付尖嘴猴腮男等人用掉了两颗,现在只剩下三颗了。

  楚仙仙虽然没有告诉他雷火丹炼制不易,但小家伙似乎知道,所以格外珍惜。

  因此没有楚仙仙吩咐,他硬是忍住了没有把那三颗雷火丹甩出去。

  “大小姐,请!”楚仙仙静等着那几个小厮来到跟前,其中一个更是直接上手抓住了木轮椅的扶手就想要推她走。

  楚小念着急地喊了声:“你放开我娘亲!”

  然而不等那人有所回应,却只见他蓦地收回了双手,嘴里紧接着疑惑地“嘶”了一声,而后便开始拼命抓挠起手背。

  不过片刻,那种无端的痛痒就遍布两条手臂。

  那小厮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一边不可受控地抓挠着自己一边瞪着楚仙仙道:“你、你做了什么?你这椅子上该不是有什么东西?还是你……”

  小厮话没说完,也不知想到什么,脚下一个趔趄,随即噗通跌倒在地,连连往后退去。

  其他人见状,顿时间面面相觑,吓得不敢再上前。

  管家章青见势不对,大步下了台阶,看着楚仙仙道:“大小姐,老奴劝您还是不要耍什么小手段了,这里是将军府,真要闹得不愉快了,那丢的不也是咱们将军府的脸。您说是吧?”

  楚仙仙冷笑道:“说的也是!不过呢,将军府的跳梁小丑不除,这脸怕是要丢得毫无止境!”

  “大小姐的意思,这跳梁小丑,呵呵……”章青阴阳怪气的话没等说完,就被楚仙仙打断。

  “将军府到底是姓楚,外姓者,抛开那些对楚家忠贞之人,其他的在我这里都是跳梁小丑,包括她温二夫人!”

  楚仙仙话说得很是强硬,容不得章青反驳,她紧接着又说道:“我父兄常年出征在外,她温英这些年在将军府所做之事能瞒得过家父,却瞒不过我。你去带句话给她,今日我便是奔着撕破脸来的,她若是不想要自己那张老脸了,那么我也就完全不用客气了!”

  章青看她与以往大不相同,心底不免生出了几分忌惮,又见方才那小厮莫名中招,于是多了个心眼儿,道:“大小姐何必如此,终归都是一家人,您如果实在不想走后门,老奴再向夫人通禀一声便是!”

  “大可不必!我回自己家,何须向一个跳梁小丑通禀!”楚仙仙话说罢,挥手示意道:“念儿,走了!”

  “嗯!”楚小念用力地点点头,于众目睽睽下握住木轮椅的扶手,推着她往大门口走去。

  明明是同一处地方,楚小念抓着就毫发无损,旁人碰一下便痛痒得倒在地上抓挠不止,可偏偏他们又没有看到楚仙仙是怎么做的手脚。

  只这愣神的功夫,楚小念已经推着她到了台阶下。

  木轮椅到底是有些分量的,何况还坐着一个人,他楚小念一个五岁的孩子要怎么推上去?

  章青等人瞧着,心里不免有些看热闹的意思。

  然而没成想,这小家伙单脚轻轻一踩木轮椅下方的后杠,整个木轮椅便轻松地翘了起来,即使没有人帮忙,小家伙居然也很快地把人推上了台阶。

  章青万般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哎呦”一声,边疾步冲过去边喊道:“大小姐且慢!”

  楚仙仙理都没理,等他过去,母子二人已经推开大门故技重施跨过了门槛。

  “大小姐……”章青作势伸手去拦,反被楚仙仙一掌拍开。

  两人正僵持,一道尖锐厉喝忽而从院儿里传了过来。

  “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温英带着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家丁从后院里大步生风地走了过来,面上的刻薄自不言而喻。

  在她目光与楚仙仙对视的刹那,象征性的缓和了一下,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我家大姑娘回来了……”

  话说到这里,她故意顿了一下,语气一转又道:“哎哟,不对,这未出阁的才叫姑娘,出了阁的按理说应该喊声姑奶奶,可咱家这又没个姑爷,倒教我有些为难了,不然就还是循旧历喊大姑娘吧!”

  楚仙仙任凭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说了一堆,最后也只回了个冷笑。

  温英见她不说话,自以为得了逞,接着道:“大姑娘要回府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孩子可就不能再进家门了,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今这坊间都等着瞧咱们家笑话呢,大姑娘若是真替楚家着想,今儿个这委屈你就得受着!”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算什么委屈,毕竟这事儿都是你自找的,将军府能容你们这么久,也够仁至义尽了,你作为楚家人,总不能一直恩将仇报吧?你说对不对?”

  这一腔话说得是眉飞色舞,口沫横飞,趾高气昂的姿态被她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时院儿里大都是她的人,听闻这话,一个个审视犯人的目光放到了楚小念身上。

  小家伙毕竟还是个孩子,纵使能忍,也不免被这些话激得眼睛通红,小拳头攥得发白。

  明明怒极,却因为楚仙仙没有发话,他硬是一声不吭的把所有委屈憋了回去。

  楚仙仙倒是看着云淡风轻,只是眸子里的冷意愈发浓烈,她悄然握住楚小念软嘟嘟的小手,目光仍然直视着温英,道:“要说恩将仇报,你是不是应该先自我反省一下?或者、你想让我当着楚家所有人的面将你做的那些丑事一件一件细细道来?”

  她说得煞有其事,温英听得心里咯噔一下,脸色不自觉地变了几变,眼神也是下意识地往章青那里看了一下,说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别说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丑事,便是你作为晚辈,有这么跟当家主母说话的吗?”

  “楚仙儿,你好歹喊我一声母亲,能让你进门,我已是做了最大的让步,你非要在这里跟我闹不堪吗?”

  楚仙仙淡然哼笑道:“你自己都说了不堪,那就是承认了那些丑事,至于说还是不说,无非就是看我高不高兴了!”

  “温二夫人,你要知道,将军府的当家主母可不是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能当的!”

  楚仙仙最后这句话掷地有声,如平湖坠入巨石,直把温英气得瞬间脸色刷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