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11章 你敢不认

第11章 你敢不认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周遭的人皆是吓了一跳。

  楚幽幽很快被自己带来的下人从地上搀扶起来,在大街上如此丢了面子,楚幽幽怒不可遏道:“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我要治她的罪!她楚仙仙目无王法,胆敢殴打未来太子妃,其罪不容恕,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楚幽幽的指控也不无道理,只不过由她一个未来太子妃来治楚家嫡长女的罪,终究是有些说不过去。

  看着将军府的下人将自己围了起来,楚仙仙嗤笑道:“我看谁敢!你们现在吃的可是将军府的粮,拿的是将军府的奉,而不是太子府的!本小姐乃将军府正统嫡长女,你们若是碰我一根头发,那便是以下犯上,轻者赶出将军府,永不再用,重者……当、诛!”

  习武之人自有股气场在身,原主之前便是嚣张跋扈惯了,如今换了芯儿,更是多了些威严,少了些浮躁,越发淡定,反而越是让人摸不准,不敢轻易上前了。

  楚幽幽也被她吓住,不过很快又回过神来,怒道:“她自己也说了,你们是将军府的下人,那将军府现在是由谁当家,你们该不会不知道吧?还不给我拿下!”

  将军府自然还是大将军当家,只不过大将军现在可没在,这些人平日里没少在温英手里捞到好处,是以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当然拎得清该听谁的。

  几个下人互换了一下眼神,当即就要动手。

  楚仙仙自是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方才那番说辞也不过是给外人听的,见他们仍要动手,她不动声色地将手里的马鞭盘了几圈,用自己涂抹了烈性麻药的手在鞭子上均匀地抹了一层。

  为首那个下人不卑不亢地道了句:“大小姐,得罪了!”

  几个人随即不顾身份,同时向母子二人扑将过来。

  楚仙仙在他们动手的刹那,马鞭一甩,只听得“嘭嘭”几声,这几个下人连近她身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打飞了出去。

  虽说腿不能动了,但手上的功夫还在,况且如今的楚仙仙亦非原主可比,不论是功夫还是头脑,坐在这里的都要比之前的强上几倍。

  当然,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些。

  马鞭抽在人身上,立即破了皮,而涂抹其上的烈性麻药紧跟着发挥作用,麻痹了这些人的神经,迫使他们一个个倒地抽搐,再爬不起来。

  看到这里,尚有一两个侥幸逃脱的下人顿时傻了眼,冲着楚仙仙喝问道:“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你竟然下毒?”

  楚仙仙收回马鞭,刻意扬了扬,说道:“马鞭是我从楚幽幽那里抢来的,下毒?你是不是问错人了?”

  那个提出质疑的人被她提醒,猛地转身看向了楚幽幽。

  楚幽幽不明所以,茫然地眨了眨眼睛道:“你别胡说,这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马鞭,他们这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明明就是你!”

  “你这么恨我,又打不过我,怎么可能会拿着一个普普通通的马鞭来?楚幽幽,我可没忘了,我这双腿可是被你毒成这样的,你敢不认?”

  “我……”楚幽幽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即使她再不承认,也被旁人看在了眼里。

  “楚仙仙,你少污蔑我,五年前你自己与人私通,就想着赖在我身上,怎么?如今又想故技重施?你还要不要脸!”

  “你不提五年前,我倒是差点忘了!”楚仙仙话说着,眸光冷了冷,道:“我记得当年是你提议出城的,为何最后偏偏是我遇到了强匪,而独独你平安回来了?要知道,我的功夫可不止强你一倍,所以我现在有理由怀疑,当年那伙强匪会不会就是你找来的!”

  这话说完,楚幽幽登时倒抽了口凉气,她不知道楚仙仙是瞎猫碰死耗子乱说的,还是真的知道了些什么。

  但不管是什么,她现在都不能承认。

  “楚仙仙,你少胡说八道,当年分明是你丢下我想自己走,结果不幸遇到了那伙人。还好我没有去找你,不然连我也得遭殃,你现在居然还有脸拿出来说,真行!”

  楚仙仙不急不恼,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不急,究竟是谁胡说八道,早晚有一天会让你明白!”

  “你……”楚幽幽心里咯噔一下,终于感觉到眼前这个楚仙仙和之前太不一样了。

  楚仙仙不再看她,握了握楚小念的手,轻声道:“念儿,走了!”

  “嗯!”楚小念重重地点了点头,正要准备去推轮椅,楚幽幽再次往前一拦,喝道:“你是楚家的女儿,你要回府我可以不拦着,但是这个小野种,他休想回去,爹爹纵着他,我可不会!我楚幽幽眼里揉不得沙子,不能让一个强匪的私生子继续玷污我将军府的名声!”

  小野种三个字戳得楚仙仙心窝一疼,她杏眸蓦地收紧,看着楚幽幽的眼神多了几分杀意,“揉得揉不得,不是你说了算,这个将军府还轮不到你来作主!楚幽幽,你是之前的教训还不够,非要让我这个长姐在这里再打你一顿不成?”

  “你敢?”虽是这么说,她到底还是生了怯,眼神不自觉地往周围扫去。

  楚仙仙顺着她目光看去,只见萧子琢的马车由远及近。

  看到那辆熟悉的车马,楚幽幽的底气又回来了,“哼,楚仙仙,你那么厉害,有本事让这个小野种再去把摄政王请过来呀,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我看你今天还能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楚仙仙笑而不语,静等着萧子琢的马车靠近过来,再看着一身蟒袍的太子殿下从容不迫地下了车,站到了楚幽幽身边。

  昔日的未婚夫妻对视一眼,萧子琢的眼神里除了冷漠尽是淡然,他道:“楚仙仙,你再怎么说都是楚将军的女儿,在这里丢人现眼的,合适吗?”

  楚仙仙失笑出声,回道:“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太子嘴里说出来,就是比别人说的恶心。太子能否解释一下吗?”

  她这话说完,整条街上都静了下来,连一个大喘气儿的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