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7章 让人不适

第7章 让人不适

  摄政王府的人,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一把复杂的木质轮椅连夜让人给打造了出来。

  大小得体,舒适度居然也还可以,唯一的不好就是需要有人从后边推动,不然自己很难推的起来。

  丫鬟服侍二人用过早膳,楚仙仙提出要见萧夜北时,被告知这人进宫去了。

  没多时,昨天给她看腿伤的那位徐太医又来了。

  楚仙仙旁敲侧击中得知这个徐太医是萧夜北的人,她于是故意将丫鬟支走,同徐太医要了几样东西。

  来的时候徐太医接到过吩咐,所以没有多做犹豫,就把她要的东西一件不落地准备齐了。

  楚仙仙看他这么爽快,当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不过这样也好,她也无需藏着掖着什么,干脆把那个竹筒拿出来给徐太医看。

  她自己怀疑是一种寄生虫,但就目前她所知的几百种虫当中,还没有一个能和这只对得上号的。

  所以她又猜测这应该是古人所说的一种“蛊虫”。

  当然,她没有告诉徐太医这只虫子是从萧夜北腹中吐出来的。

  而据徐太医所说,这虫子确实和他在古书上看到的一种蛊虫特别相似。

  只是他也不能确定,反问道:“不知姑娘是从哪里弄来的这虫子?这看着有点……让人不适。”

  楚仙仙眉眼一转,说道:“实不相瞒,昨天在我身上发现的,当时……”

  她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作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它已经快要进到我的鼻子里,还好被我发现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有人敢在王府里对姑娘下手?”徐太医一脸震惊。

  楚仙仙故作姿态地摇了摇头,“不好说,昨天近过我身的除了徐太医,还有王爷以及府里的几个丫鬟,按道理,你们应该都没有害我的理由!”

  “你说是吧,徐太医?”

  她这么一问,徐太医当场吓得脸色都变了,连忙说道:“那是自然,姑娘是楚将军爱女,又是王爷亲自带回府医治的贵客,徐某纵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这种事啊。更何况,如姑娘所说,徐某没有理由陷害姑娘!”

  “是啊,那王爷和府里的丫鬟也就更不可能了,所以,这虫子是怎么到我身上的呢?”楚仙仙佯装出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有意引导他道。

  徐太医跟着她思忖片刻,忽然说道:“会不会是……”

  话没说完,徐太医就打住了,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楚仙仙抬头看他,明眸清澈,接着他话茬儿说道:“太医的意思、是宫里?”

  徐太医倒抽了凉气,慌忙说道:“徐某不敢妄言,姑娘也请慎重!”

  “我知道了!”楚仙仙点点头,又道:“还有件事想请太医帮忙,不知徐太医可否能答应?”

  “姑娘但说无妨!”徐太医看着这个和往日大不相同的楚家嫡女,心里暗自嘀咕:看来这位楚姑娘进了趟宫,果然是开窍了!

  楚仙仙道:“我对蛊虫所知甚少,我想请徐太医帮忙查一下这虫子究竟是来自哪里,对人又有什么危害。”

  “这……”徐太医略有些为难。

  楚仙仙接着道:“太医也不必有压力,我只是觉得宫中医书应该会有记载,如若太医不方便,我再另想办法便是!”

  她都这么说了,徐太医也不好再推脱,毕竟上头吩咐过,无论她说什么,应着就是。

  将竹筒收下,徐太医又嘱咐了几句,这才离开。

  不过从她院儿里出来,转身就去了萧夜北书房。

  萧夜北已经回府,徐太医自然是要将方才的事一五一十禀报。

  美人榻上,萧夜北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黑玉扳指,听完徐太医所说,他面无波澜道:“按她说的去做。”

  打发了徐太医,若谷忍不住问道:“殿下,这个楚仙仙究竟想要干什么?”

  萧夜北冷笑一声道:“想干什么,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听着他话里仍旧带气,若谷不敢再说话了。

  只是让若谷没有料到的是,他家王爷还真的去问了,而且还是亲自去的。

  两人到的时候,楚仙仙正在房里教楚小念识字,母子二人坐在窗边的书案前,一个教的仔细,一个学的认真。

  这样子安静恬淡的楚仙仙,萧夜北还是头一回见。

  母子二人听见动静,楚小念很识趣地放下笔豪,从椅子上滑了下来,道:“娘亲,念儿先出去了!”

  得到应允,小家伙经过萧夜北身边时,又很懂事地行了个礼这才出门。

  萧夜北照例软若无骨地找了个舒坦的地方靠着,懒懒道:“说说吧,你的计划是什么?”

  楚仙仙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替王爷找出下蛊之人!”

  “呵!”萧夜北掀眸看她,道:“如果说本王不需要呢?”

  果然,他应该早就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并且也知道是何人所为。

  猜测到这些,楚仙仙也不见慌张,顺势说道:“那就请王爷帮我除掉两个人!”

  她如此坦率,萧夜北反倒有些不适应。

  “你还真是个蛮儿,那可是太子,你要杀自家的人,本王就不说了,可你要杀太子,你觉得本王会帮你?”

  和聪明人说话到底是痛快,没有那么多弯弯角角。

  “王爷现在不阻止,就是帮我!”楚仙仙眼神诚挚道:“这件事我会小心,绝不会连累王爷,王爷只需全程当做不知即可,至于你的身体,我也会按照原来约定,将你医好!”

  萧夜北哼笑道:“你连那虫子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医治?”

  “我自有我的方法。”

  楚仙仙这话说罢,萧夜北方又想起昨晚的事,他问:“若谷说你昨天给本王服用了什么独门秘方,是什么?”

  说到独门秘方,楚仙仙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她不自在地别过脸,掩下面上尴尬,道:“既然是独门秘方,自然不能轻易告诉王爷。总之,我一定会医好你便是!”

  萧夜北瞧得真切,这女人分明是不好意思了,越是这样,他越是对这个“独门秘方”持有怀疑。

  昨天若谷说起这个的时候,也是支支吾吾,现在她也这样,萧夜北顿时脸色黑了下来。

  他起身朝楚仙仙走了过来,强大的压迫感让人下意识想躲。

  可偏偏楚仙仙现在这个样子,根本躲无可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夜北站到了自己面前,伸手捏住了她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