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5章 独门秘方

第5章 独门秘方

  “来人,将她拿下!”

  若谷一声令喝,他身后之人便要冲将上去。

  楚仙仙反应迅速地一把捏住萧夜北的脸,杏眸一瞪,道:“别过来,要不然我真亲了!”

  见过威胁人的,还从没见过拿这个威胁人的,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招的确好使。

  若谷慌忙把人叫了回来,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她道:“楚仙仙,你好歹是楚将军的女儿,这种龌龊之事你也做得出来?你就不怕……”

  “怕就不做了!再说,我给你们家王爷治病,怎么就龌龊了?”楚仙仙淡然道。

  “治病?”听闻这话,若谷好悬没当场跳起来,“不仅龌龊,还口出狂言,你可真行!识相的,放开我家王爷,饶你不死!”

  楚仙仙眉头微微蹙了下,心道:这人太聒噪了,要是再让他这么喊下去,死人也得被他吵醒!

  想着,她忽而一笑,眉眼中带起几分算计,同时捏着萧夜北脸颊的手紧了紧,说道:“你可再大声些,最好是让外边的人都听见,让他们都知道你们家王爷正在被我非礼。”

  “你……”若谷被她这么一噎,总算回了些理智。

  “你们先出去,把门带上,谁都不许给我瞎嚷嚷,否则,当心你们的脑袋!”

  “是!”待人都退出后,若谷才压低声道:“你到底要干嘛?腿都瘸了还不老实,就你现在这副样子,还敢肖想我们家王爷?当真是癞蛤蟆跳油锅,你找死!”

  “……”楚仙仙看着这个略显浮躁的小侍卫,勾了勾唇道:“我只是瘸,你们家王爷可是连命都要没了,你确定不要让我试试?”

  “你放……”若谷话还没说完便瞪大了眼睛。

  就只见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突然间低下头把自己的嘴巴贴上了他家王爷的香唇……

  因为太过震惊,若谷甚至于忘了该要上前阻止,眼睁睁地看着楚仙仙鼓起腮帮做了几个“恶心”的动作后,方才想起箭步冲上去,将她从萧夜北身上拉了起来。

  “你、你真敢……”若谷浑身炸毛地看着她,气得一句话说不完整。

  他现在脑瓜子嗡嗡的,这该死的女人,嘴角还残留着可疑的白色涎液!

  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他跟这女人都得死!

  楚仙仙也是逼不得已,要不是若谷闯进来,她的原计划还是很正常的。

  将灵泉水从掌心引到杯中,然后再喂给萧夜北,可是现在硬生生地变了味道。

  那可是她的初吻啊!

  她颇有些气恼地挣开若谷的手,冷声道:“他已经喝了我的‘独门秘方’,你现在再杀我,那么他也得死!”

  “独、独门……”若谷的脸色骤然变得很是难看,脑子里反复徘徊着四个大字—独、门、秘、方!

  这不要脸的女人,是怎么好意思把自己的口水称作独门秘方的?简直是毫无下限!

  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楚家怎么能把女儿养成这个样子!

  若谷顶着自己五彩斑斓的脸,努力平息了一下怒火,道:“你死定了,我现在不但要杀你,杀完你,小爷还得以死谢罪!”

  他说着,往后退了一步,刷地抽出手中长剑,朝楚仙仙刺了过去。

  此人看着年轻,剑法却是精妙,况且两个人离得这么近,楚仙仙双腿又动弹不得,眼瞅着躲无可躲,便要被他刺中。

  却在这时,昏迷中的萧夜北忽然间剧烈咳嗽起来。

  若谷吓得手一抖,长剑应声落地,他三步并两步奔到床边,单膝跪地道:“王爷,王爷……”

  奈何唤了两声也不见萧夜北醒转,反倒是听楚仙仙说道:“扶他坐起!”

  她语气轻缓,却让人有种下意识想要遵从的气势。

  若谷抬头瞪她一眼,警告道:“王爷要是有事,你们整个将军府都休想安宁!”

  楚仙仙没理会这些话,指使他将萧夜北扶坐而起,又道:“脐中上四寸,中脘穴,用力按压!”

  若谷迟疑片刻,一咬牙,照做了。

  随后,萧夜北毫无征兆地喷出一口黑血来。

  若谷有些傻眼,扶着自家王爷的手都在狠狠颤抖,一时间看着楚仙仙的眼神多了几分无助。

  后者扫了眼地上的黑血,杏眸缩了缩,道:“让他平躺,去给我找一副银针来,要快!”

  她语速很快,虽然仍是淡定,但若谷还是听出了几分焦灼。

  “你确定你能行?我还是把太医请来吧!”若谷一边忙着把人放好,一边自顾自说道。

  楚仙仙随手指了指地上的那一滩黑血,说道:“我觉得你们家王爷应该不会那么想让人知道,你要不再考虑一下!”

  “什么?”若谷狐疑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整个人又呆住了。

  只见地上那滩黑血当中,隐隐蠕动着一条细长的白色东西,看着竟是活物!

  “这是什么?你、你在王爷身上做了什么?你给他吃了什么?”

  楚仙仙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瞥了他一眼,道:“你再不快点,你家王爷可就要去见阎王了!”

  这话说完,楚仙仙费力地撑着床板往萧夜北身边挪了过去,先是翻开他眼皮看了看,又搭上了他脉搏,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瞧着像是真的。

  虽然还是不能说服自己相信她,但目前看来,王爷的情况确实有些糟糕。

  楚仙仙见他不动,也没再劝说,从头上拔下银簪,又开始动手解萧夜北的衣服。

  “你要做什么?”若谷强忍着扑上去的冲动,问道。

  “针刺!”楚仙仙简短回了一句,与此同时,故意在他面前把玩着那根看起来就不太干净的簪子。

  若谷眉心跳了又跳,攥紧了拳头道:“你给我等着,我去给你找银针,但你若是敢骗我……”

  “行了,啰嗦!”楚仙仙打断他,纤细手指以一个奇怪的游走姿势顺着萧夜北的胸线一路往下,直抵脐上。

  接连两次之后,萧夜北短促的呼吸居然平缓了下来。

  尽管若谷仍是怀疑她这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可这女人的淡定,到底是让他淡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