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其他小说 > 被迫二胎后,她被摄政王日日娇宠 > 第4章 何弃疗啊

第4章 何弃疗啊

  窒息感瞬间涌上心头,楚仙仙本能地抓住他胳膊,抢着最后一口气快速说道:“我能给你续命!”

  楚仙仙丝毫不怀疑自己这话若是晚一点说出口,便会立即被他掐死。

  而萧夜北虽然没有继续加重力道,但也并没有松懈半分。

  他阴冷目光盯着楚仙仙憋红的脸,笑容森然,“本王会将你的遗言一字不落转述给楚昭!”

  “……”楚仙仙头皮一麻,在他有所动作前,先一步往他腕上脉门按了过去。

  注意到这小动作,萧夜北却浑然没有在意,然而下一秒,他唇角刚刚勾起的冷笑就僵住了。

  这女人看似完全没有用力,却在刹那间让他整条手臂软了下来。

  楚仙仙也是不敢迟疑,趁他错愕的功夫,将其往怀里一带,另一只手则快速伸进他氅衣,摸到后腰一处用力摁了下去。

  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敏捷而果断。

  萧夜北闷哼一声,只觉得腰眼往下蓦地一软,便不可受控地被楚仙仙挟制在床。

  已记不清从何时起再无人敢对自己这般,以至于堂堂摄政王当场懵了一瞬。

  等他反应过来,凶厉目光瞪向了楚仙仙。

  后者根本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一本正经地彬彬有礼道:“摄政王息怒,请容我细说可好?”

  萧夜北气得太阳穴嘭嘭直跳,以这种羞耻之姿按着他,还要他息怒?这女人可见是疯了。

  “楚仙儿,本王看你真是活腻了,进了趟宫,别的本事没学到,胆子倒是肥了,呵!”萧夜北咬牙切齿地说道。

  楚仙仙见他欲唤人进来,压着他的两只手下意识紧了紧,语气颇有几分无奈地威胁道:“王爷确定要让人进来看你这副样子吗?”

  “……”萧夜北凤眸眯了眯,他现在这样子的确不好看,不过能趁他不备一招将他压制住的人,整个京都城也没几个,想不到这蠢丫头还有几分真本事?

  他们二人之前并没有动过手,萧夜北也不知道,如果是原来的楚仙仙,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即便是她能做到,也不会有这个胆子。

  而现在的楚仙仙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她压根没有意识到威胁当朝摄政王的后果,二是她想借此机会向萧夜北证明自己真的有能力给其续命。

  只不过看着对方杀人的目光,她忽然后知后觉到,这么做似乎是有些冒险了!

  虽是万不得已,可到底也不是唯一的法子。

  然而做都做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道:“王爷现在除了感觉浑身乏力之外,丹田处是否还有一股热气翻滚,这股热气可否让王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畅?”

  此时盛怒中的萧夜北,即使感受到了她说的这股力量也断不会承认。

  但凡他现在还有一丝力气,定会让这丫头后悔来这世上。

  “你这蛮儿,又想着用什么恶心招数蒙骗本王?”

  楚仙仙一时不能理解他为何用“又”,不过显然这会儿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有没有蒙骗,王爷心里清楚。”楚仙仙一脸认真道:“你脏腑已经受损,纵然有天地灵药保命,可若是再不根治,多则五年,少则也就一两年而已。”

  她态度极其严肃,可在萧夜北看来,这装腔作势的模样,跟街头巷角那些神棍子没有什么区别。

  实在不怪萧夜北看不起她,而是认识她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这丫头懂得什么岐黄之术。

  整个京都城的人都知道,将军府嫡长女楚仙仙就是个只会舞刀弄棍的蛮女,大字不识得几个,一门心思的只想要嫁给太子。

  一想到这些,萧夜北怒火更盛。

  “楚蛮儿,本王劝你知趣些,否则……”

  “王爷为何不敢直视自己的病?”楚仙仙打断他道:“三岁孩提都知道,有病就得治,王爷几次顾左右而言他,是真的不相信我还是已经自我放弃了?”

  萧夜北真是要被她气笑了,这个问题还用问吗?难道自己要杀她的心还不够明显?

  “楚蛮儿,你……”

  “王爷不如听我句劝,人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又言‘死马当作活马医’,王爷都已经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去,更何况……”楚仙仙说到这里,神色异常自信道:“我觉得王爷还有救,你就一定有救,如果连我都认为没有希望了,那便是大罗金仙来了,王爷也照样活不了!”

  萧夜北从来没有这么想要弄死一个人,关键是她还自信满满,牛皮吹得煞有其事,一点都没有脸红害臊!

  “说得棒极了!”萧夜北怒极反笑,磨着后槽牙说了一句。

  楚仙仙自然知道这话不是在夸自己,不过为了缓和气氛,她点了点头,随声附和道:“难得王爷能够认可,那我现在松开你,你能不动吗?”

  萧夜北脸上的冷笑比九幽寒冰还要刺人,楚仙仙不自觉打了个哆嗦,抿了抿唇道:“看来王爷是不能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只好得罪了!”

  “……”楚仙仙话说完,萧夜北顿感不妙,那句“你敢”还没说出口,他人已经两眼一黑,彻底昏厥了过去。

  楚仙仙长舒口气,确定他一时半刻不会醒过来之后,方才松开手,活动了下因为用力过猛而酸痛的手腕。

  她现在双腿行动不便,想要把萧夜北拽上床,着实费了不小的力气。

  这个人看着瘦,个头却是不小,楚仙仙好不容易才将人拉上来,累得是双耳发鸣,眼冒金星,故此也没有听见外边谨慎的敲门声。

  她喘了口气,兀自换了个舒坦的姿势,便开始解萧夜北的氅衣。

  本意只是想更加细致地查看一下这人的身体状况,却不想这边刚把人前襟解开,房门突然开了。

  萧夜北的一名贴身护卫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楚仙仙一只手才搭上萧夜北赤果的前胸,正准备把耳朵贴上去听一听,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了。

  没等她说话,那护卫先是怒极暴喝道:“放肆!你这女人胆敢非礼王爷,找死!”

  楚仙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