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言情小说 > 基建:我在乱世求生存 > 第37章 门第

第37章 门第

  “对了,洪娘子咱怎么被他们发现的,之前不是走的挺顺利的吗?”崔命灼灼黑眸看着洪连朔问道。

  “说起这个,我这谢谢座山雕救了咱一命,话音还没落呢!因为它咱们被发现了。”洪连朔食指划过杂乱的眉毛无奈地说道。

  “啊!”崔命眼睛瞪的溜圆,嘴巴张的能塞下颗鸡蛋。

  “别惊讶,就是座山雕突然袭击板车的尸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板车翻了,武器露了出来,可不就露馅儿了。”洪连朔捏捏自己的眉心说道。

  “这真是意外,没人想得到的。”陈中原铜铃般的大眼看着有些自责的洪连朔宽慰道。

  “唉……”洪连朔轻叹一声,有些事真的是人力难为。

  &*&

  在洪连朔治疗伤兵时,陈中原也没闲着被人搀扶着轻点了下人数。

  洪连朔黝黑的双眸看着陈中原问道,“陈校尉轻点人数了吗?兄弟们被杀了几个。”

  “七个。”陈中原眼神黯淡地看着她说道,懊恼且自责地说道,“怪俺学艺不精,要是有洪娘子的本事,就救得了他们了。”

  “幸好这箭雨只有一波,不然这万箭齐发,神仙也躲不开。”洪连朔庆幸地说道,嘴张张合合地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陈中原双手抱拳拱手看着洪连朔郑重地说道,“谢谢洪娘子的救命之恩!”

  莫三丫躺着也不忘拱手道谢!

  其他人就不必说了,一时间谢谢声不断。

  “谢什么?”洪连朔莹润黑亮的双眸看着他说道,“咱们不用这么客气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洪连朔向后退了几步,横刀立马的坐在板车上道,“接下来怎么办?”

  说到接下来,一个个露出迷茫的眼神,这人是逃出地狱了,可该怎么办?

  家没了,往哪儿走?

  “跟本将军一起去投奔豫州刺史!”林南征走过来目光灼灼地看着洪连朔说道。

  “豫州刺史?”陈中原困惑地看着他,“他官儿太大了吧!”

  “听闻豫州刺史仁义,爱民如子,是个不错的去处。”

  “传言他能征善战,有勇有谋,文武双全。”

  “离咱们距离也近投奔他俺看行。”高征虏走过来双眸放光道。

  林南征闻言心头大悦,目光凝视着洪连朔有意招揽道,“洪娘子意下如何?”

  这还没彻底安全呢!这心就不齐了,这么急急忙忙的要分道扬镳了。

  “我?”洪连朔指了指自己,然后想也不想地断然拒绝道,“我没兴趣。”对于他的邀请视而不见,他的目的太明显,她还没有落魄到给人家当枪使,孩子太小,得先有个安稳的生活。

  一句话把林南征给噎了个半死,微微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洪连朔,“多亏了洪娘子相救,本将军铭记不忘……,还没问洪娘子是何出身啊!”

  出身?洪连朔点漆黑亮的瞳眸看着他,这是想用出身压她吧!

  就我现在这粗布麻衣,衣衫褴褛,芦柴棒的身形怎么看都不能跟人家脸蛋儿嫩滑,虽然狼狈但一身锦缎的林将军想比啊!

  洪连朔眸光清正地看着他十分坦诚的说道,“我只是城中贫民。”

  “贫民!”林南征剑眉轻挑毫不掩饰地轻哼了一声。

  “我还不怕告诉你,我不仅是贫民,还是背尸的。”洪连朔沉静的双眸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无论何时都讲究出身门第的,这有点儿名的人,都想给自己找个厉害的祖宗。

  林南征惊恐地看着她,给吓的退后一步,骂了声,“晦气!”

  在场众人眼底闪过一丝怯意,身体不约而同的后倾。

  想想刚被人救,这么嫌弃,也太不地道了,看看彼此又挺直了脊背。

  “晦气?”陈中原怒目相视地看着林南征说道,“林将军凭什么这么说?背尸的怎么着了,这人难道不是你们杀的。还得感谢洪娘子,起码有人收尸。林将军如果不是被救了!”上下打量着他恶意地说道,“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被天上的座山雕和野狗跟啃噬殆尽了。”

  “呕……”林南征脸色涨的通红,歪着脑袋干呕。

  “这就受不了了,这城里无辜的人怎么死了,这宫门口就没有一天没有尸体的。”洪连朔眸光漆黑看着他冷冷地说道,“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达官显贵给杀死的,他们招谁了,还是惹谁了?凭什么任人宰割。”

  “就是,就是!”群声附和。

  “怎么看不起我啊!”洪连朔眼底微凉看着他阴阳怪气地说道,人家如此看不起,那就没必要客气了,“您这般高贵,怎么现在也如丧家之犬呢!”

  “吾乃朝廷命官!亲封的征南大将军。”林南征挺直脊背高傲地说道。

  “谁家朝廷?”洪连朔乌黑的双瞳看着他虚心地求教道,只是这言语间浓浓的讽刺,有耳朵的都听得出来。

  皇帝老儿可是被他们这些朝中百官,给宰了作为投名状,献给了胡兵的。

  “呃……”林南征被问的脸色难看,紧绷着脸不悦地看着她。

  “都这个时候,收起你那高贵的身份吧!早点儿认清现实为好,免得受苦。”洪连朔好心地提醒他道。

  “所以咱们也算是同甘共苦了。”林南征脸色微变姿态放低了些,又积极地游说道,“你们个个身手了得,到了豫州会有很好的前程的。”

  这小子脸皮够厚的,形势不利,立马改变策略。

  “林将军识字吗?”洪连朔深邃不见底地黑眸看着他突然问道。

  “这是当然了,吾虽是武将,但家学渊源。”林南征微仰着下巴傲气地说道。

  陈中原他们闻言十分羡慕地看着林将军,士族出身,是他们一辈子也达不到的,只有仰望的份儿。

  “那既然是将军,弓马娴熟吗?”洪连朔清亮剔透的双眸看着他又问道。

  “呃……”林南征心虚地躲避着她视线,“这个……”

  “这很难回答吗?娴熟就是娴熟,不会就是不会。”洪连朔清澈透亮的黑眸看着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