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校园小说 > 凭借美貌出道后我只想赚钱 > 第三十九章 part划分

第三十九章 part划分

  姜苒这话说的也不怕得罪人。

  先说断、后不乱。

  把丑话说在了前头,后面才好姐姐妹妹一家亲嘛。她们的阵容不是最好的,但也没那么差,队友们的性格目前看起来都挺好相处的。

  “放心,有问题我们一定会说的。”施悦捧场的应了一句,其他人也随即点头称是。

  “那我们现在,大家是要先休息一下,还是……”

  “直接开干吧,时间紧任务重,早点开始早点安心。”魏然出声说道,“咱们现在先听听歌找找感觉吧。嗯……刚刚路过其他训练室的时候,她们都拿了手机在听,节目组应该也要给我们发手机听demo的吧?手机呢?”

  队友们都在说话,姜苒却是心不在焉的,视线不自觉的往门外瞟了一眼。

  “小苒,你眼睛一直往门口看什么?”曹慧坐在姜苒的旁边偏头看着姜苒,一路顺着她的视线移过去,最后落在了训练室的门口,不由得靠近了她小声问道。

  “没什么,”姜苒垂眸想了一下,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出去一趟。”

  姜苒刚一出门就看见了迎面而来的选管,她的手里还拿了一部手机,见了她快步过来将手机递到了自己的手里,“是来找我的吗?刚刚忘记了把手机给你了,一想起来立马给你们送回来了,你们的歌已经存在里面了。”

  “谢谢。”姜苒拿了手机后也没走,停顿了一下,嗫嚅着出声,“选管姐姐,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一下。这个C位可以让吗?”

  选管听完姜苒的描述以后十分疑惑,甚至觉得奇怪,下意识的反问出声,“为什么?”

  其他人都恨不得自己是C位,还有得到手了之后让出去的,这是傻还是蠢?!

  “因为我的实力不行,施悦和魏然都比我要适合,由她们带领我们队伍,我们组会取得更好的成绩……”

  “不行。”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姜苒身子抖了抖,又瞬间反应过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回头一看果不其然和自己的猜想一致,“简老师。”

  简知垚没应她的话,反而是再次重述了一遍自己的回答,“不行。”

  “可是……”

  “你只是一个遵守游戏规则的人,不要妄想去修改规则。更何况,你没有努力过,怎么知道自己不行?”见这人一脸不服,简知垚多说了两句解释。同时暗暗蹙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了?

  可有些事情,明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了,努力又有什么作用。姜苒在心里腹诽,却不敢再去蹙眉头,应了一声“是……”

  姜苒最后是一个人回训练室里的,带回了手机。

  站在训练室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姜苒走了进去,将整首歌都播放了一遍,抬眸询问,“咱们现在是不是要先把part分了?”

  其他人听了这话都是心头一紧。

  “怎么分?”

  “每人先说自己想要的部分,如果没有其他人选就直接定,有其他人选的话就PK,最后再综合一下进行分配。”

  “开头的rap部分,有人愿意来吗?”姜苒捏着歌词纸,出言问道,末了自己还补了一句,“我rap不好。”

  “我来可以吗?”周娅弱弱的举手问道。

  张思雨也伸出了手,“我也可以。”

  “你们呢?”姜苒扫了一圈其他队友,见没人回话点了点头,“那开头rap部分就交给你们两人,你们两个后面再细分一下看看怎么说。”

  “主歌部分开头两句?”

  姜苒的声音刚落,夏芸就出声抢话,“我想要这个!”

  “这一句我也想要。”魏然瞥了一眼夏芸,慢悠悠的出声说道。开头第一句很容易抓耳吸引观众注意力,她就想要这一句,先给观众们留一个好印象。

  她放弃能力组过来选姜苒,就是因为自己在能力组那边会有很大几率被看不到,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那几位top的掩盖之下,不把她映衬成一个伴舞的都算是好的了。只是没想到后面又来了一个施悦,狠狠压了她一头。

  要是施悦来和她抢这一句,她也就算了,可现在不过是一个F班的夏芸,她又有什么好怕的,想要就抢了。

  姜苒让两人各自唱了一遍进行投票,最后选了魏然,并简单粗暴的把下一句归给了夏芸。

  在划分part上,姜苒尽力的想要每一个人满意,但这种涉及到切身利益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是以当简知垚指导完其他组的训练,约摸着过了快半个小时的时间,过来《爱你》组训练室时,听到她们还在对歌曲段落划分进行争执,还没进门,嘴唇就紧抿了起来。

  训练室里争得面红耳赤的几人瞥见简知垚的身影,还没说出口的话瞬间咽了回去,跟突然变成哑巴了似的,垂眸起身问好。

  “距离你们拿到这首歌已经过去了快两个小时了吧,别的组都已经在开始训练了,你们连part划分都没弄好。”简知垚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平铺直叙的出声,明明没有一句指责的话,可在场的人都觉得面热。

  姜苒尤甚。

  出现这样的情况,她要负最大的责任。

  姜苒咬着嘴唇道歉,“对不起简老师。”

  简知垚扫了一眼姜苒没搭话,继续说道,“一首歌里包括了主歌、副歌、插句以及流行句,很多人争破脑袋的想要去选副歌里的最圈粉的片段。但我认为,没有前面其他句子的铺垫,这些最具记忆点的片段也不过是空中楼阁。音乐,没有哪句好哪句不好,只要把自己的part做到最好,做到极致,那就是killing part。做的不好,哪怕给了你killing part,也没有用。”

  简知垚说教了一通,只留下一句“我再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希望到时候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已经做好了开始训练的准备。”

  前面练习主题曲的时期,五位导师就时常来各班的练习室里,帮她们进行音域测试,教授她们发声技巧、舞蹈技巧以及一些基础乐理知识,都十分有耐心和亲和力。

  这会儿简知垚被她们几乎是“气”走的,好几秒钟几人都僵立着没有反应。几秒钟之后才飞快的动了起来,飞速的做好了最后的part划分,前后时长不超过三分钟。

  这速度,杠杠的!

  姜苒不由得夸赞一句简知垚的厉害。

  简知垚出门去了一趟洗手间再回来,训练室里几人已经恭候他的回归了。简知垚总算觉得堵着的心松快了些,说话也更加温缓。

  简知垚平日里是不怎么爱说话的,可涉及专业知识,他也十分健谈,教授起学生们起来一点儿也不藏私。

  简知垚捏着谱子,勤勤恳恳的向她们解释了一大通乐理知识,一边讲一边现场即兴演示,已经由《爱你》这首歌延伸得很开了,听得选手们都连连点头,一副受教了的表情。正讲到兴头上,侧眸余光扫过姜苒时,却发现她瞪着一双迷茫大眼睛盯着自己手里的乐谱,似乎要将它看出一个洞来。

  这幅样子,不像是听懂了的样子。

  简知垚顿了顿,试探的看着姜苒出声问道,“姜苒,你听明白了吗?”

  “不明白。”姜苒迟疑了一会儿确定简知垚没有生气,十分老实的摇头。

  “哪没明白?”

  姜苒垂着脑袋不敢接话。

  见状,简知垚也有些疑惑,突然福至心灵的开了窍一般,声音有些拔高不可思议的出声,“你不会都没听懂吧?”

  姜苒扯出一抹尬笑,眼睛四处乱飘,看天看地,就是不敢去看简知垚。

  简知垚沉默了,眼神有些诡异的看着姜苒。

  这样的眼神,让姜苒有一种从他眼里读出了他没说出口的那句话,“你这样的水平,为什么会出现这里!”“节目组说是从几万名训练生里挑出来的两百位选手,这话不会是诳他的吧?!”

  简知垚将目光移到其他选手的身上,试图找一找心态平衡,“你们都听懂了吗?”

  其他几人当中,除了魏然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能跟上。剩下几位都是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就……那个颤音,我还是有点不懂……”

  那是他大概五分钟前讲的内容了。

  简知垚无语的抽了抽嘴角,“下次你们没听懂可以直接说,不用不好意思,学到手了才是自己的。我再把颤音这块重新再讲一遍……”

  大概是对姜苒等人的水平有了一定了解,之后简知垚每讲了一个小知识点之后,都会沉默一下用更加白话的表达方式解释一下。末了还特别关注姜苒这个垫底生,不忘特意停下来问上一句,“听懂了吗?”

  如果姜苒是十分果决的点头应“嗯”,简知垚就知道她听懂了,那其他人也能听懂。如果姜苒是沉默着讪笑或者眼神飘忽、声音发虚的应“嗯”,简知垚就知道她在不懂装懂了,便又将刚刚说的再重复一遍解释,直到对方真的听懂了之后,才开始下一个知识点的教学。

  费点时间就费点吧,能教给她们知识就好了。

  简知垚执拗的将这事儿坚持了下来,坚决不放弃任何一个学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