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玄幻小说 > 人在西游写小说,圣人都来催更了! > 第二百一十六章:撕破脸皮,文圣之怒

第二百一十六章:撕破脸皮,文圣之怒

  “唳——”

  那仙鹤裹挟彩云飘飘,扑打着翅膀便已滑翔千万里,从遮天白纸下飞过。

  而在那无尽白纸上,此刻已经平添了不少文字:

  【空中飞鸟藏林内,山猿虫隐穴中……孔宣见这五员大将,兵器来得甚是凶猛,若不下手,反为他所算……】

  牧尘一边讲解文道,而笔下的故事已经连走三回,到了‘第七十回:准提道人收孔宣’这里。

  三界众书迷正看得着迷,忽见那仙鹤飞过,挡住了不少文字,一个个面露出不悦。

  “这是什么情况?”

  “哪里冒出来的仙鹤?看得正过瘾呢,怎么还把字给挡住了?!”

  天庭的神仙们皱起了眉头,对于这种看书时,突然冒出来的东西很是讨厌,恨不得群起攻之,将那仙鹤抓来炖汤喝。

  就是牧尘也停下了手中之笔,察觉到那仙鹤中有一道颇为凶戾的戾气,来者不善。

  这时,那仙鹤羽翼展开,丰满的洁白羽毛下露出一道人影来。

  此人穿着一身黄袍,手捋胡须,目绽两道精光,与九天之上的牧尘四目相对。

  “来者何人?”

  牧尘沉声询问,但看着对方的架势,却已经将此人的身份猜了个大概。

  只见那黄袍道人抚须冷声道:“在下阐教十二金仙,黄龙真人,见过牧圣人。”

  说话间,却是一直趾高气昂,眼睛里甚至还带着鄙夷和不满。

  “黄龙真人?”

  牧尘嘴角一笑,心中了然。

  这黄龙真人乃是元始天尊的弟子,此番想必是奉元始天尊的命而来。

  同时,天庭中的众神看到来者是黄龙真人后,脸色纷纷古怪起来。

  要说起来,这黄龙真人虽是十二金仙之一,但却有一个‘四无道人’的称号,无徒弟、无本领、无法宝、无战绩……算得上是十二金仙中,最没本事的存在。

  只不过,这黄龙真人为何敢来阻止文圣创作?

  众神全都不明所以,唯独少部分人稍有明悟,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恍然大悟。

  昨日元始天尊降下法身,威胁牧尘停止创作《封神演义》,可今日牧尘却照常更新,还传法于三界,无视了元始天尊的话。

  现在元始天尊的弟子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来问罪的!

  至于元始天尊为何不亲自前来,而是派了一个最没用的弟子,这自然是要当着三界所有人的面,来打牧尘的脸。

  你区区一个文圣,本尊都不屑于对你动手,派个最没用的弟子来教训你,有本圣的圣威在,量你也不敢怎么样!

  可以说,元始天尊的这一番操作,是完完全全将自己的位置摆在了大气层,压根没把牧尘这个新圣放在眼里。

  不过,他作为自洪荒时代便存在的圣人,修行无数个会元,又是鸿钧道祖的弟子,也的确配得上这份傲气!

  反观牧尘,纵使再怎么惊艳绝伦,可终究是刚成圣没多久,还没有任何后台与根基可言,可不就是个软柿子吗?

  此刻,黄龙真人端坐于仙鹤之上,颇为不爽道:

  “牧圣人,昨日家师已告知于您,这《封神演义》,依我看便不用再写了吧!”

  说话时,他嘴角更是一抽,更是一阵窝火,因为他居然看到,自己也被写进了书里,当初自己的那些丑事,全都被爆料了出来。

  【《封神演义》第四十七回公明辅佐闻太师:黄龙真人以言激截教峨眉山罗浮洞赵公明,却被赵公明以缚龙索所抓,赤精子施救未果。黄龙真人被掳至中军大营,吊于幡杆上。】

  【《封神演义》第五十回三姑计摆黄河阵:陆压杀赵公明后,三仙岛云霄、琼霄、碧霄为兄报仇,设九曲黄河阵,用混元金斗将黄龙真人困入阵中,削顶上三花,消胸中五气。】

  仅是这两段文字,便让黄龙真人老脸一红,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这些事情是他的奇耻大辱,可这部书,居然都从头到尾记录了下来,这简直就是杀人诛心啊!

  不行,这样的书,绝不可以存在!

  倘若流传出去,本真人以后的老脸往哪儿搁?

  黄龙真人脸色铁青,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把书撕了!

  “牧圣人,今日这书,你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写下去了!”

  他可是知道,除了这两件事以外,自己曾经还在万仙阵前,以言激截教门人马遂,后来反被马遂用金箍箍脑的丑闻呢!

  淦!

  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被写进小说啊!

  本真人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丢脸!

  自己的过去,真是又菜又爱玩儿啊!

  黄龙真人心中暗暗苦笑,忽觉浑身一冷,这股森冷之意就像是两柄刮骨刀,切开他的肉,一刀刀刻在骨头上,寒在神魂里。

  他打了一个激灵,这才意识到,那两道寒意,正是牧尘的目光。

  只见牧尘居高临下看着他,看似随意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本圣面前叫嚣?”

  “本圣今日非要写这小说,你又能如何?”

  此话一出,黄龙真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堪,牧尘身上那实打实的圣人威压,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牧……牧圣人,您应该知道我是奉师命而来!”

  他咬着牙摇摇欲坠,身下的仙鹤更是发出凄厉的惨叫,仿佛随时都会炸成血雾。

  这就是圣人之威,即便还没有动手,只是怒意,便能让人胆颤。

  “师命?呵呵,那你便回去告诉元始天尊,想让本圣停下手中的笔,就自己过来当面过来求本圣!”

  轰——

  整个天庭顿时炸开了锅,众神望着霸气侧漏的牧尘,那崇拜之情都快从眼睛里溢了出来。

  不愧是当今新圣啊,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霸气!

  居然敢直言让元始天尊去求他?!

  我等读书少,想不出什么高深莫测的词,只有两个字:牛逼!

  牧尘这番话,可以说是直接跟元始天尊撕破面皮了啊!

  新圣对老圣,这简直跟小说一样精彩啊!

  无论是凡间还是天庭,都不缺吃瓜群众,现如今众神都吃起了过来,就连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金蝉子,眼里也都透着好奇。

  昨日佛祖特意给他传音,让他试探这位新圣的虚实。

  现在倒好,有黄龙真人这位马前卒,都用不着自己出面了!

  倘若这新圣只是一个只打雷、不下雨的怂包人物,那他们佛门此后便也不需要将这位新圣放在心上了。

  这时候,在无数神仙的见证下,黄龙真人听到牧尘的话后,脸色都吓得一片苍白。

  他原以为自己此次是带着圣命而来,这位新圣多少会给自己几分薄面。

  哪知道,这位新圣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别说自己了,就是元始天尊的面子,他都半分不给!

  “牧……牧圣人,你当真要跟元始天尊做对?”

  黄龙真人颤颤巍巍,再也不敢叫嚣,只能擦着额头的冷汗提醒。

  牧尘淡淡瞥了他一眼,冷笑道:

  “元始天尊?他也配?!”

  “你回去将本圣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他就是!”

  看着牧尘眼里的寒意,黄龙真人知道,如果自己再不从这位圣人的眼里消失,恐怕明年的今日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是,小的这就回去转告家师。”

  黄龙真人唯唯诺诺,这低声下气的样子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过街老鼠,没有一点脾气。

  他刚要走,就听牧尘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慢着,你今日扰本圣创作之事,本圣还没跟你算账呢!”

  “啊?”

  黄龙真人都快哭出来了。

  您堂堂圣人,跟我这种小人物计较什么啊!

  他正要开口求饶,却见那遮天白纸上有滔天的水墨涌动,无尽的水墨奔腾不息,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不好!”

  黄龙真人瞪大了眼睛,饶是他修行千万年,也从那水墨汪洋中察觉到了恐怖的气息,足以威胁他的性命。

  轰隆隆!

  那水墨汪洋犹如一只大手,如随手拍了一只蚊子般,将他轰然拍落在水墨中。

  “滋滋!”

  落入水墨中的黄龙真人肉身迅速被水墨所同化,只是顷刻间便只剩下神魂,至于他身下的仙鹤,则早已不知去向,大概率已经身死道消。

  “救我,师尊救我!”

  黄龙真人的神魂在汪洋水墨中挣扎,尽管大喊着元始天尊,可也依旧未见元始天尊出手。

  这一刻,他心中升起绝望,陷于水墨之中,他隐约看到了无数个文字组成自己的过去,看到了曾经封神大战时,那折戟沉沙的古战场。

  “牧圣人,黄龙错了,还请牧真人高抬贵手,饶黄龙一命。”

  危急之际,黄龙再也顾不得自己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只好向牧尘求饶。

  九天之上,牧尘淡淡望着在墨海中翻滚的黄龙真人,不由冷哼一声,随后大手一招,那无尽墨海这才消散而去,露出其中奄奄一息的神魂。

  黄龙真人见自己神魂尚存,劫后余生的他这才松了口气,朝着牧尘再三跪拜后,这才灰溜溜逃向紫霄宫。

  他得回去将今日之事尽数告知元始天尊,当然,免不了要添油加醋一般!

  看着黄龙真人狼狈逃窜的身影,牧尘眼中绽放出一丝寒芒。

  他此番之所以不顾圣人颜面,也要去教训黄龙真人,就是要借此告知世人:

  他牧尘虽是新圣,但也不是什么软柿子,谁都能来捏一捏;他们文人也不是只会舞文弄墨,士大夫一怒,尚可血溅五步,就更别提文道修士!

  而在场所有人看着黄龙真人的遭遇,也都是不寒而栗,尤其是佛门的人,包括金蝉子,全都一阵庆幸。

  幸好这黄龙真人为他们探了路,不然的话,现在在墨海中挣扎的,说不定就是他们了。

  看来,这位文道新圣,当真不可小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