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历史小说 > 宫廷幽处孤芳难自赏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药方害人的真相!

第一百五十七章 药方害人的真相!

  夏侯淳彦提到白桑花,西门有容也如实回答他说:

  “的确是因为白桑花!因为我在龙头泉附近闻到过白桑花浓郁的味道。既然花香可以透过空气带进这里,证明一定有通风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如此深的地底下还能呼吸的根本原因。”

  不管穿过这岩洞所连接的是不是龙头泉,总归他们离外面并不远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就看他们有没有足够的运气出得去了!

  但西门有容所谓的让夏侯淳彦带着“发寒”的她穿行岩洞,其实就是打算冒险再次刺激她的寒毒发作。

  刺激她的寒毒发作一点都不难,只要她去冰洞接触寒气,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毒发。

  当她毅然决然的走进冰洞等待毒发的时候,夏侯淳彦却有一瞬间的犹豫,他想制止西门有容去承受不必要的痛苦。

  可是,如果他阻止她,他们还是只能停留在原地什么都做不了。

  而且西门有容说得没错,再等下去,就算有出路,他们的体能也会耗尽,还不如趁着还能行动自如赶快做点什么来突破现状。

  虽然他私心里很想留住更多与西门有容被困的时间。

  只有被困在这里,她才会时时刻刻面对着他,他也会留下更多与她独处的特殊记忆。

  所以,他不想那么快离开这地底深处。因为出去以后,她所有的心思和目光都会转移!

  因此,当她突然提出“自伤”让她自己发寒以抵抗岩洞那段炙热的路时,他虽下意识要阻止,但转念一想,他又打消了坚持的念头。

  不管他想得到什么,他总得先活着。更何况这次被困,他也算是救了西门有容一命,他们之间可以说也多了一层密切的缘分。

  夏侯淳彦一边思索,一边看着西门有容在源源不绝的寒气刺激下开始不适。很快,她想要的效果就达到了。

  在她还有意识之前,她颤声嘱咐夏侯淳彦说道:

  “夏侯太子,我能不能活命,就看你带我穿过岩洞和找到出口的速度……若是我们能顺利出去,我大概也死不了,反之……。”

  她的寒毒从没试过一连发作两次,其实她也不清楚这般折腾过后,她还能不能安好。

  但是她别无选择,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出去。她不想也知道现在外面必定因为她的失踪而翻天了。

  她还没有帮溢洲百姓找到解毒的方子,她不能死!她还没有爱够她要爱的人,她不想死……东陵辕雍现在应该已经知道她不见了,他一定又急又气吧?

  西门有容最后的意识想的全是东陵辕雍……!

  外面的世界距离西门有容和夏侯淳彦失踪已经整整三天!

  这急的何止是大承这边的君臣,夏侯国那边一样乱作了一团。

  夏侯淳彦不见了,自然是以夏侯仪云为首。可她平日无忧无虑,什么大事小事都不需要她操心。

  现在她皇兄生死不知,她再不谙世事也知道情况非同小可。

  因此,她一改平日的娇蛮任性,稳稳当当的指令下属去寻找夏侯淳彦。

  只是,三天过去,不管是大承还是夏侯都没有办法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夏侯仪云实在别无他法,她不得不去找东陵辕晧问问看他们到底还能怎么找人?

  忙得根本停不下来的东陵辕晧倒也不介意抽出时间来见夏侯仪云,只是他公事公办着半催促着道:

  “仪云公主,你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听着东陵辕晧喊着“仪云公主”这个疏远的称呼,夏侯仪云怎么听怎么不舒服。但现在也不是计较这种事的时候,她无助着直接说道:

  “我是想来问问你,你们这边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把我皇兄和西门姐姐尽快找出来。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都已经三天了,我真害怕他们……!”

  夏侯仪云这几天装得很坚强,她连一滴眼泪也没流。

  过去三天,她不是没来找过东陵辕晧,可他总是奔波在四处,她根本没机会见到他。

  今天听到他终于回来留在住处,她便迫不及待来找他。

  原以为她着急找他只是单纯的为了她皇兄的生死。可这会对着东陵辕晧,她突然发现她莫名的想依靠他什么。

  可是她又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东陵辕晧现在对她的态度冷漠得让她莫名其妙,好像他和她根本不熟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她皇兄失踪,她其实也没有要死赖着来找他的意愿。

  东陵辕晧看着夏侯仪云焦虑又无助的脸,他下意识安抚道:

  “他们不会有事的,你别太担心。”

  “可这整个溢洲城就差没掘地了,否则哪里还有地方可以找?我就怕他们被劫持出了溢洲,或者已经被刺客……!”

  想到最坏的可能,夏侯仪云终于担心得红了眼眶!

  “不!他们应该还在溢洲。他们此时是不是平安无事另说,但刺客肯定不是冲着他们的命去的。因此,他们还活着的可能很大。”

  “可如果他们还活着,没道理生不见人,死不见……怎么办,我皇兄……!”

  夏侯仪云侧开脸快速抹去滑落的泪水,她不想在这时候像个孩子一样光哭什么也做不了。

  东陵辕晧看到了她偷偷抹泪的动作,他的手伸出就要触碰到她的肩膀时又收了回来。

  而此时,外面也正好匆匆跑进来一个侍卫告知他东陵辕雍急着要见他,好像是有什么突发的新进展。

  于是,夏侯仪云也跟着他一起去见了东陵辕雍……!

  同样的,东陵辕雍这几天一刻也没闲着,他既要无时无刻记挂着西门有容的安危,又要以他帝王的身份给予溢洲百姓一个安心的理由。

  要让溢洲民心安稳下来,首先要搞清楚的就是百姓指责西门有容开出的药方到底是害人还是救人。

  他向百姓证明了西门有容先前所开的药方并无不妥。因为他当着众多百姓的面亲自喝下了西门有容的药方熬出来的汤药,他的举动无疑让百姓再无疑虑!

  如今,饱受煎熬的民众也终于相信他们听信谣言误会了西门有容。

  这个结果除了东陵辕雍的到来镇住了不稳的民心,还要归功于夏侯淳彦的御医~戈图大夫,还有艾太医。因为是他们彼此配合查出了部分百姓突然暴毙的原因。

  东陵辕晧带着夏侯仪云来到东陵辕雍面前时,一个浑身发抖跪在他面前的人让东陵辕晧猜到了不同寻常,他连礼都没行就急着问道:

  “皇兄,发生什么事了,这人是谁?”

  “置换草药,导致无辜百姓出现暴毙,害得皇后背罪的人。”

  东陵辕雍所散发的气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但对于那个跪趴着不敢抬头的人来说却仿佛要上断头台一样无比恐惧。他哀颤着求饶道:

  “陛下,草民不是故意要犯下如此大罪的。草民也是被逼无奈!不知是谁对草民一家老小十几口人下毒以威胁草民对药库里的草药动手脚。草民若是不从,草民上至八十的父母,下至三岁孙儿都会没命。”求饶的这个人是溢洲本土的大夫~倪安徳。

  溢洲超过一半以上的百姓中毒,有不少较为严重,需要看医救治的人随处可见。

  因此,西门有容一到溢洲就下令把溢洲城所有的医馆大夫和所需要的草药统一管理分配到每一个救治点。

  倪安徳在溢洲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大夫,他家里有医馆,同时也做药材买卖生意,因此他还拥有一个置放药材的大库房。

  溢洲受难,按西门有容的倡导,很多人都愿意出钱出力配合帮助溢洲脱难。

  倪安徳也不例外,他贡献自己的大库房供官衙统一存放所需要药材。他也被指派负责分配库房里的草药给各个救治点。

  这也正是他有最好的便利对草药动手脚后再分配到其他地方的原因。

  东陵辕雍看了倪安徳一眼,他冷冷的说道:

  “寡人没有兴趣听你的理由,寡人只问你,是谁指使你置换草药的?”

  彻查针对西门有容的污蔑源头一查就查到了倪徳安身上。

  谣言看似民间起,但恐怕背后还是有人操控着的。

  果然,倪安徳又继续主动交代道:

  “草民没见过胁迫草民的那个人,草民只知道他好像来无影去无踪。他一开始只留下纸条要求草民配合接收一批“涯草”代替皇后娘娘药方中的“清草”。草民之所以昧着良心干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除了家人性命被挟持之外。最主要是草民身为大夫,很清楚“涯草”虽然长得跟“清草”几乎一模一样。可“涯草”没有药用价值,就是普通的藤草而已,根本不会对人体有伤害。因此,草民才……。”

  “混账东西,你为了救你家里上下十几条人命,却要了几百上千条人命。你就没想过你调换了药方,百姓喝下少了一味“清草”的药等同于喝了白水,根本抑制不了体内的毒素。你如此愚昧自私,何以为大夫?更可恨的是,你造下的罪孽竟然要皇后娘娘来背,这等大罪,你可知按律你全族都是死罪!?”

  厉声又气愤不已的怒骂倪安徳的人是艾太医。他之所以如此气不过,是因为倪安徳是他的亲表弟!

  得知是自己的亲戚犯下的死罪,艾太医深深自责!

  他和戈图拖着一身老骨头几天几夜几乎不眠不休才搞清楚果然不是因为西门有容的药方有问题,而是假草药惹的祸!

  可他却不曾想到,查到最后,竟会是他自己的亲表弟受人指使造下这般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