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十八章 宗方智斗秦相府 牛通力举千斤闸

第十八章 宗方智斗秦相府 牛通力举千斤闸

  却说留守宗芳设计以拜府为名,把众位英雄领进秦桧的相府,去救岳雷。诸葛锦和牛通大喜,从城外把燕青等人接进留守衙门,众人一一见过宗芳。宗芳又详细地问了岳飞被害的事,等大伙说到岳飞于风波亭归天、张保、王横、刘允升、施全被害死时,宗芳掉下了眼泪: “今天晚上我便豁出性命,领各位抓秦桧、救岳雷!”又怕出漏洞,被秦桧识破,宗芳叫大家把事儿想周全。诸葛锦说: “对,我们要防万一。谁都能去,就是牛通不能去。太容易闯祸。”牛通说:“我非去不可!被认出来就打呗!”“你光知道打。这台戏若唱砸了,岂不白染一水。而且说不上有多少人搭上性命!” “我不管!反正我是去呀!”谁拦也不好使。又怕他去了胡来,最后诸葛锦出个主意:“这么办,你要去,我们把你装在送礼的大木盒里,抬你进去!“噢!拿我送礼呀?我不干!把我憋死了呢?” “盒底下扎几个窟窿,憋不着。” “那我也不干!” “你不干就别去!”牛通一看没法,答应了: “行吧,可得早点把我放出来呀?”“你放心,到府里一打起来,我们若不放你,你自己出来。”“好了!”

  诸葛景又嘱咐樊成,到相府门外看住各位的马匹兵刃.不可丢失。一旦打起来,立即把马匹兵刃送到。岳雷的马和枪,也由诸葛锦给带出来了。又叫花逢春两口在十字街头接应;叫董芳守在北城门,一旦打起,阻挡官兵关城门。凭两柄枪守住城门;让阮良帮助老宗家出城。余者,韩起龙、韩起凤、诸葛锦和燕青扮做家人,随宗芳进府。一切布置完毕。

  宗劳带着宗良及四个家将,抬着四盒礼品奔相府,四个大抬盒,俩人抬一个;最后那个盒沉个大,里边装的是牛通。转眼间来到秦桧府门,宗芳下马,递上门帖: “门上的管家辛苦了。这是我的门帖,要求见秦太师。我从西川带回点儿土产孝敬太师。”说完,将礼单一递。家人见是宗芳,不敢怠慢,往里边送信。

  秦桧一听宗芳来了,不由一惊:“他到我这干什么?我们平日常无来往,孩生日、娘满月、婚丧嫁娶,谁也不走动,今天风是从哪刮的?这老岳家和老宗家三辈相交特近,大概是为岳雷而来。宗芳,你保老岳家,我就要你命!”秦桧转念又一想:“不行!宗芳跟他父亲宗泽一样,在文武官员中很受尊敬,有口皆碑。不大好惹。”所以秦桧有点拿不定主意,问王氏怎么办?王氏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他来你就见见。官儿不打送礼的。至于办事可得两说着,他有来言,你有去语。见机行事。”

  秦桧点头下床,重换一套衣裳,由万俟卨、罗汝楫搀着走到前厅,家人往外传话: “相爷有请。”宗芳领着儿子宗良和众人进府。一进门.这爷俩也害怕:一旦认出来众将,命就没了。宗芳回头看看诸葛锦,见他坦然自若,还放点儿心。将礼品抬进去,一直来到厅房,宗芳领宗良进了前厅,见秦桧正坐在太师椅上喝茶,宗芳道: “老太师一向可好?宗芳有礼了。”“宗留守,老夫染病在身,没能迎接.多多见谅。” “太师太客气了。这次从西川回临安没什么东西可孝敬,带一些土产物品表表心意.请太师过目。”礼单献上!秦桧一看,上边写的都是奇珍异宝、世上罕有的东西!秦桧心里高兴,嘴里说: “宗留守,叫你破费啦!本相家中什么也不缺,以后千万不要如此。把提盘抬下去吧!”过来几个家丁要帮抬提盒,韩起凤一瞪眼: “别动!里面都是玉器,你抬坏了呢?”家丁吓一跳,往旁边一闪,宗芳带来这几个人把提盘抬到外地,放在西厢房的窗前。管家秦福按礼单过了数目,叫送到库里。装牛通的那个抬盒没让动,说是这盒贵重东西一会儿面交丞相,家丁也没敢说什么。便把诸葛锦等人让到偏房里,摆上一桌酒菜叫他们吃喝。众人坐在屋里,心在厅房外,耳朵听外边动静。

  屋里之人连吃带喝,牛通在窗前听得真真的,心里这个急呀!你们都吃上了,不管我呀?怎还不把我放出去呢?这里怪难受的。不行!我得出去溜边溜达。牛通刚想动,忽然见抬盘盖开了个缝,从上边掉进来不少吃的,接着缝又合上了。“噢,送吃的了!” “吃吧!别动。”牛通一听,说话的声音象诸葛锦,心里核计:还是我这个哥哥疼我。有吃的,咱再蹲一会儿。

  谙葛锦给牛通送完吃的,奔厅房走去,想看看宗芳在里边谈得怎么样。刚走几步,教师爷吴化领仨人过来说:“哎!看什么?回去!相府不许乱走!”诸葛锦没法,又回来了。

  再说大厅里。秦柱对宗芳存有戒心,因此再三追问:“宗留守,您到这还有点儿事吗?”宗芳说; “有点儿,我想求秦太师在万岁面前美言,并要在京城多盘桓几天,有些税租没齐,我从西川至此太不容易。另外,回去想带些粮草枪刀器械,因为西川连年欠收,库里太空。”秦桧点头,捋着胡子核计;怪不得往我家进东西,为的是要东西,请长假,但只要不是为老岳家的事,就可以。

  “好吧。宗太人,我和万岁说说,成不成两说。” “多进美言吧!另外我听人说您的闲话,说岳飞的事情跟太师有关?” “啊……你在西川不知道,那岳鹏举近年来,上欺天子,下压群僚,克扣军粮,私通北国,有谋反之意,竟敢顶撞天子,犯了死罪。经大理寺审问,他已招供。万岁传旨,将他处死。”宗芳父子心里骂道:“老贼,这些罪全是你的!你反把罪名硬安在岳飞身上。”“秦太师.听您今日之言,方知一切。只因外面传言,说岳飞丧在太师之手,故此我来打听打听。现在可满城风雨呀!” “嗯?谁这么说?告诉本相,我要上本参他!” “都这么说。我听说岳家满门押到云南去了?" “啊,对,对!” “二公子岳雷也去了?” “他也去了。” “我听说他给岳飞上坟来的?”秦接一愣,心说宗芳为什么打听这件事呢?难道还是为救岳雷而来?如果是这样,我叫你进府容易出府难!

  想到这,他用眼角扫了身旁心腹家人一下,这人立即明白了;这是叫我找人来。这小子出去,工夫不大,王炳武进来了。秦桧忙给引见,王炳武冲宗芳一抱拳:“哪阵香风把留守大人刮到这儿来了?好久没见啦!” “王大人一向可好?” “都好。”秦桧连忙让坐; “王大人请坐。”王炳武挨着秦桧的桌旁坐下了。宗良一看,暗暗着急,本来自己站在父亲的身后,离秦桧不远,一旦打起来,蹿过去,砍秦桧晴袋不费吹灰之力。他一坐下,正好挡上了。爹呀,快点儿呀!还东扯西扯干什么?其实宗芳比他儿子还急呢!王炳武说: “宗大人到这儿还有事吗?” “求太师办点儿事,另外打听打听老岳家的事。” “我这个人嘴直,你们老宗家和老岳家关系至厚,是不是要保奏岳家呢?”“王太人,这话不对,谁都有个仨亲俩厚,我和岳家好是不假,但是他造反了,我们老宗家也不能跟他一样啊?” “这话有理。看来宗大人还挺明白。”

  “不过昨天晚上,我偶得一梦,梦见岳云找我,说他二弟岳雷要进京上坟,念其旧情,求我关照。我被惊醒,故今天顺便打听一下,是否有人上坟?”秦桧听了,半信半疑:岳飞父子难道真的有灵有验? “宗留守,你说的一点儿不假,岳雷上坟被我手下人抓住了。” “这么说,现在押在府内?”秦桧没言语。宗芳接着说: “可不可叫我看看岳雷?因为岳云昨夜托梦,我若不看看,诚恐岳飞闹我宅子。”秦桧倒是半信半疑:“宗芳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呢?他是来救岳雷的?那是以卵击石,一共才带八个家人、一个宗良,能出得去吗?我这还有王炳武、徐成和看家护院的,不如叫他见见面。借这个机会再试试宗芳对岳家的心意如何,如果他敢救岳雷,就把他也抓住。”想到这儿,秦侩忙说: “宗留守,老夫叫岳雷与你见上一面就是。来人,把岳雷带上来。” “是!”家奴应声,到后院的水牢里去捉岳雷。

  岳雷在坟前被抓之后,军兵把他带到相府,偏赶上秦侩没在家,岳雷被押在后院的水牢里,这个地方是秦桧私设的牢房,外边有个大铁门,里边四周围都是高台,当中砌着水池子。中间有儿根柱子,柱子上边有吊环,里边水深齐胸。犯人被推进去,将头发打开,吊在上边铁环之中,然后锁在柱子上。下半身泡在水里,只能站着,不能坐下。等泡了半天,两腿便不听使唤,叫你跑也跑不了。岳雷被押在水牢里,心甲难过,正思前想后。突然,铁门一响,从外面闯进来十几个恶奴,解下岳雷,重新捆上,往外就架。这些人架着岳雷直奔前厅,正路过西厢房窗户下方才放大抬盒那地方。这阵儿天已经黑了,牛通在抬盒里实在憋不住了,里边站不起来坐不下,他把盒盖推开,用手支起三寸多宽的缝儿,往外看热闹。府里来往的家人不少,可是准也没注意大抬盘里的牛通。牛通正看着呢,忽然瞧见打后院往前厅来伙人.中间架着一个人。牛通瞪眼紧瞅.等到了近前一看:哎呀!这不是我二哥岳雷吗?这回可得救出二哥!牛通把盒盖一推, “啪嚓!”盒盖掉在地上,把恶奴们吓一跳。还没等他们看清楚.牛通已从里边站起来: “二哥呀!我来救你来啦!”喊完,他急忙跳出抬盒,扑上前,去救岳雷。

  这下可把秦府的打手吓坏了。没等弄清怎么回事呢,牛通将大扁担一抡,倒下好几个,剩下的全跑了,把岳雷给扔下了。牛通连忙过来: “二哥呀!我们救你来啦!” “好兄弟!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宗大人把我们带进来的。” “快给我解绑!”“怎么解呀?”牛通没带刀,要是带刀,一断绳子就完了,现解扣可就慢了。这时,秦府的恶奴冲了上来: “哎!这不是那个黄毛小子吗?抓住他!”这个拿刀砍,那个用枪扎,牛通不敢解绳子了,连忙操起扁担横划拉,一边打一边喊:“屋里的!怎么还不出来?快来呀!”

  屋里人不是不出来,是出不来,外边一有动静,屋里的韩起龙、韩起凤、诸葛锦.燕青和四名宗方家将就开始操兵刃,刚要出去,门口被人堵上了。堵门的正是教师爷吴化,这小子早就带人看着呢。外边一乱。他怕里边人出来,故此堵门高喊: “屋里的!不许动!谁要动一动,要谁的脑袋!”燕青说: “你是谁?快闪开!可知道岳元帅下下将官的厉害!”说完,上去一剑砍去,要夺门而出。那吴化摆刀相迎。吴化怎是燕青对手?三招五势,被燕青一剑扎在后腰上,倒在门旁。吴化一趴下,恶奴们一乱,借这个机会,大伙全蹿出来了。他们到窗前一瞧,可热闹了;牛通被围在当中,抡条扁担瞎划拉,忙活不开了,身上带两处伤,全仗皮粗肉厚没怎么的。岳雷急得直跺脚,绑绳没解开,帮不上忙。串锣直响,府里的打手、家奴及院公越集越多。诺葛锦说: “咱们一部分人救牛通,再分出俩人到厅房看看宗大人。”燕青和韩起凤应声而去,奔大厅救宗芳父子,谁曾想过不去了。王炳武带着军兵从周围扑了过来。

  此时大厅里也乱了。牛通跳出抬盒救岳雷,早有人给秦桧送信。秦桧一听翻了,站起来问宗芳;“宋留守,你到底是干什么来的?”宗芳摸不清外边是什么回事,所以不敢直截了当地回答。宗良憋不住了: “老贼!明人不做暗事,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我父亲把朱仙镇的众将带进你家,特来救岳雷!你听,外边打起来了,你如果识时边务放我们出去,有你的便宜。不然,把你家翻个个儿!”宗芳见儿子全说了,知道再也瞒不住了,也亮出宝剑:“秦桧!你放不放岳雷吧!” “宗芳!你身为朝廷命官,竟敢私通反叛!别忘了,可有灭门之罪!”宗芳说, “我没什么可怕的!怕也就不来了!"这时,王炳武亮出宝剑,奔宗芳劈去,宗良也亮出宝剑,帮助爹爹战王炳武。那万俟卨、罗汝揖吓得钻桌子底下了,秦桧还壮着胆子在这里挺着。厅房里桌子翻了,椅子倒了。那宗良可勇猛,三打两打,一剑削上王炳武的帽子,纵身往厅房窜,门口堵的人虽多,也挡不住他。宗良冲出门回头一看,他爹还在屋里打着,被王炳武拖住了。宗良无奈,又杀回去救宗芳。到厅里冲宗芳喊:“爹爹快走!”宗芳转身往外杀,厅里挤满了差人,一拥齐上。宗良杀了个三出三入,也没救出他父亲,急得他汗珠直藏。正在着急之际,大厅门口乱了,从外边杀进来俩人,正是燕青和韩起凤,两口宝剑上下翻飞,杀得守兵喊爹喊娘。二人冲进厅房,直奔王炳武,王炳武人单势孤怎敌得住?燕青照准王炳武一剑砍去,王炳武一时躲闪不及,被砍在肩上,这小子疼得急忙跳出圈外。燕青高喊: “快冲出去!”他在前边开道,宗芳、宗良居中,周青断后。燕青边杀边喊:“我们是岳飞手下大将,为杀奸贼秦桧而来!远日无冤,近日无仇,要命的闪条道路,如果哪个敢拦,我的宝剑可没长眼睛!”当兵的多数往旁边闪,准知道拦也拦不住,白送死。王炳武捂着肩头在后边高喊: “往上冲!抓住贼人有功,赏白银千两!”等这几位出了大厅不太远时,瞧见西边冲出一伙人,正是牛通、诸葛锦、韩起龙和岳雷,他们把岳雷的绑绳解开,驾着岳雷往外跑。因为岳雷的双腿在水牢泡得不好使了,跑不动,所以得有人架着走。

  在这同时,管家秦福叫家人关大门,众人着急了。门要关上,就不好出去,所以他们拚命地跑,想把门抢下来。岳雷怕累赘大家: “别管我!你们往外冲。我能出去!”韩起龙、韩起凤说: “你能行吗?” “行!我的腿好点儿了。”从一个死尸身旁拣起一条枪,做防身武器。韩氏兄妹一看岳雷还行,也去帮夺府门。

  里边一吵吵,樊成在府外听见了,但他不敢动。因为这些人的马匹兵刃都在这儿拴着,怕丢了,所以他寸步不离。他一看要关府门,可着急了,抡起枪跑上台阶,用肩膀一扛,门开了,关大门的家奴捧倒好几个。几枪就把他们捅死了。樊成喊: “哎!快出来上马!”大伙一看,乐坏了。诸葛锦他们紧护着宗芳,怕宗大人出闪错。人家老宗家为我们,命都豁出去了,再有了闪错,多对不住人哪!众人一齐出府外,各自上马。有了马匹兵刃,都放心了,一齐奔十字街。

  秦府早派人给镇京大帅和五城兵马司送信。众人刚走不远,正碰上巡逻的队伍,两下交手,把镇京巡逻队伍打散。诸葛锦说; “快走!奔北门。”刚到十字街,就听三声炮响,眼前一哨队伍拦住去路。高挑灯笼火把,照如白昼,眼前队伍足有一千人,象人墙一样地挡住。最前边是弓箭手,个个张弓搭箭,高喊: “别跑啦!再跑,开弓放箭啦!”众人勒马观瞧:对面来了六七个将官。前边一匹马,马上之人长得挺凶,身高顶丈,膀大腰粗,面似蓝靛;脑门上有一块红痣,颔下一块黑痣;左边一块牛皮癣,右边一块钱癣;当中酒糟鼻子,赤眉金眼,大耳无轮;才留的一部短胡须,扎里扎煞。头戴绿缎扎巾,迎门上红绒球,后边双飘帽带,绿缎色箭袖抱,皮挺带勒腰;红中衣,薄底矮邦靴子,闪披一件绿缎色大氅。胯下一匹铁枣青鬃马,手中一口锯齿飞镰刀。往当中一立,象半堵墙一般,横住去路。这个人把大刀一摆; “反赋,别走了!速速服绑!”众人一看,都有点儿被他吓住了,也不知道这人的能为有多大。他人高马大,大刀象门板一样,韩起龙催马来到近前: “什么人?敢拦住小爷的去路?” “你不认识?我乃秦太师之内侄花刀将王大鹏!”

  韩起龙就是一愣,因为他听岳雷说过,这厮挺厉害。 王大鹏是棋盘山的山大王,秦桧老婆王氏的娘家侄。和金国镇国禅师普风学过武艺。韩起龙催马赶到前面,从得胜钩上摘下三亭刀: “姓王的,州有州官,府有府兵,用你个山大王抓我们?闪开!” “你是谁?敢挡我王大鹏!” “七宝镇韩起龙,看刀!”韩起龙拍马抡刀蹿到近前,力劈华山,搂头就剁。王大鹏举起大刀往外相迎。两口刀碰在一起, “当啷!”震得韩起龙差点儿把刀扔了,刀杆给震热了。韩起龙一看,凭力气自己不行,我得使招数战他。三亭刀躲飞镰刀,三转两转,两刀又碰在一起,韩起龙的兵刃就飞了,吓得他打马就跑。王大鹏哈哈大笑: “就这两下子,还想上阵?还哪个过来!”韩起凤见哥哥败了,一抖枪“噗楞”奔王大鹏划来。王大鹏一点儿不在意,用大刀往外一封,将枪磕出去,抡刀便砍。韩起凤一低头,忙用兵刃往外磕, “噎!”把刀给崩出去了,王大鹏趁机上前要结果韩起凤的性命,牛通冲了上来,举起大棒,奔着王大鹏就是一棒。王大鹏赶紧接架相还。二人马打盘旋,战有十几个回合,牛通上去战王大鹏,凭力气,二人相抵;凭招数,王大鹏比牛通可强多了。打有十多个同合,牛通败下来了。

  正在为难之时,只听王大鹏身后一阵马挂銮铃响,后边的军卒乱了。紧跟着闯过来两员将,一个凛凛少年骑银鬃马,手持长枪,背后背一张弓;一个却是位豆蔻少女,红色披风,手持双剑,两人高嘁,“都给我闪开!”两匹马闯入,竟杀出一条人胡同,冲到当中。诸葛景低低告诉身边的人: “咱们快过去吧。在这叫人围上,人越聚越多,怕走不了。”众人点头,一拥齐上,奔官军冲过去,一阵呐喊,声震大地,冷不防地杀向官军队伍。官军没防备,放箭也来不及了。众位英雄冲开队伍,往北门跑。诸葛景冲在最后边,花逢春两口见众人已冲过十字街时。他虚点一枪,拉个败势,拨马就走。花刀将王大鹏气坏了: “弟兄们,追!”眼看追到北门,就要追上了,那花逢春回头一箭,王大鹏身边一人一声不吭落在马下,众人一看,正是那秦府来送信的王俊,这一箭穿了他咽喉。王大鹏等看如此好箭法,心中都是一寒,不由放慢了速度。

  那董芳守在北门,一看来了追兵,举起双枪,几下子打散了城门口守军。又迎上去和王大鹏激战,十余合不分胜负,这时,城头军兵已接到王炳武的命令:关城门落千斤闸。诸葛锦一看要关城门,心想:城门关上不糟了吗?怎么办?他急忙喊道: “牛通!别叫他们关门!”牛通一看关上城门大伙就出不去了。撒脚奔城门跑: “别关别关!”当兵的不听他那套,仍推城门。牛通把棍子抡圆了,噼哧噗哧,把十多个冲上来关门的军兵全打趴下了。守城的千总高喊: “快落千斤闸!”城头军兵急忙摇辅辘把, “吱哑哑”千斤闸由上至下地下来了。这叫死闸,要是闸一落下来.一个也别想跑:因为岳雷,燕青及花逢春两口还没上来,所以韩起龙兄妹和宗芳父子他们都在城里等着。谁也没提前冲出城门。闸要下来了,怎么办?那牛通扯起粗嗓子高嘁: “哎!别落!别落!”自然城上没人听,牛通急了,“噌!”一个箭步抢到近前,伸出双手, “嘭!”托住千斤闸的下沿,较足力,往上一使劲,愣把闸板给举上去了。城上城下的兵将全惊呆了:这人得有多大力气?此刻.后队花逢春、董芳也跟了上来,燕青不敢怠慢,催促众人: “快走!快走!”牛通不敢说话,憋着气,瞪起眼睛瞅着众将,那意崽是:快点儿走!众将赶紧冲出了城门。牛通刚要撒手,燕青忙喊: “别松手!董芳还没到呢!”他回到城里去找,此时.牛通的胳膊哆嗦了,因为时间挺长,他有些受不了啦。花逢春急忙高喊: “快出来!”众人连忙出来,要换下牛通。正这时王大鹏和董芳一边打一边来了,一看牛通力托千斤闸,大吃一昧:这小子真有把笨力气!他催马抡刀冲到近前高喊: “大胆反贼!看刀!”

  欲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