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十五章 众安桥施全刺贼 关帝庙地藏降妖

第十五章 众安桥施全刺贼 关帝庙地藏降妖

  却说秦桧问道士此诗为何不全,道士笑嘻嘻道:“若见施全面,相国命已危!”吴化大怒道:“敢诅咒相爷!”左右欲拿下,秦桧止住,道:“疯癫之士,本相不计较了。”命放了那老道。起轿上朝。等走出一段,秦桧命吴化派人悄悄跟着那老道,看看究竟什么来历。

  那秦桧一路上朝,正在疑想:“这老道究竟什么来历!”看看进了钱塘门,来至众安桥,那前面护卫的坐下马忽然惊跳起来。轿夫怕马撞到轿子,连忙退后几步。秦桧命停轿,忽然一大汉见秦桧出来,挺起利刃,望秦桧一刀搠来。秦桧吓得急忙后退,后背磕在轿杆头上。钻心的疼。正危急间,那大汉忽然手臂一阵酸麻,举手不起。两旁家将拨出腰刀,将刺客砍倒,吴化夺了他手中之刀,一齐上前捉住,带回相府来。

  且说秦桧吃这一惊不小,回至府中,喘息未定,命左右押过刺客来到面前,喝问道:“你是何人?擅敢大胆行刺本相?是何人唆使?说出来,吾便饶你。”那汉负伤浑身鲜血,大骂道:“你这欺君卖国、谗害忠良的奸贼!天下人谁不欲食汝之肉,岂独我一人!我乃堂堂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岳元帅麾下大将施全便是。今日特来将你碎尸万段,以报岳元帅之仇。不道你这奸贼命不该绝!少不得有日运退之时,看你这奸贼躲到那里去?”秦桧被施全千奸贼、万奸贼的骂,气得做不得声。随叫拿进大理寺狱中,明日押赴云阳市斩首。次日施全从容就义而死。

  那施全为何在这里?却是众义士一直在临安筹划救出岳飞等人,却想不出道路,后来刘允升被暗杀,虞允文回四川寻找王贵。忽然年结之际,得到岳帅死讯,众英雄无不伏地痛哭,施全大哭道:“岳元帅,你用朝廷拨来的八百兵,血战十余年,大破拐子马;八日收洞庭,救驾牛头山;练兵三十万,饿死不扰民;身为节度使,夫人穿布衣。到头来这昏君奸臣年都不让你过完,天理何在?天日何在!”

  再过几日牛皋等人来到临安,众人不免又抱头痛哭一场,施全已下决心徇死,先和众英雄商议,许贯忠和燕青去联络韩世忠两口,保住岳家满门;牛皋带众兄弟回太行山据守;自己说要寻找岳爷三人尸身留了下来。实际一直潜伏临安城打探。日夜思量与岳爷报仇。别了牛皋之后,已经知道岳家老小无恙,又搞清了秦桧上朝线路,这一日在客房内摆放上岳飞灵位,哭奠了一番。打听得秦桧上朝,必由众安桥经过,他便躲在桥下。饲机行刺。

  后人有诗赞之曰:

  壮烈忠义士,求仁竟不难。春秋称豫让,宋代有施全。

  怒气江河决,雄风星斗寒。云阳甘就戮,千古史斑斑。

  且说这日秦桧退入私衙,神思恍惚,背后被撞伤。心里又憋闷,伤竟多日不好。王夫人好生闷闷不悦。高宗听说,特派御医诊治,也无疗效。一日晚上秦桧忽听家人说那日的疯道人又在府门口求见,秦桧想起那日道人提醒自己施全行刺之事,忙令人唤入,也不让王氏回避。秦桧躺在床上见了道长,拱手谢道:“多谢仙长那日提醒本相行刺之危,敢问仙居何处?秦某定派人金塑神像,光大庙宇。”那道士笑道:“贫道姓陈,名希真是也。奉大金四王爷之命来报复秦相。”秦桧这才明白。笑问道:“那施全的确凶猛,但冲来半路上忽然瘫软,想必是仙长做法。”陈希真笑道:“班门弄斧的小技,让相爷见笑了。”

  列位看官,要晓得施全在百万军中打仗的一员勇将,那几个家将哪里是他的对手,反被他拿住?却因陈希真暗中施法掣肘不肯叫他刺死了秦桧,坏了宗弼的野心,所以犹如有人阴中扯住他的两臂,施全举不起手来,任他拿住。

  秦桧大喜,命人取金银相赠,希真哪里肯收,秦桧夫妇致意再三,希真方受了些。又谈到秦桧背痛,希真开了些药方,说月底再服便可痊愈。又议论了宋金两国形势。希真见秦桧困乏。便告辞出来。此刻天已经擦黑。

  且说希真手中拿着金银包裹,离了相府,正在小巷穿行,忽觉身后有人,猛回头看到一名道士稽首道:“无量天尊,兖州一别,弹指又是数年了。”希真心中大惊,暗想公孙胜竟来得这般快,也不回话,便把手中金银包裹抖开,立刻化作数道金银光芒向公孙胜射来。自己则立刻遁去。公孙胜一声笑,那拂尘掸落光芒,紧跟希真。希真停下正是众安桥一侧,公孙胜站在桥另一侧道:“陈道子,众雷将散妖都已经伏诛改过,只有阁下一人还在残害忠良,前两番三味真火之劫你都逃了,可知凡事不过三。”希真取出乾元镜笑道:“贫道宝镜已经修好,安知是谁事不过三?”说罢持镜大喝一声疾,镜中金光飞起直奔公孙胜,公孙用拂尘一挡,拂尘竟被烧焦,公孙弃了拂尘,身边起五色祥云蔽体,摘下身后松纹剑,也喝一声疾,但见希真身旁烈焰四起,两人战了多时,希真渐渐式微。

  忽然只听半空有人朗声大笑,公孙一抬头,心中大惊,但见忽来道人身躯遮天蔽日,正弯腰俯瞰自己。再看看周围,哪里是什么众安桥。才知中了他计,原来希真去秦府有意引诱公孙胜来,果然把公孙引导众安桥,桥的一侧铺好了忽来道人的宝物留仙图,从公孙上桥那刻起便进了留仙图。任你法力高强,上了图便是上了另一个世界,完全听图外人摆布,只需图外人把图一抖,图中之人立刻化为飞灰。忽来道人笑道:“公孙先生好手段,贫道故用留仙图留客,既如此请先生先把小徒放了,我再和先生详谈如何?”公孙胜不言语,反而加紧咒禁,但见三味真火冲天而起,那希真宝镜碎裂,大叫一声,浑身起火。忽来道人惊怒,忙伸手拉出希真,细一看陈希真被烧掉两魂六魄,竟只剩一魂一魄。忽来把希真魂魄装入袋中,对公孙喝道:“我不伤你,你反而伤我徒弟?”手中拿起一乾坤笔,在画上一挥,顿时现出几条火龙,围住公孙胜, 公孙胜把松纹剑画个圈挡住火焰。忽来道人见公孙一时不能拿下,笑道:“道长真不好请。”便想抖落此图,让公孙胜化为飞灰。

  忽然间只听一阵怪笑,眼前一个人影晃过,公孙胜看看周围目瞪口呆,哪里是众安桥,分明是临安城外关帝庙前。原来公孙胜和希真斗法多时都在图上,忽来道人携了图带他们来这里。公孙面前就是那疯和尚,也不知何时夺了忽来道人手中的图和笔,忽来一样惊得目瞪口呆。只听那和尚笑道:“哎呦呦,贫僧正要大解,这纸来得及时,这笔却没啥用,贫僧不识字,只能用来挠虱子。收了道长两件礼物,贫僧只好把帽子送了。”说罢摘下僧帽扔去。在忽来眼中,那破烂僧帽简直大如宇宙,根本没法接,无可挡。于是被扣在帽子底下。那疯和尚捡起帽子一看,忽来道人变得如蟋蟀大小躲在帽中。公孙胜在旁喝道:“你这妖道,身为汉人却助番邦,专一用法力阴谋残害忠义之士,如今报应到了!”忽来道人大叫道:“世上只有强弱哪来是非?那是非都是人们凭利害编出来的,比如在岳鹏举而言是精忠报国,在金兀术而言何尝不是为女真鞠躬尽瘁?至于法力智谋,你们不用法力智谋能捉住我吗?自古成者王侯败者为贼,要杀就杀不必废话!”

  疯僧沉吟一下道:“如此,今日废了你法力但留着你的才华,六百年后宋朝早没了,你尽管把今日的事编成书,看看老百姓如何评价你。若大多百姓真觉得你的书好,即可恢复你的法力。若是你的书被百姓嫌弃,到时和尚还要找你理论。”说罢对帽子里念句口诀,忽来惨叫一声昏倒。疯僧便把僧帽戴在头上。旁边公孙胜稽首谢过大师救命之恩,问道:“神僧前两次阻止我诛灭陈希真,是为了引出这个魔头么?”疯僧笑而不答,道:“如今陈希真也算有了下落。”说罢,把希真的一魂一魄放下了。

  绍兴十二年 三月  嵩山

  陈希真又成了破破烂烂的老疯子,一边走一边哭叫女儿回来。走到半山腰,已经哭得累了,坐在石头上歇息。忽见一个女孩跑来,笑道:“老爷爷你回来了?”希真定睛一看又是那个女孩,如今已经八九岁,更像丽卿了。不由哽咽说不出话来。女孩笑道:“老爷爷不认识我了吧?这是你给我的玩意。”掏出那发亮的鸡子大小的石头。希真不由泪下道:“爷爷认得你呀,你不是叫刘丽卿吗?这是我女儿小时的玩具。”小丽卿笑道:“那你的女儿呢?”希真泪眼模糊道:“都是爷爷不好,老想让她当公主,她烦了,骑马跑了,不回来了。”小丽卿笑道:“就是呀,当公主有什么好呀?我姑姑说这里是天下最美的地方,老爷爷你住下吧,每天陪我讲故事好不好?”希真笑道:“爷爷岁数大了,上不到顶上了,就住半山腰,你想爷爷就下山来找我玩好不好?”小丽卿鼓掌道:“好呀,好呀。”

  山上寺庙里

  慧娘在屏风前静静看着一老一少对话,也不由拭泪了。对左右叹道:“那个野心勃勃,阴险狡诈的陈希真被三味真火烧死了,剩下这个爱女儿的老头子。善哉,善哉。”

  预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