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十六章 入云龙指点岳家将 皇甫端疗治宋高宗

第十六章 入云龙指点岳家将 皇甫端疗治宋高宗

  却说高宗君臣八人上了船,忽然四面烟雾,吓得不着如何,又因为在船上,一动不敢动,待烟雾散尽,却发现八人都在陆地上,只是郝思文和二十余名护卫都不见了。君臣议论纷纷,有的说那渔船渔人是妖邪,有的说是神仙来助,李纲道:“常言道圣天子百灵护助,若是妖邪,何不直接害了我们性命?定然不知那里的尊神,来救了我君臣。”,高宗道:“众卿记着,待寡人回朝之日,就各处立庙,永享人间血食便了。”。后来高宗迁住临安建都,即封为五显灵官,在于普济桥敕建庙宇,至今香火不绝。岂知不过是公孙胜弄法罢了,这是后话不表。

  且说那君臣八人,也不知地头是哪里,行了三日,来到一座村庄中央一份人家门首。因他造得比别家高大,李纲抬头一看,叫声:“主公不好了!这是张邦昌的家里,快些走罢!”,沙丙、田思忠扶了高宗急往前行。却被他门上人看见了,忙忙进去报知太师道:“门首有七八个人过去,听见他说话,好似宋朝天子,往东首去了,特来禀知。”,张邦昌正在厅上和王铎聊天,听了,忙叫备马,出了门一路追来,看见前面正是高宗君臣,高叫:“主公慢行,微臣特来保驾。”,连忙赶上来,张、王二人下马跪着道:“主公龙驾,岂可冒险前行?倘有意外,那时怎么处!且请圣驾枉驻臣家,待臣去召岳元帅前来保驾,方无失误。”,高宗也觉得实在困乏,何况身边粮钱皆无,对众臣道:“且到张爱卿家,再作计议。”,邦昌、王铎就请高宗上了马,自己同着众臣随后跟着回家。原来那张邦昌献出玉玺,高宗赦免他过去之罪,但常言道:“旁观者清。”,昔日做康王时,高宗知道那张邦昌人品不正,又因他和金人建立伪楚,岂能再信他。终久找个罪过命他和王铎回乡养老。张邦昌却不甘心,因养女在高宗身边,想着有一日东山再起。便和王铎都在金陵城外购了宅子居住。

  进到了大厅上,高宗坐定,便问:“卿家可知此地是何处?”邦昌道:“此乃金陵地面。圣上只管在臣家躲避数日,待岳飞等勤王之师赶到自然脱险。”,高宗大喜。邦昌吩咐家人安排酒席款待。天晚时,送在书房一处安歇,私下叫家人前后把守,王铎私下对邦昌道:“张大人真要做勤王之臣么?”,邦昌笑道:“时下金强宋弱,不如做个献俘之臣。”,两人偷笑。暗暗商定计策。邦昌便去书房辞了高宗,只说去召岳飞等勤王兵马,却飞星的到金兵营中报知,叫他来捉拿康王去了。

  却说邦昌的原配蒋氏夫人,修行好善,念佛看经,所以家事俱是徐氏二夫人掌管。那晚有个丫环,将张邦昌王铎在二夫人房内商量拘留天子、太师,去报金邦来捉之事,细细说知。蒋夫人吃了一惊,暗想:“君臣大义,岂不灭绝天伦!”,挨至二更时分,悄悄来到书房,轻轻叩门,叫声:“快些起来逃命!”,君臣听见,连忙开门,问是何人?夫人道:“妾乃罪臣之妻蒋氏。我夫奸计,款留圣驾在此,已去报金人来拿你们了!”,高宗慌道:“望王嫂救救孤家,决当重报!”,夫人道:“可随罪妇前来!”,君臣八人,只得跟了蒋氏,来到后边。蒋氏道:“前后门都有人看守,一带俱是高墙难以出去,只有此间花园墙稍低,外面俱是菜园,主公可从墙上爬出去罢!”,君臣八人只得攀枝依树,爬出墙来,慌不择路,一跌一囗上路逃走。蒋氏谅难卸过,在腰间解下鸾带,在一棵大树下吊死了。

  再说张邦昌来到番营,报知宗弼。宗弼随即领兵三千,黎明赶至张邦昌家里,进到大厅坐定道:“快把南蛮皇帝拿来!”邦昌王铎带了一众家人,走进书房,只见书房门大开,不见了君臣八人。这一惊不小,慌忙寻觅,一直寻到后花园,但见墙头爬倒,叫声:“不好了!”,回转头来,只见蒋氏夫人悬挂在一棵树上。邦昌咬着牙恨道:“原来这泼贱坏了我的事!”,即拨佩刀,将蒋氏夫人之头割下,出厅禀道:“臣妻将康王放走,特斩头来请罪!”,宗弼道:“既如此,他们还去不远,你可在前引路去追赶。但你既然归顺我国,在此无益,不如随着某家回本国去罢!”,命小番将张邦昌家抄了,把房子烧毁了。邦昌只得由他抄了,原来宗弼在江边受了小七捉弄,淹死无数人马。心中正火,便命将房子放起一把火来,连徐氏和邦昌家人一并烧化在内,邦昌王铎此刻方知何谓虎狼之邦,却哪敢言语,只得跟了宗弼前去。

  再说高宗君臣八人走了半日。见一高山挡路,没奈何只得爬上。后面金兵追到,邦昌王铎报宗弼此山是牛首山,宗弼便命番兵爬上山搜寻,那些番兵爬着爬着看见上边果然有人,就狠命追上去。那君臣八人回头望下观看,见山下无数番兵爬上来,高宗叹道:“这次决难逃脱的了!”,君臣正在危急之际,天上忽然阴云布合,降下一场大雨,倾盆如注。

  但见:霆轰电掣玉池连,高岸层霄一漏泉。

  云雾黑这山忽隐,霎时不见万峰巅。

  那君臣八人生死关头也顾不得大雨,拼命爬上山去。却不想那些番兵穿的都是皮靴,经了水,又兼山上沙滑,爬了一步,倒退了两步。立脚不牢的跌下来,跌死了无数。那雨越下个不住,宗弼只得道:“料他们逃不到那里去。且张起牛皮帐来遮盖,等雨住了再上去罢。”。

  再说那高宗君臣八人爬到了山顶平地,乃是一座山神庙,又无庙祝,浑身湿透,且进殿躲过这大雨再处。看官问了,那岳飞端的在何处?体谅做书的一枝笔,写不得两行字;且把高宗一行暂搁一边。

  且说那潭州岳元帅,奉命来到湖北剿寇,这一日正坐公堂议事,对张宪,施全说道:“可惜这反间计只除了刘豫,刘麟,大计小用了;本想让那金国和伪齐自相残杀,不想金国收拾伪齐竟这般顺利,看来金国并非无人,不可小视。”,正说间探子报道:“兀术五路进兵。杜充献了长江,金陵已失,君臣八人逃出在外,不知去向了!”,元帅一闻此言,急得魂魄出窍,吩咐让孟邦杰,张宪原地驻军,自己精选八千骑兵,带了牛皋、王贵、张显、杨再兴四将星夜奔江南而来。一路上天天派探马打听,急的寝食俱废。

  这一日接近金陵,听探马说金兵追到海盐,被林冲挡了三日,后林冲自刎身死,高宗仍是下落不明。岳飞大叫一声:“师兄呀!我真乃没用之人!保不得君王,又连累你性命。”,拔出腰间湛卢宝剑,就要自刎。慌得那众将急忙拦住叫声:“元帅差矣!圣上逃难在外,不去保驾,反寻短见,岂是丈夫所为?”,岳飞哭道:“我岳飞是元帅,保护君王分内之事,我师兄患病多年,已近六旬,竟和那金兀术对阵!上不能救圣上,下连累师兄身死,我要这性命作甚?!”,旁边走过张显道:“大哥差了,如今圣上并未身死,正等着我等营救;林将军拼出性命换来三日。大哥若只顾自刎尽忠,才真是对不得林师兄。”,元帅听了拭泪道: “是为兄的不是了,但圣上身边无军马,就算跑到临安也挡不得金军,何况不知下落哪里去找?”,众将七嘴八舌各抒己见乱做一团。正在一团乱时,但听营外有道人念诵道:“无量天尊,贫道善能扶乩请仙,若有家中人口失讯,行路不明,只问贫道。”,说也奇怪,那八千人军营何等大?这声音竟似十米开外,大家听得清楚。岳飞急命张显出营请入。

  各位须知,岳飞平素向来敬鬼神而远之,大军所过之处,向来对庙宇毫无侵犯,还每遇神庙都停驻焚香,若庙宇破损,每每军资修葺。但从不在行军作战时求神问卦,这一回当真是急的无法可想,且又奇怪这道士声音如何穿得这般远。那道长进帐,众人看去真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之态,岳飞施礼,把欲求之事说了,道长就命快排香案,祝拜通忱。在仙乩上,扶出几个字来道:

  落日映金陵,牛首行路难。

  速展乾坤手,觅迹在高山。

  元帅看了道:“这明明说是圣上在金陵地面山上。但不知在那一个山上,叫我向何处去寻觅?”,那亲随护卫王横道:“若说在金陵,别的山我不知,这句话中有牛首二字,莫非是牛首山,百姓也称牛头山。”,原来那王横一直冷艳山驻扎,常来金陵打探军事,地理尽知。元帅就命:“牛皋兄弟,你可带领三千人马,同着王横,速往牛头山打探。我领大兵随后即来。”,牛皋得令,如飞而去。旁边闪过杨再兴道:“禀元帅,我有个师兄,姓高名宠就在金陵城外居住,此人武艺气力犹在末将之上。末将请假数日请来为大军助力如何?”,杨再兴一言众将皆惊,原以为使枪的到了岳元帅和杨再兴也就到头了,岂有再高?岳飞点头道:“我如今只有八千人马 ,听说金兀术身边便是二十万,有这等猛将助力也好,贤弟速去速回。”,杨再兴也领命去了。岳飞再要和道长致谢,竟是一惊,那道长不见了,众将都说未曾看到何时走的,问守帐军士,也回说未曾看到有道士出帐。岳飞带众将望空感谢神人指点,当晚又供起林冲香位痛哭祭拜不提。

  将到牛头山,恰正是君臣爬山遇雨的时候。牛皋军士在山下,也撑起帐篷,等雨过了再行。军士回报说:“前面有番兵扎营。”牛皋道:“既有番兵,君王必然在这山上了。王横兄弟,从何处上山?”,王横道:“从荷叶岭上去,却是大路。” ,牛皋领兵,就从荷叶岭上去,一马当先跑上山来。那山神庙内君臣们走出偷看,李纲见是牛皋,便大叫:“牛将军!快来救驾!”,牛皋跑到庙前下马,进殿见了高宗,叩头道:“元帅闻知万岁之事几乎自尽,幸得众将救了,令牛皋先来保驾,果然在这里!”,就将身边干粮献上与高宗充饥,然后吩咐三军守住上山要路。那些番兵等雨住了,正要上山,忽见有宋兵把守,忙报知宗弼。宗弼就命人去催趱大兵,又着人望其余四路,都往牛首山领兵来。且把康王困住,不怕他插翅飞去。

  且说牛皋就叫王横回去速请元帅来救驾。那王横在路,正迎着元帅大兵,报说:“圣驾正在牛头山,牛将军请元帅速速上山保驾。”,元帅闻得,飞奔上牛头山来。牛皋迎接,同至山神庙朝见了高宗,请罪道:“微臣有失保驾,罪该万死!”,高宗大哭道:“奸臣误国,卿有何罪?”,又把一路上受苦之事细细说了一遍。又叹道:“孤家因衣服湿透,此时身上发热,如之奈何!”,众臣正在商议,只见王横过来禀说:“小将未曾上过此山,但听说山上有大寺庙。岳飞派人再往山上探路,果然发现有座弘觉寺,三十几座房间甚是广阔。岳飞便请了旨意,遂将米粮车出空了,载了天子,众大臣俱各拣一匹马骑着。众将一齐送高宗来至寺前,早有住持率领数十僧人跪着迎接。天子进了寺庙,十分喜悦。岳飞即将干净新衣与高宗换了。众臣请安已毕,只见弘觉寺主持奏道:“有当年梁山泊上神医皇甫端,在本山侧殿内安顿静养。今闻圣体违和,乞圣上召他来调治,可保圣躬无恙。”,高宗大悦,即命主持:“去请来调治朕躬,自当封职。” 。

  各位看官,从海边法力摄取君臣八人到金陵地面;在海盐县让留林冲假尸体骗过兀术;请东方横去岳飞帐中指点;一直到让皇甫端在弘觉寺等候高宗。都是公孙胜安排。他这一番苦心是为了什么?我等后文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