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十四章 林豹子枪挑赤须龙 燕小乙箭射盖青天

第十四章 林豹子枪挑赤须龙 燕小乙箭射盖青天

  却说绍兴五年八月,金兀术四下中原,渡长江、攻陷金陵;这里康王君臣七人,急急如丧家之狗,忙忙似漏网之鱼,行了一昼夜,才得到句容。李纲道:“圣上快将龙袍脱去,我等都要换了常服方可。不然,恐兀术跟踪追来!”,康王无奈,只得依言,不敢住脚,望着平江府秀水县,一路逃至海盐。海盐县主路金,闻得圣驾避难到此,连忙出城迎接,接到公堂坐定。王渊道:“如今圣驾要往临安,未知还有多少路?”,路金道:“道路虽离此不远,但有番兵,皆在钱塘对面下营。节度皆弃兵而逃。圣上若到临安,恐无人保驾,不如且在此待勤王兵到。”,王渊道:“你这点小地方,怎生住得?”,路金道:“地方虽小,尚有兵几百。此地有一隐居杰士,只要圣上召他前来,足可保守。”,高宗叫声:“卿家,此地有什么英雄在此隐居?”,路金道:“乃是昔日梁山泊上好汉,姓郝名思文。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主公召来,足可保驾。”,王渊道:“郝思文当日原为朝廷骁将,后随关胜投奔梁山,虽然英雄。只恐今已年老,不知本事如何?”,高宗道:“就烦卿家去请来。”,知县领旨而去。

  一面县中送出酒筵,君臣饮酒。王渊道:“依臣愚见,还是走的为妙。倘到得临安,再召集岳飞等各路勤王,方保无事。”,高宗道:“列位卿家!朕连日奔走辛苦,且等郝思文到时,再作商议。”,正说间,路金来奏:“郝思文已召到候旨。”,高宗命:“宣进来。”。

  各位看官,到此先停笔,说说那郝思文如何在此?原来靖康二年大名府失陷,卢俊义被害,那郝思文把关胜女儿关玲缚在背后,骑马逃脱,一直来到海盐县隐居于此。认关玲做义女。这一日家中正有贵客,你道是谁?正是梁山好汉天雄星豹子头林冲。原来戴宗打听到郝思文下落,林冲特从冷艳山和戴宗一起过来,要接郝思文父女回山。郝思文见到二人自然也感慨万分,在家摆酒招待,并让关玲出来相见,此时关玲已经是二八少女,正是如花似玉之年,见到两位伯父却并不羞涩,大大方方行礼问候。郝思文笑道:“我这些年胡乱教了她些枪法,可惜关家刀法无处教她。”,林、戴二人感叹不已,林冲问道:“郝兄弟你失踪多时,大家忧的你苦,如何你不打探山寨消息?”,郝思文叹道:“那时山寨被叛军拦住归路回不去,等我立住脚,听说山寨也失陷了,那时想关将军就这一点血脉,不如一心一意把她抚养长大,再说别的事。”,林冲点头,大致说了这些年山寨之事道:“目前兄弟们分布在冷艳山,芒砀山,云南三处,独立抗金。不如贤弟带女儿和我们回冷艳山。听说前线战事吃紧,金兵未必到不得这里。”,正说间知县路金来了,林、戴二人躲进关玲房中回避。

  郝思文到县堂来见驾,高宗道:“老卿家,可曾用饭否?”,郝思文道:“接旨即来,尚未吃饭。”,高宗就命路金准备酒饭,郝思文就当驾前饱餐一顿。

  忽见守城军士来报:‘金兵已到城下。”,高宗着惊!郝思文道:“请圣驾上城观看,臣着胜了,万岁即在此等勤王兵到。臣若不能取胜,圣上即时出城,往临安去罢!”,高宗应允,遂同了众臣,一齐上城观看。

  只见杜充在城下高叫:“城内军民人等听者,四王爷有令,快快把昏君献出,官封王位。莫待打破城池,鸡犬不留,悔之晚矣!”,话声未绝,那城门开处,郝思文出马大喝一声:“你是何人,敢在此撒野?”,杜充道:“我乃长江王便是,你乃何人?”,郝思文道:“你就是献长江的奸贼么!不要走,吃我一枪!”耍的一枪,望杜充心窝刺去,杜充举金刀架住。不五合,杜充招架不住,被郝思文刺中肚皮,翻身落马。众番兵转身败去!郝思文也不追赶,取了首级,进城见驾。高宗大喜道:“爱卿真乃神勇!寡人若得回京,重加官职。”,吩咐将杜充首级,号令在城上。

  众人正在官衙庆贺,忽然一老者冲进官衙,指着路金县令说道:“你这县令好糊涂!这里岂是久留之处?”,这人正是林冲,此地可不比金銮殿,门口不过是些高宗护卫和县衙差人,如何拦住豹子头?林冲继续道:“那杜充后面金兵二十万追来,领头的正是金兀术,这里是个小县城,军士至多几百人,休说是郝贤弟,便是关二爷转世如何抵挡?”,高宗心中虽然有些气恼林冲不见驾,却听他说的有理,性命相关那还计较什么御前失仪。郝思文道:“如此当如何是好?”,林冲道:“关玲让戴院长神行带回冷艳山,郝贤弟带了他一干君臣去往临安,我就在这县城会会金兀术。”,郝思文道:“小弟听说林兄那年中了雷丸体力大损,如今也近六旬,如何对得那金兀术?”,林冲笑道:“为兄既然来,自有万全之策,兄弟尽管去,把长枪留给我便好。”,又对李纲拱手道:“李大人但记住,出了县城沿海岸跑,海边不少渔民,那金人只有骑兵,海上又无痕迹,他们便追不上了。”,李纲拱手拜谢。于是郝思文嘱咐了关玲,让她和戴院长去了冷艳山;自己留下长枪与林冲,高宗君臣侍卫各挑匹战马。带些干粮,郝思文打头从县城后门飞逃。

  再说杜充部下番兵败转去,报与兀术道:“长江王追赶宋君,至一县城下,被一个老南蛮打死了。”,兀术怒道:“有这等事!”,就自带兵来至城下,叫道:“快送康王出来!”,林冲嘱咐县令路金:“我出城后,立刻城门紧闭,我得胜后再开城门。”说罢,就提起郝思文的长枪上马,冲出城来,大叫:“兀术匹夫,我来也!”,兀术见是一员老将,威风凛凛,便问道:“来的老将军何等之人?请留姓名。”,林冲道:“我乃梁山泊五虎上将豹子头林冲是也。你快快退兵,饶你性命。不然,叫你死于枪下。”,兀术道:“我非别人,乃大金国主帅完颜宗弼是也。久闻得梁山泊聚义一百八人,胜似同胞,人人威武,个个英雄,某家未信。今见将军,果然名不虚传!但老将军纵然忠勇,年事已高,且宋主昏庸,今后难免奸臣陷害。某家今日劝你不如降顺大金,即封王位,安享富贵,以乐天年,岂不美哉?”。

  林冲一听,只笑个不住,那金兀术问道:“老将军何故发笑?”,林冲笑道:“你道我年事已高?你可知那岳飞正是我的师弟,枪法还是我传授的,听说爱华山上你和岳飞厮杀不到三十合便被刺中落马差点丢了性命,你若和我厮杀焉能过得了十合?”,金兀术大怒道:“好心劝说与你是看你年高出战,勇气可嘉;既然这般狂妄,也不须十合,你今日但凡打败孤王,我立刻回军,今生不来中原!”,林冲道:“这样也难为于你,若国内差遣你岂能不来?如此可好?今日我若败了,听你处置;你若败了,三日之内不得攻打此县!三日之后进入此县不准伤一个人。”,金兀术道:“如此甚好,有苍天在上、三军在侧某家决不食言!”。说罢抡斧直取林冲。

  林冲摆开枪一拨,这一下是试试兀术气力,兵刃相交只觉手筋震动,座下马不由一个人立。林冲暗暗心惊道:“不愧举金龙之力,我既然拿话激他,自家也要当心。”,金兀术见头一斧林冲已经晃动,便一连三斧狠狠砍去,那林冲左遮右挡十分狼狈,身子一歪险些落马;金国三军见了大笑,金兀术也笑问:“几合了?”,忽见林冲就斜着身子大喝道:“一合不到!”,那长枪竟如闪电直奔兀术脖颈,兀术急闪,头盔竟被林冲挑落。两马擦过,兀术方听林冲道:“这算一合。”,兀术知道轻敌中计,气得脸红道:“老将军好枪法,只是某家还未落马。不曾算输。”,林冲道:“言之有理,再来过。”,;两人各自策马又战到一处。

  原来那林冲在小瓦岗和冷艳山几年调养,确实好了许多,但毕竟年近六旬,武艺难复旧观;而金兀术才四十不到,正是日至正午,两人再战三十余合,林冲已经气喘吁吁,兀术却越战越勇,若不是担心林冲使诈,怕是三十合也走不上。三十合上,金兀术一斧如泰山压顶般砍下,林冲双手举枪一架,当的一声,但觉浑身骨节震动,头一昏向后便倒,幸好急把手中枪往地上一插,才支撑住了。喉咙发甜,嘴角不觉流出血来。兀术见了道:“老将军还要……”,话未说完,林冲大喝道:“我也不曾落马!”,说罢竟把枪插地上不管,拔出腰刀逼近兀术乱砍。兀术身边副将都大吃一惊,想上前护卫都来不及。但听一声落,兀术竟落下马来。金国众将急忙围过去,幸喜兀术并未受伤,原来林冲用了孙立传授的近身快打之法,拔出白虎宝刀乱劈,那兀术金雀斧是长兵刃又沉重,拔马刀又来不及,近战自然吃亏。林冲趁兀术躲闪不迭之际,一脚把兀术踢下马去。

  那林冲也不追赶,策马回去拔了枪,指着兀术问道:“王爷输了,守信不守?”,宗弼爬起来,拱手道:“老将军武艺某家领教了,三日内不攻此城,三日后不伤此城中一人。”。说罢收兵而回。那路金县令和城上军民直看得呆了,急忙开城门迎入林冲,那林冲被轻轻扶下马便昏厥过去,路金急忙找郎中调治不提。

  只说那宗弼回寨,下令把此城方圆二十余里都紧紧围住。哈迷蚩问道:“狼主真个三日不攻此城?”宗弼道:“我女真人最鄙视不信之人,你不知道么?”,哈迷蚩叹道:“只是宋君多半城中。”,宗弼笑到:“能如何?此地三日内援兵飞也飞不到;我吩咐围住方圆二十余里,不怕他有地道;我答应不伤一人,就算拿住宋君,押往北方就是了。”。又传令济南盖天锡来军前,以代杜充指路。

  那盖天锡接了命令不敢怠慢,选了百余军士都骑马向海盐赶来,天锡身披砌银软皮铠,左边跨一口铁剑,右边悬八楞铜鞭,坐一匹白额黄骠马。伴当们掮着那口雁翎七宝刀。一路上吸取毕应元教训,不敢停留,只住官家驿站。这日接近曹州,盖天锡在此做过官,不由些感慨,看看天已经昏暗,盖天锡道:“再往前就是云阳驿站,半个时辰就可以歇了,大家加把劲不要停留。”,众人应了,点起火把赶路。忽听旁边树林里两人对话,说也奇怪,看不到人声音确实清清楚楚。

  一个道:“这曹州可是盖大人当过父母官的地方,听说百姓都喊他做盖青天,大大的好官呀。”

  另一个道:“贤弟不知,那意思是他把天日都盖了,无法无天肆意妄为。”

  一个道:“不能吧?百姓还称他是还魂包孝肃。”

  另一个笑道:“贤弟又不知,那是胡作非为气活老包的意思,可叹这盖大人一世自作聪明,又虚荣好名,人家骂他竟然听不出,做了汉奸还得意洋洋,再不回头死路将至。”

  伴当们听他奚落盖大人,一个个怒骂呵斥,却看不到那人在哪?盖天锡心中也是大怒,接过雁翎刀喝道:“狗贼有种出来与我决战!”,却听林中一声叹息,再无声息。大家四下搜了也无半个人影,回来禀告道:“老爷,那几个狗贼想必跑了,我等是追还是先去驿站?”,盖天锡却不回答。半响一个军士大着胆子提起火把一照,竟看到天锡坐在马上,喉咙处插着一只弩箭,早就没命了。吓得这般男女四下窜逃。

  各位看官,这两个人什么鬼?呵呵,不是鬼,正是入云龙公孙胜和浪子燕青。那燕青在冷艳山接到关玲和戴宗,听说了林冲留下对付金兀术,急的跺脚,正要和戴院长出发救林冲,忽然公孙道长现身,周围人又惊又喜,公孙道:“近年来贫道一直降服各路散仙妖怪,几年前在山东让陈希真跑了,回二龙山加紧修行,今日刚降服了笋贯仙那怪,忽觉心血来潮,算定冷艳山有事,故此赶来。”,燕青大喜把林冲事一说,公孙笑道:“全在贫道身上,不过贫道先带燕兄弟做件事情。”,于是这一夜盖天锡了了账。

  后文林冲如何?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