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三章 武二郎仗义救老者 孟太公悔悟劝邦杰

第三章 武二郎仗义救老者 孟太公悔悟劝邦杰

  却说公孙胜刚要用三味真火结果陈希真,却被疯僧搅了,公孙胜只身一人呆立街头,想到:“此人什么来历?我必须回去禀告师尊,并把玄黄吊挂取来。” 主意遂定,便奔二仙山去了。

  再说庞秋霞别了哥哥万春,进了杭州,到六和寺一问,僧人却说武松施主外出了,留下话说顶多半月就回。秋霞急忙问了方向,紧赶马去追,出了北门。跑了十余里,远远看到武行者背景,原来武松是步行。秋霞见到武松又惊又喜,却又有些怕,不敢追上去,只得先远远跟在后面。可是有时因为武松是步行,抄小路走,秋霞只得下马。拉着马跟着武松。远远看去,武松似乎两条胳膊都在,背后插的还是两口戒刀。秋霞想:“莫非他们传错了?武二哥不曾断臂?那是再好没有。”再过些时候,武松走到一条河边,单用右手舀水喝了几口,又只用右手洗脸,秋霞看出武松左胳臂是真的断了,多半是安的假肢,心里不由一酸。

  再往前走了不多时,有座荒芜的古庙。武松推门进去又把大门关上。秋霞便把马栓到一边树上,轻手轻脚来到庙门,顺着门缝往里看,却看不到武松,正想要不要进去时,背后有人说道:“跟了半日还不乏?”秋霞一惊正要回头,后颈却被人抓住,喘不过气来。后面那人一手抓住秋霞脖子,一脚踢开庙门,推秋霞进去喝道:“你是什么人!从实招来!”,秋霞转身不由一惊,后面正是武松。原来武松早知有人跟在背后,不动声色进了庙门,又从墙上跳出。武松认出秋霞也是一惊,原来秋霞女扮男装,又离得远,故此没认出。武松忙道:“秋霞妹子,没认出得罪了,你怎么在这里?你哥哥呢?”。秋霞听了不禁呆了,想起哥哥的话。

  (回忆场景)

  万春:“痴丫头,我和你一起去吧,倒是有理由,武二哥是你救命恩人,理应探望,但探望完了总得告辞吧?你若自己去呢,连借口都没了,人家问你哥哥为何不同来?”

  秋霞急道:“那你快说个法子呀!”

  万春笑道:“就对付你哥哥有的是能耐,你就说遇到云天彪那日和我走失了,就剩你一人了,他就不好让你一人回来。”

  秋霞笑道:“哥哥最好了”

  秋霞想到此,嗫嚅道:“那天遇到云天彪,突围时和哥哥分开了……后,后来……”,她本不是伶牙俐齿的人,不惯说谎又怕被看出,又一想起和哥哥分别时,眼泪便落下来。武松却信以为真了,连说:“小妹不哭,你哥哥多半往南奔冷艳山去了,这样好不好,我原本有事要去山东一趟,一会送你回杭州六和寺,你住些日子,我半月就回来,然后送你去冷艳山找你哥哥。”,秋霞急忙道:“我怎能和那些臭和尚住一起,还是和武松哥哥你一起去山东吧?”武松道:“不可,我去山东是和人厮杀,危急时顾不得你。”秋霞急道:“不用你照顾,我又不是没上过阵,正好给你做个帮手。”武松执意不肯,道:“这样我明日先送你回冷艳山,再去山东。”秋霞急道:“那样大家不笑我是没长大的娃娃,以后山寨我呆不得了。”,说罢眼泪又扑哧下来,武松没奈何道:“你若非跟着我,就听我的,我不上你厮杀,你不许上阵。”秋霞这才高兴起来,没口的答应了。武松便让她先把马牵进庙。又仔细把破庙周围看了一遍,便在佛堂升起火。说道:“今日已经黄昏了,就在这庙里歇息一宿。”。

  两人便在火旁吃些干粮,秋霞心里欢喜,叽叽咕咕和武松问这问那,武松却是话少之人,答了几句便睡去了。

  (武松梦境)

  鸳鸯楼,张都监三人血肉模糊的尸体倒着,武松拿起酒钟子,一饮而尽。连吃了三四钟,便去死尸身上割下一片衣襟来,蘸着血,去白色壁上,大写下八字道:“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正好前番那个唱曲儿的养娘玉兰,引着两个小的上楼,把灯照见都监被杀死在地下,方才叫得一声:“苦也!”武松握着朴刀,向玉兰心窝里搠着……

  武松大喊一声:“为何骗我!”,惊醒过来,一看旁边却是秋霞抓着他右臂摇晃道:“武二哥你做恶梦了?”,武松缓缓道:“做了个无趣的梦,不该打扰你,赶紧睡吧。”,秋霞便在对面睡去了。武松一人合着眼坐着。

  各位,你道武松为何上梁山后不娶妻?原来他自幼父母双亡,被哥哥武大郎抚养长大,武松生性正直,读书不多,但把那忠孝节义看得很重,嫂嫂潘金莲不贤害死哥哥,他看在眼中,越发想明媒正娶一位良家女子,后来又中了张都监圈套,一心拿玉兰当做未来的夫人,后来知道真相,感到受了极大作弄,之所以一夜狠杀十九人,除了对张都监蒋门神的仇恨,还有就是那深深的侮辱。自此后武松不打算成家了,上了山后就连宋江说亲他也丝毫不动心,别的兄弟自然不敢再劝。用我们后人的话讲这是人人心上都有伤疤不愿揭开,打虎英雄武松也是如此。

  次日武松醒来,不禁呆了,秋霞把长发打开,真是可谓花容月貌。武松道:“你不扮男装了?”,秋霞笑道:“突然想起有了武功天下第一的武都头在旁边,还怕什么?”,武松不禁笑道:“全山寨有名的笨丫头,就算天下第一武功的,也不免让你累死。”。心中却想秋霞真不像几年前刚上山那样憨憨的孩子样了。

  两人出了破庙,把行李放马上,一起步行,秋霞问:“武二哥,这下既然同行,可以告诉我去山东做什么吧?”武松道:“这一番我要去杀了那害死卢员外的徐文。上次听公孙先生说他已经被调到蒙阴一带好对付岳飞,我便去那里。”。秋霞道:“敌将那么多为何单单刺杀他呢?”,武松道:“一则徐文刺杀我师兄卢员外,我杀了他也算是报答先师的祭礼;二则我们在冷艳山立足未稳,我去刺杀他,让叛军乱上一阵,无力近期攻打我们。”秋霞点头。

  两人就这样饥餐露宿,晓行渴饮走了七八日,渐渐来到山东地面,这一日已经接近泰安,果然一路上城门都是伪齐旗帜。那刘豫在金人扶植下已经称帝,宗弼也率大部金兵离开了山东归国了。这日合该有事,话说这刘豫有一个侄儿,便是刘麟,认作亲子;还有个外甥叫刘猊,也就是高衙内,殷天赐那块料,刘豫平素也看他不上。但这刘猊见舅舅称帝,自己便给自己封了王爷。住在泰安到处欺压良善胡作非为,忽一日带了二三百家将,往乡村打围作乐,一路来到一个地方,名为孟家庄。一众人放鹰逐犬,不道一个庄家正锄田,忽见一鹰叼着一只大鸟,飞来落在面前。这庄家是个村鲁之人,晓得什么来历,赶上前一锄头打死,众家将看到一起大骂,那庄家不知利害还了一句嘴,众家将听了大怒,就将庄丁乱打要害。内中一个赶上一脚,正踢着庄丁的下阴,一交跌倒,在地滚了几滚,就呜呼哀哉了!那众家将见打死了庄丁,忙来报知刘猊道:“我家的鹰被孟家庄庄丁打死,小的们要他赔偿,连公子也骂起来。所以小的们发恼,和他厮打,不道他跌死了。”刘猊道:“既然死了,要他家主赔还我的鹰来!”即带了家丁,往孟家庄来。到了庄上,家丁大喊道:“门上的狗头,快些进去说,刘王爷的鹰被你庄丁打死,快早赔还,万事全体;如若迟了,报与万岁,将你一门碎尸万段!”

  庄丁听了,慌忙进来报与太公。孟太公闻言想道:“刘豫这奸臣投了外邦,他那外甥无法无天了。待我自去见他,看他怎么样要我赔鹰。”。孟太公出了庄门,这刘猊在马上道:“老头儿,你家庄丁把我的鹰打死了,快些赔来。”,太公道:“你怎么晓得是我庄丁打死的?”刘猊道:“我家家将见他打死的。”太公道:“若果是我家庄丁打死的,应该赔你,待我叫他来问。”刘猊道:“你那庄丁出言无状,已被我打死了!”,孟太公听了庄丁被刘猊打死,大怒道:“反了!反了!你们把他打死了不要偿命,反要我赔鹰,真正是天翻地覆了!”刘猊大怒道:“老杀才!宰相老儿也奈我不得,你敢出言无状?”就把马一拍,冲上前来,捉拿太公。孟太公看见的他的马冲来,往后一退,立脚不住,一交跌倒。刘猊是个混人,见老人跌倒,居然还不收马,眼见就是马踏人亡的惨剧。却冲过一人抓住马缰,那马顿时动弹不得,倒是差点把刘猊掀下去。

  刘猊大怒,却一看那汉威风凛凛,个头如半截铁塔,不由气焰被压了半截。倒退几步道:“你是何人敢多管闲事 ?”,武松身后秋霞上来喝道:“人家打死你的老鹰,你就把人打死?已经够无法无天了,还敢骑马冲撞老人家?”,刘猊这时看出武松独臂,又见秋霞美貌,便嬉皮笑脸道:“爷就是这脾气,不过一见你这样美人,气算消了;这老儿我不追究了,这汉子我本想把他另一条胳膊砍下来,看在美人面上也罢了,倒是美人你和爷回府耍子如何?”周围家将顿时浪笑,一人哄笑道:“要是两手都没了,大便时……”,话没说完,他啊了一声便紧紧捂住嘴,武松不知何时抽出刀来,低喝一声:“还不滚?”,众人往地上细看,竟是那人的舌尖!刘猊且惊且怒,不敢再说话,拨马而走,众家将也掉头跑了,跑出老远,刘猊头都不敢回喊了一声:“别急,看你能飞出天去?”。

  这时秋霞和武松回头看那老员外,方才一交跌倒,把个脑后跌成一个大窟窿。那太公本是个年老之人,晕倒在地,流血不止。众庄丁连忙扶起,抬进书房中床上睡下。太公醒来,便对庄丁道:“快去唤那位壮士来!”,武松和秋霞进来,太公说道:“小老儿之事连累壮士了,那刘猊舅舅自称大齐皇帝,整个山东都是他兵马,你二人速速南逃吧,我这里有些银两。”武松道:“员外哪里话?今天就是那刘豫来了,我也放他不过,本来这一趟就是找他们算账,这事如何连累了我?”太公惊问武松姓名,武松也没隐瞒,太公惊喜道:“愿来打虎二郎,我这里一事相求。”武松道:“员外何事请讲。”,太公落泪道:“今日之事好道报应,我原来是山东官员,从前和那刘豫相识,因这宋朝官场糜烂透顶,辞官在家清闲。我那小儿孟邦杰自幼习武,也算得万人之敌,刘豫提拔他做了这伪齐的河南府尹,我一直内心不愿,但又不忍误了儿子前程,今日方明白那大宋虽然官场昏暗,那官还胡乱做得,这金国伪齐就是一窝禽兽,禽兽能胡乱做得?我要写遗书劝告我儿,壮士务必替我送到,小老儿九泉之下也感恩戴德。”武松点头应诺,太公忍痛写了信,交给武松秋霞道:“二位快快离去,这庄子有灭门之灾,一会我就把家财分给庄丁,让他们逃命。”要给二人金银,二人如何肯收,管家便挑了匹好马给武松,武松谢了,二人告辞出来骑马向北去了。

  路上二人并马而行,秋霞问道:“武二哥,追兵来了如何刺杀那徐文。”武松道:“不妨事,那厮们定然觉得你我南下逃命,想不到你我反向北走。今日收获颇大,那孟邦杰武勇过人,手下精兵八万,他若知父亲这样死了,能起兵反正,河南全省可复。”秋霞又道:“武二哥真是神力,单手勒住马,都说你是打虎英雄,你真的打死过老虎?”武松笑道:“过去那点破事提它作甚?”却吃秋霞纠缠不过,把打虎的事略讲了讲,秋霞又问:“武二哥的身手如今还能打虎吧?”武松道:“再见了老虎,我得躲着走了,但要是遇到今天那种浑蛋,还是放他不过!”秋霞听了笑个不住。

  欲知后事如何,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