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二十一章 林冲三问岳鹏举 枪矛一体火薪传

第二十一章 林冲三问岳鹏举 枪矛一体火薪传

  却说公孙胜言罢,林冲等众人向梁山方向跪拜,焚香为阵亡兄弟祷告。大家商议了,公孙胜带戴宗和燕青做法去往冷艳山,林冲等留下观看形势并做好搬迁准备,如河南不保,也会迁往冷艳山。燕青等人到冷艳山后继续打听其他头领下落,林冲叮嘱道:“山寨虽然和叛军同归于尽,未必没有逃出来的兄弟,须再探听。”公孙胜等连连点头。当夜众人用罢宴席互道珍重,公孙胜做法带燕青戴宗去了。

  次日晨,林冲和三娘正在内寨花厅议论,忽然女兵来报,说程岗村岳飞来了,林冲和三娘到内寨门口迎接。只见几位年青将领远远走来,打头的正是岳飞,后面是王贵,张显,汤怀,牛皋都是岳飞结义弟兄。岳飞因为恩师周桐的缘故,一直敬称卢俊义为大师兄,林冲为二师兄。但实际上他对林冲始终敬以长辈之礼。兄弟五人离外寨门口还有二百步就下了马。牵马到外寨,五人步行进来,因为经常和林冲探讨武艺,所以五人倒是都带了佩剑。

  岳飞一见林冲,叫声师兄,推金山倒玉柱的拜倒,后面四人也一起下拜,林冲连忙扶起。因内厅窄又是夏天,大家便都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因为岳飞不是外人,林冲也大致把梁山之事说了一遍,众人都叹息。汤怀叹息道:“这史上的事都是如此,不怕外贼,就怕张邦昌云天彪这等内贼,祸起萧墙。”岳飞道:“师兄不知,岳飞昨日家中也遇到些事,正是来禀明师兄的。”林冲问何事?

  岳飞道:“昨日上午,有个圆脸汉子拜访我,他自称叫王佐,因仰慕我几次抗金,说有降服外虏之策商议,我和他谈了几句,觉得此人口才见识都不一般,也算是个人物,他提出和我结拜,我没多想就答应了。不料结拜后他竟打开包裹,里面都是大颗珍珠,王佐说他如今辅佐太湖杨么,早晚称帝,要我一起去入伙,先灭宋后灭金。我一听便言辞拒绝,把那些金珠都还了他。念他是个好汉,没有恶语相向,下逐客令让他去了。说来也巧,下午本县徐县令又来了,带来朝廷诏书,说康王已经在建康继位大统,要我去金陵军前效力。我已经禀明母亲,几位兄弟也都愿前往,只今天午后便动身,来这里一来为恩师扫墓,二来想知道师兄还有何嘱咐。”

  林冲知道岳飞几年前就连续三次投军,每次都因朝廷昏庸软弱,不是部队解散,就是被上司解职。想了一想,对岳飞道:“师弟此去,我有三件事嘱咐。”岳飞忙从座位站起,后面四位兄弟也站了起来。

  林冲道:“这第一件,大丈夫凡事须有担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尽情尽性。你大师兄武艺天下无对,为人忠厚正直,只是一生总放不下他那大名府士族地位,又太过轻信于人,最终……”,林冲想说最终卢俊义休说为国为民,便是尽情尽性也没做到。但他不忍心说了。又道:“又如林某,前半生也是太重自己那地位和家室,眼睛明明知道世道如何,就是难以割舍,结果终为奸人所害,后来投了梁山,杀了几个恶官,打了几场胜仗,但为时晚矣,如今金军压境,我这身子竟这般不争气。这辈子算是自己尽情尽性了,为国为民可是惭愧……”岳飞道:“师兄休如此说,云陈那般叛贼听师兄说起来手段个个不凡,真是我中原大患,好在师兄带梁山好汉除了他们大半,如何说没为国家出力?”

  牛皋忍不住接话道:“林将军放心,金军我们替你杀,还有那害死卢员外的什么徐大刀,让他狗头吃我一锏!”,背后张显急忙捅了牛皋一下,牛皋才不做声了。

  林冲道:“如今你们出山了为国作战,须知这心便要放下,如佛法云四大皆空,什么功名富贵妻子朋友都要舍了,作战有死有伤,前有敌军,暗中也必有奸贼构陷,弄得好如霍去病千古留名,弄不好如李牧屈死狱中。但心中又有一件事不能丢,那就是国家百姓!”几人听罢连连点头,岳飞更是跪倒背朝林冲,拉开衣襟道:“师兄的教导,岳飞等铭记了,就犹如昨晚母亲刺在岳飞背上的字,虽九死不敢有忘!”林冲夫妇定睛看时,正是“精忠报国”四个大字,林冲肃然点头,三娘不禁擦了一把泪水……

  林冲说道:“这第二件,那金国四皇子完颜宗弼,中原称为金兀术,此人深通我中原文化,饱读经史,为了拉拢猿臂寨潜身两年于苟恒军中,那年定风庄之战竟和黑旋风李逵战成平手,可谓智勇双全的名将;他虽未当金国皇帝,但必是中原大患。还有他那铁浮屠和拐子马是他的亲信骑兵,伐辽战无不胜。去年梁山曾大破连环马的徐宁将军带三千钩镰枪手去迎战,不料不但没有破掉铁浮屠拐子马。反而全军覆没,名将没羽将张清去救徐宁,反而一同战死,今后贤弟作战遇到此人千万当心。”,岳飞点头道:“记住了。”。

  林冲道:“第三件嘱咐贤弟之前,先问问,为何你一听王佐是杨么的部将就立刻割袍断义泾渭分明,人家不是找你商议如何伐金吗?”岳飞道:“他说伐金不假,可是那杨么是反叛朝廷的盗贼,我岂能同流合污?”林冲笑道:“我和你大师兄可是梁山有名贼目,朝廷通缉多年,你怎么倒认我们为师兄呢?”岳飞笑道:“师兄怎么能和杨么之辈比,你和大师兄都是受了冤枉,不得已才落草呀!”林冲又笑道:“那是你知道师傅师兄为人,但如今官逼民反之事可是不少,占山为王的到处都是,你又没见过杨么,怎知他不是被贪官逼反的好汉呢?”岳飞听了竟楞了一下。

  牛皋插嘴道:“就是呀,俺牛皋就落草过半年哩,大哥也没嫌我。”岳飞回头轻声呵斥道:“有脸说?!”牛皋赶紧闭嘴,王贵等忍笑不俊。

  岳飞想想道:“那杨么和梁山不一样,梁山替天行道,以待招安。王佐说杨么早晚必反,要僭越称帝,已经是反贼了。”林冲又笑问道:“贤弟可不知道,当年梁山被朝廷紧逼时公然打出除宋安民的旗号,要不是朝廷又再度招安,要不是金军压境我等顾全大局,这反造定了。如果这样,贤弟是不是不认我们这师兄和嫂子了?”

  岳飞万没想到林冲如此发问,不由目瞪口呆,他怎会想到要和敬爱的二师兄割袍断义?但又觉得反叛君王终究不对,他又非圆滑之辈,从不对林冲说谎,嘴上嗫嚅半天,只说不出话来。

  林冲笑了:“贤弟心地仁厚忠义,然而于是非忠奸之际太过固执,这是为兄有些担心你的,金军目前大军压境,实力远胜秦汉之匈奴,而宋朝皇帝昏庸,奸佞满朝,多少良民百姓被逼的落草?多少忠义汉子被逼上山寨?如今康王号召各路诸侯,其贤愚尚不得而知。为兄不反对你打着忠君救宋旗号来抗金,毕竟大宋几百年,可以用于号召人心。然而兄弟若胸怀不宽,遇到割据之人便去剿杀,两败俱伤只能金人得利。”岳飞连连点头道:“所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小弟遇到落草好汉必晓之大义,让他们一同抗金。”。林冲笑着点头。

  林冲道:“贤弟,三件事我都嘱咐了,一齐去师傅墓前,为兄还有一样东西相赠。”。

  周侗墓就在小瓦岗附近一座山丘上,林冲吩咐几个军汉抬了些东西,引岳飞等五人上了坡。众人跪拜恩师毕,三娘搀着林冲坐好,林冲命从人打开一个长包裹,里面竟裹了一只金枪,枪长一丈八尺,金杆金龙头,前端为银舌枪头,林冲笑道:“贤弟,这枪便是愚兄的丈八蛇矛,你一直说无趁手长枪,愚兄命人掺了足量金银改造成此枪,你可掂量下分量合适否?”。

  三娘听到此际,心中暗想:“我道这长矛怎的打年初便不见了,问他他只说送去修理。”岳飞忙道:“小弟怎敢用师兄的兵刃?”林冲笑道:“师弟听我说,自从愚兄在定风庄大战受了伤,一直没有恢复,这两年公明哥哥去世,卢员外遇害,国家遭靖康之耻,愚兄连气带悲,身体不知哪日才能恢复上阵。师弟你的武艺已经得到师傅毕生真传,你拿着愚兄的兵刃上阵,替我多除几个金兵变好。正是大丈夫岂能空老林泉之下,贤弟看这枪上刻的什么?”。岳飞定睛一看,枪杆上正是“沥泉神矛”四个大字。

  林冲又道:“这蛇矛长于一般兵刃,没有气力是使不开的,师弟看我哪里还用得上,何况愚兄身边有宝刀一口,还有你这厉害嫂嫂随时保护。”话说到这众人忍不住都笑了,扈三娘脸一红,低头笑道:“油嘴!”岳飞道:“既如此,小弟恭敬不如从命了,今后定用这沥泉枪多杀金寇报答师兄。”

  各位看官,这便是岳飞沥泉枪由来,后人不知,杜撰称此枪是一条大蛇所化。

  林冲又叫人拿来一根竹竿,恰好和沥泉枪等长。对岳飞等道:“师弟常和我说,锏法已经练成,三十六路枪法还未全参透,愚兄这里给你演示下我的三十六路长矛。岳飞等忙道:“不可,师兄养病呢。”,林冲大笑道:“哪里就至于竹竿都挥不动?”。便拿了竹竿在空地上当蛇矛耍了起来。

  岳飞定睛看林教头动作古朴,招招制敌,一击必杀,进攻有刺,戳、点、扫、挑;防守有格,拨、架、挡、淌。将攻防两动融为一体,攻防一次完成;防中带攻,攻中设防,使敌人无还击之机。那个不良于行的老者忽然不见了。但见林冲身影敏若猿猱。岳飞心中暗叹:“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堪堪三十六路使完,好个林教头竟气不连喘。笑道:“师弟可记住了?”岳飞道:“有劳师兄,记住了。这一去不知何日再见师兄和嫂子,让鹏举等拜辞。”,说罢和众好汉倒地拜了四拜。告辞而去。

  林冲在山坡上久久伫立,直到岳飞一行的身影都看不见了。三娘过来说:“你刚才使了半天架势,一定累了,赶紧回去歇息吧。”,林冲苦笑道:“累是累了,只怕得歇一会才能下的山去。”三娘气得用拳头砸了下林冲肩膀:“教你当面逞能的,背后受罪吧?”林冲笑道:“值得了,你休看岳兄弟今年二十多岁,他那涵养能赶上不惑之年的人。论武艺不亚于我和卢员外,论兵法不输给吴学究,论威严真的很像关胜兄弟有武圣之风。今后定是一代名将,抗金柱石。只是他在忠义是非上太过执着,那康王据说已经称帝了,但愿是个明君才好。”三娘道:“人无完人,岳兄弟还年轻,有的历练呢。我看这些日子你倒难得高兴一回。”

  林冲叹道:“国家如此,哪有什么高兴之事,我一直急着好起来回梁山上阵杀敌,偏偏事与愿违,身子越来越差,梁山也终告覆灭。但今日我看了岳兄弟背上刺字,突然什么都想开了。自古禹开九州汤放桀,秦灭六国汉登基,天下哪有不亡之国?何况我梁山小小一隅?自古英雄好汉,今日都已成黄土白骨,哪有不老不死之人?但火尽薪传,我林冲做不到的事,还有岳兄弟他们来做。我这一生,看透了人世,报了仇恨,有了一群生死兄弟,有了三娘你,还不知足么?”扈三娘听得泪水出了眼眶,抱住了林冲,用自己美丽的面庞贴在丈夫胸膛上,轻轻的说:“我们搬走吧,找个山清水秀没有战火的地方住了,你要养好了身子,我和你一起去找梁山兄弟抗金,你要不能上阵,我们就教孩子们练武,长大报效国家百姓……”。

  林冲没有回答,他目光紧紧盯着北方,又吟诵起苏轼的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鬓微霜,又何妨?会挽雕弓如满月……”,三娘噗嗤一笑,接了下去:“西北望,射天狼。”